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街头艺术登堂入室

庞雪姣

2020-11-20 09:11:48

关注

3D立体街头艺术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20年接近尾声,在与疫情的抗争之中,各类艺术活动在国内逐渐开始复苏,从结束的北京当代,艺术深圳到正在进行的ART021,再到即将开启的上海艺术双年展……...从国际来看,全球的文博机构受到重创,10月佳士得、苏富比的秋拍现场成交率并未太多下降。


艺术市场的复苏逐步把人们的目光拉回到美术馆、展览场地、拍卖现场抑或室内空间的电脑屏幕前——这些一贯被认为是高雅的艺术场所,而在这些主流艺术场所之外存在的“街头艺术”往往被艺术世界所忽略,甚至有人认为其不可登大雅之堂。“街头艺术”真的就是下里巴人,无法完成阳春白雪的华丽转身吗?


街头艺术家从蓝桂用粉笔作画 图片来源于网络

通常人们所说的街头艺术不仅仅是指涂鸦行为,而是在公共场所创作的所有视觉艺术的总称,常见的形式包括、海报艺术、贴纸艺术、街头装置和雕塑以及街头行为等。


涂鸦(Graffita)虽是意大利语乱写乱画的意思,但涂鸦行为最初源起于上世纪60年代的纽约(Bronx Zone),以黑人为主要聚居群体的布朗克斯区是纽约最穷的街区,生活于贫民窟的边缘年轻人们喜欢在墙面上胡乱涂画各自帮派的符号以示占据地盘。这种行为启发了一些非帮派画家,于是他们撇开了帮派意识,开始了在街头肆意创作,并逐渐形成了城市涂鸦艺术。


提到涂鸦艺术就不能不说与其相辅相生的嘻哈音乐。同样诞生于布朗克斯区的嘻哈音乐(Hip-Hop)最初以“地下音乐”的形式广泛流行于布朗克斯区,穷小子们通过说唱跳进行消遣或是表达“迷茫一代”对于社会的种种不满,而涂鸦文字时常伴随着freestyle以脏话的形式出现在墙面上。所以,DJ(打碟)、MC(说唱)、Graffiti(涂鸦)、Breaking(街舞)逐渐成为Hip-Hop的四大元素。


图片来源于网络


由Henry Chalfant和Tony Silver于80年代在纽约拍摄的经典纪录片Style Wars,以涂鸦和街舞为主线,纪录了纽约年轻人充满创造力的黄金年代,并在1984年圣丹斯电影节获奖。近年,嘻哈音乐随青年文化盛行而强势崛起,涂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表现内容也从最初的搞破坏向更广阔的艺术领域延伸,直至登堂入室走向更广阔的领域。


被时尚界奉为圭臬的街头艺术先驱——让·米切尔·巴斯奎特 Jean-Michel Basquiat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为涂鸦艺术家出道的让·米切尔·巴斯奎特,在其职业生涯早期,即22岁时已经在纽约Annina Noisei美术馆举办了他的首次个展。他的作品嘈杂、混乱,色彩丰富、笔触狂乱,充满对于有色人种遭受不公待遇的隐喻,在当时甚少有黑人崭露头角的纽约主流艺术界,开启了自己短暂而辉煌的巅峰时代。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Basquiat的自传电影《轻狂岁月》讲述了巴斯奎特早期落魄纽约街头,到进入新表现主义运动阵营,直至他在现代艺术史上占得一席之地的亲身经历。他极为短暂的一生犹如艺术家的英年早逝并没有让人们忘却他,时至今日时尚界依然追随他的脚步,将他作品中狂乱大胆的元素注入时装当中,昔日贫民窟里的涂鸦成为了今日街头潮人重金购买的时尚奢品。


大受商业青睐的彩色“小人”跑遍世界——凯斯·哈林 Keith Haring  


图片来源于网络


同样身为美国艺术家的凯斯·哈林不仅和让·米切尔·巴斯奎特一道成为涂鸦艺术届的鼻祖人物,而且也一样短命。然而,在31年的人生历程中,他作品中不断出现的“小人”形象,为他的创作风格打上深深烙印,更是对后世创作影响深远。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1980年至1989年的黄金十年中,“小人”从纽约的地铁站跻身进入博物馆,从广告牌跃然跳到柏林墙上,他的创作精力相当旺盛,绘画速度越来越快,明确的符号化特征象征着广泛而深刻的主题。他用画笔和喷枪为种族歧视而战,为艾滋病而战,为儿童保护而战。


图片来源于网络


Keith以惊人的工作表现在鹿特丹、东京、那不勒斯、安特卫普、伦敦、科隆、米兰、巴塞尔、慕尼黑、波尔多、阿姆斯特丹、巴黎等众多城市举办展览。1986年在他的首次个展之前,印有标志性“小人”图案的各类商品还未来得及经他授权已经出现在日本、巴西、澳大利亚等地出现。另外,性格开朗、善于沟通的凯斯·哈林还在纽约开了一家名为“Pop Shop”的零售店,将他的作品印在T恤等各类产品上进行商业化传播。作为安迪沃霍尔的得意弟子,凯斯·哈林在发展出个人风格的同时,也承袭了安迪敏锐的商业嗅觉。


