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禹兮:我之前的人生少了哪一环,都不会是现在的我

傅圆媛

2020-06-27 13:03:41

已关注

近日丁禹兮这个名字出现的频次有点高,在《清平乐》中以苏轼一角和观众打了个“照面”后,随着《韫色过浓》《传闻中的陈芊芊》的热播,在两部剧中均饰演男主角的丁禹兮于近期收获了不少关注度。很多人都说赶上三剧连播,丁禹兮实在太过“幸运”,但或许正如丁禹兮的自我阐述“其实之前的人生少了哪一环,我都不会是现在的我”。从高中时因“觉得酷”而去当群演打工到获得一个完整的角色,丁禹兮走了数年,他十分感激,在他看来,过往经历既“修正”了自己的性格,也令他收获到诸多“想要继续传达下去的善意”。在这次采访中,小丁同学向我们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也以他的逗趣方式,展现了自己的更多侧面。


三剧连播受关注

“很高兴能够拥有曾经的经历”

在网络资料中,丁禹兮步入演艺圈的契机缘起于高中时参与广告拍摄从而萌生了往表演道路发展的念头,而事实上,丁禹兮告诉我们,“大家目前看到的还只是比较美好的那一面”,真正细说起来,他的入行经历实则更为波折。起初,丁禹兮并非怀揣多大的演员梦,不过是高中时期学生之间的一个认知——若能有假期打工的经历,将被看作是一件十分酷的事。想要酷一把的丁禹兮找过不同兼职,还学会了各式技能,比如他曾尝试去做过商场的sale,还练就了“一秒叠T恤”。高一升高二的暑假,丁禹兮在网上找到了群众演员兼职,没想到就此打开了职业生涯,在多次参与群演工作后,丁禹兮结识了不少副导演,并因此得到了一些做“光替”的机会,慢慢也接起了广告。自此,用丁禹兮的话说,他开始在演艺圈“扎根发芽”了。

18岁时考入艺术类院校表演班,此后又曾在导演专业进修,学生时代的丁禹兮有过诸多学生作品的实践经历,也曾继续参与一些作品的拍摄,但若说正式、完整地去完成一个角色,则要从2017年出演《新笑傲江湖》中“东方不败”一角说起。丁禹兮告诉记者,自己其实从很小的时候就是林青霞版东方不败的粉丝,以前看电影时还会将家里的毛毯披在身上扮演一番角色过过瘾。在一次机缘下,丁禹兮得到了《新笑傲江湖》剧组的试镜机会,在第一轮面试后,丁禹兮就被告知可以进入演员训练营,随后决定是否能出演角色。经历了几番思索后,丁禹兮决定去搏一搏,“那是我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去外地,我胆子其实有点小,但(后来)还是决定去北京闯闯,为喜欢的角色争取一下,当时就觉得我得争这口气,不能被刷下去,所以后来我还挺感谢那时自己那个犟的那个劲的。”此后的三年内,尽管丁禹兮并非高产选手,但也获得了诸多阶段性的成绩。2018年,丁禹兮参与了演技竞演类综艺《演员的品格》,并最终以第一名的好成绩从这一舞台毕业。今年春天,丁禹兮先在《清平乐》中以苏轼一角和观众打了个“照面”,紧接着,《韫色过浓》《传闻中的陈芊芊》热播,丁禹兮在两部剧中皆出演了男主角,也因此收获了不少观众的关注。许多人不约而同感叹起丁禹兮今年的好运气,但或许,只用运气好来概括丁禹兮实则有些过于单薄,如丁禹兮所言,“其实之前的人生少了哪一环,我都不会是现在的我,我很高兴能够拥有曾经的经历。”

因做演员而“改变”

“希望能把自己得到的‘善’传递下去”

丁禹兮能感受到演戏已给他带来诸多影响——“我很喜欢我演过的角色,每次‘共情’后,我就会爱上他。而每一次完成一个角色,对我的成长来说,角色性格中(都)有部分东西会馈赠于我。有些时候我会理解他的行为、他的三观、一些他人生中善意的东西。在被我所认知和理解之后,我就希望自己能保存下来这份东西,这令我还蛮开心的。”

