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 :在这个历史时刻思考艺术世界的新可能

GLADSTONE格莱斯顿画廊

2020-11-19 15:20:47

已关注

▲ 格莱斯顿画廊纽约21街空间外景

▲ 格莱斯顿画廊纽约24街空间外景


加文·布朗关闭个人画廊,转而联手芭芭拉·格莱斯顿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 | 杰森·法拉戈(Jason Farago),2020.07.20

英国艺术经纪人加文·布朗加入格莱斯顿画廊,后者将代理布朗旗下十余位艺术家

加文·布朗画廊(Gavin Brown’s Enterprise)在经营了26年后选择了关闭,它一直以来都是曼哈顿最富争议性的画廊之一。这一消息由画廊的创办人加文·布朗(Gavin Brown)宣布,他是一位由艺术家转型而来的艺术品商人。同时,布朗宣布以合伙人身份加入格莱斯顿画廊。格莱斯顿画廊将代理原布朗旗下的十余位艺术家。

▲ 埃德·阿特金斯 Ed Atkins, 《无题 (墙上的文字) 》Untitled (Wall Text), 2019,激光雕刻、木板 Laser engraved wood; 121.9 x 79.4 x 1.6 cm.


▲ 埃德·阿特金斯 Ed Atkins, 《好人》Good Man, 2017, 高清视频、立体声 HD video with stereo sound; 16:00 循环 loop.


加文·布朗画廊的关闭是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纽约艺术市场最大的震动,疫情已经造成了多家艺术空间关停,销售减少,以及灾难性的失业。


该画廊自三月起停止向公众开放,虽然此后推出了在线展厅并参加了数字艺博会,但是这些措施都不足以抵消收入下降带来的损失。入夏时,由于复苏无望,布朗决定关闭画廊。这家画廊培植了如彼得·多伊格(Peter Doig)、里尔吉·迪拉瓦尼乍(Rirkrit Tiravanija)、伊丽莎白·佩顿(Elizabeth Peyton)等艺术家的职业生涯,而在国际艺术世界站稳脚跟后,它依然能够保持反叛精神。布朗与格莱斯顿画廊合并的消息最早由Artnet新闻报道。


▲ 拉托雅·鲁比·弗雷泽 LaToya Ruby Frazier, 《安德莉亚在社交网路宴会厅外抱着她女儿尼法拉蒂提》Andrea Holding her daughter Nephratiti outside the Social Network Banquet Hall, 2016/2017, 银胶照片 Gelatin silver print; 101.6 x 76.2 cm; 含边框 111.8 x 86.4 cm framed.


▲ 拉托雅·鲁比·弗雷泽 LaToya Ruby Frazier, 《关于钢铁创世纪的制作:桑德拉·古尔德·福特(2017)与强尼·加玛奇的壁画在宾夕法尼亚州霍姆伍德市的达拉斯大街和贝内特大街》On The Making Of Steel Genesis: Sandra Gould Ford (2017) Mural with Jonny Gammage on N. Dallas Avenue and Bennett Street in Homewood PA, 2017,  蓝图印刷 Cyanotype print; 101.6 x 76.2 cm; 含边框 111.8 x 86.4 cm framed.


“整个过程非常迅速。”布朗在采访中说。“芭芭拉是我三十年来一直很尊重的人。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当年在格林街上举办的马修·巴尼(Matthew Barney)展览。”他话中指的是格莱斯顿1991年为这位美国艺术家举办的纽约首秀。“她追随艺术家的脚步,让艺术家领路——她的画廊以艺术家为中心。”


▲ 雅尼斯·库奈里斯 Jannis Kounellis, 《无题》Untitled, 1968, 黄麻、羊毛 Jute fabric, wool; 270 x 350 cm.


▲ 雅尼斯·库奈里斯 Jannis Kounellis, 《无题》Untitled, 2009, 铁、大衣 iron, coats; 270 x 350 cm.


