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健松:乡村公共厕所设计,注重实用美观环保

卢健松

2020-11-15 13:57:13

已关注

厕所虽小,却是乡村发展中与民生相关的大事和难事,实施农村改厕,是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重要任务。近年来,伴随农村改厕的持续推进,乡村厕所建设实现了从政策、理念、规范到技术方法的全方位演变。与此同时,随着乡村生活水平提高、民宿发展、公共服务体系不断完善,越来越多的示范性乡村厕所案例开始出现。

装扮公共空间

公共厕所尽管体量不大,却是文化的媒介、文明的窗口。作为公共设施,公共厕所承担着装扮生活空间的任务。

山东淄博土峪村的公厕(房木生 摄)

山东淄博土峪村公厕的设计团队,利用村中一块不规则场地,以红砖砌筑公厕,并在其前方搭建起可供公众休憩、表演的平台,将公共卫生间与小舞台奇妙地集结在一起,私密性与公共性混搭,以一种轻松的方式提升乡村生活品质。湖南益阳紫薇村,环村公路上的6个公厕,均配建有50平方米小卖部、200平方米带屋顶的小广场、儿童游乐设施。整体建筑不施粉黛,立于田间地头,融入自然山水。原竹扎成的大跨度屋顶,配合沙坑、滑梯等简单的儿童游乐设施,可为村民及游客提供全天候的室外活动空间,保证场所具有较高的使用频率与人员密度,从而提升公共设施的使用效率。同时,经营收入可用于补贴日常运营的能耗,还可用作场地、设施的维修费。

湖南益阳紫薇村环村公路上的公厕及配套设施。(卢健松 摄)

乡村公厕从设计伊始,就应考虑空间的配置对后期营运的影响,使其持续保持正常功用,如此才能真正融入公共生活。

提升生活品质

农村住宅的品质提升与环境改善,同厕所的个数、位置、性能等息息相关。在现代设计中,不仅要综合解决冲水、除臭、保洁、运维等一系列技术与管理问题,更要使户厕与其他居住空间相协调,凸显干净整洁之美。

在湖南省隆回县虎形山瑶族乡崇木凼村厨卫提质改造项目中,设计团队一方面充分考虑户厕设备的集成、流线的组织、空间的集约、民宿的发展;另一方面观察农户日常生活,倾听他们的生活愿景,这种在地式的交流让设计师能够迅速掌握地方语汇,同时也有助于向村民们阐释设计意图、施工方案,传播现代建筑理念。在实践中,团队将洗浴、洗涤、储存、便溺等功能集成,将生活的琐屑浓缩在一起打点;反复探究身体、行为与空间的关系,推敲每一处尺寸,像农户那样精细盘算。此外,团队注重材料的搭配与更新,以现浇混凝土梁柱应对卫生间的防水问题;以木料填充的墙体,很好地回应了当地建筑的风俗习惯……厕所不再是民居外部疏离的模块,而是敞亮洁净的卫生之所。

湖南省隆回县虎形山瑶族乡崇木凼村改造后的民居厕所。(卢健松 摄)

与周边自然环境相融

现代技术的发展,为建筑适应外部环境提供了更多可能。出于对地方自然与人文环境的尊重,越来越多的设计师主动通过形态模仿、空间继承、符号装饰、地方材料运用等方法,使建筑与周边自然环境相融。

湖北孝昌澴河岸边的环形公厕,像两个句号,点缀在河岸多年丛生的松林之中。完整的圆形,使建筑具备充分的几何张力,以不足200平方米的体量,点亮了这一乡野景观带的入口环境。乡村中最为常见的红砖,因现代的平面形式呈现出不同的表情;同时,协助建立起建筑与当地乡土的潜在联系。故意保留的树木穿插于建筑的平面中,使树林与建筑相互包裹、缠绕,令室内空间富于变化,不再单调。同时,这一设计语言也以公共厕所的室内空间为媒介,向公众清晰传达了建筑师尊重、爱护、亲近自然的态度。

湖北孝昌澴河岸边的环形公厕。(李涛、李梦琳、申剑侠 摄)

在乡村发展的新语境、新技术条件下,如何更智慧地融入经济发展、更广泛地融入生态圈,绽放绿色之美,是厕所设计应该思考的新课题。

陕西佳县古枣园的厕所设计,沿用当地传统旱厕模式,并采用村里特有的垒石墙作为支撑与围护结构,用枣树枝与柳条的编织物作为视觉隔断与光线调节的材料,使厕所与周边环境相谐适。同时,设计团队应用现代技术,实现了无水系统下旱厕废物的就地降解循环,减少了废物对土壤、地表水体和地下水体的潜在污染,彰显了生态设计之美。

陕西佳县古枣园中的旱厕(林艺苹 摄)

厕所改良,数十年来一直是改善乡村人居环境的关键。在深入推进农村改厕的过程中,其内涵与技术也不断拓展,已逐渐成为考验设计师创新与技术综合能力、村落管理与运营能力的综合项目。厕所虽小,设计的玄机不小。厕所设计,应当结合场所,注重使用,顺应环境,张弛有道。乡村厕所的设计,更要就地选材、量入为出、精打细算,注重实用、美观、环保。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文艺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