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重前行,中国潮流艺术的崛起

SIZE潮生活

2020-11-25 14:04:39

关注


也许,就连Leonardo da Vinci(达·芬奇)、Raffaello Santi(拉斐尔·桑西)和Michelangelo Buonarroti(米开朗基罗·博那罗蒂)等,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大家都不曾想到,在几个世纪之后,人们对于艺术的诠释和理解,不再禁锢于传统媒介的表达方式,经过漫长的发展过程,艺术的表达方式和流派也在发生着改变。

基于不断发展的艺术史逻辑,不同时代,造就出多样的艺术风格。当下,我们所熟知的潮流艺术都有着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那就是,在不同的作品当中,或多或少都会融入大众喜闻乐见的元素内容,这也令潮流艺术更易于被大众所接纳和理解,同时它拉近了艺术与人们之间的距离,给予了外界一个熟悉的视角或是较低门槛去看待艺术,让艺术更加贴近大众的生活,而这也是潮流艺术在商业市场中有着极大提升空间的原因。近些年,潮流艺术正在以一种极为迅猛的势头,抢占着艺术市场。而对于中国来讲,潮流艺术的高涨之势更是不争的事实,如同潮流文化的本身一般,作为一种舶来内容,我们所追求的潮流艺术家,大多来自于国外,但我们不能扮演着西方搬运工的角色,毕竟对于艺术而言,创造才是第一位的,在盲目崇洋的时候,我们对于本土的潮流艺术家,是否也能抱有一定的宽容心态?

一直以来,潮流文化就是一个自下而上,由小众发展成为大众的文化内容,这对于潮流艺术的发展,本身就存有着一定的阻碍。试想一下,如果那些国际知名的潮流艺术家,生在中国,他们是否还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潮流艺术,它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面对诸多方面的窘境,我们应该更加深入的了解和认知,自身所处环境在地域性和独特性等方面的特质,并不是将视角锁定在商业的角度。不过,万幸的是,很多艺术界的新起之秀,正在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这一现状,试图推动着中国潮流艺术的崛起,而我们今天所邀请到的主角——艺术团队NUTTSH ART,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2017年,创立于英国纽卡斯尔的NUTTSH ART团队,起初是以潮流文化和当代艺术作为起点进行创作,他们会选择艺术圈内小有名气的艺术家进行探索式合作,,去寻找欧洲以及世界知名画廊进行联展。在英国打拼两年后,因为有意发展成为区别于传统画廊经营模式,随着当代艺术审美进化的趋势,他们更想将潮流与艺术进行融合,进而推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NUTTSH ART决定关闭其在伦敦的工作室。2019年初,NUTTSH ART团队带着一些曾经在外国有着展览合作经验的艺术家和作品,回到祖国北京,进行二次创业。

这次的决定,能否令他们实现心中的梦想,为中国潮流艺术和当代艺术的发展,贡献出自己的绵薄之力呢?对于熟悉《SIZE潮流生活》的读者而言,不难发现,近段时间,在对于题材的选择制作方面,我们会加入大量和艺术相关的内容,这不仅源于当下潮流文化的发展趋势,更多的是对于中国潮流艺术发展的堪忧,也正是因为同样的忧虑,我们才和NUTTSH ART团队创始人吴思涵和团队代理艺术家刘颖,有了这次的对话。

NUTTSH ART团队的创始人吴思涵

请向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自己

我叫吴思涵,今年28岁,来自北京,是NUTTSH ART团队的创始人。

最初是在怎样的一种契机下成立 NUTTSH ART艺术团队?

首先,在我想到要组建这个团队的时候,我在艺术、潮流和球鞋等不同领域当中,选出与我极为契合的小伙伴,他们都是在英国对我有过帮助,或者是与我有过共事经验的好友,我希望大家在一起能够做些事情,因为毕竟相处久了,我们之间都存有一种默契,这种默契度,让我们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会比别人快一步。在2019年6、7月份的时候,我开始召集他们陆续回国,并一起继续做着和艺术相关的事情。

《Shadow Wall》by Jason Bruges Studio 缺

您如何去定义 NUTTSH ART?或者说,在您眼中 NUTTSH ART 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或是定位?

NUTTSH ART并不像是传统意义上的画廊,也不是所谓的街头艺术团体,我们应该算是偏向两者中间的那项。我们不像被某一种标签所束缚,因为对于我来讲,不管是艺术领域又或是球鞋领域都需要一个共存的空间。在这个空间当中,我们可以有纯艺术、当代艺术,也可以充斥着和潮流、球鞋相关的内容,我觉得这并不冲突,这些内容组成了一种混合体,而这种广泛的范畴,会让你在创作时充满了更多的可能。正是这种广泛,让我们藏家的年轻层,可以跨越18岁到50岁之间,所以在我眼中,并不能用单一的形式去定义NUTTSH ART,它有着极为宽泛的发展空间。

凭借去年在SneakerCon广州的作品《GUANGZHOU-TIMES》,   NUTTSH ART迅速在鞋圈蹿红,您当时是否想到会有这样的反响?成名之后,给您带来了怎样的不同?