凯斯·哈林受邀再柏林墙进行创作 图片来源于网络


涂鸦+音乐+影视的跨界艺术之路——DALeast  


视线拉回到当下,出生在武汉DALeast,虽然接受过正统的学院派教育,但是并不妨碍他选择街头艺术家作为自己的职业身份。DALeast每年都以旅居世界的生活方式进行创作,他的作品中所有形象,在细节上看都是杂乱无章的线条,但在整体上却极具辨识度,创造一种独树一帜的视觉语言。




图片来源于“重塑街头”


爱尔兰国宝级摇滚乐U2在制作新专辑时,邀请了11位艺术家分别为每一首歌制作一个艺术MV。录制《This Is Where You Can Reach Me Now》这首歌时,邀请到即将在纽约开办个展的DALeast在MV中分饰两角表现自己的创作过程。其中一人是画家创作日常的如实再现,另外一人扮演成逍遥自在的流浪汉,当艺术家偷摸爬进废旧仓库进行创作时,却遇到堂而皇之把仓库当成自己老巢的流浪汉。DALeast跨界表演的喜剧效果让人忍俊不禁的同时,结合音乐和影像的力量来表现涂鸦创作过程也让街头艺术更具仪式感。


  拓展涂鸦边界的神秘黑衣人——班克西 Banksy  


BANKSY本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今,涂鸦艺术的大神级人物非英国的班克西莫属。班克西Banksy名声大噪却又神秘莫测,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但不得不说,他既深谙艺术规则又懂如何进行商业运作,却游离在二者之间,始终与商业保持距离的态度已然成就了“涂鸦+行为”的新型创作模式。


2010年出品的纪录片《画廊外的天赋》(又名《从礼品店出门》)是Banksy在涂鸦艺术之外,尝试的影像创作。在纽约开古着店的法国移民泰瑞·库塔(Thierry Guetta)有一个奇怪而疯狂的爱好,喜欢拿着摄像机到处随意拍摄。偶然接触到街头艺术后,他开始走访各地的街头艺术家,并拍摄他们在深夜里非法涂鸦的刺激过程。


画廊外的天赋海报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机缘巧合下他结识了Banksy,并被邀请拍摄记录Banksy的创作过程。Banksy看了他拍摄的素材后,发现画质抖动,剪辑凌乱,主题表达不清,认为他根本不具备制作电影的天赋。然而此时,Thierry Guetta已经被街头艺术深深吸引,决议放下摄影机,立志成为一名街头艺术家。他租下巨大的工作室,雇佣数名工人,把现当代的各种流派画作进行拼贴、组合、印刷,并大肆宣传自己,并把画展开到了纽约、迈阿密、巴黎,甚至北京,吸引了数以百万计的人前来参观。


画廊外的天赋 剧照  Thierry Guetta


Banksy吃惊于Thierry自我炒作的迅速发酵,于是反转角色,从台前走到幕后把Thierry的创作过程和自我宣传记录下来,于是有了这部获得2011年第83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提名的影片——《画廊外的天赋》。而后,影片还在英国的合法涂鸦区搭建了地下影院进行公映。


Banksy在纪录片中说:“Thierry在艺术界取得的巨大成功,也许说明他是个天才,也许他是幸运,也许意味着艺术就是开玩笑......艺术没有规矩可循,所以我不知道什么才叫艺术,我一直鼓励认识的人要勇于创作,但我现在不常这样做了。”


2018年,Banksy的《女孩与气球》在苏富比上拍。拍卖师以86万英镑的成交价格落槌之后,拍卖场内突然响起警铃,随即画框内置的碎纸机把整张画作切成碎片。班克斯在社交媒体上发图配文称:“加价、继续加价、消失了”。艺术界内外许多人士对此表示不解,甚至不满,有评论家认为这是Banksy炒作自我的一出好戏,另一些人认为《女孩与气球》的落槌粉碎是Banksy面对艺术过度商业化的不满宣泄,还有人认为这一行为是艺术家探索将街头艺术与行为艺术结合的创新尝试。


《女孩与气球》被粉碎 图片来源于网络


就街头艺术而言,除了留在墙面或物体上的图案,涂鸦行为本身也是艺术形式。即便,非法涂鸦会被诸如城管一类的机构抹去,但行为本身却是不能被删除或复制的。无论是反转拍摄纪录片中蕴含的隐形批判,还是在拍卖场内销毁成交画作的肆意任性,过程中都透露着使用媒介作为载体,尝试进行行为艺术的况味,即使其重要性尚不足以被写入艺术史,但街头艺术必将通过Banksy的行为上升到新的艺术高度,也许还将打破“街头艺术非永久性存在”的预言。


涂鸦艺术带着边缘文化的标签一路走来,逐渐被街头艺术——这一发源于街头,脱胎于波普艺术,却更为广义的艺术形式所容纳,也正因为街头艺术的介入,涂鸦涉猎了更广泛的主题与形式,从而登堂入室进到画廊和艺术机构。不仅如此,半个世纪以来,以涂鸦为代表的街头艺术极大影响着时尚界、音乐届、影视界和各种形式的流行文化,不仅以联合跨界的形式成为了商业市场的宠儿,而且在互联网力量的催化下,逐渐融入多元艺术,发展出更多的艺术行为。




文章来源:艺术中国ArtChina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  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