在《新笑傲江湖》后,丁禹兮曾出演过一部青春题材剧《八分钟的温暖》,剧中他演绎了乐观积极的阳光少年贺新凉。丁禹兮透露,截至目前,这或许是给他带来影响最大的角色。自评性格中“有很巨蟹座一面”的丁禹兮坦言“曾经的自己有时很抗拒陌生的世界,在新环境中尤为紧张”,但也正因为这次表演,让角色助他有了“性格上的扶正”,“我非常感谢贺新凉,完成他的过程也让我的性格有了很大改变。我慢慢地变得话多,慢慢地变得开朗,慢慢地变得敢于和大家交流、敢于和我不熟悉的环境接触。因为有幸出演他,我完成了成长。其实我觉得有些时候成长就是一夜之间,需要契机,而贺新凉就是我的契机。”

过往的经历也促使当下的丁禹兮希望以自己的方式传递出“正向能量”,这并非官方回答,丁禹兮告诉记者,这种想法更多源于自己所亲身体会过的“善意”。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刚做群演时的一段往事,一次片场上,丁禹兮需要扮演抬担架的人,将一位中年演员抬下阶梯,前几条时,丁禹兮还进行得格外顺利,但在最后阶段,丁禹兮却失误了,“当时我还是高中生,没有那么健壮,拍到最后我的力气可能不那么够了,手一滑导致躺在担架上的演员老师摔在了台阶上,我当时就赶紧跑去跟他道歉,孩子阶段,你知道,道歉话一出口还会哭,但是当时那位老师却轻松地给予了我安慰,说没事没事,不用担心,拍拍我就让我走了。我很感谢当时那个老师给了我那样子一个回应。”来自他人的善意,犹如给丁禹兮树立了榜样,时隔多年后,在《韫色过浓》拍摄的一场戏中,丁禹兮需要为女主角挡住由“私生饭”泼来的水,但在表演过程中,出演“私生饭”的演员却不慎将水桶砸到了丁禹兮的嘴唇上,“嘴唇当场就裂开了”,丁禹兮回忆道,“那个女孩很愧疚地哭了,我当时就想起我从前的经历,所以我觉得我需要做的就是把善良传递下去,我希望她不要那么紧张和愧疚,就说没事,还开玩笑说嘴唇很快就好了,实际上之后几天还有点不方便,‘泥巴吻’时还有点肿,但我希望能将好的东西传递出去,我觉得在这件事上,我做到了。”

在这些思考之上,当下丁禹兮也希望能接下更多“具有社会意义的角色”,从而“足以能够影响更多的人”,至于长远的目标?丁禹兮笑言,“刚入行的时候,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我想5年拿影帝!现在呢,15年吧哈哈哈!希望自己能有一个被行业内的人认可的时候,也希望自己未来的才华、内心世界、思想高度能够支撑我完成一部我的导演作品,可能不拿奖,可能不被大家知道,可能就我自己看,或者少数几个人看了,但是我觉得那时候是我对自己的一种期待。”


“我觉得本能上的善良更重要”

不少人是从《演员的品格》认识你的,当时你获得了第一名,也说了一句让人印象深刻的话,“23岁参加这个节目,开始了你活着的人生”,可以具体再阐释一下这句话的意思吗?

丁禹兮: 我觉得我未来的人生里很少会再有不用手机然后全部凭着认识彼此来度过3个月的这段时间,所以其实我们59个人的关系是非常牢靠的。可能(因为)我是巨蟹座,刚来北京时我会有不安和害怕,在新的环境下,我也不认识很多人,也没有同学,没有朋友……而这个节目结束后,我终于有了同学、朋友,在北京如果我有需要帮忙的时候,也有人能来找我,也有人能来我家做饭,我需要打扫卫生的时候也可以忽悠一个朋友来帮我打扫卫生哈哈哈。我真的觉得开心!

最近《传闻中的陈芊芊》在播,你在里面一些傲娇的小表情被点赞很到位,这是你自己的发挥吗?

丁禹兮: 这么说有点太高了,其实有一部分可能是我自己性格没有撇清干净,不小心把自己的性格流露。幸好,我只能说,幸好符合韩烁,但我有点担心,如果未来是一个不符合韩烁的人物的话,我这部分东西能不能剔除得更干净一点,这对我来说也是需要找补找补的。(记者:哪些是属于丁禹兮的元素?)有些时候的眉毛动是我无意识的,有些时候的挑眉是我希望这么做的,所以每次看到那个时候有一点点不好意思哈哈。

你有想过自己的作品还会蛮受欢迎的吗?

