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纽约时装周

梁童

2020-09-13 20:35:18

已关注



纽约时装周的诞生是一次意外。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党的铁骑攻占巴黎,希特勒扬言要把时装产业转移到德国柏林,切断了这座时尚之都与外界的联系。笼罩在战争阴云下,巴黎犹如一座孤岛,设计师或苦苦支撑,或出走避难,时装品牌苟延残喘,即使有机会发布新品,世界各地的买手、媒体和客户也无法飞来看秀。
 
凭借地缘优势远离欧洲战乱的美国,在仰慕法式风潮半个多世纪以后,欲取而代之。1943 年,纽约服装协会的公关 Eleanor Lambert 策划组织了一场“媒体周”(Press Week),向全美上百名记者和编辑发出邀请函,请他们前来广场饭店参加时装发布会,与设计师近距离接触,而买手则被安排在展示厅选品。

Eleanor Lambert

这是美国本土设计师第一次集体发声,以运动装见长的 Claire McCardell 脱颖而出,纽约老牌商业报纸 The New York Sun 宣称:“随着巴黎的分崩离析,属于我们的设计师将引领风尚。”

Claire McCardell 身着自己打造的一件
革新了女性着装方式的设计作品
 
从此以后,“媒体周”不仅成为战时不容忽视的时尚盛会,而且在战争结束后仍发光发热,把 Calvin Klein、Ralph Lauren、Marc Jacobs、Diane von Furstenberg、Donna Karan 和 Michael Kors 等设计师推入大众视野。与此同时,Vogue、Harper's Bazaar 等创刊于美国的时尚杂志不再唯欧洲时尚马首是瞻,美国制造的服饰上面除了生产厂家的标签之外还能看到本土品牌的名字。

1974 年,Diane von Furstenberg 在 Pierre Hotel
举办的首场时装秀上
 
Michael Kors 1985 年春季时装秀谢幕

作为一个新兴事物,“媒体周”在风光和热闹背后也有诸多不完善之处,其中饱受诟病的一点,就是分散的发布会地点使密集的日程愈发紧凑。
 
当时,尽管“时尚日程”(Fashion Calendar)会提前发布,但发布会的地点却由设计师自己决定,买手和编辑不得不疯狂奔走于林立的高楼大厦之间,马不停蹄地参加一个又一个发布会,苦不堪言。对于他们来说,迟到和劳累事小,如果踏入一个糟糕的发布会地点,连人身安全都难以保证,最令人胆战心惊的一次意外发生在 1991 年 Michael Kors 的发布会上。
 
那次,这位设计师选择一处阁楼来展示新品。伴着强劲的鼓点,模特们鱼贯而出,结果震落一块天花板,抹灰和残片砸在天桥和嘉宾身上。“展示第 6 套服装的时候,我听到一声巨响,以为有人中枪了。”Michael Kors 回忆起这场事故时说,“一个模特大喊:‘天花板塌了,砸中了 Suzy Menkes!’”幸好有惊无险,没有人受伤,工作人员迅速清理现场,使发布会得以继续。(延伸阅读:Suzy Menkes,一个时代、一杆刀笔、一段传奇)

世界知名时尚评论人 Suzy Menkes
 
这次意外促成纽约时装周的变革:两年之后,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FDA)把分散在城中各处的发布会,集中到位于曼哈顿第五大道和第六大道之间的布莱恩公园,临时搭建一个个白色帐篷来安置天桥,还将“媒体周”更名为纽约时装周。

布莱恩公园

当时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的制作部门叫“7th on Sixth”,因此也有人用这个名字来指代纽约时装周,这个部门在 2001 年被美国体育娱乐时尚经纪公司 WME-IMG 收购,后者顺理成章地成为纽约时装周新的主办方。
 
千禧年之初,纽约时装周遭遇自创立以来最大的意外,那也是美国人民心中永远的痛:9·11 恐怖袭击事件。2001 年 9 月 11 日上午 8 点 46 分,两架波音 767 飞机相继撞上世贸中心的北塔和南塔,霎那间,双子塔上空浓烟滚滚,整个纽约陷入混乱,进行到第四天的纽约时装周被迫中止。

9·11 恐怖袭击
 
国难当头,连大品牌都措手不及,对于年轻设计师来说这更无异于灭顶之灾。为了在纽约时装周占据一席之地,他们可能已经掏空家底,只待一鸣惊人——有人算过一笔账,在布莱恩公园举办一场普通的发布会涉及场地租赁、秀场布置、模特雇用、妆发造型等多个环节,至少需要 10 万美元打底,上不封顶。

Vogue 杂志迅速反应,积极协调各方,在“9·11 事件”发生 10 天之后,借用品牌 Carolina Herrera 的秀场,举办了一场名为“American View”的团体发布会,以实际行动声援这些年轻设计师。共有上十个品牌参加,这场团体发布会让美国设计师更加齐心协力,在特殊时期格外鼓舞人心。

Carolina Herrera(右)和一名模特
在她的 1981 年秋季时装秀上
 
2010 年,列入纽约时装周日程的品牌达数百家,参加人数超过 10 万,布莱恩公园难以承受年复一年增加的人流量。于是,主办方 IMG 来年将场地迁移至林肯中心,这是一个表演会场的集合地,总共可以同时容纳 18000 名观众。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噪音扰民和环境污染,IMG 在 2013 年被告上法庭,自 2015 年约满之后另觅 Skylight Clarkson 广场和 Moynihan 火车站作为官方指定场地。

Skylight Clarkson 广场

Moynihan 火车站

到 2018 年又把 Skylignt Clarkson 广场换到坐落在曼哈顿下城的 Spring Studios 和之前男装周的场地之一 Industria。

Spring Studios

Industria

在地点频繁更改的过程中,设计师对纽约时装周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它不再是美国品牌唯一的展示舞台,设计师或选择在纽约其他地方,甚至美国其他城市如洛杉矶等地办秀,实现个性化的表达;或移师法国,参加巴黎时装周,以期获得更多关注;或宣布停止举办时装秀,在线上发布新品,从而节省成本……这一次,纽约时装周面临从集合走向分散的意外挑战。
 
主办方没有坐以待毙,而是采取压缩时装周日程、合并男女装时装周、吸纳全球新兴品牌、增加行业交流论坛、运用互联网新技术等一系列灵活多变的方式积极应对,试图重新激发纽约时装周的活力。
 
今年的新冠疫情是摆在四大时装周面前的一次大考,纽约时装周首当其冲,除 Jason Wu、Anna Sui 等品牌在线下发布新品,绝大多数品牌在线上发布新品,观众可以通过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推出的数字平台“Runway360”预约观看。

数字平台“Runway360”
 

“这是真正的开放和民主。”在本次纽约春夏时装周开幕之前,面对记者,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Steven Kolb 如是说——大概他也没有料到,这次的“开放和民主”,跟当年纽约对巴黎时尚之都地位的反叛一样源于意外。


转载:WWD 国际时尚特讯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