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与疗愈|人与音乐的关系

韩斌

2020-10-13 10:34:44

关注



整合艺术疗愈是孟沛欣博士在十多年艺术疗愈临床实践的基础上建立的疗愈体系。整合艺术疗愈是统合了多种艺术介质,基于各流派心理学原理,以建设心理世界,理解人性、疗愈人心为宗旨,帮助个体充分探索自我,开发潜能从而获得自我超越。疗愈场所提供有效的多元心理环境与疗愈途径,非常有效地整合了东方智慧与西方现代心理学原理,有效运用于中国人特性的一门整合技术。

音乐是一种古老的艺术形式,具体产生于何时已经无据可考。有些专家和学者认为在语言还没有产生之前,人类就已经知道利用声音的高低和强弱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和情感。也就是说,音乐产生的时间比语言产生的时间更早。

最早的音乐形式是人们在劳动时,利用音乐来统一劳动节奏的劳动号子;传递信息时相互间的大声呼喊;欢庆丰收或打到猎物时敲击石器或木器发出的声音,从中可以看出,人类的祖先很早便已开始利用声音和节奏这种简单的音乐形式为劳动和生活服务。可见人与音乐的关系之密切,同时也可以看出音乐和我们的情绪、情感之间存在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音乐这种艺术形式

是如何与我们人体发生关系的?

一、我们的耳朵在听到音乐时会通过认知对其加工,从而对我们的心理产生作用。

音乐会让我们自觉或不自觉地联想起过往的一些事情,这些被再次想起的事情因又一次浮现到意识里,从而获得了被意识再加工处理的机会,同时也获得了被我们提起或放下的机会。比如我们现在再听到《心太软》这首九十年代非常流行的歌曲时,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当年听这首歌时的一些事和人,就好像歌声带我们回到了20年前,那个年代发生在我们身上的喜怒哀乐也随之浮现在脑海里,其中一些我们以为已经忘掉的事情有可能再一次触动到我们的内心,当看清是什么事情还在触动我们时,我们便有机会将这件事情抽取出来,与之做个了断,使之不再对我们产生影响。

《印象三号(音乐会)》瓦西里·康定斯基

1911年,布面油画

二、乐曲中携带的作曲者的精神世界对我们的影响。

每一首乐曲都是作曲家精神世界的展现,携带着作曲者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同时也有作曲者通过音乐的形式创作出的某种意象或象征,这些意象或象征有的稳重安详,有的慷慨激昂,有的低回婉转,有的欢快轻扬,有的理性深沉,有的沉痛忧伤,有的富丽堂皇,当我们听之有感时,便是我们与音乐产生共鸣之时、与作曲家的精神世界产生连接之时,这种连接一旦产生,音乐便开始对我们发生作用。透过音乐,我们可以承接到音乐带来的力量,也可以随之欢欣鼓舞,或借由音乐将悲伤、愤怒、恐惧等负面情绪从心中疏导出来,达到情绪宣泄的作用。

钢铁洪流进行曲纯音乐 - 歌曲合辑

三、参加团体合奏表演形式对个体产生的影响。

在演奏一首乐曲的过程中,每一位参加演奏的乐手,在演奏自己乐器和乐句的同时,还必须要注意到同时参加演奏的其他乐手,注意他人的演奏进度、表达的情绪、以及声音的强弱,从而调整自己的演奏,以达到相互配合,使乐曲和谐动听的效果,这个过程满足了个体对于群体归属感的需求。参与演奏者也在这一次次的练习、合奏的过程中完成了他的社会身份认同。而在演奏的过程中,也同时是将演奏者的情感融入乐曲的过程,一首曲子演奏下来,演奏者的情绪情感会跟着乐曲跌宕起伏,甚至呼吸,心跳也是随着音乐节奏的变化而变化,这样既起到调节情绪的作用,又刷新了情绪认知模式。

《腓特烈大帝在无忧宫的长笛演奏会上》

阿道夫·冯·门采尔,1850-1852年,布画油画

四、音乐的震动频率对我们人体产生的微妙作用。

这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每一种乐器、每一个音的音高,其产生的震动频率是有差别的,而每一种由音乐产生的震动频率,又恰恰可以影响到我们人体内脏的震动频率,这一点,我们中国人的祖先认识的非常清楚。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的典籍当中就已经有关于用音乐来治病的记载,像《吕氏春秋》中就记载了用音乐治病的事情。汉人枚剩在《七发》一文中记述了医者如何利用音乐治疗楚国王子精神疾病。而宋代大文学家欧阳修在写给友人的信中也提到,利用弹琴治好了自己的忧郁症。

