建筑界,也流行“一白遮百丑”?

良有方

2020-04-06 13:21:13

已关注

01

楔子

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不同的文章中看到白色的建筑。有些出自大师之手,更多籍籍无名;有些是历史遗存,更多的可能是文化传承。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钟爱白色呢?

这是个奇怪的问题,也许永远没有答案,但不妨碍我们静静的欣赏“它们”。

02

白色派

白色派 (The Whites)

以:埃森曼(Peter Eisenman)、格雷夫斯(Michael Graves)、格瓦斯梅(Charles Gwathmey)、海杜克(John Hedjuk)、迈耶(Richard Meier)”为核心的建筑创作组织,在20世纪70年代前后最为活跃。

他们的建筑作品以白色为主,具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和明显的非天然效果,被称为美国当代建筑中的“阳春白雪”

白色派的设计思想和理论深受风格派和柯布西耶的影响,对纯净的建筑空间、体量和阳光下的立体主义构图、光影变化十分偏爱,故被称为早期现代主义建筑的复兴主义

萨伏伊别墅(The Villa Savoye)

是现代主义建筑的经典作品之一,位于巴黎近郊的普瓦西(Poissy),由勒·柯布西耶于1928年设计。这幢白房子表面看来平淡无奇,简单的柏拉图形体和平整的白色粉刷的外墙,但其内在则是一件完美的功能主义作品。

03

“白”迈耶

白色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颜色,

因为在它里面你可以看到彩虹的所有颜色。

白色之白在于它永远只是白色;

它几乎总是由光转换,并且一直在改变;

天空,云层,太阳和月亮。

——理查德·迈耶

对白色的忠实运用是迈耶建筑最显著的特征,这种风格上的纯粹性在建筑界独树一帜,迈耶对于白色有着独特的理解。

在他看来,白色是丰富的,它包含所有的颜色,自身也是一种可以扩展的色彩。它可以容许光谱上所有的色彩显现出来,在白色的表面能够最好地欣赏光影的表演。

同时,白色也是苛刻的。它使建筑的空间与结构以更为清晰的方式表现出来,使观众对建筑元素的感知得以强化。迈耶对白色的偏爱使建筑的感念被精确地提炼,建筑由此而具备了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其形式也变得更加有力。

道格拉斯住宅

犹如天然的杰作,清新脱俗,一尘不染。室外的楼梯和高耸的烟囱,还有横向的顶,透明的玻璃窗,构成了它的所有。

禧年堂

是迈耶设计的第三座教会建筑,其外形设计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三片白色弧墙,如船帆状。教堂高57~90尺不等,如船帆状的三片白色弧墙,层次井然地朝垂直与水平双向弯曲,似球状的白色弧墙曲面。

亚特兰大高级艺术博物馆

外部造型复杂多变,轮廓生动,作品的白在阳光下光影层次丰富。

Harumi Residential住宅

是理查德-迈耶在日本的第一个项目,大楼接近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奥林匹克村。

迈耶说:“这个项目在家庭和城市规模之间有深远的联系。它将成为这个城市的入口,给东京和全日本的民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荷兰海牙市政厅

包括议会厅、公共图书馆、咖啡馆、展览空间和婚礼室等。建筑围绕着巨大的中庭展开,两侧是两栋各10层和12层高的、用于办公的大型板楼。因建筑通体白色而被昵称为“冰宫”。

04

宗教建筑的“白”

白色在全世界都被视为崇高、神圣的颜色,因而受到人们的尊敬。

在古埃及,白色是神的象征色;

在罗马,天界的使者身穿白衣;驱魔的护身符多为白色;神和精灵的法术被称为“白魔 法”;

在基督教中,白色是耶穌的象征色……像白马和白蛇等动物更是被人类賦予了神圣的象征意义。

日本人与白色也有着很深的渊源。早在《古事记》中,就有关于白色野猪、兔子和 天館等的记载。

泰姬陵(Taj Mahal)

一座用白色大理石建成的巨大陵墓清真寺,是莫卧儿皇帝沙·贾汗为纪念他心爱的妃子于1631年至1653年在阿格拉而建的。印度知名度最高的古迹之一,被评选为“世界新七大奇迹”。

朗香教堂

位于法国东部索恩地区距瑞士边界几英里的浮日山区,由法国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设计建造,1955年落成。朗香教堂的设计对现代建筑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被誉为20世纪最为震撼、最具有表现力的建筑。

挪威白色教堂

美国建筑事务所 Link Architects 空灵般地设计并创造出这个轮廓鲜明、现代简洁的白色建筑体。

阿亚那的教堂

中国首座海边教堂,位于河北省秦皇岛市中心的西部。涨潮的时候,房子就好像飘在海里,与沙滩是分开的,退潮的时候教堂下架高的空间就露出来,可以遮阴。

白色给人一种“纯洁”、“纯净”和“洁净”的感觉,与此同时,也会造成"清冷"和"离别"等负面印象。

白色因为无颜色的特性而给人两种极端的印象。

05

世俗建筑的“白”

人们对于希腊和爱琴海的第一印象就是“蓝白色”,蓝色的海和天、白色的房子。圣托里尼(Santorini) 是也许是地中海地区,人们最希望朝拜的旅游胜地。

岛上平顶的房子因为容易吸收热量,所以这里几乎所有的房子都涂上白颜色,来反射太阳的热量。

世俗的房子,外立面选择白色,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功利性”。有些可能是当地气候炎热导致的;有些是为了从环境色中“跳出”;还有一些是为了杂乱中求得“统一”。

美国白宫

新古典主义风格的“白宫”,真能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Kaffee Partner总部