当时我并没有抱着特别大的希望,因为任何一种新鲜事物,出现在大家面前时,哪怕是再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人们对于它的认知,也都是一个缓慢的由浅入深的过程,而不是一瞬间的改变。当我们的作品全部售罄的时候,看到广州当地的艺术藏家和球鞋爱好者对我们的支持,我真的是既欢喜又以外,这也让我更加有信心做下去。我之前是从事专业画廊出身的,我会以一种传统和创新并进的方式去做事,虽然我们所涉及的领域相当广泛,比如油画或是多媒体艺术,但在创作《GUANGZHOU-TIMES》这幅作品的时候,我们采用了国画和水墨的形式展现,也是希望将它作为NUTTSH ART最初的起点,能够更好的呈现给大家,并被大家所认可。至于说到名气,我并不觉得现在NUTTSH ART有着怎样的名气,因为这对于我们来讲,只是一个开始,我们会在之后的时间里,做到更好,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版图。

您如何看待潮流与艺术间的关系?如何诠释或定义「潮流艺术」?

我觉得「潮流艺术」这个词汇,我觉得是从当代艺术当中所衍生出来的一个部分,只不过,这个部分慢慢的从一个很小分支,变成了一个相对主流的领域。当下,大家对于潮流领域的需求度,其实还是蛮大的。因为,一直以来,因为专业性的原因,艺术本身对于大众来讲,是有着一定门槛的,但是潮流艺术的出现,降低了艺术门槛的高度,可以更好的接触和了解艺术领域。其次,因为受到潮流文化的影响,以及其本身的魅力,潮流艺术得到了大批群体的拥簇,当某一事物得到了大众的认可,那它必定会有着极为良好的发展空间,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您是否也曾想过放弃,是什么一直在支持着您,坚持推动中国潮流艺术的发展?

最开始,是我自己先回到国内的,在最初的那段时间里,我很迷茫,因为我不知道这件事是否能做到我期望中的那种程度,我觉得自己还没有能力把他们一起召集回来,当你没有能力,给大家一个最基础的保障的时候,你不敢去让大家一同陪你做这个事情。一直到,我将这件事落实5-60%的时候,我才开始逐一将他们召集回来。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的作品也受到了很多的质疑,对于我来讲,这比侮辱人格还让我难受。虽然不算是有着特别专业的经验,但我这么长时间的从业经验,让我坚定的相信着,自己的艺术审美,我觉得我们所做的这个事,是可以做好的。虽然开始的时候,你不会轻易就被外界所认可,但当我们积攒了两三个粉丝的时候,看到他们对于你的期许和建议,就很难让他们失望,所以就算你遇到再多的质疑和舆论,在想到这些的时候,你都会坚持下来。

您会如何权衡艺术与商业之间的平衡?

对于这个问题,我真的有思考过很久。对于我们来讲,画作是主要商业效益的来源,我们当然会希望自己的团队和艺术家有着很长的生命周期,同样,我们也不想破坏艺术的本身,直到现在,我们都可以说自己只是在维持温饱,因为我们想树立起自己的艺术品牌。我们不会哄抬作品的价格和数量,因为相对于盈利,我们更加看重作品本身的质量,因为只有做到让藏家满意,才能得到大众对于我们热情和信任,这也是NUTTSH ART存活下去的动力,我们会将盈利投入在不同的展览当中,让变得更加自己强大,哪怕是花再多的钱,甚至于说,这个投资让你看不到回报,我们也要去做,因为我觉得团队发展到不同的阶段,都会有着不同需求,就比如说现在这个画廊,从开始到启用,仅仅花费了1个多月的时间。因为这是一种承诺,是对于那些在背后默默支持你的藏家的一种保证。

对于大多数国内潮流爱好者来讲,能够接触到潮流艺术这个领域,大多是依靠国外艺术家的导流,相比于国际,您觉得中国潮流艺术市场存在着怎样的不足和阻碍?您如何评价中国潮流艺术市场的现状和前景?

