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唯一一件你天天都能用的艺术品

Voicer

2020-10-13 11:28:53

关注


以最喜欢和艺术碰撞化学反应的Louis Vuitton为例,究竟一只什么样的手袋,今天被你拎在手里逛街、通勤、约会,明天还能躺进博物馆里,光荣地跻身一块见证艺术史的“活化石”呢?


不如现在就擦亮眼睛,一起研究起来!

Stephen Sprouse

惊世骇俗的开山之作

Louis Vuitton 2001春夏秀场

千禧年初是一段充斥着各种变化的时期,未知的兴奋和保守主义的质疑彼此交融,高级时装界尤其如此。Louis Vuitton统治了整个20世纪的Monogram手袋,也在这时迈出了“险中求胜”的一步。



涂鸦手袋成为了2001春夏系列广告的绝对主角



在Louis Vuitton 2001年春夏秀场上,当纽约艺术家Stephen Sprouse创作的手写涂鸦如此肆意地覆盖在大小手袋、箱包表面时,一时间引发了巨大轰动。





在Stephen之前,当时已经年过百岁的Louis Vuitton Monogram从未被以如此直白而流行的波普艺术手法进行“改造”,他也是时任创意总监的Marc Jacobs最早尝试合作手袋设计的艺术家。

Murakami Takashi

五彩斑斓的“流行炸弹”

从2002年开始的亲密碰撞,让村上隆和Louis Vuitton的合作至今仍然是最被大众津津乐道的流行文化印记之一。

上为2003春夏系列广告,下为2004春夏系列广告

今天司空见惯、家家都做的“联名”,当年还是个陌生的新鲜概念,而村上隆已经大刀阔斧地解构了Louis Vuitton Monogram,以此再创作出了五彩斑斓的Monogram Multicolore。

Marc Jacobs在Louis Vuitton 2005春夏秀场后台,手拿村上隆设计的樱桃印花手袋

此后,这位老顽童又陆续把自己波普美学宇宙里的樱桃、熊猫、樱花等标志性元素引入设计中,这些绝版手袋至今仍令时装迷恋恋不忘。

Richard Prince

最有情境感的时装时刻

2008春夏系列秀场后台的宝丽来照片

2007年,通过借鉴大众文化中的日常元素,艺术家Richard Prince用一系列看似斑驳的丝印设计,创造出了带有自身绘画风格的Monogram,大量运用在2008春夏系列的手袋上。

2008春夏系列秀场

这场时装秀上的护士服开场,致敬了Prince本人的“Nurses”系列画作,充满舞台剧式的情感冲击力,成为整个2000年代最令人难忘的时装瞬间之一。




2008春夏系列秀场

Yayoi Kusama

最“眼花缭乱”的波点狂想


2012年,草间弥生把自己艺术生涯里最具标志性的波点印花,带到了Louis Vuitton手袋上,并为Louis Vuitton专卖店橱窗设计了多款艺术装置,包括一件以艺术家本人为原型、栩栩如生的“草间弥生”。


这些跳跃漂浮的抢眼色彩,温柔而顽皮地消解了名牌手袋给人带来的心理上的距离感,也成为打破年龄和审美界限的标志性单品。

距离发布时隔这么多年,这些可供贴身日常使用的“便携艺术品”,依然时常被各路风格偶像拎在手中,令路人不禁感叹:原来他们不止时髦,还非常有先见之明……

但即便你后知后觉地为之心动,想得到以上任何一只手袋,想必除了预算,都还需要一份不小的运气。

不过先不必懊恼,热爱艺术的Louis Vuitton,还在继续不断地为你创造着收藏“潜在艺术品”的机会……

2020 ARTYCAPUCINES



今年,又有6位艺术家受Louis Vuitton邀请,对经典手袋Capucines进行了风格各异的再创作,其中也包括两名中国艺术家噢!


Capucines手袋首次亮相在2013年,名称来自Louis Vuitton 1854年第一家巴黎门店所在街道Rue des Capucines,推出后很快成为饱受欢迎的经典款。


在这个被按下加速键的时代,几乎每分钟都有艺术家涌现。为什么被Louis Vuitton选中的是他们6位?

01

JEAN-MICHEL OTHONIEL


“它们不仅悬挂在画廊里,也悬挂在时间里,保存着当它们还是没有形状的液体时留下的记忆。”