德国建筑事务所 3DELUXE 的设计。层叠的带状线条在建筑转角处过渡为优美的弧线,通过线条的悬挑与扭转创造出简洁流畅的建筑美学,同时形成建筑的主要使用功能部分。这些流动的线条灵感来源于该品牌价值的体现——活力与轻盈(Vitality and Lightness)。

班加罗尔透析中心

印度班加罗尔的建筑工作室Cadence设计的透析中心“KYMF”,建筑毗邻一座古老的印度寺庙。雕塑般的造型和飘渺的风格,塑造出一个现代的、优雅的存在。外壳之间的裂缝让自然光线照进内部空间,营造出和外面寺庙一样神圣的感觉。

密尔沃基美术馆

卡拉特拉瓦的作品和一般建筑不一样——会动。建筑几乎通体洁白,他以最简单、最朴实的结构功能,造就了极其雅致而壮丽的美。

科技创新大厦

卡拉特拉瓦设计的作品,排列有序的向外伸展的拱形结构骨架是该大楼的设计的特点之处。建筑仿佛骨胳一般,单体的排列组合,大型的体量,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世贸中心交通枢纽

卡拉特拉瓦设计的作品,以翱翔的飞鸟为基本造型,连接纽约市11条地铁线路以及纽约至新泽西铁路,集换乘车站、购物中心和人行通道等多项功能为一体。整座建筑结构,从外观上看去,就像一只洁白的和平鸽,张开双翅,正欲展翅飞翔。

丹麦冰山住宅

CEBRA + JDS + SeARCH + Louis Paillard建筑事务所设计的冰山住宅。打破了总体规划中紧密排列的建筑体块,采用L型的布局,中间的街道空间朝向水域开放。为了获得最佳的日照条件和观赏海湾景观的最佳视野,建筑体量被锯齿状的线条切开。

温哥华公寓楼Duke

Acton Ostry Architects设计的14层混用的租赁建筑项目。

加利福尼亚惠特克工作室

在占地90英亩的地块上,由伦敦的白人工作室所展现的约书亚树村居住地,坐落在广阔的加利福尼亚山腰之上。这个200平方米的住宅聚集了几个运输集装箱,形成了星爆状的外骨骼。白色的色调贯穿到底。

英国伦敦以前有座菲里埃大桥,桥身曾经是黑色的,常有人跳桥投水自杀。

后来医学专家普利森博士进言伦敦市政府,伦敦市政府便将桥身刷成蓝色,当年跳楼自杀的人数顿减了56.4%。

自20世纪初以来,桥一直是桥梁工程师的专属。

卡拉特拉瓦却让全世界的建筑师们忽然发现了新的设计课题。

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创新建筑师之一,也是备受争议的建筑师。

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1951年生于西班牙巴伦西亚市,先后在巴伦西亚建筑学院和瑞士联邦工业学院就读,并在苏黎世成立了自己的建筑师事务所。

卡拉特拉瓦的重要贡献在于他所提出的当代设计思维与实践的模式。

他的作品让我们的思维变得更开阔、更深刻,让我们更多地理解我们的世界。

他的作品在解决工程问题的同时也塑造了形态特征,这就是:自由曲线的流动、组织构成的形式及结构自身的逻辑。而运动贯穿了这样的结构形态,它不仅体现在整个结构构成上,也潜移默化于每个细节中。

塞维利亚阿拉米罗桥

女人桥

之所以命名为女人桥是因为其造型优美,从远处看,桥身小巧玲珑,通体白色,很像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窈窕淑女,又酷似跳着探戈的女人脚上的高跟鞋。

西溪艺术集合村

在这组艺术家的住宅群中,关键的设计概念是建筑可见和表面的区域。这一系列的白色建筑与周围大地色调的景观形成清晰明显的对照,确保从远处就能看到这些建筑。建筑中所使用的每种材料几乎都选用了纯净的颜色,就好像画家在开始作画之前空白的画布。

杭州富阳东梓关回迁农居

GAD设计的网红村落。继承了江南民居的粉墙黛瓦,又从农民真实需求出发,回归生活本源,寻找一种介乎于传统民居和城市化居住模式之间的状态。立面上没有拘泥于传统地域民居的造型符号,而是对其提取解析并加以抽象,外实内虚的界面处理塑造传统江南民居的神韵和意境。

虹越园艺社区

设计工作在面对农民自建房拆改的问题上,不将其完全掩饰,并用积极的态度与手段来面对这一系列建筑,使得原本色彩与风格杂乱的建筑群能够和谐的参与到周边环境之中,在给予人们丰富的生活空间同时,也能成为与自然共生的群体。

06

白能否“遮丑”?

中国有句老话叫“一白遮百丑”,但不知道是否适用于建筑界。一个“丑陋”的建筑使用白色立面,是不是会看上去“美一点”呢?

奥地利高中学校

这个外墙酷似一张褶皱的白纸的建筑由来自斯图加特的建筑师 Willy Graf 规划设计。

这栋建筑最有辨识度的地方就是这面墙的设计了,它是由坚硬3D混凝土结构铸成,但是让人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张随意揉捏过的白纸被立在地面之上,柔软与坚硬相冲突的视觉与感官的分裂感,让这里多了一份异样的体验。

法国蒙彼利埃的L 'Abre Blanc住宅楼

这座像树一样的住宅楼由藤本壮介、Nicolas Laisne、Manal Rachdi和Dmitri Roussel设计。由于其极其“怪异”的不规则白色树状结构,人们给了它“白树”的名称。

上海LV大厦

由日本著名建筑大师青木淳设计,就像个靴子一样,所以又名“靴子楼”。入选过10大最丑的建筑之一。官方声称:外立面设计将建筑物流线外形从上而下,宛如一位身穿白色礼服的优雅贵妇。

以白遮丑

然而,

并没有什么用!





文章来源:建筑师杂志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