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雪琴杨笠进总决赛,《脱口秀》会诞生第一位女性冠军吗?

娱乐独角兽

2020-09-18 16:51:15

关注

“没想到有一天会在脱口秀里磕CP,雪国列车锁死”“杨笠可能是从未来返回的逆行人”……最近以李雪琴、杨笠为代表的女性脱口秀演员,有点火。你可以说她们成功追赶上了“女性视角”的风口,但也未免陷于片面,毕竟在喜剧这个女性的荒岭上,她们的出圈绝不是“风口”可以简单解释的。

《脱口秀大会3》更新第九期,决赛前的10进6比拼,想赢被写在了每个选手的脸上,“我想进决赛,我就是很想赢”,李雪琴和杨笠同样不例外。比赛行至如今,最初50名选手中的12名女性脱口秀演员也只剩下了李雪琴、杨笠、双胞胎姐妹颜怡颜悦,赵晓卉遗憾止步抢位赛。

李雪琴的“炸场”来得并不突兀,逻辑清晰层次呼应巧妙的文本,独具东北唠嗑韵味的表演风格,再加上“王建国”这个法宝,让她拿下五位领笑员爆灯,以180票高位晋级总决赛。#李雪琴才华##李雪琴王建国好甜#也先后登上微博热搜。除此之外,杨笠以成熟的表演成功晋级,颜怡颜悦姐妹遗憾离场。

《脱口秀大会3》会诞生第一位女性冠军吗?我们正在一步步逼近答案。跳出节目回归市场,大众对女性脱口秀演员的关注,主要聚焦两个方面:其一是女性之于脱口秀乃至喜剧本身,其二则是她们所代表的女性视角的态度和观点输出,而毋庸置疑的是,“李雪琴们”“杨笠们”已然迈出了关键性一步。


崛起:女性脱口秀演员的小爆发

市场对女性脱口秀演员的关注,最重要的原因是稀缺。甚至于放眼整个喜剧行业,虽然有赵丽蓉、宋丹丹、贾玲这样的优秀喜剧演员,但无论是头部还是从业者的数量都无法和男性相提并论。就像你没有办法想象一群人的聚会,中间是一位漂亮女孩儿在讲着段子搞笑。幽默天生就是男性的“加分项”。

即使是市场的高关注下,叫得出名字的女性脱口秀演员也不过思文、杨笠、李雪琴、赵晓卉和双胞胎颜怡颜悦等不超过10人。毕竟女性天生不擅长通过调侃自嘲,亦或是滑稽的表演来消解严肃或是苦闷的现实。

不过随着吐槽文化兴起,脱口秀赛道也吸引了女性入局。相比传统相声小品多以拜师学艺的长线养成为主,脱口秀的准入门槛相对较低、也更符合吐槽文化的内核密切;同时,公司培训和线下表演的双重加持也相对速成,是以在脱口秀在国内发展的第四年终于迎来了女性脱口秀演员的“小范围爆发”。

从思文扛起独立女性大旗,到杨笠、赵晓卉为代表的新手入局并不断成长,再到如今的天赋型选手李雪琴,女性脱口秀演员的队伍在不断扩大、风格更加多样,但如果从入局原因上来看,大致划分为两类:天赋、现实。前者自带幽默、搞笑细胞,后者需要用喜剧来消解苦闷,倾诉吐槽。

思文、李雪琴应该是前一阵营的典型代表。思文是女性脱口秀演员的扛旗人物,她的入局与前夫程璐密切相关,但她也曾在节目中透露自己“从小就很会讲故事逗同学笑”。她的成名作“把夫妻过成兄弟”以及段子基本都来源于最普通的夫妻生活,离婚后的她如何重塑自己的内容和形象也是市场所关注的。

李雪琴是市场上最大的黑马,有知乎网友表示,“她的脱口秀表现证明了在天赋面前努力不值一提”。从追星锦鲤到脱口秀红人,她只用了一场“淘汰复活”的时间,之后的比赛里她的表演和文本都愈发成熟,东北韵味的自带喜感、存在感颇强的老板、杨天真随口提及的CP王建国,都是她撬动观众笑点的利器。

杨笠和赵晓卉应该是后一阵营的代表。美术专业毕业的杨笠,挣扎于设计师、自由插画师、剧院场务和无业游民的职场困境中,需要表达让她走近脱口秀;工厂女工赵晓卉抱着“把我的苦闷给别人讲讲”的想法走上舞台,当然这与她本身就喜爱脱口秀、单口喜剧有关。

颜怡颜悦的入局是一次“追星之旅”上的意外收获,更像是年轻人对脱口秀这种喜剧形式最直接的喜爱,而她们独特的表演方式和观察视角,也让观众眼前一亮。或天赋异禀或消解现实,但可以肯定的是,未来应该会有更多像颜怡颜悦这样捧着一腔热情而来的女性脱口秀演员。


出圈:女性视角下的脱口秀突围

幽默向左,态度向右。嬉笑怒骂中道尽世间百态,是吐槽文化盛极一时的重要原因,只是其中分寸感也很难掌握,被冒犯也必然将引发争议。在这季的《脱口秀大会》中,风头最盛的当属杨笠和李雪琴,不过两人的出圈方式却截然不同,前者以鲜明的女性态度,后者以搞笑幽默的表演风格。

