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时导剪版《正义联盟》,DC宇宙靠它复活?

hzcneo

2020-06-14 21:58:21

已关注

世界上本没有导演剪辑版,瞎剪的人多了,才有了导演剪辑版。

2020年5月21日对于扎克·施奈德(Zack Snyder)和他的支持者来说都是怨念终结的日子。在经过了长久的不懈奋斗之后,华纳终于松口,正式公布了《正义联盟》( Justice League )导演剪辑版的消息,并承诺于2021年在自家的流媒体HBO Max播出,此时距离《正义联盟》院线版的上映已经过了将近3年的时间。

从来没有任何一部电影的导演剪辑版能够像《正义联盟》一样长久地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吸引着观众的眼球。事实上在过去的3年里,关于这部电影的一切都成为了一个“罗生门”,在不断反复的真真假假的小道消息之间变得愈发扑朔迷离。它甚至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了一个名为 “#ReleaseTheSnyderCut”的群众运动,依靠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特有的病毒式传播,不断地重新激起人们对于导剪版《正义联盟》的关注,并最终迫使华纳为导剪版放行。

如今看似尘埃落定,但并不意味着此事就此终结。导剪版《正义联盟》能够重见天日真的是一次平民的胜利么,象征着华纳这样的资本巨头屈服于普罗大众的振臂高呼?或者说它仅仅是华纳一次精心策划的营销,为了推广流媒体HBO Max而做出顺水推舟的妥协?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21世纪的商业电影无疑的超级英雄的天下,收购了漫威影业的迪士尼依靠着凯文·费奇(Kevin Feige)统领全军的能力和串联单片构建宇宙的方式全力开发自己的漫威电影宇宙(MCU)。在经历11年,22部电影,3个阶段的发展之后,MCU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票房收割机。原本是超级英雄题材电影老大哥华纳看着曾经的小弟混得如此顺风顺水自然心有不甘,于是在2013年推出自己的DC扩展宇宙(DCEU),试图在票房上一争高下。

如果再给华纳一次机会,他们一定不会选择扎克·施奈德作为DCEU的掌舵人。或许是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的极力推荐让华纳的高层满怀信心,又或者是《守望者》( Watchmen )导剪版推出之后的良好口碑蒙蔽了他们的双眼。总之伴随着2013年《钢铁之躯》( Man of Steel )的上映,扎克·施奈德在DCEU中获得接近无限的话语权。

作为DCEU的开篇之作,《钢铁之躯》的表现可以说是中规中矩。扎克·施奈德一贯的精致的影像风格得到了相当出色的展现,故事层面也没有太多值得诟病的地方。除了让超人亲手杀人之外,并没有引起其他的争议。最终《钢铁之躯》在全球取得了6.68亿美元的票房,虽然不能和1年之前的《复仇者联盟》( The Avengers )相提并论,但和MCU的开篇之作《钢铁侠》( Iron Man )相比,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头。

《钢铁之躯》(Man of Steel )

2014年10月,华纳雄心勃勃地展示了DCEU的后续计划,一口气公布了10部电影。不同的导演就指导不同超级英雄的单体电影,以展示其不同的风格,而超级英雄集合的电影则由扎克·施奈德负责。这个计划与隔壁的MCU有很大的不同,华纳给了导演们更大的发挥空间,力求创造出有别于MCU千篇一律风格的电影。

到了2016年,DCEU的第二部电影《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 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 )上映。华纳为了狙击MCU当年相似题材的《美国队长:内战》( 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 ),提前将档期调到了3月,结果却收到了出人意料的差评。上映的院线版虽然长达两个半小时,故事却杂乱无章,根本无法解释蝙蝠侠和超人为何开战。而双方和解的理由更是让人跌破眼镜(两位超级英雄的母亲都叫玛莎)。放开了手脚的扎克·施奈德在电影里加入了太多的私货(例如蝙蝠侠开枪杀人和“不义联盟”的相关情节),让路人观众难以接受。虽然影像依旧华丽,但是沉重的基调,混乱的故事让《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口碑高开低走,最终票房勉强回本。

