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位普利兹克奖得主的深圳实践,你pick谁?

有方君

2020-05-25 11:04:40

已关注

建筑实践的发生与迭代,回馈给城市源源不断的活力;而作为中国最具活力的城市之一,深圳也吸引着诸多优秀建筑作品落成于此。

即将正式开幕的汉京中心,因其“核心筒分离”、“亚洲第一高纯钢结构建筑”的设计亮点与难点,自8年前方案公布以来就备受关注。它由汤姆·梅恩主创设计,是深圳建成的第7座由普利兹克奖得主参与设计的建筑作品

普利兹克奖有着“建筑界诺贝尔奖”之称,是全球建筑界最高荣誉。自2007年以来,包括梅恩在内的7位获此殊荣的建筑师,先后在深圳留下作品。这些项目涵盖了超高层建筑、学校、高级会所、大型文化建筑等类型,下文将以落成开放时间倒序,依次呈现。

2020

汉京中心

Hanking Center

实景©吴非,人像©Michael Powers

汉京中心由墨菲西斯建筑事务所设计,于2020年正式开幕。这座“亚洲第一高的纯钢结构建筑”达350米,坐落于深南大道的重要节点,其修长的轮廓重新定义着天际线。

 

这是汤姆·梅恩向传统超高层建筑模式发起的一次挑战。在设计之初,就明确了秉持的宗旨:不是建最高,也不是建最大,更不要一个平凡方正的玻璃盒子。最终,汉京中心围绕“核心筒外置”这一设计亮点,在建筑形态、结构、流线与空间等方面均做出了创新。

△ 汉京中心 - 建成实景  ©云端

建筑突破性的钢结构系统,帮助塑造出建筑修长的轮廓。特色的折角整合了塔楼私密办公空间与裙房的公共部分。沿街裙房体量与郁郁葱葱的人造景观相结合,建筑底部尺度亲切宜人。

 

裙房配置有高端零售与餐饮,服务于广泛的用户群体。建筑入口处宽阔的广场可容纳更多公共活动,为周围区域提供了具有社区开放性的场所。

△ 裙房体量及绿化  ©张超

△ 裙房体量及绿化  ©吴非

△ 商业中庭  ©张超

汉京中心紧邻南山高新区。目前,建筑已入驻近半租户,大部分是比较年轻的科技型企业。设计希望为具有多样化需求的团队打造开放、灵活、健康的办公空间,而“核心筒外置”打破了传统的办公空间布局模式,营造出别具特色的办公形象。

△ 体块生成示意  ©墨菲西斯

通过将核心筒外置,建筑主要交通与服务核心从建筑内部拉出,通过一系列天桥和巨型支撑与塔楼主体相连。

 

天桥既是外置核心筒与塔楼主体之间的通道,连通建筑的公共交通空间与私密办公空间,也是办公人员在工作之余闲谈、放松的交往场所。它们在不同的楼层有微妙的朝向变化。站在被自然光照亮的天桥中,人们可远眺城市景观。

△ 天桥  ©吴非

建筑外露的支撑有节奏地布置,展现建筑的结构之美。项目采用独特的巨型框架-支撑体系全钢结构,使汉京中心成为亚洲第一高的纯钢结构建筑。

△ ©墨菲西斯

△ ©吴非

建筑办公入口面向深南大道,人们可经过底层30米挑高入口大堂,乘坐飞梯到达办公主大堂。三层通高的植物墙面引入绿色景观。位于三层的中低区大堂与位于四层的高区/超高区大堂,可有效地对上下班高峰期的人群进行分流。

△ 飞梯及室内采光  ©张超

△ 办公大堂  ©张超

建筑南侧的主塔内,办公标准层层高4.5米。因为少了传统塔楼中央核心筒的阻挡,相较之下拥有更为通透的景观与采光。270度景观面收纳了包含深圳湾在内的震撼都市景观。

△ 室内  ©李国民

汉京中心的多层次表皮在提高建筑性能的同时,也为建筑带来了更好的视觉效果。南向主要立面使用了防日照网格与低紫外线透射率的玻璃;东西立面由穿孔金属板及低紫外线透射率的玻璃组成;北立面借外置核心筒遮挡日照,上覆半透明玻璃,允许柔和的日光进入建筑内部。

△ 建筑立面  ©吴非

建筑南立面上的“I 

 SZ”的标志,可能是无数深圳人对汉京中心最为深刻的初印象。映射着大胆创新的深圳精神,这个标志也一度成为汉京中心的代表。

 

项目中方合作建筑团队:筑博设计股份有限公司。

△ “I 

 SZ”  ©张超

2019年

深圳荟同学校

Whittle School and Studios (Shenzhen)

