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罗斯科之死,20世纪最大艺术丑闻案

Tianchu Xu

2020-10-18 19:37:12

已关注

2012年,在纽约佳士得拍卖场上,美国著名当代画家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 1903-1970)创作于1961年的一幅抽象派画作《橙、红、黄》(Orange,Red,Yellow)以8690万美元(5380万英镑)的价格成交,创下了这位美国艺术家的个人拍卖价格纪录的同时,也刷新了当时的当代艺术品拍卖最高价纪录!

马克·罗斯科之死

引出20世纪最大艺术丑闻案

马克·罗斯科,在世时已经成为了艺术圈的“当红炸子鸡”,但后因患病、沮丧、忧郁、酗酒及服用过量镇定剂和抗忧郁药物,在66岁时以最极端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1970年2月25日,一个寒冷的早晨,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在他位于曼哈顿工作室内自杀。据悉,罗斯科没有落下任何遗书,服用了过量的镇静剂、用剃须刀割断了右臂的动脉……

截图自1970年2月26日的《纽约时报》,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第二天,马克·罗斯科自杀的新闻就占据了纽约市各大报纸的新闻头条。马克·罗斯科之死,也成为20世纪最轰动的艺术丑闻案的导火索。网络上有评价称,马克·罗斯科的死,具备了所有“神秘谋杀案”中所具备的基本元素——去世前对遗产的特殊处理、家人提起诉讼揭露艺术界的腐败……甚至还有人推论,他根本不是自杀!


生前好友和上司串谋诈骗遗产!

是谁在觊觎罗斯科的作品?

马克·罗斯科与第二任妻子玛丽·爱丽丝·贝斯特尔、 小儿子克里斯托弗·罗斯科,1968。

罗斯科自杀时,他和第二任妻子玛丽·爱丽丝·贝斯特尔(Mary Alice Beistle)的两个孩子凯特·罗斯科(Kate Rothko)和克里斯托弗·罗斯科(Christopher Rothko)分别仅有19岁和6岁。同年8月26日,小小年纪的凯特和克里斯托弗,又遭受了另一场丧亲之痛——母亲玛丽也突然去世了,死因是“由于心血管疾病引起的高血压”。

马克·罗斯科与与女儿凯特·罗斯科,@PBSAmerMasters,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两个孩子在6个月时间内先后失去了父母,十分心痛的事情。尽管父亲在艺术界名声显赫、创作的作品被人争相以高价购买……但那时的凯特和克里斯托弗压根不会想到,这一切正是后面他们需要经历所有糟心事的导火索……

Rothko at home with his son, Christopher, in 1966, four years before the artist’s death. PHOTO- © 2005 KATE ROTHKO PRIZEL AND CHRISTOPHER ROTHKO

罗斯科去世之前,他的市场价值已经处在不断攀升的状态中;他逝世后的一年,作品价值更是翻了一番!所以,罗斯科遗产中的798幅画作,自然成为家人与遗嘱执行人(指执行遗嘱内容,将遗嘱付诸实施的人)之间长期法律斗争的中心。在当时,这798幅画作的总价值至少为3200万美元!

罗斯科去世前,指定了三个人作为遗嘱的执行人:伯纳德·里斯(Bernard Reis)、西奥多罗斯·斯塔莫斯(Theodoros Stamos)和莫顿·莱文(Morton Levine)。这三个人都是谁?

1. 会计师伯纳德·里斯——里斯是马博罗画廊(Marlborough Fine Art)的会计师,此前他为起草了罗斯科的遗嘱,并在罗斯科去世前一个月成为马博罗画廊董事会成员;

2. 画家西奥多罗斯·斯塔莫斯——罗斯科的朋友,罗斯科去世一年后成为马博罗画廊的代理艺术家;

3. 人类学教授莫顿·莱文——莱文与马博罗画廊无关,曾经有一段时间是罗斯科的儿子克里斯托弗的监护人。

我们把关注点放在前两个人身上,因为他们的身份信息中都包含“马博罗画廊”。没错,之后的所有故事都围绕着“罗斯科之死”和“马博罗画廊”这两个关键词展开的。

第一排左二为马博罗画廊的创始人弗朗西斯·肯尼斯·劳埃德(Frances Kenneth Lloyd, 1912-1998)。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倍儿艺术

马博罗画廊(原名为Marlborough Fine Art,后改为Marlborough Gallery)成立于1946年,是纽约市最早一批画廊的代表之一。74年前二战后,马博罗画廊的创始人弗朗西斯·肯尼斯·劳埃德(Frances Kenneth Lloyd, 1912-1998)从奥地利逃亡到伦敦,成立了这家画廊。上个世纪60年代,马博罗画廊落地纽约,于是将目光从文艺复兴到19世纪艺术,转向现当代艺术。

罗斯科生前安排被打乱,

“密谋”计划正式拉开序幕!

