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梵高”离世一年间,为什么引发了市场的狂热追逐?

夏寒

2020-10-01 18:39:26

已关注

加拿大华裔艺术家王俊杰(Matthew Wong)

7月的香港春拍中,加拿大华裔艺术家王俊杰(Matthew Wong)的画作首次进入亚洲拍场。两件创作与2017年的布面油画作品《归家》(Homecoming)与《温暖》(Warmth),分别在7月10日的佳士得全球联拍与7月8日的香港富艺斯二十世纪与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中以300万港元(约合人民币271万元)与262.5万港元(约合人民币237.2万元)成交,令其成为了本季拍卖中的黑马之一。


王俊杰,《归家》(Homecoming),2017年,图片来源:佳士得

王俊杰,《温暖》(Warmth),2017年

提及他的作品,脑海中不免浮现出浓烈的色块与线条,忧伤的气息,孤独而渺小的人物被广阔无垠的自然包围……而《纽约时报》联合首席艺评人(Roberta Smith)亦曾称呼他为“同世代中最有才华的画家之一”。从纽约到香港,拍场上的显著表现不免为这位1984年出生的年轻艺术家带来了些许神秘的色彩。

“醒着的每一刻,我的思绪都在与恶魔斗争”

2019年11月,位于纽约曼哈顿下城区的Karma画廊如期举办了展览“蓝色”(Blue)。一件件画作被不同色阶的蓝所覆盖:月光笼罩着蓝色的树林,蓝色的夜空里繁星闪烁,蓝色的海平面尽头是一轮孤独的落日,天空下起蓝色的雨……这是王俊杰的最新个展,而在一个月前,他刚刚为自己三十五年的人生按下了停止键。


举办展览“蓝色”(Blue)的纽约Karma画廊

他的墓碑上刻着一首自己写的小诗,名为《六月》(June):“我是夏日里那个慵懒的人。我是那张沉默的口。我是一只盘子,将牛肉像海水一样分离。我是风最后的双脚,被留在了黄昏。我离月亮只有六英尺,望着沉睡的你,还有你——你们来到我的跟前,也许期望我能出现在雨中的街角,就像巴黎的一段记忆。所以我闭上双眼,亲吻你们,就好像我在那里。”


王俊杰展览“蓝色”(Blue)现场,纽约Karma画廊

消息不胫而走,逐步发酵,但在这个忙碌的秋季似乎也并没有激起巨大的水花。10月2日,王俊杰在加拿大埃德蒙顿的家中自杀。在与《纽约时报》的一通电话采访中,他的母亲透露,多年来王俊杰饱受自闭症与妥瑞氏综合症的折磨,自孩提时代开始,与抑郁症的抗争一直尾随着他的成长。

“他会对我说,‘妈妈,你知道吗,每一天、我醒着的每一刻,我的思绪都在与恶魔斗争’。”


王俊杰,《在另一边见》(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2019年

1984年出生于多伦多,王俊杰在七岁时与家人一起移民香港。十五岁那年,他回到了加拿大——自闭症的治疗已刻不容缓。他在2007年获得了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文化人类学”的学士学位,接着在2010年再度回到香港,并于2013年获得了香港城市大学摄影专业的硕士学位。非科班出身的背景与日后自学生才的经历,连同画面中热烈的色彩与涌动的情绪,不免为他的绘画生涯带来了“传奇”的注脚——一些媒体与艺评人似乎在他的身上发现了文森特·梵高、爱德华·蒙克、彼得·多伊格等现当代大师的影子。


王俊杰,《星光》(Starlight),2018年

2009年,王俊杰开始了对于摄影的实验,强烈的兴趣一直延续到了之后香港城市大学摄影专业的学习。对于绘画的初步实践则开始于2012年,两年后,他开始了风景画的创作。他认为摄影无法令自己满足——在2014年的一次采访中,王俊杰表示:“在我的硕士学习接近尾声时,我觉得自己没有获得任何真正的技能,得以使我在此后的专业领域取得进步。”而在绘画中,他似乎找寻到了更为广阔的前景。

研究生毕业后的王俊杰在2016年再度回到了加拿大,与父母一起在埃德蒙顿安顿下来。除了终日在工作室里作画,他也试着将作品分享在Facebook上,以此与艺评人和经销商们开始了线上交流。在切尔西Cheim & Read的画廊主约翰·希姆(John Cheim)的介绍下,王俊杰与纽约独立艺术空间White Columns的策展人兼艺术总监马修·希格斯(Matthew Higgs)相识,这为他的职业生涯打开了崭新的局面,纽约与香港的个人展览接踵而至。


纽约Karma画廊在2016年的展览“外部”(Outside)中展出王俊杰作品


同年,王俊杰的两件作品便参与了希格斯在纽约Karma画廊策划的群展“外部”(Outside),这令他结识了Karma的画廊主布兰登·杜根(Brendan Dugan),而在两年之后,画廊即为其在纽约举办了首场同名个展。整场展览得到了著名的普利策奖得主、艺评人杰里·萨尔茨(Jerry Saltz)的好评,他认为,这是“这段时间以来,我在纽约看到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个展之一”。而与意大利画廊Massimo De Carlo的合作则开始于2019年:1月,画廊的香港空间为王俊杰举办了个展“夜以继日”(Day by Night),为期两个月的展览成为了他在亚洲的首次个展。


王俊杰个展“夜以继日”(Day by Night)现场,Massimo De Carlo画廊香港空间


接下来,便是半年之后的讣闻——并没有影响之后Karma在纽约为王俊杰举办的第二次个展“蓝色”,只是这一次,展览中的作品均不出售。布兰登·杜根表示,画廊将继续代理艺术家的遗产。


