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巴黎时装周 10 个新品牌看 Z 世代的时尚未来

Vogue Business

2020-09-15 15:03:01

已关注

被视为四大国际时装周之首的巴黎时装周将于 9 月 28 日至 10 月 6 日以线下发布的形式正式回归,包括 Chanel、Dior、Louis Vuitton、Chloé 等 88 个品牌将出席。疫情后的第一场常规时装周更加 “年轻” 了,伴随着一些 “常客” 品牌如 Saint Laurent、Valentino 和 Comme des Garçons 的离开,主办方此次新增了 10 个新晋的走秀品牌,无一不以独特的设计语言牢牢把控着 Z 世代的审美和喜好。获得巴黎时装周入场券是对于这 10 个品牌在商业和设计等方面的成就的巨大认可;同时,时装周主办方也寄期望于这些年轻人追捧的品牌能够勾勒出时尚行业的未来版图。

此次的 10 个新成员分别为:法国品牌 AMI、Ester Manas 和 Mossi,加拿大品牌 Vejas,美国品牌 Enfants Riches Déprimés、Gabriela Hearst、S.R Studio LA.CA.(由当代艺术家 Sterling Ruby 创立),丹麦女装品牌 Cecilie Bahnsen,英国设计师品牌 Wales Bonner 和格鲁吉亚品牌 Situationist。

在与 AMI、Ester Manas 和 Situationist 等品牌的创始人对谈后发现,我们发现这些品牌有以下几大值得关注的特点:贴近日常的设计语言、跨领域的影响力和高度的社会责任感。诸如 AMI 的 Alexandre Mattiussi 和 Cecilie Bahnsen 设计师本人都明确表示过他们的设计是希望人们能够在生活中穿着的 —— 这完全符合当下对于正式和休闲界限越来越模糊的 Z 世代的需求。再者,许多品牌都有着跨领域的影响力,比如 Ester Manas 对文学、历史、音乐颇有建树,而艺术家 Sterling Ruby 的作品覆盖陶瓷、喷漆、雕塑等领域。而展现女性力量的 Ester Manas 和致力可持续时尚的 Gabriela Hearst,都在不断通过设计反思人与环境的关系。

这群活跃在当下的新生代品牌正用平衡艺术与商业的出色能力影响着时尚产业的未来走向。它们对于年轻一代消费者的深入了解以及影响力得到了巴黎时装周的认可。在以下的内容中,我们对每个品牌的历史和设计特色进行了简单的梳理。文章的最后,欢迎大家参与到你认为最有潜力的品牌的投票。


AMI 创始人 Alexandre Mattiussi




AMI



法国设计师 Alexandre Mattiussi 于 2011 年创立了 AMI,该品牌以标志性的 “桃心 A” logo 在年轻消费者中建立了知名度。Mattiussi 曾为 Dior、 Givenchy 和 Marc Jacobs 等奢侈品牌设计男装,并先后获得法国 ANDAM 时尚大奖、《GQ》 年度最佳设计师等奖项。

拥有光鲜履历表的 Mattiussi 做 AMI 的初衷很简单。据说,他在参加一场朋友的婚礼时,因为找不到心仪的衬衫就自己做了一件,这也让他决定要为男士们设计舒适、百搭又价格合宜的衣服。AMI 的设计拿掉了各种花哨繁琐的细节,保持着简约流畅的法式风情,如同品牌名字 “朋友” 所寓意的,AMI 的衣服就像为朋友们日常穿着所准备的。

为了实现性价比,Mattiussi 选择了高端的意大利和日本面料,再到葡萄牙或罗马尼亚进行生产,使税费和生产成本大幅降低。这意味着你可以用最优的价格买到一件适合一切生活场景的法式设计,因此也有人把 AMI 比作高配版法国 “优衣库”。

AMI 如今已是成熟的商业品牌,它于 2019 财年实现了销售额同比大涨 60% 至 3500 万欧元的佳绩,且在全球拥有 350 余家销售点。向往法式优雅的亚洲市场是 AMI 进攻的重点。去年,品牌在中国上海举办了第一场海外大秀,并于今年 8 月开设了天猫旗舰店。


Ester Manas 创始人 Ester Manas 和 Balthazar Delepierre






Ester Manas



Ester Manas 由 Ester Manas 和 Balthazar Delepierre 二人共同创立。他们曾先后成为 2018 H&M 设计大奖和耶尔国际时装节决赛的入围者、2020 LVMH 设计大奖的决赛入围者。目前,Ester Manas 主要专注于设计,Balthazar Delepierre 则负责品牌的创意方向。