罗斯科(Rothko)于1968年被诊断出患有心脏病,并患有抑郁症。在他自杀之前的几年时间中,仿佛是已经提前知道了自己的结局,并做好了妥善的安排——将自己的一些重要画作陆续赠予给子女们,希望这些画作可以为孩子们在今后的生活上提供经济保证。他相信,藏家们愿意在他死后为这些作品支付更好的价格。

马克·罗斯科的儿子克里斯托弗·罗斯科、女儿凯特·罗斯科,2013年,图片:REUTERS/Ints Kalnins.

在安顿好儿女们未来的生活之后,罗斯科也立下了遗嘱,将自己的2000余件作品几乎全部留给了马克·罗斯科基金会(The Mark Rothko Foundation)。马克·罗斯科基金会由罗斯科本人在1969年时成立,这是在罗斯科自杀前1年所发生的事情。然而,罗斯科在遗嘱中仅仅表示:这2000余件作品可以卖给合适的博物馆和收藏家,所得款项用于“慈善、科学、教育”目的,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做任何附加说明。

在罗斯科去世之后,基金会董事们则修改了章程——售卖这些作品后的所得款项,也将“为缺乏经济来源的艺术家提供资助”。章程条例范围的扩大,也为今后三位遗嘱执行人和马博罗画廊主劳埃德串谋诈骗遗产,创造了便利的条件!

Mark Rothko in his studio, 1964, cibachrome © Hans Namuth/Courtesy of the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USA

在罗斯科去世后的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罗斯科的经纪人、马博罗画廊的创始人弗朗西斯·肯尼斯·劳埃德(Frances Kenneth Lloyd)却跳出来通知罗斯科的两个孩子:根据罗斯科与画廊于1966年签订、1969年续约后的协议条款显示,罗斯科的798幅画作全部归该画廊所有!

这是什么个协议条款?其实早在罗斯科还是初出茅庐的年轻艺术家时,曾与这家画廊签订过一项协议:他所有的画作都将通过画廊出售,以便其在每个月都可以拿到固定的“工资”。


马克·罗斯科,《橙、红、黄》(Orange,Red,Yellow),1961,2012年以8690万美元的价格在纽约佳士得拍卖行成交。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或许,劳埃德、里斯、斯塔莫斯、莱文,他们之间早就开始“密谋”了一项计划——利用画廊与罗斯科签订的协议,外加里斯、斯塔莫斯和莱文“遗嘱的执行人”的身份,将罗斯科遗嘱中的798件作品瓜分掉,并且利用各种手段赚取利益。


罗斯科女儿提起诉讼,

开启法律斗争!

1971年11月,罗斯科20岁的女儿凯特将上述三位遗产执行人、罗斯科生前的经纪人、马博罗画廊的创始人弗朗西斯·肯尼斯·劳埃德告上法庭,要求剥夺他们的遗产继承权、归还这些画作,并撤销他们与马博罗画廊之间签订的合同,指控理由是“在出售和委托这位画家(指罗斯科)的作品时,存在利益冲突。”

马克·罗斯科的女儿凯特·罗斯科,Credit: Johannes Simon/Getty Images Europe/Getty Images

诉讼书中提到的具体细节包括:罗斯科去世三个月后,遗嘱执行人以远低于市场的价格,将罗斯科遗嘱中的100幅顶级画作以180万美元的总价卖给了马博罗画廊,平均每幅1.8万美元,而这些作品在公开艺术市场上的平均售价在4到6万美元!(并且这180万美元甚至可以在12年内无利息还清,首付仅为20万美元!)

截图自1975年12月19日的《纽约时报》,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然后,遗嘱执行人将剩下的698件作品以委托的形式交给马博罗画廊售卖,作品销售所得金额,50%归画廊所有,50%归遗嘱执行人所有。到1971年11月8日提起诉讼时,马博罗画廊已经出售了罗斯科遗产中的36幅作品,每幅售价高达18万美元,总利润高达247万美元左右。因此,遗嘱执行人被指控“自我交易”(备注:交易表面上发生在两个或两个以上当事人之间,实际上却只由一方决定)、劳埃德和遗嘱执行人“密谋浪费遗产资产”!

于是这场艺术史上耗时最长、耗资最大的法律斗争开始了……


诉讼案持续四年之久,

是否可以得到公正审判?

