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刚|交互主体性与意义的生成 ——兼论意向共同体与超越论交互主体性的意义

朱刚

2020-11-17 11:06:47

已关注


本文的讨论拟借助胡塞尔的交互主体性现象学进行,因为在笔者看来,胡塞尔的交互主体性现象学一方面揭示了人的原初存在方式恰恰是交互共在式的,另一方面也表明正是这种交互主体性构成了意义的原初生成机制和意义的原初境域。...


一、我是我们:交互主体性的原初性

      

...我们的这种论证将按以下思路展开:首先,确认胡塞尔现象学是一种“本我论”(egology),即确认,胡塞尔的超越论现象学最终是对“本我”或本我之全部经验的“自身解释”或“自身思义”。其次,表明这种“本我”的原初形态就是交互主体性,即单子共同体或单子大全,或者说,本我原初就是以交互主体性的方式存在,只是在实在化、客观化、对象化之后,才分化为一个个分离的、孤立的自我。...

      

我们首先确认第一点,即胡塞尔的现象学是一种“本我论”。...根据胡塞尔的现象学还原,一切超越于本我之外的存在、意义都被还原为本我通过意识的意向性活动所构造出来的意义成就…所以超越论现象学无非就是对这样一个至大无外、作为唯一之绝对的超越论主体性(具体化为本我-我思-所思这样一个三位一体的结构[8])的自身解释或自身思义...

      

其次,更重要的是表明第二点,即这个“本我”原初地是“本我共同体”,是“单子大全”,是超越论的“交互主体性”。...通过现象学还原,胡塞尔最终恰恰揭示出,作为构造世界的本原或开端,并不是孤独的“唯我”,而正是作为单子共同体的交互主体性。

      

...在这个意义上,胡塞尔现象学最终仍是唯我论。...耿宁曾在胡塞尔的文本中区分出三个不同意义上的“原真经验”概念:(1)“时间上先于他者经验”的发生意义上的“原真经验”概念;(2)静态的“原真经验”概念,它是一种抽象,使在我的“世界”中归因于其他主体的一切都渐趋消隐;(3)作为莱布尼茨“单子”意义上的“本己领域”的“原真经验”概念。[11]那么这三种中哪一种才是胡塞尔真正承认的原真经验概念?

      

耿宁认为“胡塞尔不可能真的在发生的意义上理解”第一种原真经验概念。...虽然胡塞尔一度以为他通过现象学还原所获得的“本我”就是这样一个原真性领域,从而使他的现象学带有唯我论色彩,但也正是胡塞尔本人后来做了自我反省,排除了这样一种对原真经验的意识流做唯我论理解的可能性。[13]

      

至于第二种“静态的原真经验概念”, 耿宁认为,它并不是真正原初的“原真经验”,而只是“在唯我论的抽象中的心理物理之物”...只具有这种原真经验的那种“原真主体”(primordiale Subjekt)就只是一种抽象的唯我主体,一种“虚构出来的主体”。...

      

耿宁认为,第三个本己领域或原真领域概念规定的是胡塞尔的单子概念。...如果原真还原所要还原到的是这样一个原真领域的话,那么,原真还原就并不是向一个经验到其他自我之前的本我进行还原,而是向一个包含有对其他自我的本己经验的本我的还原。...

      

所以,胡塞尔的《笛卡尔式的沉思》虽然以“本我我思”作为其沉思历程的开端,但这一“本我开端”只是现象学沉思为了启动自身而不得不从方法上做的一个还原的结果,它并不就是单子本我的本来面目。...所以胡塞尔认为,我在我自己身上发现的东西并不必然都是属于我本己本质的东西——那只是假象。[17]

      

至此我们可以明确地说:本我主体原本就已具有交互性,原本就已处于交互主体性之中,我原初就是我们。但遗憾的是,这一点在胡塞尔交互主体性现象学中往往被遮蔽了,从而尽管胡塞尔本人再三辩解,他还是难逃唯我论的指责。


二、交互主体性作为意义的原初生成机制

      

...我们可以把人所体验到的一切意义分为两层:一层是对象性意义,它由交互主体性以对象化或客体化的方式构造出来,因而是作为客体或对象的意义;另一层是非对象性意义,它以非对象化或非客体化的方式存在于且只存在于交互主体性本身之中或主体与主体之关联中,或用海德格尔的话说即“共在”之中,又或用列维纳斯的话说即自我与他人的关联之中。[18]但无论是对象性意义还是非对象性意义,都是交互主体性的:前者是由交互主体性构造出来,后者则可以视为交互主体性之交互性本身或共在本身。...