要了解这个新锐品牌,只需记住它最标志性的品牌愿景:一种尺码适合所有身材。在 Ester Manas 的产品目录里,一款服饰往往只有一种或少量的尺码,两位设计师不断探索着如何用包容性设计适应不同的身材。例如,2020 秋冬系列中有一款运用特殊工艺处理过的褶皱衬衫,它的廓形可以随着穿衣者的体型大小的变化而变化。

Manas 告诉 Vogue Business in China 他们制定这个设计原则是为了消除身材偏见,并让女性消费者在购买衣服时就能做到接纳自己的身体。这个想法源于 Manas 在 La Cambre 艺术设计学院求学时的经历,她买衣服总找不到适合自己的 44 码,因为几乎所有时尚奢侈品牌的最大码数都为 40。

“我们的初衷在于表达 ‘真正’ 的女孩不是时装秀上的模特,她们是生活中走在街上的普通人,” Balthazar 表示两人一直在研究通用尺码的可行性,包括使用延展性能极好的面料,再结合 34 至 50 岁女性身材的变化来提供可以被不同年龄段穿着的服饰。

使用通用尺码的另一个好处在于实现可持续,它减少了不同尺码的产量,也同时降低了库存、提升商业效率,Manas 想以此来对抗大规模生产和快时尚。“像紧身裤子这类贴身衣物,我们还是会推出不同尺寸,但也是选择延伸性好的面料减少尺寸数量,” Ester Manas 的方式是为每个人设计新的服装,而不是强迫每件服装都适合所有人。

现在的难题在于如何对抗崇尚完美身材曲线的固定审美思维,从二人宣传通用尺码的概念起,就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了各种各样的评论,有人抨击、有人不理解,但仍有一部分人在了解品牌初衷后成为了坚定的支持者,Manas 说自己想要做的就是拥抱这些 “小众”,并鼓励和推动他们成为 “大众”。


Mossi 创始人 Mossi Traoré







Mossi



高级时装品牌 Mossi 最大的特色就是每季都会与一位艺术家进行合作,如 2019 年以雕塑家 Simone Phelpin 的作品进行再设计的印花、2020 年受书法家 Hassan Massoudy 启发创作的色彩和服饰曲线。

品牌创始人 Mossi Traoré 生于西非国家马里,这个各种族裔聚集的地方让 Mossi 从小被多元的文化氛围所浸染。最初,他对时尚的兴趣来源于打破当地人的着装习惯,按自己的意愿穿搭。2005 年,Mossi 决定独身前往巴黎的 Mod'Art International 学院求学,期间他曾在 Palais Garnier 歌剧院实习,并在毕业后成为 Giorgio Armani 一家精品店的部门主管。

早年经历让 Mossi 拥有了扎实设计功底和管理能力,他在 2015 年创办了致力于研究高级时装制作技术的时尚学校,一年后又建立了工作室 “Les Ateliers Parisiens”,培养时尚青年人才的同时也帮助自己进一步在高级时装界树立名望。

直到 2017 年,Mossi 才决定做自己的同名品牌。这位热爱周游世界的设计师用精致利落的设计反映着自己的所见所闻,在他的作品中,你能看到受山本耀司、三宅一生、Maison Margiela、印度文化、日本漫画和当代艺术等多种文化影响下的丰富元素。在服装剪裁上,Mossi 又是追求高级时装工艺的完美主义,他善用褶皱和垂坠感打造极具建筑感的廓形。


Vejas 创始人 Vejas Kruszewski






Vejas



自学成才的 Vejas Kruszewski 是近年来炙手可热的 “时尚神童” —— 他不仅曾获得 Chanel 前创意总监 Karl Lagerfeld 的青睐,并且年仅 19 岁就入围了 2016 年的 LVMH 大奖。他从高中开始就从各种渠道上模仿和实践,并在一次访谈中透露自己的 “课本” 之一,是日本的女性杂志中那些有详细步骤的服装图和折页图,而他对腰带和饰品的制作能力则是在 YouTube 上观看视频教程学习的。此外,他积累制作经验的实践途径之一是在当地的服饰工厂做暑期工。

资历尚浅确实让 Kruszewski 在品牌创立初期吃了些苦头。2014 年,他在家乡多伦多设立工作室,“最初是我一人撑起了生意,没有资金也没有投资注入”, Kruszewski 回忆自己不善于商业经营的过去,于是他邀请了朋友 Saam Emme 负责商务,由 Emme 一人管理营销、销售和客户关系等一系列事务,到了 2015 年品牌才发布了首个完整的系列。

