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宵一:舞蹈是我的信仰

杨偲婷

2020-10-23 17:23:17

已关注

华宵一来到《舞蹈风暴2》,确实很多人没有想到。
作为古典舞者,她年少成名,在国内最权威的舞蹈比赛“桃李杯”上,连续两届,以《罗敷行》和《点绛唇》惊艳评委,两次斩获一等奖。这两支独舞成为无数古典舞艺考生的教科书级范本。此后,她在许多重要舞剧中出演女一号。

《罗敷行》

《点绛唇》

2017年,华宵一与国内顶尖编舞家高成明、曾在世界顶级的荷兰舞蹈剧院(NDT)担任编导的娄梦涵、英国编舞大师阿库让·汉合作,推出现代舞舞蹈剧场《一刻》,整台舞蹈剧场共由《眺》、《未完》、《独自起舞》、《滑》四个章节构成。作为古典舞者的华宵一,展现了她新的可能性和突破自我的决心。

《一刻》

但在那之后,华宵一因怀孕生子离开舞台。对于女舞者来说,孕育新生命是对她们职业生涯的一次巨大挑战,生理机能上的改变无法避免,更有许多人选择自此生活重心从舞蹈转移到家庭上,自此告别舞台。因此,很多人甚至猜测《一刻》是不是华宵一在怀孕生子前,送给自己的“告别”礼物?
然而,华宵一回来了。
和时间比赛
首次在《舞蹈风暴2》亮相,一曲《长相思》,如鹤翩然,如玉温润,技巧无可挑剔,气韵更是动人。后来录选手两两对战的环节,她挑战本季人气选手现代舞舞者谢欣,一支灵感源于电影《一代宗师》的舞蹈,征服全场。

接受采访时,她表示,会和谢欣对战,还是因为想和强者切磋。“在强大的对手面前,会有种莫名的引力在拉着你,让你不能下降,让你往前追,让你看到自己更多的可能性。”她认为,真正的对手还是自己,“你是要和自己比,你是要和时间去比赛的。”

《长相思》

上届《舞蹈风暴》的亚军李响说,“之前有人说我是《舞蹈风暴》舞台上古典舞的标杆,我想说的是,那是因为华宵一还没来。”华宵一听说后,感谢这份认可,但谦逊表示越是有人欣赏你的时候,越要重视自己内心的声音,那才是最重要。“我心中有我很多所谓的标杆,前面的灯在照着我。”她说自己有个签名册,平时遇到自己喜欢的舞者,就会去找他们签名。特别喜欢的舞者,还会找人家多签几次,像个小粉丝一样。

华宵一

舞蹈是孤独的艺术
第一季《舞蹈风暴》便邀请了华宵一,但当时她拒绝了,她觉得自己从心理和身体上都还没有准备好。对于这个舞台,她有些犹豫,这不同于她熟悉的传统古典舞舞台和表演。“古典舞舞剧的演出,观众是被你带着走的,你在一个半小时里的表达,是层层递进的关系。但在这个舞台上,你可能只有一分半钟,两分钟的时间去做表达。”现场观众投票机制、特殊的大招定格“风暴时刻”等等赛制,更是对舞者的表演提出了完全崭新的要求。但这也是华宵一最终下定决心的原因:“这个舞台能让我做一些,我在其他舞台上不能尝试的事。”
“它和传统舞台不一样,是环绕的,观众们围着舞台,形成了一个很特殊的能量场。”华宵一笑说:“ 都是成熟演员了,没想到来这儿会‘晕台’,因为转到哪边都是人。”
华宵一回忆,第一天站在这个舞台上时,她感受到一份很熟悉的孤独。“可能是那些灯照在台上,像星空一样,而你四周都是黑的,就我一个人。特别像我一个人在练功房的时候,也特别像我这两年的一种心态。”
“那份孤独也是舞蹈,我觉得舞蹈就是孤独的艺术。你内心的那个笃定的东西,其实是靠你孤独的自我坚守才得来的,所以我站在台上那一刻,我真的觉得特别想哭。”

华宵一练舞中。图片来自@宵一

华宵一身形纤细,说话也温温软软的,她说尤其当了妈妈之后,“我觉得我离‘狠’的东西是有距离的。”综艺中的battle啊,挑战啊,都是华宵一并不熟悉的东西。但她很肯定,“这是我想感受到的滋味。”
“人生当中或者舞蹈生涯中没有经历过各色滋味的话,可能会缺少人生的体验。不管结果是什么样,回头再去看这段时间,我觉得带给我的远远超过舞台上的几支舞蹈的积累。”她说道,“我很期待每一次滋味带给我的回味。” 
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华宵一也没想到,录综艺节目能这么辛苦。“反正是早上起床,早上化妆,早上录节目,到第二天早上。”赛制也在反复逼迫,短短几天内必须拿出一个像样的、有态度的作品,这个过程就像拍球,把人逼到墙角再反弹。“你压得越低,可能反弹得才能越高。” 华宵一觉得在这个过程中,自己有一点点变强大。“这个比的过程不是把自己越比越窄,而是要把自己越比越宽。” 