《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

《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的失败不仅给刚刚起步的DCEU蒙上了阴影,更让华纳对扎克·施奈德的能力产生了顾虑。随后相同风格的《自杀小队》( Suicide Squad )遭到了大规模补拍和删改,却依然差评无数。虽然扎克·施奈德能够继续执导后面的《正义联盟》,但他在DCEU的话语权却在逐渐丧失。2017年5月,就在《正义联盟》上映前5个月,华纳宣布扎克·施奈德因为家庭原因离开剧组,并找来乔斯·韦登(Joss Whedon)接替导演工作。自此扎克·施奈德被彻底踢出了DCEU,最后留下只是一款长达5分钟的《正义联盟》预告片。

2017年11月,《正义联盟》正式上映,结果仍以惨败告终。虽然华纳一再声称影片忠于扎克·施奈德的风格,但是走进影院的观众却发现电影其实变成了一个四不像的“缝合怪”。大量的补拍导致了故事变得支离破碎,喜剧桥段被生硬地插入剧情之中,人物性格分裂,就连特效都是敷衍了事。华纳原本希望《正义联盟》能够掀起和《复仇者联盟》一样的票房狂潮,却被一周之后上映的《雷神:诸神黄昏》( Thor: Ragnarok )打得满地找牙,连制作成本都没有收回来。彻底的失败也让DCEU提前结束了自己的寿命。

《正义联盟》院线版(Justice League)

“Release The Snyder Cut”

究竟谁应该为DCEU的失败负责,至今仍然众说纷纭。在扎克·施奈德的支持者看来,罪魁祸首无疑是华纳的高层。他们本来给了导演自由的创作空间,却在影片即将上映之际突然翻脸不认人,强行修改电影,并用谎言为自己的行为辩护。这种行为不仅是对导演的不尊重,更是对艺术本身的蔑视。

而另一些人则持着完全相反的观点,认为当初华纳选择扎克·施奈德就是一个彻底的错误。相比于MCU的掌舵人凯文·费奇,扎克·施奈德根本没有能力全盘统筹如此巨大的项目。纵观他的导演生涯,几乎每一部作品都毁誉参半,除了高度风格化的影像,故事层面始终存在的巨大的短板,往往要靠时常数倍于院线版的导剪版才能完成基本的叙事。现代商业电影的受众根本无法接受这类风格的导演,换掉导演推翻重来无疑是及时止损的最好办法。

无论如何,《正义联盟》院线版的失败已经注定,华纳将之前公布的DCEU的后续电影计划全部暂停,重新调整。但是这并不能让所有人满意,尤其是扎克·施奈德狂热的支持者。仅仅在《正义联盟》上映的第二天,他们就在网络上请愿放出扎克·施奈德导演剪辑版的《正义联盟》,要求恢复电影本该有的真实面貌。

粉丝们自发建立的为导剪版《正义联盟》请愿的网站

扎克·施奈德狂热的支持者可能是电影史最疯狂的一批粉丝。他们在社交网络建立了“ReleaseTheSnyderCut”的词条,并在此后三年之中数次将其推上第一的热度。他们用飞机打出横幅,在漫展上穿着T恤,在英超足球比赛中租下广告牌,在网络世界的各个角落发文,用能想到的一切手段声援扎克·施奈德和导剪版的《正义联盟》。这中狂热的程度甚至比肩宗教信仰,以至于让他们得到了有些戏虐的“扎斯林”的称号。

当然处于漩涡中心的扎克·施奈德本人也没有闲着。在退出DCEU之后他很长时间都没有接拍新片,并声称自己从来没有看过院线版。他还时不时地放出自己版本的《正义联盟》剧照,暗示导剪版确实存在,并在和粉丝的交流中隐晦透露剧情的细节。在外人看来,扎克·施奈德把自己包装成了资本控制艺术的受害者,并忽悠粉丝博取同情。而在粉丝眼中,他无疑是个不肯低头的理想主义者。

扎克·施奈德本人也隔三差五地在社交网络上暗示导剪版的存在

2020年年初,“ReleaseTheSnyderCut”运动迎来最高潮。几乎所有参与《正义联盟》拍摄的人员一同为导剪版发声,包括几大主演本·阿弗莱克(Ben Affleck),盖尔·加朵(Gal Gadot)以及电影的编剧,配乐等人。该次运动声势之大,大有出圈之势,连到大洋彼岸的古天乐都加入了进来。在之后的发言稿中,华纳宣称自己被粉丝们长久的热情所感动,决定为导剪版放行。于是在5月21日,扎克·施奈德亲自宣布了导剪版《正义联盟》将于2021年登陆HBO,他和他的支持者在欢呼中取得了胜利。

绝地翻盘还是自我欺骗?

