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视觉“微调”城市面貌

张梦卿

2020-11-24 15:06:49

已关注

随着增量时代的告终,中国的城市更新不再以大规模拆旧建新的“大更新”为重点。包括深圳及诸多新的一线城市,中国城市发展进入到“存量时代”,以“微更新”主导的城市更新将成为未来中国城市的发展方向。当艺术家、设计师和各类创意工作者通过艺术、平面设计、内容创新等方式参与城市面貌改造时,城市更新会出现哪些新的可能性?

2014年,Edenspiekermann设计公司设计为阿姆斯特丹设计的新logo

“微更新实际上是一种状态。”深圳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研究员张宇星说:“是基于对现有的空间、功能和社会状态都基本保持的状态下,所发生的持续、渐变、温和的新旧迭代过程。”从建筑师们对既有空间进行的微改造,到零售业店主新添的店面装饰改造,再到艺术家在城市空间做的公共艺术展览,这些行动都会对城市空间状态产生影响,可以视为微更新的不同呈现形式。

为了让标志与公众形成良好的沟通,设计公司还设计了一系列的图案来呼应不同的行业

从历史出发

在欧洲,大部分城市早已进入“存量时代”,微更新是这里城市更新的主流与首选。荷兰阿姆斯特丹在2004 年发起新的城市形象设计活动。最后,经过几轮试验和筛选,2014年,三个叉组成的标志被选中,成为这座城市新的logo。现在,走在阿姆斯特丹街头,从建筑上挂的旗帜到人行道的障碍杆,从人们身上的T恤衫印花到下水道井盖上的贴纸,红色粗体的“×××”都占据着最醒目的位置,这一视觉元素已经渗透到这座城市的各种角落,成为了很多人心目中阿姆斯特丹的象征符号。“×××”符号并非源自“当代”的全新设计,它的前身是三个垂直的圣安德鲁十字架,过去被用在阿姆斯特丹的盾牌上——三个白色十字架在黑底之上,两边是等宽红色竖条。渔夫出身的圣安德鲁(St.Andrew),于公元一世纪受难被钉在“×形”十字架上,1505年起,还是钓鱼小镇的阿姆斯特丹就将这三个“×形”选为城市象征,所有在阿姆斯特丹注册的船只都会悬挂着带有“×××”的旗帜。

阿姆斯特丹激活了与自己城市历史紧密相关的符号,让今天的阿姆斯特丹人找到时下的身份认同,同时和城市历史建立起联系。在欧洲大陆最南端的葡萄牙港口城市波尔图,同样从自身历史文化出发,设计出让本城居民有归属感的新的视觉元素。

波尔图的“白色工作室(White Studio)”2014年为波尔图城市及市政厅设计新的视觉形象

坐标波尔图的跨学科设计团队“白色工作室(White Studio)”2014年受邀,为波尔图城市及市政厅设计新的视觉形象。来自本土的团队成员基于对家乡的了解与感知,做了大量调研:“对你来说,波尔图意味着什么?”市民们给出各种各样的回答。到底什么能够代表波尔图这座丰富的城市呢?最后,他们从遍布大街小巷的蓝色瓷砖(azulejo)找到灵感。方形蓝色瓷砖是波尔图地区的  特色建筑元素,瓷砖上印有纯几何的或是完全叙事的各种图形,讲述着当地的历史与传说。以蓝色瓷砖为基调,团队设计了70多种不同的符号,包括市政厅的不同建筑、不同餐馆酒吧、不同的桥与河流、不同植物、体育设施等等。每个符号都被设计在一个正方形网格之中,可以单独存在指示特定信息;被组合到一起时,网格边缘可以与其他符号重叠,形成流水一般无缝衔接的“流动体”,很难辨识它的起始与终止点。白色工作室说:“我们想要从多样性中找到整体性。”他们最大的愿望是,每个波尔图市民都能从这一多元性的logo 群中找到触动自己的点;而这组开放性的logo群,也会在动态的环境中,伴随着这座城市一同生长演变。

为了让阿姆斯特丹的新标志与公众形成良好的沟通,设计公司还设计了一系列的图案来呼应不同的行业

新旧并存,城村共生

在中国,随着越来越多成功的微更新案例出现,加上城市规划领域与其他国家地区的交流愈发密切,更多城市不再盲目大刀阔斧地拆老城、盖新楼,重走“千城一面”的老路,而是放慢速度,重新认识和评估,去挖掘和整合当地特有的资源,有针对性地,给现有环境做“微创手术”。就像鲍尔·米斯图拉在《平衡—理解中国》所呈现的,发展中包含传统,两者并非二元对立,而是相辅相成,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促进。

AssBook设计食堂的尤扬和《城市中国》的李娟共同发起愚园路改造行动,邀请建筑师、设计师和社会学者一同参与,希望用设计来唤醒城市街区

上海的愚园路改造项目是近些年国内微更新的“代表作”。上海长宁区的愚园路全长约900米,连接静安寺和中山公园,属于繁华地带之间的“过渡段”,过去二十多年间,这条街成为上海百岁老人最多的街区,整条街道从基础设施到商业形态都显得苍老陈旧,和周边高速发展的年轻区域格格不入。愚园路改造团队试着避免这一重新洗牌“清空式”的街道改造,而是尽可能保持这条历史名街原有的特色,给它作一场“微整形小手术”。AssBook设计食堂的尤扬和《城市中国》的李娟共同发起愚园路改造行动,邀请建筑师、设计师和社会学者一同参与,希望用设计来唤醒城市街区。