实景©张超,人像©Flickr user Columbia GSAPP

深圳荟同学校由伦佐·皮亚诺建筑工作室设计,于2019年竣工。建筑位于深圳前海妈湾开发区的中心。设计的核心理念是将学校打造成一个教育村落,学校的规划围绕着学生社交生活的中心节点展开。

△ 剖面图  ©RPBW

学校的校园活动区域位于教学楼的顶层,学生可以俯瞰公园和城市,与下面的运动综合场馆相辅相成。露台和中央庭院种植了树木。建筑融入新的城市公园,成为城市绿化系统的一部分。

△ ©张超

照明是这所学校的设计重点。白天,自然光经过控制之后通过立面和楼梯上方的大型采光井,进入建筑内部。到了晚上,人工照明被打开,学校像城市里的一盏灯一样闪闪发光。

△ 不同位置的绿化  ©张超

主楼的首层有6米高,视线开阔,使学生能够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与外面的社区交流。公共区域在全天都保持活跃,包括表演剧场和运动场的空间会在放学后向公众开放。建筑中央为贯穿建筑的剪刀楼梯和中庭。

项目中方合作建筑团队:CCDI悉地国际(深圳)、goa大象设计(杭州)。

△ 中庭楼梯  ©张超

△ 表演剧场  ©张超

2018

南方博时基金大厦

SBF Tower

实景©ONJ,人像©Smithsonian Institution Archives

南方博时基金大厦由Hans Hollein & Christoph Monschein设计,于2018年竣工。早在2010年,南方基金和博时基金委托事务所建造一座与附近的所有高楼形成对比的塔楼。该建筑毗邻深圳市民中心及其南北主轴线,位于深圳中心区的核心地段。

建筑平面是45×45米的简单方形,建筑高200米,共42层,总建筑面积80500平方米。 

△ 剖面图  ©Hans Hollein & Christoph Monschein

 

建筑中的交错体量给予塔楼非常独特的外观,为工作方式和可持续性策略提供更多可能。塔楼的两类体量在建筑中多次重复。其中周长呈现完整方形的体量包含6层平面,在塔楼中重复出现4次。

△ 建筑外观  ©ONJ

 

另一类体量包含5层平面,具有复杂的外观。它们每一层看上去都不相同,深深的曲折空间与延伸的悬挑体量相互交错,形成空中花园。这些空中花园选用了具有优雅感的石头、木材、玻璃与金属,除了塑造外观之外,还能灵活地回应个体使用者的需求。

项目中方合作建筑团队:深圳市建筑设计研究总院。

 

△ 错动的体量  ©ONJ

△ 空中花园  ©ONJ

△ 室内外关系  ©ONJ

2017

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

Shenzhen Sea World 

Culture and Arts Center

实景©Maki and Associates,人像©Flickr user jeanbaptisteparis licensed under CC BY-SA 2.0

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由槙综合计画事务所设计,于2017年竣工。项目着重表达与城市、公园和大海的关系,三个悬挑的体量位于平台上,分别是剧院、餐厅和多功能厅。折板铝制屋顶创造了清晰的轮廓,根据太阳的角度变化产生不同的色调。建筑轮廓如同一艘白色的大船,象征着艺术中心在信息文化传播方面的角色。

△ 总平面图  ©Maki and Associates

△ 挑出的体量  ©Maki and Associates

 

景观设计的重点是建筑东部的大绿地和向公众开放的屋顶花园。绿地由一系列折叠的草坪组成,引导游客从城市走向滨水区。平台两端的两个大楼梯通向屋顶花园,连接城市和蛇口湾。项目场地就像一个大型公园,游客可以在一个连续的循环路径中,自由走动。

△ 轴测图  ©Maki and Associates

项目中两个错动的网格分别象征博物馆和零售区,形成了三个“广场”般的区域:城市一侧的文化广场,中部的中心广场,以及面向蛇口湾的海滨广场。

三个广场内部都包含多层中庭。文化广场是通往博物馆、工作室和330座剧院的主要入口。中央广场充满活力的中庭辅以一系列的阶梯。海滨广场的特点是开阔的海景和螺旋楼梯,连接至800平方米的多功能厅。

项目中方合作建筑团队:华阳国际设计集团。

△ 广场室内  ©Maki and Associates

 

