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大人以后,跳舞还来得及吗?

黑池编辑部

2020-07-19 19:20:52

关注

提及舞者,从孩提时代开始的舞蹈经历是人们熟悉的故事桥段。

随着娃娃舞者越来越多,青少年舞者接二连三地展现绝佳的技术,更给人“跳舞要趁早”的固有印象。

今天将盘点几位处于职业舞蹈行业顶峰的艺术家,有趣的是,他们大都在大学时才刚刚接触舞蹈。

希望借由这些TOP DANCER的经验,破除上述的刻板印象。

01 Ayodele Casel

#过去二十年,她定义了踢踏舞#

Ayodele Casel是一名踢踏舞者和编舞家,演出横扫所有舞蹈顶尖舞台:乔伊斯剧院、卡内基音乐厅、无线电城音乐厅和麦迪逊广场花园。她与多位踢踏舞界名人合作,是哈佛大学的入驻艺术家。

纽约时报评她为舞蹈界“2019年最大的突破之星”,即便在评论最犀利的纽约,Casel却能得到一致的称赞,不负世界顶级青年踢踏舞者的头衔。

她是如何开始的

A:我19岁才开始跳舞,当时我是纽约大学的大二学生。当时在表演专业,我们专业必须修运动课程,有太极和踢踏舞两门课可选。

在选择自己的道路时

A:起步较晚让我感觉自己更能掌控自己的道路,因为我正在做喜欢的事情,所以可以自己选择路线。我的许多练习是自我指导的。

我不知道在其他舞蹈形式中是否如此,但是踢踏舞,你可以每天跳,跳一整天。我从未觉得自己想追上别人。我把踢踏舞看作是一个可行的职业道路,但我只是想要把它跳的非常好。我更多的是追求艺术,技巧和理解,而不是赚钱。

她的建议

A: 尽情享受!我发现许多成年舞者给自己很大的压力。记住,跳舞本该是有趣、好玩的!

02 Jo Kreiter 

 #她是平衡的奇观# 

Jo Kreiter 是一名空中舞蹈家、编舞家和现场艺术家。她于1996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Flyaway Productions,致力于通过舞蹈推动公共领域的社会问题,并探索女性身体的范围和力量。

在Kreiter的艺术指导下,Flyaway在建筑和钢结构上创作舞蹈,舞者几乎是悬浮在空中的。

她是五届伊莎多拉邓肯舞蹈奖(Isadora Duncan Dance Award)得主。因为平衡术往往被联想到杂技,所以媒体也认为她是全球为数不多的在中国极限杂技艺术领域积累专业知识的女性之一。

她是如何开始的

J:我上的第一堂舞蹈课是大学四年级参加的是巴巴·查克·戴维斯的课。当时,我在攻读政治学,并没有当舞蹈家的计划,但我无法停止自己去律动。不久之后,我看到了Dance Brigade的表演,意识到政治与舞蹈是可以结合在一起的。那是一个改变我人生的时刻。

她是在何时知道舞蹈适合自己的

J:1987年我到达旧金山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参加Dance Brigade举办的夏季工作坊。然后,他们邀请我加入他们首个“颠覆胡桃夹子”项目 -- 一个解构的芭蕾舞剧。舞剧的其中一个场景是水下世界,由空中大师特里·森格拉夫编排。从那一刻起,我迷上了空中舞蹈。在30岁的时候,制作了第一件作品,发现自己是多么热爱那种经历。

关于起步晚的优缺点

J:起步晚的一个缺点是我没有全面的舞蹈教育背景,我试着自学。对我来说,我感到无比幸运,因为我可以选择适合自己身体的训练和时机,也从未感到劳累。我仍然喜欢改进技术,也喜欢上新老师的课。”

她的建议

J: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如果这意味着成为一个舞蹈家,那就去追求。生命很短暂,不是每件事都能有回报,做你想做的事