在《皇帝内经》中更是有完整的音乐治疗躯体和心理疾病的记载,并形成了一整套的治疗理论,即:五音(宫、商、角、徵、羽)对应五行(木、火、土、金、水)及五脏(肝、心、脾、肺、肾),以及情志。

宫调

宫调:明月夜风兮舞雩 - 千水之南


商调

D商调协奏曲《和》乐章李平昌 - 红河情思


角调

春之声圆舞曲中国交响乐团 - 歌曲合辑


徵调

金蛇狂舞女子十二乐坊 - 民乐合奏十大名曲


羽调

平沙落雁管平湖 - 管平湖古琴曲集(增订版)


古人利用不同的乐器,不同的音高为主旋律的音乐在演奏时发出的震动频率,与不同的脏器产生和谐共振,使各脏器的频率得到调节,而身心是一体的,当内脏的环境得到改善时,心理环境也会随之改善,情志也便趋于平和舒畅。

五、聆听音乐时产生的心理空间。

当我们被一首音乐深深吸引时,会暂时忘掉现实生活中的事情,完全进入到音乐的世界中,这种暂时的“忘情”给我们打造出一个心理空间,使我们的心灵可以有一个喘息的机会,这个心理空间,还可以帮助我们拉开现实与过往的距离,使心灵有一个暂时的安放之地。

另一个维度的心理空间是,当我们聆听音乐时,我们的心理空间和音乐表达的世界会得到整合,当这种整合发生时,我们的内心,我们的意识,会被音乐中更广阔的空间影响而扩大,进而升华出更高的意识层级和精神境界。

命运交响曲 (Symphonie No. 5 Op.67)Classical Artists - 世界名曲一百首

夜莺Yanni - 背景音乐之旅·久仰之乐

才下舌尖,又上心间阿鲲 - 舌尖上的中国 原声带

Bygone BumpsDeep East Music - Best of

六、由音乐打造出的环境对人的影响

闹鬼的地下室Claustrophobia - Claustrophobic Room 444

我们都有看恐怖电影的经验,而电影中的恐怖场景的营造,往往是音乐在发挥着作用,那些突然出现的惊呼声和不和谐的颤音放大了恐怖效果,使观众心惊胆颤;一些高档餐厅,往往会用极小的音量播放一些舒缓平和的音乐,使顾客感觉到舒适优雅,从而提高用舒适的感受;参加大型的庆典时,欢快、崇高的音乐,会打造出既喜庆又庄严的氛围,当我们置身其中时,同样会被这种环境影响,随之体验到提升感,祥和感和愉悦感。

《红磨坊的舞会》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

1876,布面油画

七、进行音乐创作给我们带来的影响。

人的天性之一是创造。马克思的《资本论》中就曾提到,人与动物的区别就是,人在进行生产劳动的过程中,不仅要满足本能的生理需求,同时还要满足人类的心理需求,人类有改造自然,改变环境的本能。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论中也提到人类在满足了底层的需求,来到自我实现的层次时,就会有创造的需要来满足自己的成就感。这也正是音乐以及各个艺术门类的优势,艺术的本质之一就是创造,人们可以借由在艺术中的创造来完成心理层面的创造需求,最终到达身心的整合。很多音乐家在进行人生回顾的时候都会告诉我们,音乐给他们带来的不只是名誉和财富,更是沉浸在音乐当中时的成就感和满足感。

《李斯特钢琴上的幻想》约瑟夫·丹豪瑟

1840年,布面油画

中间弹钢琴者是李斯特,前排起大仲马、乔治·桑,后排雨果、帕格尼尼和罗西尼,右边背对者为达古夫人

声音每时每刻都充斥在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而耳朵在我们的五官中是唯一一个不会关闭、不会停止运行的器官,也就是说你只要不是一个失聪的人,那么你每时每刻都与各种声音同在,即便是在睡眠中也不例外。从简单的声响,变成音乐,一定需要内心过程的卷入,这样,外在物理音响才会变成音乐,直接关联我们的身心。


文章来源:孟沛欣博士整合艺术疗愈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