2013

深圳证券交易所新总部大楼

The New Headquarters for 

the Shenzhen Stock Exchange

实景©OMA, photography by Philippe Ruault,人像©Dominik Gigler

深圳证券交易所新总部大楼由OMA设计,于2013年竣工。基座沿着塔楼从地面往高处攀升,投机买卖的热烈气氛在驱动交易市场的同时,仿佛也把大楼的基座抬起,悬浮的基座以现代演绎手法挑战千年以来的建筑常规:坚固的建筑必须坐落在坚固的基座之上。

高三层的悬挑平台离地36米,是全球最大面积的办公平面之一,每层面积15000平方米,其屋顶是空中花园,同时在地面腾出一片广阔的公共空间。

△ ©OMA

△ ©OMA, photography by Philippe Ruault

建筑物高46层(254米),在多尺度、多层面与城市相契合。典型的正方形外观让大楼与周边相对单一化的高楼互相融合,但其外立面却独一无二。

呈中性颜色的半透明外立面随不同的天气环境而转变。外立面的窗户开口往内凹进,能被动地减少进入大楼内的太阳能得热量、改善自然采光以及减低能耗。深圳证券交易所新总部大楼是最先按中国绿色建筑三星认证标准设计的建筑之一。

△ ©OMA, photography by Philippe Ruault

建筑外立面以压花玻璃作表层,覆盖着用作支撑建筑物的坚固外骨架网格结构。塔楼部分左右两侧各有一个中庭。塔楼与中庭的柱体为悬挑结构提供垂直与横向支撑。悬浮基座以坚固的三维全深度钢制转换桁架作为其构架。

项目中方合作建筑团队:深圳市建筑设计研究总院。

△ ©OMA, photography by Philippe Ruault

2012

深圳华侨城华会所

OCT Shenzhen Clubhouse

实景©Roland Halbe,人像©Richard Phibbs

深圳华侨城华会所由理查德·迈耶及合伙人事务所设计,于2012年竣工。建筑位于欢乐海岸的湖心岛上,会所为客人和会员提供了一个安静的绿洲。项目由两座建筑组成,建筑面积118400平方英尺(约合11000平方米),包含餐厅、健身中心、小展览馆、娱乐设施和多功能区域。

△ 总平面图  ©Richard Meier & Partners Architects 

健身中心的简单几何形状在规模和形式上与相邻的会所形成对比,形成两个结构之间的对话。

会所的几何形状遵循一个精确的焦点,不同层次的空间从这里向外辐射,形成一道弧线。该项目使用可丽耐面板作为外立面材料。几乎无缝的表面与会所和健身中心的几何形状相辅相成。

△ 模型  ©Richard Meier & Partners Architects 

蜿蜒的花园小径试图呼应中国景观哲学。各种各样的纹理、花卉和布景丰富了私人的体验,创造出独处的空间,并提供欣赏周围环境的平台。会所戏剧性的平面和自然光线塑造了空间,使室内空间充满活力。

项目中方合作建筑团队:深圳市建筑设计研究总院。

△ ©Roland Halbe

2007

深圳文化中心

Shenzhen Cultural Center

实景©黄钰凯/有方,人像©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深圳文化中心由矶崎新+胡倩工作室设计,于2007年竣工。这是矶崎新在中国通过竞赛赢得并实施的第一个项目。深圳文化中心是深圳当时拟定新建的六个重点文化工程之一,作为由深圳音乐厅和中央图书馆两部分组成的复合设施,只有赋予它完全创新的形象,才能满足深圳这个新兴城市的需要。

△ ©黄钰凯/有方

△ ©胡康榆/有方

建筑正立面玻璃幕墙好似竖琴琴弦,音乐厅前厅空间有金碧辉煌的4组巨大的树状构造。从一个树干形成多数的树枝,支撑顶部多面玻璃。树干和树枝以金箔装饰,称作“黄金树”。建筑背后是对应城市尺度的黑墙。

△ ©胡康榆/有方

音乐厅由1800座的大厅和400座的小厅组成。大厅观赏席形式由葡萄园式大厅发展而来。观赏席的扶手墙具有声学上反射墙的功能。反射墙的角度和面积以计算机反复模拟计算,制作了1/10的模型进行音响效果实验,最终决定细部设计。舞台上部到顶棚的高度有23米。现场浇筑的钢筋混凝土的缓曲面顶棚也具有声学反射功能。

小厅不仅可演奏室内音乐,也可作为演出京剧的实验性大厅。空间各处设置了平台,观众和演奏者的关系可多样变化。

项目中方合作建筑团队: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

△ ©胡康榆/有方

本文未收录以下项目:方案或未建成建筑;由普奖得主所在事务所设计、但事务所官网信息及其他官方平台未显示建筑师本人参与设计的项目。如有遗漏,欢迎留言补充。






文章来源: 有方空间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