我觉得现在大多数人还是很排斥本土艺术家的,不管是中国潮流艺术又或是当代艺术,他们所拥有的藏家年龄层,有很大的跨度层,相对年龄大的藏家会稳定的购买某一些作品,而对于年轻的藏家而言,他们更多的会选择国外艺术家的作品,除了比较容易接受外,在他们眼中,这些作品有着较好的保值性,这对于藏家角度来讲,无疑是大大降低了藏品保值空间的危险系数,毕竟对于艺术的纯粹喜欢,大多是顶级富人的考虑,更多的藏家在购买藏品时,所考虑的还是这件作品的升值空间,因此,在选择价格差相对较小的中、外艺术作品时,大多数人会选择考虑外国艺术家的作品,从升值率的角度来讲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对于我们而言,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因为对我们于我们整个团队来讲,我们真的想做属于中国的潮流艺术,我们既然敢回来做这个事情,就证明我们有着足够信心要把它做好。而且中国的人口密度基数是国外所无法媲美和衡量的,假如你做了某一个事物,只要能够保持它的购买量,它就会有一个稳定的且庞大的市场,这也是很多国际品牌看重中国市场的原因。所以中国潮流艺术市场,在未来一定会有着极为令外人羡慕的发展前景,而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想要在真正意义上,将艺术渗透至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当中,哪怕是以很便宜的价格出售,只要有着庞大的群体基数,这依旧会成为我们的一种优势,而且这就是我们一直以来所要达成的梦想。让更多的人认识我们,得到更多人的认可,对于整个NUTTSH ART团队来讲,远比商业盈所带来的更有成就感。

目前在中国做着同样事情的人有很多,我们则属于刚刚开始的阶段,我觉得还没有实力谈及不足这方面的内容,但中国很多行业都缺少一种坚持和持续,大家都是在赚到钱后,就去改做别的事情了,如果大家都这么想的话,整个产业就会陷入一种死循环的状态,就真的没救了,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很多工匠行业都没法持续到最后,或者说它始终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收益效果的原因。另一方面,浮躁的环境,让大家无法沉下心来做一个事情,我不能说别人怎么样,但就自己而言,我觉得静心做事,我们还是能做到的,在之后的时间里,我们要继续巩固和积累,学习他人的经验和长处,这对于做好一个产业,是非常重要事情。

当下,很多年轻人在购买潮流单品或是艺术作品的时候,往往很大程度上所考虑的因素,在于它本身的升值空间,他们或多或少会以金钱来衡量价值,而这也是目前中国潮流市场的普遍现象,您如何看待这种现状?它是否会对潮流艺术今后的发展造成一定的影响?

不管你消费什么东西,本质都是希望能够得到外界的认可。当某一事物,它的受众基数较大,外界就会觉得它是被认可的存在,它才会具有一定的价值,其中便包括商业价值。我们也许会鄙视这种性质,但不可置否的是,这一属性,可以让新鲜事物快速被外界所认可和接纳,甚至于产生一种好感,所以它决定是不可或缺的元素。比如,当你购买一款单品,可能外界对于这个事物反响平平,但是突然发现哪天它被某位明星收藏了,那么外界对于这个事物的反馈又是另一种状态了,换句话说,这就是带货能力。另一方面,但你的藏品被外界追捧的时候,对于你的品味也是一种肯定,这就是你的资本,所以我觉得这个其实是很真实的一种反馈。

今年中国力量的崛起,成为潮流领域的一大热议话题,就您而言,您会以怎样的方式来诠释或是贯穿中国力量?

我们会以城市作为宣传点,虽然很多人会觉得这个想法,是一种很俗的事情,但对于我们而言,每座城市都有着自己独特且重要的特色,如何能够将其更巧妙的融入到自己的创作当中,其实是很难的,你需要在各个方面,把自己所擅长领域内的元素做精做好,因为中国可挖掘的内容太多了,很多人会觉得我们的这种做法是卖弄国情,我一般都不会去做出任何反驳,不是无话可对,而是想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艺术创作和团队运作的方面。如果仔细想想,你便不难发现,在中国的五千年的历史当中,有着太多太多可以挖掘的素材,如果你真的是以中国自己的元素去做城市内容的话,是可以做到一个很好的程度,所以我们会继续着自己的城市作品,我相信,最终我们可以将这些城市作品,拼成一幅特别的中国版图,至少我觉得这是没有问题的。

能否为我们透露一下,NUTTSH ART未来的发展方向或计划?

以目前的阶段来讲,我们算是落实了NUTTSH ART团队的形象,很多作品也都相继出现在大众面前,在之后的时间里,我们会把城市系列做到更好,把我们自己的IP形象做得更好,我的最终目标时成为中国的Banksy,也许你会觉得这个目标有点远,但是因为我曾经的工作经历,让我有幸见到过Banksy,所以我觉得这种事情都发生了,那还有什么,是不能通过努力实现的呢?至少,我觉得信心总是要有的。

艺术家刘颖

您好,请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

大家好,我叫刘颖,现在在中央美术学院就读博士,其实之前我也是在中央美术学院就读,后来又去到德国斯图加特国立艺术学院进修。

您是在什么契机下,与艺术结下不解之缘?