AssBook设计食堂办公区附近有一片大草坪,经常有人来玩,却很少有人走上草坪。团队注意到这个细节,采访了一些老阿姨,得到的反馈是“这块草坪给人距离感”,虽然在家门口,却好像是一块“禁区”。改造团队取来愚园路上原上海松紧带厂的库存,做成一个公共装置,放在这片气质“高冷”的草坪上,改造后,草坪变得“平易”而亲切,很多小孩会忍不住跑上去,想触摸这件装置。

AssBook设计食堂的尤扬和《城市中国》的李娟共同发起愚园路改造行动,邀请建筑师、设计师和社会学者一同参与,希望用设计来唤醒城市街区

Anomaly团队的设计师Ellie为愚园路设计了一条极具特色的斑马线,成为这 条老街的一道靓丽风景。Ellie从自己的生活经验出发,上下班高峰期过斑马线时,她发现两个方向的行人经常撞倒彼此,或是互相剐蹭。她想,有没有更好的方案,能否更有秩序地过斑马线?基于这一大方向,她设计了一分为二、带有指向性箭头的斑马线,为过路人提供指引,通往相反方向的路人各自走在斑马线的一边,避免了碰撞。

Anomaly团队的设计师Ellie为愚园路设计了一条极具特色的斑马线,成为这条老街的一道靓丽风景

除了上海的愚园路,从2005年开启的深港双年展项目也以“游牧”的方式,从废弃工业园到市民中心,从废弃玻璃厂到城中村,在不同区域进行各式“临时改造试验”。十几年来,深双已经成为影响深圳城市更新方方面面的一项运动,被改造的废弃厂房重获新生,当地居民及城市管理者对于所在地的认知与观念也逐渐被改变。2017年第七届的深双主展场选在深圳城中村南头古城,那儿仍有几万居民在生活。展览团队发起“做课”项目,邀请专业人士和城中村的关注者们进入古城,调研居民的需求,拟定改造方案并付诸实践。城与村如何共生?城市创想家们在南头古城为这一挑战寻求解答。

鲍尔·米斯图拉的《平衡—理解中国》,由古城旧厂房外立面的巨型繁体字“发展”和“传统”组成,提醒着人们这区域的特殊性——作为特区的深圳是“年轻的”,而作为古城的深圳南头古城是历史悠久的

鲍尔·米斯图拉的《平衡——理解中国》,由古城旧厂房外立面的巨型繁体字“发展”和“传统”组成,提醒着人们这区域的特殊性——作为特区的深圳是“年轻的”,而作为古城的深圳南头古城是历史悠久的。来看展的观众走到厂房区,几乎都会被这几个大字吸引,停步,拍照,他们或许不会去深思这件作品背后的含义,但看见本身,就可能成为改变的起点。来自不同领域、不同国家地区的设计师和建筑师汇集在南头古城,丰富多元的介入公共空间的装置作品诞生于此:张永和设计的信息亭,尤纳·弗莱德曼的“街道美术馆”,东京的犬吠工作室搭建的大排档,蔡荣基和广煜合作的现代与传统交融的花牌……这些城与村共存的尝试,和其他短暂的表演和临时装置一同,截取出古城的街道生活,生活常态被中断,一系列新问题与新发现在这“悬置”的时空诞生。

2017深港建筑双年展南头古城展览现场

南头古城让人重新认识深圳的历史,而在西南重镇山城重庆,更新后的鹅岭印制二厂让这座城市废弃的厂区获得新生命。位于重庆渝中区鹅岭正街的重庆印制二厂,创立于1939 年,曾经是西南印刷业的彩印巨头,据说二十世纪五十到七十年代,重庆“凡是带颜色的纸片”几乎 都出自二厂。2012年二厂搬迁,老厂房保存下来,2013年,二厂开发商邀请英国建筑师威廉·艾尔索普来重庆,担任二厂改造项目的总设计师。2017年,鹅岭二厂文创公园建设完毕,正式对外开放。很快,二厂文创公园成为重庆新的标志性景点之一,“去鹅厂喝咖啡”成了很多年轻人重庆之旅的保留项目。

2017深港建筑双年展南头古城展览现场

位于伦敦泰晤士河边废弃的奶制品厂,被艾尔索普改造成多功能艺术空间“一号试验田(TE STBED1)”,现在,这里已经成为伦敦著名的时尚与艺术孵化基地。而重庆印制二厂改造项目,被建筑师命名为“二号试验田(TESTBED2)”。“强有力的工厂建筑”,这是艾尔索普对二厂的第一印象。 接手项目后,他带领的团队将原来的厂房建筑保留下来,从现存的场地入手,为老建筑增添一些新元素——他用船型结构的“船桥”,将楼与楼连接起来,船与桥,都与江边城市重庆相呼应。类似“船桥”这样的新的设计元素,为二厂增添了新空间;这里的新空间并非突兀的外来物,而是以巧妙的方式和老建筑结合起来。旧城改造,重点是避免过度设计,艾尔索普认为,“老建筑本身就很酷,我们只是让它更酷一些,让新旧建筑能够有质感地相互结合。”

重庆鹅岭TESTBED2艺术区

正如第七届深双主策展人侯瀚如所说,“艺术对于城市改造而言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即便有,也是虚的。”艺术的角色是“讨论问题”,揭示平时被忽视的东西,引起人们心理上的震动,并引发批判思考。“艺术造城是造不成的,能造的只是某种意识。”而未来的城市更新,正是需要个体意识层面的革新,无论城市管理者还是居民,都能够以自身的方式影响城市的面貌;在这一过程中,艺术与设计,会占据越发重要的位置。


文章来源:《艺术与设计》10月刊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