布朗说,他和格莱斯顿“都对目前的艺术界充满了幻灭。”


“自然而然的,”他补充说,“我们之间就有了交流,疫情爆发更加剧了这种局势。”布朗说,在巴塞尔艺术展取消了六月在瑞士的主展会之后,他们之间的对话更加速了。“显然艺术世界的经济状况发生了剧变,我们的交流也变得格外确切起来。”他说。


格莱斯顿的画廊在纽约有三处空间,在布鲁塞尔有一处。她也回应了布朗关于艺术市场迎来转折的论点。


▲ 克斯廷·布拉奇 Kerstin Brätsch, 《通灵化石_给克里斯塔 (大理石粉饰灰泥)》Fossil Psychic_for Christa (Stucco Marmo), 2020, 石膏、颜料、胶、蜡、油、蜂窝、毡 Plaster, pigments, glue, wax and oil on honeycomb, felt; 60 x 94.9 cm.


▲ 克斯廷·布拉奇 Kerstin Brätsch, 《通灵化石_给克里斯塔 (大理石粉饰灰泥)》Fossil Psychic_for Christa (Stucco Marmo), 2019, 石膏、颜料、胶、蜡、油、蜂窝、毡 Plaster, pigments, glue, wax and oil on honeycomb, felt; 110 x 131.1 cm.


“我认为我们应该在这个历史时刻思考艺术世界的新可能,”她在声明中说。“与加文·布朗的合作顺其自然、顺应了时代发展并充满愿景。”随布朗并入格莱斯顿的10位艺术家分别是行为艺术开拓者琼·乔纳斯(Joan Jonas),录像艺术家艾德·阿特金斯(Ed Atkins)、亚瑟·贾法(Arthur Jafa)、瑞秋·罗斯(Rachel Rose),摄影艺术家拉托亚·鲁比·弗雷泽(LaToya Ruby Frazier),画家克斯廷·布拉施(Kerstin Brätsch)、亚历克斯·卡茨(Alex Katz)、弗朗西丝·斯塔克(Frances Stark),涉猎领域多样的里尔吉·迪拉瓦尼乍和马克·莱基(Mark Leckey)以及贫穷艺术的代表人物雅尼斯·库奈里斯的艺术遗产(Jannis Kounellis Estate)。


▲ 阿瑟·贾法 Arthur Jafa, 《爱是信息,信息是死亡》Love Is The Message, The Message Is Death, 2016, 视频 (颜色、声音)Video (color, sound); 07'25".


▲ 阿瑟·贾法 Arthur Jafa, HA Crow 18D, 2018, 爱普生打印、丙烯颜料、铝面板 Epson fine art print face-mounted to Diasec acrylic on aluminum panel; 224.8 x 146.1 cm.


布朗早年在伦敦的切尔西艺术学院学习艺术创作。1988年,他来到纽约,加入了惠特尼独立研究项目,在303画廊工作,并在他位于纽约上西区的公寓客厅和切尔西酒店等地举办了短期展览。他在1994年创办了加文·布朗画廊,最初选址临近荷兰隧道入口的一间很小的店面,他在那里举办了凯瑟琳·奥佩(Catherine Opie)、史蒂文·皮平(Steven Pippin)和迪拉瓦尼乍等人的展览。迪拉瓦尼乍曾在展览上为来参观画廊的人提供免费香皂。


加文·布朗画廊后来搬迁至格林威治街上的一间仓库,随着画廊的壮大,它合作的艺术家也愈发知名,比如卡茨和贫穷艺术先锋库奈里斯。


▲ 亚历克斯·卡茨 Alex Katz, 《蓝伞#2》Blue Umbrella #2, 1972,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43.8 x 365.8 cm.


当布朗不能再续租格林威治街的空间时,他借机重现了库奈里斯最著名的作品《12匹马》,这件1969年创作的作品的主体是嚼着干草饲料的马。


布朗还经营过一家艺术家小酒吧,名叫“路人”,酒吧的灯光舞池由波兰艺术家彼得·乌克兰斯基(Piotr Uklanski)设计。它在千禧年前后的十余年里是艺术家、策展人和作家的打卡圣地。酒吧本身也在隔壁的房间里举办展览,最为人乐道的是群展“是醉是飞”(Drunk vs. Stoned),展览把酒吧主顾与两种助兴剂分别对应起来。


▲ 瑞秋·罗斯 Rachel Rose, 《第十胎》Tenth Born, 2019, 岩石、玻璃、混凝土底座 Rock and glass with concrete plinth; 13.3 x 22.9 x 24.1 cm.


