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莉·海因里希:艺术社会学的三个时期

娜塔莉·海因里希

2020-09-14 11:35:27

已关注

艺术社会学的三个时期

 

最初艺术社会学意识的诞生既不发生在社会学领域,也不在文化史范畴中,而是美学和艺术史专家试图突破“艺术家-作品”这种两派格局的传统时产生的:这些学者试图引入第三种因素——社会,于是造就了一种新视角,一门新学科,从而为艺术研究提供了新的切入方式。我们可以根据三个主要线索:地理来源、学科背景和知识论原则,区分三代不同的艺术社会学研究者。

 

初期:“社会学美学”

 

早期的艺术社会学者,开始同时关心艺术和社会:与传统美学研究相比,这一阶段是艺术社会学雏形的建立。但是纵观半个世纪以来此学科的发展,这一时期只是一个“萌芽”阶段,这些研究更适合被称作“社会学美学”。这种关心社会与艺术之间的联系常常出现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的哲学、美学、及马克思主义理念的传统中,也会在二战时期的非典型艺术史学家研究中出现。除少数例外,此时这一学科大多体现了一种日耳曼式的思辨精神。长久以来当我们在大学中讲到艺术社会学的时候,仍然主要说的是这种“社会学美学”。

 


中期:艺术的社会史

 

中期的艺术社会学主要在二战期间,一些艺术史学家更具实验性的研究之中出现,主要在英国与意大利得到发展。此时的学者并非如第一阶段那样,在“艺术”与“社会”之间寻找一座桥梁,他们试图通过调查研究将“艺术”重新归位与“社会”之中:也就是说没有所谓一边与另一边,包容的关系变得更加明确。在社会学美学之后,第二种思潮可以命名为“艺术的社会史”, 其研究试图发展与进化“艺术家/作品”这二者的传统,并将其应用于更复杂的语境之中。这一阶段的“社会史学家” 不再向他们的前辈那样抱有野心,他们既不追求独树一帜的艺术理论,也不追求特殊的社会学理论。然而他们创造出大量持续的研究成果,极大地丰富了人们对历史的认知。



近期:调查型社会学

 

第三个阶段出现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其研究又完全不同。这一阶段以社会学调查为基础,受益于例如统计学、民俗方法论等现代主义方法。法国和美国是产生这一阶段研究的中心,大学在此时仅扮演一个次要角色。从学科初期开始,实证性的调查就一直在发展,到近期这一阶段,便不再依赖过去的文献记录,而是直接与即时信息挂钩:统计学、计量经济学、访谈、观察等。研究观念也随之改变了:我们考虑的不再是如第一阶段的“艺术与社会”,也不是第二阶段的“艺术在社会中”,而更像是“艺术就是社会”。也就是说整体的互动、演员、机构、艺术品,所有一同发展出来的整个体系,被我们称作:“艺术”。



这一阶段的“艺术”概念也是现阶段艺术社会学最需要研究的。因为我们所感兴趣的不再是所谓艺术的内部(传统意义的内部:聚焦于作品之上),也不再是艺术的外部(社会学概念的外部:研究对象所处的语境):艺术所创造的,同时也是艺术的造物主——事实上社会中的任何一个元素都是如此,更确切的说,就如同诺贝特·埃利亚斯(注释1)所说的一种相互“配置”(注释2)。这里已最为接近艺术社会学的最新趋势了。在具体案例的研究中,第三阶段的艺术社会学观念取代了长期以来争论不休的形而上学问题:到底是艺术还是社会,到底是作品的内在价值还是相对的艺术品位。





文章来源: 艺术学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