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德哥尔摩的“温室”唯一不缺的是功能

艺术与设计

2018-04-24 11:55:33

这里有手艺,也有设计;这里有风格,也有风趣,斯德哥尔摩家具灯饰展会更像个“家庭聚会”。或许因为其规模之小,又或许因为其接地气的暖心文化,总而言之,在特别为年轻设计师设立的“温室”(Greenhouse)常规展区里,来自各地的设计师就像吃团圆饭一样到此欢聚。参观者会发现,展览当中唯一不缺的元素,就是家具最基本的“功能性”的表现。

 

 >  洛依克·巴尔德(Loï c Bard)的“骨骼”(Bone)系列

 

谈及北欧风格,应该是人人皆知。如何进行再造和突破却依然保持精髓,则是新时代设计师们面临的挑战。有趣的是,在今年的“温室”里,参展的新星们都因为个人背景而为展览注入了些许异国风情——从波兰到韩国,从加拿大到中国,还有西班牙和澳大利亚——令人意外的是,斯德哥尔摩已经不知不觉地有了设计大熔炉的基础。不过,他们的设计品依然是崇尚北欧的极简与暖心风格的。

 

原木至上,造新经典

 

主办方大力推荐的是创办“整体元素”(The Whole Elements)的设计师、艺术家和木匠安娜·贝拉(Anna Bera)。她在波兰圣十字山脉(Ś wię tokrzyskie)经营的这家木工工坊兼工作室已经有近四年的历史。除了在此进行设计工作外,她也会亲手打造以木材为主的手工家具。对她而言与原料接触是至关重要的部分,今年展示的最新作品“化石”(Fossil)家具系列也毫不例外地能勾起参观者想要触摸的好奇心。

 

这件手工雕刻出来的实心橡木壁柜和茶几,并不只是具备简单的功能性,当中还镶嵌着一件件如菌菇类食物的红色物体,让人目不转睛。原来,这些红土制作的陶器并非为了装饰而存在,反而是一些形态怪异的餐具。这些餐具的形状恰巧符合桌面上特定的豁口,不同尺寸和高度的餐具拥有不同的功能,为桌上的景色带来多重变化。

 

 

> 安妮·哈瓦拉(Anne Harvala)的毕业作品“统一”(Unify)

 

安娜说:“我所在意的不仅是这些物体的形式,我也要关注触觉以及使用者与之互动的方式。这样一来,家具就不仅仅是一件让人漠不关心的无情设计。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在自然界里寻找那些强大的方式来影响人类。使用者因此才会好好地观察、触摸和玩弄以及使用它们。”

 

 >  洛依克·巴尔德(Loï c Bard)的“骨骼”(Bone)系列

 

安娜的“化石”之奇异,正好与加拿大蒙特利尔设计师洛依克·巴尔德的“骨骼”(Bone)系列相映成趣。“骨骼”同样用实木类的枫木制成,“骨骼”如同其名,以纤细的视觉体验完成了 12 张不同类型的凳子。从侧面看,像猫用来走台步的长凳,仅靠五条椅腿就克服了地心引力,其功能性甚至让人怀疑。不可否认的是,这个系列让人意想不到的形状和比例,在具有极简主义的前提下,仍提出了人性化的存在。这是巴尔德受日本工艺哲学的启发所致。

 

几何转型, 造新触感

 

 

 > TIEL 设计工作室的“接枝”(The Graft) 边桌

来自瑞士的夏洛特·泰尔(Charlotte Therre)与来自韩国的李崇翰(Joong Han Lee)于 2016 年成立的 TIEL 设计工作室同样呈现了非常有触感的作品。比如“接枝”(The Graft) 边桌,如扭曲中的魔方,这个通过传统细木工制作完成的设计,简单来说就是两个45度对接而成的表面,通过层叠达到最终效果,牢固的关节处同时提供了各个视觉角度上的动态效果。“我们希望通过几何现象取得新发现,并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将它们置于设计中。”TIEL的两位设计师说,“我们总是通过尝试不同的形状、材料,以及不同的物理特性进行玩耍和自由探索。”

 

毕业于埃因霍温设计学院的两人,在创办TIEL工作室之前就曾一起在美国、荷兰、挪威、韩国和瑞士工作。而 TIEL在斯德哥尔摩的舞台所呈现的六件作品中,除了“接枝”边桌外,还包括了去年的设计——挤压黄铜横条转换成为烛台或笔架的 Joist 以及壁挂式木衣帽架 Oblik。首次曝光的有一盏可以手动转换的三色灯、一张可以转换成不同结构的金属凳子、一个壁挂,以及可以作为书签的书架,这些给人感觉都是充满未来感的多功能设计。

 

 

>  阿尔瓦罗·迪亚斯·赫尔南德斯(Á lvaro Díaz Hernández)的Chely 边桌

 