丁禹兮: 其实没有,我之前还担心大家会不会说不好、不喜欢,会不会丢了“品格家庭”的脸,其实挺担心,现在没播完。我还是会担心,所以我会开弹幕,看大家的反馈。

有令你开心的反馈吗?

丁禹兮: 我看到大家帮我做了一些物料,我很感谢,我很开心。但我也觉得这个时候,不能让自己很开心,得把自己放到尘土里,这才是我现在该做的。(记者:为什么会这么想?)害怕。我害怕5月一过,6月份、7月份我还能不能完成我想要去影响大家的那个终极目标。

为什么不乐观一点,比如觉得自己有点红了?

丁禹兮: 我没有啊,我是有理由的,昨天去大悦城吃了个饭,没有一个人认识我的,要佐证(红了)还需要更加努力,是不是?(记者:你是现在这个发型和剧里差太多了吧?)你现在又责怪我自己生活中的(发型)哈哈哈?反正昨天没有人认识我这是事实,我觉得还没有到“红”的这个圈,现在提“红”这个事也太早了。

到目前为止你觉得你饰演的哪个角色是蛮接近你本人的?

丁禹兮: 没有哪一个完全像我本人,我性格中会有一些他们的东西,但我分不太清是原来有的还是他们给我的。比如是他们激发出来让我意识到了,还是我性格中没有,但我认识了他们之后,他们留给了我,我保存下来的。

你觉得自己大致上是一个怎样的人?

丁禹兮: 我希望自己是一个能做到让自己舒服,也让别人舒服的人,这可能是我的原则。

你喜欢和什么样的人交往?

丁禹兮: 本能的善良的那些人。本性善良是很珍贵的闪光,需要被人挖掘或需要被人保护的,所以一旦我发现身边一些人有这个闪光点,我会很想去跟他做朋友,因为我希望他能影响到我让我也变这样,这其实也是个终身成长的事。我之前和朋友去野餐,我们买了一些面包,后来留了很多面包下来,有个朋友就直接说咱们要不然把这个交给那些很辛苦还在工作的环卫工人,我当时一听就觉得他的善良程度高于我,我不会想到这个事,我就觉得我想跟他多了解,所以后来跟他关系都蛮好,但这东西得出于本性,不然就会觉得有点满足自己吧,会变成(只是)满足自己的道德感。

那你会在意朋友是更能理解你的人吗?

丁禹兮: 其实我的认知是比如说我跟我的朋友之间存在一个情感账户,你平时得往里存钱,你存了钱才能往外拿,你不能说我不帮你存钱,让我贷款,那可能一开始会贷你,但当某一天他不贷你了,这个是很正常的事吧。所以情感必须平时往里储蓄,这才是我觉得一个良性的(方式)。

你的朋友会不会很喜欢和你说一些心里话?

丁禹兮: 应该是说当我的朋友,如果对我说我有件事要跟你说,但你别跟别人说的时候,我(会)立马说,那你别跟我说了。因为我不希望有任何事会损害到这段关系。这可能会有点“作”,但是我觉得我会这么做。

小时候的你是什么画风,会淘气吗?

丁禹兮: 淘气,包括那个时候不爱学习,做完作业交上去了,批改有错了我也不去订正,就会觉得我做完作业了,就是过了。我妈可能会在这上面对我的教育比较严格,盯着我去修正错误,我觉得是好事,如果没有我妈的话,我也不可能到今天。还有小时候和同学玩丢石子,不小心把我们一个老师的车打碎了,我妈就领着我去跟别人道歉,她说这事儿得让我自己承担。我挺感谢她对我挺严苛的教育,我觉得在犯错这个事情的确不可以纵容和姑息。

家庭教育还给了你一些什么影响?

丁禹兮: 利用碎片时间,这是我爸给我的教育。还有就是节俭,这是很正向的词,但我害怕别人误以为是抠哈哈。

在接触表演之前,想过将来最想做什么吗?

丁禹兮: 以前超市里都会放音乐,我只要听到音乐就停不下来,蹦蹦跳跳的,我想过以后会不会成为一个唱跳歌手,就还挺向往的吧。后来我家也送我去读过画画班、电子琴、朗诵、合唱团、游泳、五子棋、珠心算,我相信大家都没有少经历过这些事吧。


来源:南都娱乐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