“零和博弈”与市场契机

在事业的起步阶段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王俊杰英年早逝的消息令当代艺术界扼腕叹息。而作为一位相对高产的艺术家,短短五至六年的艺术生涯里,他留下了约一千件画作,其中包括一系列布面绘画与纸本作品。“他很高产,大约两或三天便可以完成一件作品”,杜根在一次采访中表示,目前,他正在为艺术家编纂作品图录。


王俊杰,《无题》(Untitled),2018年

半年之后,全球二级市场对于这位年轻艺术家的离去表现出了强烈的反响:今年5月的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日间拍卖中,王俊杰的纸本水彩作品《无题》(Untitled,2018年)作为其首件出现在拍卖市场的画作,以6.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4.35万元)成交。相较于之前一级市场中数千美元的售价,这不失为一个较大的飞跃——并且,这件作品的尺寸仅有25.4 x 20.3 厘米而已。而短短一个月之后,他的另一件作品更是直接进入了晚间拍场: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推出了他的布面油画作品《表象领域》(The Realm of Appearance,2018年),几秒钟之内,价格便由起拍价攀升到了50万美元。最终,这件作品以18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288.8万元)成交,远远超过了6万至8万美元的拍前估价二十多倍,也创下了至今为止王俊杰作品的最高拍卖纪录。


王俊杰,《表象领域》(The Realm of Appearance),2018年

画面里,一片色彩热烈的草地延伸到地平线的尽头。不同的色块与图案构成了草地上的植被与肌理,而远处藏青色的山峦、烟灰色的天空与皓白的满月又呈现出一种清冷的色调。苏富比的拍卖图录中如此形容这件作品:“他(王俊杰)将彼得·多伊格梦境般的风景画、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画面中宝石般的大自然,以及文森特·梵高《麦田》的纷乱局促感结合在一起,凭借其独特的绘画手法,创造出一种独特的艺术语言。”而艺评人Eric Sutphin更是因此将艺术家比作“新纳比派画家(nouveau Nabi)”,以及“后印象派画家爱德华·维亚尔(Édouard Vuillard)与保罗·塞律西埃(Paul Sérusier)的继承人”。


这件作品最早参与了Karma在2018年为王俊杰举办的首次个展,也是展览中最重要的一件作品。相较于彼时的售价,这次拍卖中作品的收益达到了近6,700%。而根据2020年7月2日的彭博社(Bloomberg)报道,艺术行业通讯媒体《The Canvas》透露,作品的委托方为前苏富比主席、资深艺术顾问艾伦·施瓦兹曼(Allan Schwartzman)。然而施瓦兹曼本人却并未对此发表任何评论。


王俊杰,《风景与年轻的游泳者》,2018年

在紧接着的7月里,又有四幅画作接连以高价成交。在7月2日的纽约富艺斯二十世纪与当代艺术日间和晚间拍卖中,纸本水彩与水粉画作《风景与年轻的游泳者》(Landscape with Young Bather,2018年)与油画作品《情绪房间》(Mood Room,2018年)分别以18.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2.5万元)与84.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99.2万元)售出,纷纷超出了最高估价;而在一周后的香港春拍中,王俊杰的作品亦首次进入了亚洲拍场。


王俊杰,《情绪房间》,2018年


“目前,至少在一级市场中,已经很难再买到王俊杰的作品。”5月的一次采访中,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负责人大卫·加尔佩林(David Galperin)如是说,尽管《表象领域》一出现便创下高价,但这件作品的征集却并不容易。同样,布兰登·杜根表示,一级市场中,不同于大多数年轻艺术家在起步阶段作品难以销售的情况,王俊杰的作品从一开始便受到诸多藏家的喜爱,其中亦包括著名的兰黛家族(Lauder Family)。


艺术家的离世令遗留下来的逾千件作品变得难得而珍贵。从画面的角度而言,“他的绘画和纸上作品参考了丰富的现代艺术史素材,用悠闲的手法和浓烈的色彩,描绘出一种生动而感性的场景。”富艺斯晚间拍卖负责人Amanda Lo Iacono曾于采访中如此形容王俊杰的作品。而杜根认为,他的画面中亦有着中国水墨画和印象派等传统风格的融合。此外,从自学成才到英年早逝的传奇背景,以及抑郁症带来的混乱状态所催生的创作,同样也是一部分藏家的重要关注点。


艺术家王俊杰在他的工作室


著名艺评人、艺术品经纪人兼收藏家肯尼·沙克特(Kenny Schachter)曾在一篇悼念王俊杰的文章中,描述了自己收藏其作品的买卖经历。除却作品本身的魅力,当然,市场的崛起并不排除投机的可能。“市场交易永远处于‘零和’(zero-sum)的边缘——一项交易中双方所持信息的不对等势必会导致其中一方即刻而直接的付出。除了机会主义和贪婪,市场并没有其他的动机。”Schachter在文中这样写道。不久前,前佳士得战后与当代艺术部门主席洛伊克·古泽(Loic Gouzer)在自己新推出的线上拍卖平台“Fair Warning”上为自己的私人客户推出了另一件王俊杰创作于2017年的画作,估价在10万至15万美元之间。由于该线上平台的私密性,作品最终的成交价尚未可知。诚然,天妒英才的背后是市场的契机,而这种热度最终将持续多久,亦同样未知。



来源:艺术新闻中文版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在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我对设计和商业充满热情"

字体设计 0评论 2021-02-24

春节营销,别靠套路取胜

阿广 0评论 2021-02-14

艺术家如何更好地掌控自己的市场

Benjamin Sutton 0评论 2021-02-09

乐视视频更新图标,直接欠122个亿?

文案下山 0评论 2021-02-08

最懂社畜的其实是《老夫子》

网格线 0评论 2021-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