来自马德里的阿尔瓦罗·迪亚斯·赫尔南德斯(Á lvaro Díaz Hernández)也挑战起了几何学,其独特之处在于美学和功能性上的平衡。他呈现的Chely 边桌,粉嫩鲜明的色彩成功吸引了大家的目光。设计师称,这是个几何和感知实验的练习成果。Chely 边桌宛如一件现代雕塑,实际上是一件功能全面且易于移动的家具。其结构采用了钢管和面板制成,独特的腿部设计在提供全面的支撑之余,也能远观和近玩中,引起人们视觉上的好奇心,成为该系列中最吸睛的作品。

 

 

 > 阿尔瓦罗·迪亚斯·赫尔南德斯(Á lvaro Díaz Hernández)的“原木柜”( Wood Storage)

 

另外,“原木柜”( Wood Storage)也在木料的包裹中透露出几何细节。受建构游戏的影响,“原木柜”是完全符合当今需求的木质橱柜系统。设计中最大的亮点就是整体的结构通过组件的结合将所有关节暴露出来。因此,设计本身就是一个超大型的模块化建构系统,便于组合成为多种类且不同尺寸的物品。这样的设计,使其功能性变得强大,不仅可以作为独立的橱柜,也能用作壁挂或隔板间。

 

 

 > 阿尔瓦罗·迪亚斯·赫尔南德斯(Á lvaro Díaz Hernández)的“原木柜”( Wood Storage)

 

解构重塑,造新诠释

 

常言道:设计是为了解决问题。与此同时,设计也可以创造未知的需求。设计师们为何会一再地改造现有的家具形式,也不外乎出于这两种动机。瑞典设计师安妮·哈瓦拉(Anne Harvala)的毕业作品“统一”(Unify),乍看就以为这是张平凡无奇的桌子设计,而桌腿的软性和弧度给予了设计不寻常的特点。虽然整体上没有透露出大胆的巧思。然而,这却是一张能通过调整桌腿来应付地板不平问题的 “稳定性”桌子。

 

设计师安妮说:“我希望能为公共环境设计一张永远稳固的桌子。而且设计的亮点并不只是在外观上,也要注重质量、建构和功能。”“统一”的设计不仅适用于多种用途,如边桌,餐桌,立式桌子或会议桌,在其生产、储存、运输的层面上也都尽可能地取得了高效能。

 

>  张馨瑜(Cecilia Xinyu Zhang)提出了挑战传统椅子形式的“分形”(Fractal)圈椅

 

还有致力于寻找崭新概念的设计师也是展览中的亮点。比如,来自北京的张馨瑜(Cecilia Xinyu Zhang)提出了挑战传统椅子形式的“分形”(Fractal)圈椅。这个创意显然受北欧极简美学的影响,只不过被赋予了全新的概念性——基于环绕人体的空间曲线,将扶手设计得高低错落,线条的隐现让人感到超越其自身空间的沉浮,为使用者提供了不同于平常座椅的坐姿体验。

 

对于这位现旅居于挪威,毕业于瑞典哥德堡设计与工艺大学的设计师而言,试图“探讨和转变人们对于日常家具的固有认知,从而将人引向对空间与事物之间关系的思考”是极为有趣的事。“分形”圈椅把中式传统圈椅的一些设计要素以及结构打破后进行重新组合,让人不禁联想到斯塔克的大师椅Masters,通过整合各种空间元素将使用者舒适地拥入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圈椅在去年赢得了红点设计概念大奖。

 

 

跨国新生,造新北欧

 

 

> 澳大利亚设计师尼古拉(Nikolai Kotlarczyk)给意大利品牌 Protego 设计的Scena 镜子

 

“温室”展区的新星中,澳大利亚设计师尼古拉(Nikolai Kotlarczyk)具有跨国背景。目前在哥本哈根工作的他,因为给意大利品牌 Protego 设计了 Scena 镜子,机缘巧合地踏入了量产的行列。但这件一点都不“北欧”的装饰性设计,是否将能在一众极简风格作品中突围呢?

 

尼古拉解释说:“我深受四周环境的影响,特别是在建筑方面。因此我在工作期间就深入地去探索这一个我感兴趣的方面,包括我到意大利和葡萄牙旅行,对我而言都有许多启发。”Scena 的灵感就是来自意大利威尼托建筑师安德烈亚·帕拉第奥(Andrea Palladio)的形式和空间设计。“我会试图将日常生活中的元素融入到我的作品中,创造出时尚又玩味的作品,也希望我所有的作品都有自己的个性。”尼古拉说,“生活在哥本哈根让我更加反抗,我更加想要不让设计过于极简,过于符合北欧的美学。但是我的作品确实与北欧设计有些共同的精致元素。”

 

 

> TIEL 设计工作室的壁挂式木衣帽架 Oblik

 

回到 Scena,这一面镜子固然有浮夸和大胆的态度,但是在工艺上,不仅采用意大利穆拉诺岛(Murano)的手工玻璃打造,也需要当地工匠进行颇为讲究的双面玻璃打磨处理才能完工。也许,从传统的观念来看它并不接地气,但从展会今年起设立的“最佳表现奖”的评选条件——好奇心、创新力、永续,及整体宏观性来看,尼古拉的设计似乎能完美地对号入座。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