和大部分人一样,我小时候也很喜欢画画,我从3、4岁的时候开始画画,父母也会给我请一些老师来辅导我,记得6岁那年,我爸爸在电视上看到徐兵老师在制作《天书》这件作品,他把我叫过去看,我当时真的是太崇拜了,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职业,所以那会我想要在长大之后,做一名艺术家。

您觉得艺术带给您的最大收获是什么?

我觉得,艺术带给我的最大收获,就是思考和观察世界的角度和方式,和其他的职业的人有着很大的不同。因为以前学习绘画的时候,我们会特别的关注某一个事物,比如说我们看待苹果,大家可能会觉得这是一种食物,但我们会去分析它的特点,这就是艺术造就我们的,以另一个维度去观察和思考。

是否能分享下,您与吴思涵的相识过程?

我俩那会都在国外,只不过他在英国,我在德国,我们当时是在一个特别艺术的地方相识的,那是在我去法国卢浮宫看展览,当时我俩都在埃及馆,因为大家都是亚洲人,当看见彼此的时候,就有了最初的攀谈。

您的作品很多会与环保有关,您是如何想到以「环保」作为灵感的?这和您平时的爱好或是关注的方向有关么?

其实环保这个主题,对于我来讲,并不是说我要去创作,才找到这个状态,或者是为了迎合某一种现象,而去做的内容。在我读本科的时候,所描绘的大多是关于自然的内容,在艺术界里面,很多人都会去关注整个自然环境,或是关注自己,而这两者都是一个自我认识的过程。艺术家的创作过程,是一个不断自我认识的过程。而环保和自然,其实都是我一直在用的一个主题内容,在08年的时候,还没有人太多关注到这方面的内容,但近年很多人开始意识到了环境问题的重要性,所以大家才看到了这些作品。

您是否曾遭遇创作瓶颈,如果有,您会如何突破自己?

就我个人而言,似乎还没有遇到「瓶颈」这个问题。有很多朋友看到我一直在创作,从没有停歇过,他们都会问我相同的问题。大多数从事艺术创作的人,都会出现「瓶颈」的问题,但是我的创作生命力还是挺顽强的,我的创作思维和想法,总是在我还没开始着手的时候就出现在脑海当中,也许这是上天给予我的礼物,在这股神秘力量下,我时刻都会有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

艺术家通常会将作品视为向外界发声的载体,您想通过作品向大众传达怎样的一种心声或是态度?

我觉得我所传达的内容,就是艺术本身。因为作为一名艺术家,我们还是要做艺术范畴内的事情。有些人会说,我要通过一副作品,向外界穿搭一个哲学思想,或是一个社会性问题等等,这些其实都是附加的内容,如果你想要大众更好的了解这些东西,大可让他们去拜读哲学著作,或者去看社会学家的论文,而不是借助艺术去表达什么,艺术家能够最准确、最直观传达到的,就是艺术本身的东西。

随着时代的发展,艺术逐渐划分为:传统艺术、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后现代艺术)三种不同的艺术体系,您如何看待三者间的关联?

其实这个题目我觉得是谜底就在谜面上那种感觉,因为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艺术、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相继出现。这不过是不同时代赋予艺术的一种称呼,只是为了更好的研究艺术发展,对于艺术史有一个明确的划分,就像现在还在源源不断出现的,一些对于艺术划分的新词语,包括你们刚刚谈论到的「潮流艺术」。艺术与我们所身处的时代结合起来,产生了不同的画面,时代的发展,令当代艺术与前两种艺术形式相比,从囊括的内容性和多元性来讲,都是一种全新的艺术思维模式。

相比前两种艺术体系,从囊括的内容性来讲,当代艺术更为多元,同时也打破了艺术与生活间的屏障,很多意识和事件性的元素开始出现在当代艺术的领域,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些内容的出现,很容易让引起大众的对于艺术的质疑,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您觉得是什么筑成了大众与艺术之间的那座屏障?

大众对于艺术的质疑一直都是存在的,而两者间的屏障也是一直都有的,因为艺术的一个陌生性,它当中存有非常多的感性思维的东西,这是让大家觉得陌生的东西,所以会产生类似屏障的东西。在历史的进程当中,大家开始慢慢能够接受一些传统艺术,甚至于会具体到喜欢如印象派的某件作品,但是在印象派出现之前,大众也都会对绘画产生一定的质疑,或者说我们有了照相技术,为什么还要绘画,而印象派的出现改变了大众的看法,让大众知道绘画是不可替代的内容。在一副作品当中,有着艺术家的主观思维。不过当你细细品读艺术史就会发现,在漫长的发展进程当中,艺术都是在被质疑和打破质疑的争论中成长的,所以我觉得这个状态或是现象,其实是非常正常的。图片:Palm Angels

转载:SIZE潮生活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