这是杨笠第二次登上《脱口秀大会》。上一次的她有趣但青涩,以及挥之不去的口头禅,让她四次录制中两次拿下了倒数第一的成绩;这一次她的表演风格明显愈发成熟,“你知道吗”的口头禅也大大减少,但最终引发她出圈的还是她持续输出的女性态度。

在她的段子中,有“脱口秀演员里女演员少”的现实性,也有黑寡妇超能力的犀利反问,还有“脱口秀敲门人”讽刺了市场上的潜规则……当然最出圈的还是对于“男性的迷之自信”的吐槽,不过这一段话也让她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有人认为她激化两性矛盾,当然也有人拍手称快。

这样的女性视角在这一季中并不少见,双胞胎姐妹颜怡颜悦同样将段子内容瞄准了两性话题。金莎带秤吃饭、《创造营2020》的“小蛮腰”环节、《乘风破浪的姐姐》扯头花、《小时代》的“闺蜜”内味……都是她们的创作素材。不过同样是女性身材,颜怡颜悦的“忧虑感”和杨笠的“睥睨”则传达了不同的态度。

相比杨笠把视角对准了社会话题,李雪琴的表现则更多是让人惊叹于她的喜剧才华。在内容表达上,她选择的其实和思文的夫妻生活、赵晓卉的车间生活是一样的,以生活视角为切入点,将生活中最常见的细节用一种幽默吐槽的方式表达出来。

大众习惯用“天赋”来形容她的异军突起,但其实她的出圈都有迹可循。男性网友打赏女主播、和母亲之间的“婚姻博弈”、和上司之间的爆笑互动和“两情相悦”、北漂生活、甚至是杨天真牵红线的王建国都可以成为她的段子主题,她的特色在于她的段子都是全新的、不重复的,给观众以强烈的新鲜感。

她的段子一般会紧紧贴合主题,不会产生那种生拉硬拽的感觉,即使是反复提及的意象和人物,也往往会用不同的视角和表达来切入;除此之外,她的文本内容多是逻辑清楚、层次分明,且擅长通过callback的结尾掀起现场的高潮。当然这些都离不开她东北话、唠嗑式、节奏得当的表演风格。

当然在杨笠和李雪琴甚至是大多数的女性脱口秀演员身上,也有着共性,她们调侃长相调侃身材,她们多是以两性视角为主题,当然这也是所有脱口秀演员的共性,毕竟这是永恒的爆点话题。真正的可贵之处在于,女性脱口秀演员的入局,为其中加入了女性视角、女性态度。


《脱口秀3》会产生第一位女性冠军吗?

“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李雪琴正在成为脱口秀新星,大张伟看好她成为新一季的脱口秀冠军,杨天真向他抛出橄榄枝;站在舆论中心的杨笠同样话题热度不减,市场需要她的女性态度。思文“出走”后,她们成功扛起了女性脱口秀的大旗,只是在这场出圈之旅里,有些东西同样值得探究。

北大高材生李雪琴虽然在舞台上保持了“丧”的感觉,但同样展现了其超强的学历能力,虽然突围赛就被淘汰,但她之后的文本和表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提升,她以极快的速度实现了天赋、技巧的融合。只是惊艳她的天赋时,同样需要注意的是“天才的不可复制性”。

“任何一个有天赋的人成长到一个能够表演的阶段都需要2-3年,甚至更久,这是一个必然的规律,没有办法跨越。我们可以催熟,但是不能跨越时间,这是10000小时定律”,笑果文化联合创始人、CEO曾在接受娱乐独角兽采访时表示,换言之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市场仍然会保持女性脱口秀演员稀缺的状态。

另一方面,在女性脱口秀演员掀起的话题盛世里,某种程度上也表现了产业的“妥协”。“你有你的选择,而我选择王建国”、“我肚子里长了个东西,Rock的”,不得不说这一届的女性脱口秀演员“城会玩”,连影视剧里磕CP的体验都被解锁,虽然“雪国列车”收效不错,但最终如何收场也关乎着演员的观众缘。

更重要的是,在她们频频触及的两性话题里,过犹不及同样值得警惕。距离杨笠吐槽“男人迷之自信”的节目已经快一个月了,但市场上关于这一点的争论却仍在持续发酵,知乎、微博等社交平台上杨笠“讨好女性、无差别攻击男性”的质疑层出不穷。

昨日《奇葩说》辩手殷储发博讽刺其“骂街维权、一帮流氓”、“没有公主命还有公主病”,杨笠回击“不想当小公主,只想当老富婆”之后,前者今日再次发博表示“通过收割小公主成为老富婆”。事情的另一面是女性的力挺,作家萧如瑟称其为“是一个从未来返回的逆行人”,评价之高不言而喻。

舆论两极化的背后,脱口秀里的女性态度似乎也在悄然走向话题流量,这也是杨笠被认为技巧过重、掌握了“财富密码”的原因。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市场仍然需要杨笠这样为女性发声的“态度者”,至于脱口秀应该是态度的传递、还是幽默的载体,两者之间的平衡取舍也需要持续探索。

回归节目本身,至于《脱口秀大会3》能否产生第一位女性冠军,本质上也是一种对“稀缺”的过度放大,不如回归内容和表演本身,让脱口秀更纯粹一点,也让李雪琴、杨笠这样的女性脱口秀演员,能够走得更远。


文章来源:新浪娱乐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五条人:该尴尬就尴尬

时尚先生 0评论 2020-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