▲ 瑞秋·罗斯 Rachel Rose, 《鬼火》Wil-o-Wisp, 2018, 高清视频 HD Video; 10'06".


2016年,画廊搬入了纽约哈莱姆区占地四层的巨大空间——该选址就如同对切尔西艺术圈的一记尖锐斥责,仍保留了它一向既专业又不拘小节的画廊精神。2016年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一周后,画廊首映了贾法的《爱是这消息,这消息是死亡》(Love Is the Message, the Message Is Death),这部节奏感强烈的录像作品拼贴了美国黑人的欢乐与暴力,划出了该社群的边界。


▲ 里尔吉·迪拉瓦尼乍 Rirkrit Tiravanija, 《无题 (社会的日子已被编号/ 2009年9月17日)》Untitled (the days of this society is numbered/September 17, 2009), 2009, 丙烯颜料、报纸、亚麻画布 Acrylic and newspaper on linen; 223.8 x 183.2 cm.


▲ 里尔吉·迪拉瓦尼乍 Rirkrit Tiravanija, 《无题 2005 (燃烧的牵牛花第101号)》Untitled 2005 (flaming morning glory no.101), 2005, 镜子、桦木、火炉、炒锅、储气罐 Mirror, birch plywood, stove, wok, gas canister; 71.8 x 54.6 x 27.9 cm.


布朗的画廊敢于冒险却不鲁莽:它是诸如巴塞尔艺术展和弗里兹艺术展的常客,既展出大牌绘画又展出难以收藏的实验项目。但是像布朗这样的中型艺术品商,近年来生存空间遭受挤压,因为艺术市场已经成长为全球性的销售网络,少数主流画廊占据了总市场份额的绝大部分比重。


加文·布朗画廊的关闭坐实了艺术世界里“要么增长要么离场”的趋势,该趋势致使中层画廊处境愈发艰难,也迫使像格莱斯顿这样立足扎实的艺术品商通过扩张亦步亦趋。

一旦疫情结束,艺术市场是否能够或者应当继续这种狂热的节奏?布朗对此表示怀疑。他也将带着这份疑惑加入格莱斯顿画廊。


▲ 马克·莱基 Mark Leckey, 《降解》Degradations, 2015, 3D动画、无声 3-D animation, without sound; 03‘21“; 159 分钟循环/minute loop.


“我认为我们两人都明白需要有更多或者不一样的东西,尤其是现在。”他说。“想要像以前一样重新照常营业是一种集体妄想。”


“如此说来,我认为这或许是个好时机,”他说。“真正的挑战是对美国现状的焦虑,政治上的、社会上的和精神上的。人们希望事情能出现转机。虽然每个人现在都处于疏远和隔离中,但是我认为人们对彼此的联系是有渴望的。或者渴望生活在一个更内在、更当下的现实里。”


▲ 琼·乔纳斯 Joan Jonas, 《忙碌蜜蜂8》 Too Busy Bees VIII, 2014, 水彩、手工纸 Watercolor on handmade paper; 49.5 x 64.8 cm; 含边框 56.5 x 70.5 cm framed.


▲ 琼·乔纳斯 Joan Jonas, 《忧郁症》Melancholia, 2004, 视频 (颜色、声音) Video (color, sound); 5'11", 循环 looped.


格莱斯顿画廊(Gladstone Gallery)(纽约,布鲁塞尔)于1980年创立于美国纽约曼哈顿,创始人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画廊主之一芭芭拉·格莱斯顿女士(Barbara Gladstone)。格莱斯顿目前在全球拥有4个空间,代理将近七十位著名在世和已故的艺术家。



文章来源:GLADSTONE格莱斯顿画廊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  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我对设计和商业充满热情"

字体设计 0评论 2021-02-24

春节营销,别靠套路取胜

阿广 0评论 2021-02-14

艺术家如何更好地掌控自己的市场

Benjamin Sutton 0评论 2021-02-09

乐视视频更新图标,直接欠122个亿?

文案下山 0评论 2021-02-08

最懂社畜的其实是《老夫子》

网格线 0评论 2021-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