《长相思》

身体和灵魂,一个在前,一个在后
这次归来,重新回到古典舞,华宵一希望自己在跳的,是古典文化精神层面的东西,而不仅仅是古典舞的一种范式,一种形象。“古典的东西,其实是和现在的生活有距离的。怎么才能把这个跟观众的距离拉近,并不是说我在这演一个什么样的古代人物,而是要寻找中国传统精神文化的东西和我们现代人的共鸣。一招一式不在于摆出来的某个动作,而是一种感受,一种意象。”
在华宵一决定要表演“一代宗师”的这支舞时,她的负责导演有点担心,“因为导演想象不到,我来做这种偏硬朗飒爽的东西是什么样子。而且这支舞里的一些舞蹈语汇,是古典舞作品中没有出现过的,其实它不能完全叫做古典舞,它里面融入了一些中国传统元素,功夫也好,戏曲身段也好,等等。”坚持跳这支舞,一方面是华宵一想在这个舞台上呈现出不一样的面,另外,还是因为她在这支舞中寄托的感受:“一炷香,一套拳,一盏茶,就像人的一生,功夫在纤毫之间的差距。我不是要打败谁,而是要战胜自己。”
舞蹈是个很残酷的行业,华宵一笑说:“它的残酷跟杂技不一样,杂技演员的职业生涯就是那么几年,但舞者的职业生涯,它可能会很长,但又有可能会很短。”
“对于舞者来说,其实身体和灵魂,永远是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的。”华宵一感叹,“像我们小的时候,身体的弹性更好、可能性更多,但我们的思想深度、人生厚度不如现在,那时候对艺术的理解是浅的。但当你人生经验丰富了,思想成熟了,当你人变得立体的时候,可能你身体的状态不如小时候了,这是我们职业的残酷。”
“可能我现在处于两者的交叉点,所以我特别珍惜这个交叉点的时间,我想让它拓宽,我想让它变长,我想在有限的时间里留下更多的作品,能够让更多的人看见,能让影像记录下来,所以我来了。”

《舞蹈风暴》录制花絮,华宵一、谭元元

舞蹈是信仰
华宵一说有一次在家练舞的时候,看到儿子从对面磕磕绊绊地跑过来,端来了一盘西瓜的时候,她那一刻突然感受到“什么叫生命”。“‘生命’的词义大家都知道,但当它发生在你自己身上的时候,你才知道‘生命’的含量是什么样的。它不像文字说的那么轻松,它是要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的。” 
2018年生完孩子后,华宵一发现自己的身体自己都陌生了。背往后倾一点儿就是剧痛,更不用说下腰。明明孕期也有坚持训练,怎么现在连最基础的下腰都做不到了?华宵一没想到自己的身体会这样。“身体会明显感觉不如以前那种柔韧度,而古典舞需要一些身体极限性的表演,在某一刻作为大招画龙点睛,这是舞种的需求。所以对于我来讲,当时其实挺受打击的。”华宵一为此哭了很多次。
生完宝宝之后,华宵一再去看舞剧,特别怕别人认出来,特别怕有人说“华宵一可能不跳了”,这种声音让她很难过。但回来的路没有捷径可走,这条路也不知道有多长,要付出多少,而她就每天在练功房里自己练习,让瑜伽老师来“一点点掰”。咬牙忍痛,“我就不信钢板掰不回去。”
“我觉得我做到了,我基本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可能有的动作以前做得更好,生物也好,时间也好,有些东西就是不可逆的。但面对不可逆的一些事情,你才会看到一个新的自己,才会找到一种新的方式。 ”华宵一回忆,在恢复期间,她意识到跳舞是件多么奢侈的事,“‘它’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我这么需要‘它’。”华宵一坦言,以前工作累的时候也会抱怨,也会觉得烦,天天跳,但现在觉得跳舞多好啊,“说明你多健康啊,你太可以了,所以我觉得能多跳就多跳,能有多一种舞台的可能,能多有自己的一些作品留下来。”她希望给孩子一个榜样,“他现在知道妈妈跳舞,问他爸爸辛苦还是妈妈辛苦呀?他会说妈妈辛苦。”她希望自己的努力和坚持,能让孩子也从中得到力量。
再次回到舞台上,“大家也许又会用另一种眼光来看你。他们会猜测你是没有以前好了?还是比以前更好了,还是变得更加成熟了?对,其实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 ”华宵一说,“但是我不怕这些声音,怕我就不会来这个舞台。”
“我真的是‘失去’过了,才知道那个东西到底是我的职业,还是是我的追求? 现在的我觉得,舞蹈是我的信仰。”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