看着这些色彩柔和、光泽晶莹的悬挂式珠串雕塑,你或许有点难以想象,它们出自一个男性艺术家之手。



Jean-Michel Othoniel出生在法国东南部的圣艾蒂安,那是个矿产丰富的古老城市。


长大后的他最擅用的材料,恰恰是童年随处可见的玻璃珠,并开始尝试和意大利穆拉诺岛、印度的手工玻璃吹制匠人一起创作。

这些由几何元素构成的公共雕塑,不仅在世界各地的画廊展出,也出现在巴黎市中心的地铁口、凡尔赛宫喷泉等地标位置……


尽管它们体积庞大,但他却一直都在用细腻的个体记忆和感受,作为创作的情感动力。

而在他看来,ARTYCAPUCINES项目就像一栋建筑,设计这只手袋是在给大楼画草图。


他选择以拉菲草纯手工编织构成包身主体,这种植物原料也是海滩气息的代名词。

Jean-Michel Othoniel巴黎的工作室

“我忍不住在脑海里想象,那些活泼快乐的人背着这只手袋,在阳光下漫步,或乘车出行,会是怎样的景象。”

当然,他艺术生涯最具标志性的树脂串珠元素,也被别出心裁地做成了手柄,让它看上去在随性粗旷之余充满精致的灵性。

手袋上方边缘处由黑色丝缎进行包边处理,这种饰有手工刺绣纹饰的丝缎,其实一直都被用在高级定制时装里。

Othoniel希望,这只Capucines手袋能让人想起法国圣特罗佩的夏天,以及以碧姬·芭铎为代表的文化、阳光和大自然。

02

Josh Smith

“我家在乡下,周围几乎没有任何艺术氛围,只有一些风景画和宗教画。”

Josh Smith的画拥有一眼可辨的独特性——色彩浓郁饱满的表象之下,内容相对简单,并且常常抓住同一种意象反复演绎。


神奇的是,这些画虽然看似只是色块搭配和笔触经过稍稍变化,传达出的气息却每一幅都不同。

他出生在日本冲绳县,却在美国田纳西州度过了大部分的童年时光,而现在则选择了因为艺术氛围而定居在纽约。

正因为小时候的乡下环境接触不到太多所谓的“高雅艺术”,反而让他从生活中看似庸俗普通的风景画和宗教画里,找到了自己的创作方向和灵感来源。

因为曾经学习过版画,重复的概念以及反复呈现同一组图像,成为了他作品的核心部分。而他最热爱的绘画主题其实也很显然,包括鱼类、树叶、棕榈树、骨架和死神。


“别人问我为什么要画自己的名字,答案很简单,有些画家主攻抽象,有些画肖像,而我画我的名字。”

有趣的是,从2000年开始,他选择了以自己的名字“Josh Smith”为对象,在画笔之中探索这个名字在视觉和哲学层面的各种可能性。


此后,他又把这种对图像表面的探索,从自己的姓名拓展至更加丰富的图形。

Josh Smith纽约的工作室

这次设计Capucines手袋,特立独行的他刻意避开了任何皮革,选择了自重更轻盈的帆布材质,并且把他自己最具标志性的“Josh Smith”名字绘画,作为了包身主题的图案。

解释起为什么这么做时,他天生的幽默感显露无疑。


“我能想象两个人喝着鸡尾酒,然后手袋上我的名字成了话题——Josh Smith是谁?如果接下来的谈话非常愉快,那这个手袋就成功了,因为我的目的就是传递生命中的喜悦。”

为了精准再现原画的魅力,工匠先在帆布外层上用白色缝线刺绣图样,正面和反面共计32万针,翻盖上5万针,从而分毫不差地还原落笔走势,让图案更深邃。

而这看似轻松的创意,连同它背后付出的功夫,不就是对“奢侈”的另一种定义吗?

03

Henry Taylor

“当我拿起画笔时,能与我所画的对象形成共情,不论是一栋建筑,还是洛杉矶Skid Row街区的某个人。”

在加州长大的Henry Taylor,曾有过一边在精神健康医院当精神健康服务技术员,一边在社区大学苦学美术的经历。

受到艺术家James Jarvaise的鼓励,他在31岁那年才考上加州艺术学院。也正是生活的打磨锤炼,让他对自己周围的黑人群体投注了最亲密细微的观察,这使他形成了别人无可取代的创作风格。

在他的画作里,天气总是晴朗,不论是洛杉矶的流浪者,自己的亲朋好友、还是运动员或是历史英雄,都被赋予了非常平等的凝视,以最真实的神情和姿态透露出当代美国生活的精神风貌。

这次Taylor把自己2017年的画作《A Young Master》呈现在Capucines手袋上,这幅肖像的主人公是已故的艺术家Noah Davis——洛杉矶地下博物馆(Underground Museum)的创立者。

 

“我从没想过我会这么想念一个人,谈起他来我很难过。所以想把他画在手袋上,留住他。”

在Taylor眼中,Noah为了建起属于草根阶层的博物馆而四处奔走,是很有付出精神的,地下博物馆也是他心中洛杉矶最有进步意义的地方。

Henry Taylor的工作室

为了在皮革上凸显画作的质感,工匠们进行了上百次试验,最终决定先用2D方法校色,再用3D打印机在调制好的基色上添加其他色彩层。经过高难度的传统镶嵌细工技法,才把这幅触感出众的浅浮雕肖像嵌入其中。