03 Brandon Leffler

 #闪耀的百老汇之星# 

Brandon Leffler在奥斯汀芭蕾舞团开始他的职业生涯后,幸运地成为了百老汇舞台上的一员。

他所参演的剧目即便在百老汇也都是顶级制作,且为中国观众所熟知,诸如《小镇上》、《灰姑娘》和《魔法坏女巫》,而这其中最知名的莫过于《我的仙女》和《猫》的全球巡演。

他是如何开始的

B: 我16岁开始在一家比赛舞蹈工作室跳舞。当时,我记得有这种感觉“我永远都学不会。”我们每周上两次芭蕾。芭蕾很难,而且我看不出芭蕾的重要性。对我来说,芭蕾就像是个孩子不吃的黑暗的绿叶蔬菜。

关于起步晚的优缺点

B:从身体上来讲,最大的挑战是柔韧性和线条,因为我没有童年岁月来塑造我的腿和脚。我不得不为此加倍努力。我疯狂的拉伸,去练柔软度。尽管对于一个成年的舞者来说,这很艰难,但你仍然是一张空白的画布。你不必去修改任何坏习惯,也不会引起那么多过度使用损伤。

他的建议

B:只想做华丽的商业作品很容易。但是,拥有强大的技术基础非常重要,因为最终,它会给你带来更广泛的机会。

04 Silas Riener 

 #曼哈顿舞蹈行为艺术家# 

Silas Riener从2007年加入摩斯·肯宁汉舞团一直到舞团于2011年解散。他仍然是摩斯·肯宁汉信托基金认证的舞蹈演员。

自2010年以来,里纳一直与伴侣Rashaun Mitchell合作,创造了舞蹈艺术作品来应对复杂而活跃的空间环境,通常将幻想,荒诞和沉思的元素融合为具有挑战性的艺术表演。

作为纽约最知名的艺术搭档之一,他们一起成为纽约市中心舞蹈研究奖学金的一部分,并是芒特雷珀艺术学院,韦尔斯利学院的常驻艺术家。其作品已在大纽约(MOMA PS1)、沃克艺术中心,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等多次展演。

他是如何开始的

S:我19岁开始跳舞,在我大学一年级的时候。起初,我觉得跳舞很丢脸,我不仅是班里唯一的男孩,而且完全没有这方面文化积累。有好多我不理解但大家都不言自明的东西,没有人会去解释,这让人总是很气馁。例如,我在把杆练习时一直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位置去转方向。当时我一直想问,为什么把杆练习总是从左手开始?

关于起步晚的优缺点

S:我认为难点在你的大脑已经完全形成,但身体还不熟悉,还在成长阶段。我可以观察其他人的经验,理解我需要怎么做,但无法将知识传授给我的双腿。我有一千个关于一切的问题。我一直问“为什么?”

晚开始跳舞很痛苦的一件事是,你可以清楚看到自己缺失了什么。我无法让我的身体做别人能做的事,追上他人的进度花了我很长时间。只能练习,别无他法,很早就到舞蹈房,待到很晚,不断不断训练。

他的建议

S:成人以后很容易把舞蹈和尴尬、羞愧联系起来,舞蹈训练中会有很多会让人对自己感觉不好的元素。然而这是一条不健康的道路,所以尽量要自信起来,跳舞应该是感觉很好的!


人们总是觉得艺术生命是很短暂的,转头这个夏天最火爆的综艺恰恰都是出道10年+的老艺人们领衔的《乘风破浪的姐姐》;人们总是觉得小时候不学舞,中途开始赤脚也跟不上,这些艺术家却告诉你“上大学前,我连啥是舞蹈都不知道”。

姐姐们可以出道成团吗?可以。

我现在不会跳舞,再去跳来得及吗?来得及。

关键在于你是否为了某件事做好准备,是否愿意即刻出发去努力和翻越。

被访者都谈到,相比孩提时代懵懂未知,恰恰是明白自己在干什么,才更会不浪费时间朝着想做的方向努力去做。

做比想永远要重要得多。

我们可以去自我见证,即便可能性在不断褪却,但你依然可以越过时间,越过自己。






文章来源: 黑池舞蹈节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