此案持续了四年多的时间。在此期间,凯特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布鲁克林每周租金为90美元的公寓里。凯特曾经心酸地讲到:如果她想看父亲的作品,唯一的选择竟然只有去画廊参观……沮丧的情绪一直笼罩着她。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从诉讼中可以看出,遗产执行人和马博罗画廊通过各种“自我交易”的操作手段,处理罗斯科遗嘱所留下的画作。另外,马博罗画廊一直通过在瑞士和列支敦士登的银行账目来过滤罗斯科的作品的付款——这导致在1960年代,罗斯科的作品价值被严重低估。罗斯科在世时也一直认为,自己的作品并不值钱。

审判记录显示,马博罗画廊一直在收藏这些被低估价值的作品,而并没有出售它们,以确保“低的市场饱和度”和“高的作品库存量”。并预判在罗斯科去世后,其作品的市场价值会迅猛提升。

马博罗画廊从遗嘱执行人处以低价收得的那100件作品,一开始并没有被直接卖给真正的艺术品藏家。而是被画廊纳入库存,并且进行了一系列的操作使画廊借此大赚一笔:通过画廊在欧洲的账户产生假的出售记录,然后迅速将这一批“已被出售”的作品“重新出售”给真正的买家——此时,作品的价格已经是遗产申报价格的5到6倍!

截图自1986年8月20日的《纽约时报》,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经历了4年的诉讼和8个月的刑事审判。1975年,里斯、斯塔莫斯、莱文这三名遗嘱执行人因利益冲突,被判罚赔偿920万美金的罚款,外加200小时社会服务处罚;马博罗画廊主劳埃德则被判罚赔偿387.2万美元的罚款。遗产则被重新分配,其中约一半给了马克·罗斯科的两个孩子——凯特和克里斯托弗。这事件充分暴露了优雅而体面的艺术交易领域中的黑幕。

不幸的是,法院并没有将通过马博罗画廊出售掉的罗斯科作品进行追回。凯特表示:“虽然我们赢了,但很多作品也无法追回了。多年来,我发现最难的是看着那些无法被追回的作品,真是令人痛苦。举一个最令我难受的例子:父亲创作于1954年的《向马蒂斯致敬》,这幅画作品伴随了我的成长,这是我真正想要拥有的一幅画作。但据我所知,它在某个仓库中存放了好几年之后才被拿出来拍卖。”

马克·罗斯科,《向马蒂斯致敬》,1954年,布面油画,268.3 x 129.5厘米。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2005年,这幅画在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224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创下了当时战后及当代艺术拍卖市场的记录。凯特补充道:“如果这件作品并没被公开拍卖,我想我们还会想办法买回这件作品。但是在拍卖会上,以这样高的价格……对于我们来说是不可能的。我也终于知道了这幅画的主人是谁,是另一位收藏家,他可能永远不会把这幅画拿出自己的私人住宅。”

到底是谁杀死了罗斯科?

再讲回到罗斯科自杀这件事本身,罗斯科的许多朋友都认为自杀的行为并不符合他的性格。正如罗马尼亚出生的美国艺术家海德达·斯特恩(Hedda Sterne, 1910-2011)所说的:“这个人是谁?他可是罗斯科啊!到底是谁杀我的朋友?” 凯特表示:“我知道他的精神状态并不好,但这仍然很不符合他的性格,除此之外,罗斯科也没有留下任何遗书或者字条,这更不符合他的性格。”


马克·罗斯科工作室,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就在自杀前一晚,罗斯科还抱在怨劳埃德强行进入他作品仓库的行为——这对罗斯科而言是十分不舒服的,他将自己的艺术品仓库视为私密之地。劳埃德进入仓库、环顾四周、挑挑拣拣、选中作品、然后搬走……这一套流程行云流水。罗斯科认为,劳埃德的行为不仅是对其利益的侵犯,更是轻易地就将艺术家划定的界限抹去了!并且在罗斯科自杀的当天早上,劳埃德已经计划前往罗斯科的仓库进行挑选。这,或许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The grave of Mark Rothko at a cemetery in East Marion, on the North Fork of Long Island.Credit...Gordon M. Gran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当然,公众对他的评价更多是:作为艺术家的他一生都在艰苦奋斗,婚姻感情的破裂,健康状况的不断恶化,都是导致其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偏执狂躁的原因。罗斯科去世之前,已经和大部分的朋友和家人疏远了……

所以,到底是谁杀死了罗斯科?

我年轻时艺术是一条孤独的路,没有画廊,没有收藏家,没有评论家,也没有钱。但那却是一个黄金时期,因为我们都一无所有,反而能更肆无忌惮地追求理想。今天情况不同了,这是个累赘、蠢动、消费的年代,至于哪种情况对世界更好,我恐怕没资格评论。但我知道许多人身不由己地过着这种生活,迫切需要一方寂静的空间,让我们扎根、成长。我们得抱着一定能找到的希望活下去。

——马克·罗斯科,1955年。



文章来源:倍儿艺术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  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