当然,一切工艺追求,最终都是为了让这只象征情感记忆的手袋,能够以最理想的样子变为现实。✨



04

Beatriz Milhazes

“技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技术能让我做成更多事。”

不必依附任何语言解释,Beatriz Milhazes作品里所传达的自由、肆意、跳跃的气息非常直观。看着它,就像面对一个令人产生幻觉的调色盘。

作为当今世界作品拍卖价格最高的女性艺术家之一,出生和长大在里约热内卢的Beatriz Milhazes,至今依然选择偏安一隅,坚持在巴西创作和生活。

这一点也同样抢眼地反映在她的创作里。家乡里约热内卢的狂欢色彩元素和民间装饰图案,始终都是她最重要的灵感源泉。

Beatriz Milhazes和时装摄影大师Mario Testino一起为巴西版《VOGUE》创作大片

以藤蔓、花卉为主的巴西风情手工艺纹样,被她结合了波普文化中的几何线条重新演绎,于是充满了一种爆裂式的热情喜悦,同时这些作品却又充满了当代性。

Beatriz Milhazes的工作室

在设计Capucines手袋时,她同样保留了作品里最核心的精神,同时在手工艺上实现了新的突破——18种不同类型的皮革,被加工成厚薄一致的小块,经由细工镶嵌在羔羊皮包身上。

此外种种细节也经得起细细考量。手袋上点缀了金色树叶,还把代表和平的标识印在注塑成型的硅凝胶上,经典的LV logo则采用搪瓷镶嵌技术和硅胶,与设计手稿中热烈的色彩几何元素亲密呼应。


就像她的画一样,这只手袋有着一眼可辨的女性气质,却又并不局限于所谓的女性视角,可以适配不同性情和风格的人。

05

Zhao Zhao

“我的很多作品都在探讨个人和命运之间的关系,以及人注定要不断经历的东西。”

艺术家赵赵出生在新疆,并一直呆到了十九岁才离开,却从小都没有体会到真正意义上的“家”的感觉。

《星空 II》

“我从很小就想离开这里,后来去了北京。只有在北京,我才能感觉到中国的发展变化,也能让我更了解自己。”


如他自己所说,除了生命与死亡,“个人经历”也是他试图反复创作的主题,这其中就包括他一直体会到的“迁徙感”。

《沙漠 · 骆驼》项目,赵赵把一头生活在沙漠的骆驼带到了北京

其中引发最大反响的作品,就是2015年赵赵花费23天、和30人的团队一起完成的《塔克拉玛干计划》。他们从北京出发,带着100公里长的电缆穿越4000公里,抵达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中心地带。

《塔克拉玛干计划》项目

电缆尽头是一台装满新疆啤酒的冰箱,接通电源后在无人的沙漠里运行24小时。7天后,电缆、变压器、冰箱一同被运回了北京。

这次创作Capucines手袋的原型作品《弥留》

这次为Louis Vuitton设计Capucines手袋,他选择了以自己的装置作品《弥留》为基础。

因为他自己养猫,更关注猫,于是用猫这个意象来阐述生和死,从图像上它像一块漂亮的地毯,表达的却是或激烈、或美丽、或痛苦的生命往复过程。

赵赵的工作室

“包会被带到哪里去?它会经历些什么?这感觉就像一部没有剧本的电影。”

在制作这只Capucines手袋时,Louis Vuitton的工匠用激光切割技术,把5种皮革裁剪成353份小块,对应原型作品中的金属。

这些皮革小块又分别经过手工刺绣、机器刺绣、印花等处理后,拼接覆盖了整个包身、翻盖和手柄。

在赵赵眼里,小小的手袋同样可以被视为大众媒介。他希望自己的创作能让手袋的意义不止于好看或是好用,而是传达出对生命状态的理解。

06

Liu Wei

“我的每件作品都是思考的残渣。”

刘韡的创作横跨雕塑、油画、视频和装置,也在不同主题之间游走,比如泛滥的消费主义、现代城市本质和势不可挡的城市变革,他总是根据主题来选择媒介,制造出充满挑衅的传播效果。

2006年,《爱它,咬它》用牛皮缝成具有重要文化价值的建筑物

刘韡这次为ARTYCAPUCINES系列设计的手袋,基于他参加2019年威尼斯双年展的大型雕塑装置《微观世界》(Microworld)。

《微观世界》

在这个装置中,彼此保持精妙平衡的圆球和瓣形物体,被安放在专门设计的房间中,背后探讨的是真实与虚幻之间日渐模糊的界限。

刘韡的工作室

以这些尺寸各异的铝板为蓝本,工匠通过热塑工艺把5种银色皮革加工成同样形状,角度分毫不差。这些铆钉也让人不禁想到让Louis Vuitton声名鹊起的旅行箱。

在刘韡看来,手袋也是一种艺术装置,除了表层的美观,对它的功能进行重新挖掘和改变就是一种美。


转载:Voicer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