纵观导剪运动的三年发展,会发现粉丝和网络在其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从开始只有核心群体的呼吁,通过网络传播逐渐发酵,最后演变为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即便开始只是漠不关心的路人,在如此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之下也很难独善其身。如此迅速的取得成功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要知道当年有着相似经历,同样是超级英雄题材的《超人2》( Superman II )发行导演剪辑版足足花费了26年。

《超人2》(Superman II )

为何扎克·施奈德的《正义联盟》有如此巨大的魅力,能造成如此巨大的影响?一方面扎克·施奈德独特的影像风格早已被证明十分适合漫改电影,从早期的成名作《300勇士》( 300: Rise of an Empire )到名声大噪的《守望者》,都做到了忠于原著的还原。他构建的DCEU蓝图也不同于MCU的合家欢风格,更加成人向黑暗化,试图去严肃化讲诉超级英雄的故事。在如今漫改电影逐渐同质化的背景下,这实在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尝试。至于他在叙事层面的弱点,虽然对路人观众不友好,但是在死忠粉看来这根本不是问题。

另一方面,大电影公司为了一己私利违背导演本意,篡改电影已经成为了电影史一种主流叙事,在影迷群体中达成了普遍的共识。《正义联盟》院线版的惨案绝不是个例,仅仅是在最近几年《星球大战9:天行者崛起》( Star Wars: The Rise of Skywalker )和《异形:契约》( Alien: Covenant )都迫于制片方的压力做出大量修改,直接导致了电影的失败。导演在事后无不隐晦地表达了无奈之情,却只有扎克·施奈德一再坚持放出属于自己的版本。对于深受其害的系列粉丝,放出导剪版的《正义联盟》更像是一个发泄的渠道,成了他们表达自己不满的唯一途径。

依靠导演剪辑版实现绝地翻盘的电影在影史上比比皆是。《历劫佳人》( Touch of Evil )在公映30年之后才能以完整的面貌示人,又一次证明了奥逊·威尔斯(Orson Welles)过人的才华。特里·吉列姆(Terry Gilliam)的《妙想天开》( Brazil )前前后后发行了多达5个版本,可见了资本与艺术,导演与片方之间的斗争是多么惨烈。而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更依靠《银翼杀手》( Blade Runner )和《天国王朝》( Kingdom of Heaven )两次完成了翻盘的壮举。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导剪版都能绝地翻盘,凯文·科斯特纳(Kevin Reynolds)耗资巨大却票房惨败的《未来水世界》( Waterworld )在推出导剪版之后依然被证明是烂片一个,无药可救。

《历劫佳人》(Touch of Evil )

那么导演剪辑版的《正义联盟》能够实现翻盘么?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大概率不会。它一定会比那个四不像的院线版更好,却依然不能改变DCEU已经终结的命运。毕竟扎克·施奈德的优点和缺点都太过明显,其作品始终只是小众的狂欢,而不能被大众审美所接受。导剪版的出现更多的只是求仁得仁,满足了核心粉丝的需要,让经历高层变动的华纳赢回些许的口碑,并在艺术和资本的较量之中扳回小小的一城。

当然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就在华纳放出导剪版消息的不久之后,导演大卫·阿耶(David Ayer)宣称《自杀小队》同样存在着一个特效未完成的导剪版,只等华纳放行。这个消息立刻又在社交网络上掀起了波澜。同时在国内,粉丝们放出了在豆瓣上为导剪版《正义联盟》建立单独条目的请愿书,继续为自己的权利奋斗。看来在2021年导剪版上映之前,关于这部电影是是非非仍将继续下去。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