在 2016 年获得 LVMH 青年设计师大奖中的特别奖项是 Vejas 的里程碑,带着神童少年的光环,Kruszewski 走到了全球时尚的聚光灯下。得奖后,Vejas 获得了来自 Nordstrom 等大型零售商的关注,销售渠道的铺设直接推动品牌在 2015 至 2016 年间收入销售额增长 700%。

当然,仅凭借自学成才的传奇背景不可能打动严苛的评审团,真正让 Kruszewski 获得肯定的是其开创的一种精致街头风美学,他表示屡次往返于加拿大和纽约之间的确受到了两地青年文化相互的影响,加上这位 Z 世代本身就懂得年轻人对酷的理解,他那时的设计就融入了无性别风。Kruszewski 也擅长运用各种有机材质对女装面料进行创新,正如他自己对设计方法论的总结:用平常的物料创造新鲜的作品

2018 年,刚满 21 岁的 Kruszewski 迎来了事业上又一个里程碑,他被意大利皮革供应商 Pellemoda 选中并担任该公司旗下品牌 Pihakapi 的创意总监。这家老牌皮革厂与 Dior、Coach、Celine、Balenciaga 和 Calvin Klein 等品牌都保持合作。身兼数职确实让这位年轻人有点难以适应,Kruszewski 也因此暂停了自己的同名品牌,他把创始人到设计总监的角色转换看作一种 “顺其自然地进化”。直到 2020 春夏系列,Kruszewski 再次重启个人品牌,并表示:“ 上一段工作经历不仅打开了我的视野,也让我明白了如何与团队清晰沟通和高效管理。”


Enfants Riches Déprimés 创始人 Henry Levy






Enfants Riches Deprimes



Enfants Riches Déprimés 被称为 “好莱坞明星的 VETEMENTS”,其创始人 Henry Levy 可能是十人中最富有的设计师。正如品牌名的直译 “忧郁的富二代”(Depressed Rich Kids)所揭示的,Levy 的父母靠研究特殊的自来水过滤发家。他曾在瑞士和哥伦比亚的贵族寄宿学校念书时发现了一群和自己一样缺少家庭关怀的富二代,因此在 2012 年以此为灵感创立了 Enfants Riches Déprimés。

从设计来看,70 年代的朋克文化、80 年代的 anti-fashion 风潮都是 Levy 的灵感来源,他致力于用法式风格来演绎反叛精神。紧身牛仔裤、机车皮衣、卫衣为 Enfants Riches Déprimés 的主打单品,涂鸦、slogan 标语是 Levy 最常运用的街头元素。因此,这个自创立以起就带着潮流基因的品牌推出后迅速获得了来自 Justin Bieber、权志龙、Kim Kardashian、Rita Ora 等知名音乐人的喜爱。

正因为没有经营业绩的压力,Enfants Riches Déprimés 凭借高昂的价格和限量发售成了火爆 Instagram 的小众新星。品牌目前在全球拥有 35 个销售点,包括美国的 Barney's、 Webster 等百货公司,也在日本和韩国两大亚洲市场的十家商场有售。


Gabriela Hearst 创始人 Gabriela Hearst





Gabriela Hearst



Gabriela Hearst 的名字或许有些陌生,但你一定见过或听过 2017 年在连卡佛卖断货的 “饺子包”,这款造型别致的手袋就出自该品牌。创始人 Gabriela Hearst 是乌拉圭最大的农场家族后代,丈夫则是美国前首富 William Randolph Hearst 的孙子,她于 2015 年创立同名奢侈品牌后曾获国际羊毛局大奖的女装设计奖,且入围了 2018 年 CFDA 年度女装设计师大奖决赛。

“用可持续的方式重新定义奢侈” 是 Gabriela Hearst 致力实现的目标。首先,成衣制作需要的羊毛都来自于 Hearst 自家的农场,这实现了面料生产可溯源。其次,品牌与以色列创新公司 TIPA 合作使用 100% 可生物降解的包装。去年 9 月,Hearst 还在纽约时装周上举行了首个碳中和时装秀,大约有 25% 的产品是废料回收改造而成,她与来自乌拉圭各地的 600 名妇女用手工完成了成衣制作。

Hearst 的可贵之处在于她是真实的环保主义者,且善用自己的个人影响力和商业头脑把可持续变为可以操作的方案。因此,这个成立不到五年的品牌现已拥有分布世界各地的销售网络,年销售额也超过 1000 万美元。随着品牌首家纽约旗舰店的开业,Gabriela Hearst 出色的运营能力获得了 LVMH 集团旗下投资基金 LVMH Luxury Ventures 的青睐,后者于去年年初向该品牌注资用于全球扩张。



S.R Studio LA.CA. 创始人 Sterling Ruby,Raf Simons






S.R Studio LA.CA.



