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麦浪、花海……梵高的灵感来自这里

孤独星球杂志

2020-09-18 09:59:55

已关注


“他生下来。他画画。他死去。麦田里一片金黄,一群乌鸦惊叫着飞过天空。”他是文森特·梵高。走近瓦兹河畔的奥维尔,走近百年前梵高在人间最后的那段岁月。


印象·奥维尔



瓦兹河畔,小镇奥维尔唯美静谧,一百多年前,荷兰籍画家梵高来到这座小镇,并在这里度过了人生最后的七十天,作画八十余幅。这个外表平凡的小镇为什么能给予画家如此巨大的能量,却又将他永远留在了这里?走进小镇,或许能给你答案。


最后的麦田



若没有梵高,奥维尔小镇(Auvers-sur-Oise)如今应该十分平静,如同那条经此流淌而过的瓦兹河一般。如今,无数慕名而来的游客打破了这份安宁,人们试图穿越到一百多年前的奥维尔,重温这位天才画家当年所体验过的一切。



巴黎距离这里30公里,抵达时已近傍晚。站内游客们三三两两准备搭乘列车返回,出站后便能闻到一阵沁人的花香,是蔷薇、丁香、百合和鸢尾花从街道两侧的花园探出头来。



梵高刚到小镇时曾给弟弟提奥写信道:“奥维尔很美,真的,美得惊人,这里满是纯粹的风景以及如画的田野。”街上行人寥寥,日暮时分的整座小镇已从白日的喧嚣回归了它该有的静谧,但确如梵高所说,尽是“纯粹的风景”与“如画的田野”。


 麦田 



趁夜色尚未降临,去那片著名的麦田走走。在那里,梵高创作了他人生的最后一幅作品《麦田上的鸦群》。也同样是在那里,他开了一枪,了却了自己的性命。直面这幅作品,群鸦漫天飞舞,色彩夸张凄厉,有一股极其沉静的力量和原野的包容宁谧。极目远眺昏暗的地平线,收割后的麦田悄无声息,生气暗暗藏匿于渐起的夜幕中。


 梵高之墓 



在旷野中踱步,来到麦田的一侧寻找梵高的最终归宿地。门口的窄路仅容一辆小车通过,围墙是朴实的白色,入口大门低调沉稳。墓园面积不大,虽然没有特别的指示牌,但梵高的墓碑并不难找,就在靠近边缘的矮墙下。



梵高墓碑被一整片绿萝覆盖着,边上并排着的是他弟弟提奥的墓地。梵高一生颠沛流离、饱受命运捉弄,唯有弟弟提奥是他的知己。



提奥坚信自己的哥哥是天才,并一直给予他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鼓励,梵高在世时卖出的唯一一幅画也是提奥的功劳。因此,梵高自杀的6个月后,提奥也深受打击、撒手人寰。


 《加歇医生的肖像》


 

-  推荐参观加歇医生的故居(Maison dudocteur Gachet)。这个景点离小镇中心相对较远,但值得一去,因为《加歇医生的肖像》在梵高画作中是拍卖成交价最贵的一幅。


七平米的故居

 拉乌客栈 



1890年,因为对巴黎的喧嚣不堪忍受,或是因为急切想要从人生困境中摆脱,梵高在弟弟提奥的提议下搬到了奥维尔。他的朋友加歇医生赶来接站,并安排他住进瓦兹河畔一处住所。当梵高得知一晚的房价是6法郎后,他搬了出来住进了拉乌客栈(Auberge Ravoux)顶层的7平米小屋,一晚只需3.5法郎。



拉乌客栈几乎是所有旅行者前来凭吊梵高的第一站。木楼梯斑驳曲折地通向顶层,正对楼梯口的就是梵高故居。“迷你”的房间内只有一把椅子,原先的小床也已经被搬走,墙皮剥落、空间局促,只有屋顶的小天窗透进一些光。



虽然物质条件极其有限,但当时梵高的内心却是无限“澎湃”的。在最后的岁月里,他每天早上8点就背着画架和工具出门,直到太阳下山才走回住处,以平均每天创作超过一幅画的速度极致燃烧着自己。


拉乌客栈对面的酒吧内,背景画是柯克道格拉斯在《梵高传》(Lust for Life)中的形象


梵高故居得以保存修缮,还要感谢多米尼克-查尔斯·让森斯(Dominique-Charles Janssens)先生。当年拉乌客栈前的一场交通事故让他得知了梵高在这里的经历。于是他买下客栈,重新修缮房间和楼下餐厅,并于1993年向公众开放。多米尼克-查尔斯曾对采访的记者说:“这里什么也没有,需要人们用心去感受。”



餐馆内的陈设保持着当年的原样,墙上贴满了老照片,深胡桃木色的餐桌渗透着年复一年的人间烟火。一旁的酒柜存放着当地产的苦艾酒。这是梵高除了绘画之外的小爱好,他将这种呈现淡绿色泽的酒精称为“绿仙女”,还曾说“它能给我灵感,也给了我许多慰藉。”



朦胧之中,仿佛可以看到当年在人群喧嚣中,梵高佝偻着背,用细长嶙峋的手指握着汤匙,安静地喝完汤后上楼回到他的小屋,然后拿起画笔将熊熊燃烧的热情挥洒在画布上,全然不理会楼下的纷繁嘈杂。他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了绘画,镇上的一切都是他创作的对象。


 奥维尔教堂 



离拉乌客栈不远是建于13世纪的奥维尔教堂,步行约十分钟便可到达,与画作里所呈现的完全不同,教堂建筑表面由大大小小的淡色条石砌成,庄重质朴。门口的一侧竖立着梵高绘画的复制品,供旅行者们对照参看。


 三小时画出的杰作

 

-  《奥维尔教堂》原作的用色大胆夸张:整座教堂呈现紫罗兰色调,屋顶是橙色和紫色相间,与湛蓝色的天空形成呼应。


迈入教堂,不大的空间内回荡着赞美诗的唱诵。据说,这里每年夏天都会举办盛大的节庆。


艺术活动

 

- 奥维尔城堡每年都会举办面向所有人的文化活动:临时展览、艺术研习班、户外郊游、欧洲博物馆之夜、花园聚会、欧洲遗产日、电影、戏剧、音乐会等。可访问chateau-auvers.fr了解更多最新消息。


 奥维尔城堡 


奥维尔城堡内的法式花园


站在小镇中心奥维尔城堡的大平台上,能够将整座小镇尽收眼底。这座漂亮的城堡同样因为梵高画作《落日下的奧维尔城堡》而声名远播,城堡由一位意大利银行家建成,东南角是观景亭,南北各有一个橘园,呈对称造型。此外,城堡还有一个法式花园免费对外开放。



城堡的多媒体常设展——《 印象·视觉》(Impressionnist Vison)复原了19世纪的场景,一个小酒馆赫然出现在眼前,红色桌布上摆放着扑克牌、鼻烟盒,还有一瓶显眼的苦艾酒。场景一转,是一座复原的候车室,质朴的行李箱、笨重巨大的时钟、张贴的海报,十分还原。



坐进车厢,车窗外的幕布闪现着两旁的风景:不知名的野花、车头飘来的蒸汽、若隐若现的房屋、河边钓鱼的人。身旁的旅客仿佛是当年的画家,他们高谈阔论,讲解着对绘画的理解和感悟,眉飞色舞间少不了争辩和哄笑。只有梵高静静地坐在角落,凝神瞧着窗外,不知即将抵达的奥维尔将会带给他怎样的灵感。


来源原创 孤独星球杂志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