      

先看对象性意义与交互主体性的关系。...在胡塞尔现象学看来,任何被给予我们的事物,都已经是我们意向行为的构造成就,因而都已经是一个意义统一体,而不是一堆感觉材料。...我面前的这本书:作为一个空间事物,它是我的意向活动(这里是空间感知)的对象极,是“诸‘显现’、诸视角之同一性极”,是“一种意义结构”,是一个意义统一体。...因此面前的这本书,就同时既是一个文化的意义构成物,又是一个空间的意义构成物,因而是一个多重的意义复合体。

      

但这样一个意义复合体,恰恰是交互主体性的。...因为在胡塞尔的交互主体性现象学看来,构成这个世界的最终根据和本原的,正是那包含着他人与自我在内的超越论的交互主体性或自我共同体。...世界“并不是我私人综合的产物,而只是……一个交互主体性的世界,是为每个人在此存在着的世界,是每个人都能理解其客观对象的世界。”...

      

这是就单纯作为物理对象的意义构成物而言。...书作为意义构成物以语言(包括文字)的形态存在,而语言总是交互主体性的:一方面,我们的一切语言都已经是作为一个传承下来的、普遍的符号系统被给予我的,而且是由他人教给我的;另一方面,我也无法创造一种只为我自己而不为任何其他人的语言——根据维特根斯坦的论证,这样一种私人语言是不可能的。...作为观念对象的意义构成物如此,那么作为用具、工件或材料的意义构成物呢?同样离不开交互主体性。...

      

总之,在胡塞尔包括后来的海德格尔乃至列维纳斯看来,一切对象性的、客观的意义构成物...是交互主体性的构造成就,是交互主体性的意向相关项,而非某个唯我主体的意向相关项:“必须认识到,这个客观世界就不再能够在本真的意义上超越这种已构造出来的交互主体性,或它的交互主体的本己本质,相反,它作为‘内在的’超越性就寓于其中。...交互主体性是意义的原初生成机制。...

      

...揭示这种交互性究竟是以何种方式实现,人就其本质或本性而言何以必然是交互性的,以及这种生产着对象性意义的交互主体性本身在何种意义上可以被视为一种原意义,即一种自身不可对象化的或非对象性的原初意义境域。


三、交互主体性作为原初的意义境域

       

前文第一部分说过,根据胡塞尔的交互主体性现象学,我原初地就是我们,主体原初地就以交互主体性的方式存在。...既然诸主体或自我与他人在实项-实在的层面上是分离的,那么它们之间的联结或交互性就只能是以意向的方式组成“意向的共同体”:“存在者与存在者共在于一个意向的共同体中。这是一种原则上独一无二的联结,一个真正的共同体。”[29]

       

这种把不同主体联结起来构成一个意向共同体的意向性,是一种卓越的意向性,它既不是指向意向相关项的横意向性(对象意向性),也不是指向本我意识流之过去与未来的纵意向性(自我意向性),而是指向另一个主体或他人的交互意向性。...人与人之间的本源或本真状态就并不是相互分离和漠不相干,而是意向性上的彼此内在和相互联结。

       

...胡塞尔不同,一方面如上所说,胡塞尔也认为诸自我单子处于先天的相互关联之中,并组成单子共同体;但另一方面,胡塞尔认为,这种相互关联并不是“出于‘预先建立起来的’和谐”。...因此本我作为单子之所以必然处于与其他单子的关联之中,是因为在胡塞尔看来它们并不是自足自为的,而是受一种深层的欲望引导,这种欲望指向一个在其他单子中的超越的目的,后者引导它不断地努力奋斗,走出自我,走向其他单子。...

       

所以,一个单子本我必须在其他单子本我那里才能达到自身的完善性,才能实现自身最深层的目的。...现代各种精神疾病之所以频发,很大程度上正是由于现代性对人的原子化理解从观念上瓦解了交互主体性的原初性,进而把人的本源和本真的存在状态理解为孤独的、分离的原子式个体存在。


本文原载《南京大学学报》2019年第6期)【注释略,本文仅供参考,部分文字删减,阅读全文请查阅原刊。侵删!】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