Sterling Ruby 是当代最知名的美国艺术家之一,他的创作领域多样,覆盖陶瓷、喷漆、雕塑、装置、影像、拼贴等。Ruby 的名字对时尚界来说并不陌生,于 2017 年完工的 Calvin Klein 纽约总部大楼就是由他操刀设计的,他和明星设计师 Raf Simons 更是有着长达十五年的深厚友谊。二人在洛杉矶一家画廊因共同喜爱朋克乐结缘,他不仅为 Simons 曾执掌的 Dior 创作印花,还一起推出过一个少量发售的 Raf Simons / Sterling Ruby 男装线。

正如 Ruby 在接受《T》杂志采访时所说的,“艺术创造和制作衣服没有什么区别”,他曾制作过油墨晕染的帽衫和漂白的牛仔外套。今年 6 月,这位艺术大师正式推出自己的个人品牌 S.R Studio LA.CA.,并发布了首个成衣系列,Ruby 用到了拼贴、随机喷绘等不同手法来呈现服饰的肌理和图案,如此看来 S.R Studio LA.CA. 的服装设计更像是他借用时尚这个新载体来表现自己的艺术想法。


Cecilie Bahnsen 创始人 Cecilie Bahnsen






Cecilie Bahnsen



Cecilie Bahnsen 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毕业后,来到了巴黎的 Christian Dior 担任兼职设计助理,后来她又在 John Galliano 工作室实习并转正为第一助理兼印花设计师。2015 年,Bahnsen 决定创立自己的同名品牌,随后凭借出色的织物改造技术开始在时尚界名声大噪;2016 年,她获得丹麦最高时尚奖项-丹麦设计人才大奖;2017 年,她入围了  LVMH 大奖八强,成为史上首位晋级到这个名次的丹麦设计师。

故乡 “童话之都” 丹麦给了 Cecilie Bahnsen 源源不断的浪漫灵感,那些雕塑感的廓形配上轻快活泼的色彩,穿在每一位模特身上都呈现出一种独特的北欧少女气质。Bahnsen 十分懂得女孩的心思,她的成衣整体极简且干净利落,又常常用褶皱、泡泡袖、羽毛等装饰让细节变得丰富,自品牌的首个系列问世以来一直受到了年轻女性消费者的喜爱。“我觉得现在的女装市场允许大家自由探索女性气质的新定义,例如用荷叶边裙搭配靴子或者运动鞋,” Bahnsen 这样描述自己的品牌的价值追求。

不过她的设计不是只能在 T 台走秀穿的仙女裙,在接受《VOGUE》杂志采访时 Bahnsen 说道:“我希望我制作的礼服和配饰可以穿着上街,这确实是一个创造性的挑战,但我不喜欢过度装饰而是尽可能让设计保持简洁。” Bahnsen 同样把可持续时尚作为创作时的重点关注部分,她常常使用可回收面料二次加工,“我认为这些旧布料中隐藏着很多创意的可能,通过思考和改造来赋予它们新的价值”。你可以看到在 Cecilie Bahnsen 2021 度假系列中一款白色毛衣连衣裙用了五种不同的回收面料


Wales Bonner 创始人 Grace Wales Bonner







Wales Bonner



当英国王妃 Meghan Markle 也身着 Wales Bonner 的连衣裙出席活动时,你可以想象这个设计师品牌有多火了。2015 年,Grace Wales Bonner 和设计师孵化机构 Fashion East 共同创立了自己的品牌,并在一年后成为了 LVMH 大奖的冠军得主。

Grace 的身上拥有多个标签,时装、文学、历史和音乐等领域她都有所涉猎。她的毕业论文还获得了中央圣马丁学院最高学术奖,并主导过一个名为 “东方时尚” 的创意项目。Grace 在这个项目中运用时装、视频、文章、拼贴画等多种艺术形式展现了西方社会中的黑人形象,相关作品最终被收录在她的自创杂志《Everythings for Real》中。

黑人文化是 Grace 设计中最重要的灵感来源,她的父亲是牙买加黑人,母亲是英国白人,多元的家庭构成激发了她对人种文化的思考,并最终通过时尚来诠释,“开拓人们对黑人文化的认知视野是我最大的创作动力,我用时装来探讨男性的美。”

这种融合艺术与时尚的影响力引起了 Dior 女装创意总监 Maria Grazia Chiuri 的注意,她邀请 Grace 参与了品牌 2020 度假系列的创作,而运动品牌 Adidas 也与其合作了两个联名系列。英国版《VOGUE》主编 Edward Enninful 也给予了 Grace 极高的评价,称她的设计早已人尽皆知。


Situationist 创始人 Irakli Rusadze






Situationist

转载: Vogue Business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