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利克斯·费内翁: 致敬巴黎“美好时代”

霍雨佳

2020-11-30 14:51:28

已关注

由法国布朗利河岸博物馆(Musée du quai Branly)、橘园美术馆(Musée de l'Orangerie)、奥赛美术馆(Musée d'Orsay)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简称MoMA)共同举办的“费利克斯·费内翁:无政府主义者和先锋派-从保罗·西涅克到马蒂斯展”正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MoMA 是该展览的最后一站。展览用约160件绘画、照片、信件和文献向一位推动现代艺术发展的重要人物致敬,他就是活跃于20世纪初巴黎艺术界的费利克斯·费内翁(Félix Fénéon)。他是收藏家、艺术评论家、画廊管理人、无政府主义者,是在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中,巴黎艺术圈最核心、最迷人的角色之一。

菲利克斯收藏的马蒂斯油画作品《室内的女孩肖像》

绝大多数时候,艺术家是展览中的核心群体,是在艺术故事和艺术史中熠熠发光的那群人。可是人们经常忘了,还有很多并不曾直接创造艺术的艺术工作者们,他们是艺术品商人、策展人、评论家或是收藏家,他们和艺术家一起维护、推动着艺术世界的运作。展览“费利克斯·费内翁”正是这样的一次展示。1861年出生于意大利都灵,在法国勃艮第长大的费内翁,他的一生就像是故事的B面,镁光灯下照亮的是一个被编撰完成的艺术史的其他视角,为我们呈现出一个更为广阔的文化语境。

费利克斯·费内翁是谁?

费内翁的故事鲜为人知,可他的形象你或曾见过。高大、优雅的身形,无可挑剔的着装品位,窄而瘦长的脸,和那一撮小山羊胡须,费内翁令人过目难忘。在西涅克为费内翁绘制的一幅真人大小尺寸的、仿佛创世纪一般的画像《珐琅背景上的节奏、角度、音调与色调,费利克斯·费内翁的肖像》(1890)中, 费内翁以侧面示人,一只手拿着礼帽、手杖与手套,另一只手拿着一朵白色百合,身穿金色大衣,迷幻的螺旋图案衬托着他略微前倾的身影,像是下一秒钟就要跑起来,奔入新世纪。其中背景螺旋形的构图灵感来自西涅克收藏的一幅日本木版画,以及当时风靡巴黎艺术界的日本和服上的图式。西涅克以风景画见长,人物画本就极少,这幅为感谢费内翁对他艺术的推荐而专门绘制的作品,西涅克画了一年多,格外珍贵。不仅西涅克,劳特累克等艺术家也为费内翁画过肖像。巴黎画坛的先锋艺术家们以珍贵画作回馈费内翁,可见费内翁在艺术家心中的地位与重要性。

菲利克斯收藏的非洲雕塑

费内翁曾经编撰过天才诗人兰波的诗集,刊发过意识流文学大师普鲁斯特的文章,翻译过英国小说家简·奥斯丁的《诺桑觉寺》,跟“现代音乐之父”德彪西是私交好友,还是《尤利西斯》的作者乔伊斯在法国的最早出版人;费内翁的豪华朋友圈以巴黎为核心,覆盖了大半个欧洲的文艺重镇。包括修拉、西涅克、马蒂斯、莫迪里阿尼、博纳尔、毕沙罗等许多欧洲先锋派艺术家都曾得到过费内翁的帮助。 

1886年,费内翁在一本40多页的著作《1886年的印象派画家》中,首次提出了“新印象派”的概念,并解释了新印象派的创作方法和理论。随后的50年里,费内翁的事业与“新印象派”密不可分。

菲利克斯收藏的非洲雕塑

在费内翁看来,修拉的创作打破了人们对色彩的认识,色彩不再是颜料的调和,而是颜色与光线的融合,修拉将“意识上的感受和科学的绘画技法”分离出来,从而使色彩得以“在画布上独立存在,并在视网膜上重新组合”。新印象派利用点彩画的技巧,将科学理论应用于光线和颜色的变幻之中,超越了印象派相对无序、个人化的绘画处理技术。淡化艺术家的情感,强调艺术的自主性,这是西方现代主义的基本概念,也是理解和解释审美现代性的一条重要路径。可以说,费内翁对艺术史最重要的贡献,正是他对“新印象派”(Neo-impressionism)的支持和推崇,他是“新印象派”最忠实的伙伴和赞助人,也是艺术从传统转向现代的见证者与亲历者。

回归巴黎“美好时代”

展览“费利克斯·费内翁”的第一站和第二站在2019年先后于巴黎布朗利河岸博物馆、橘园美术馆举行。布朗利河岸博物馆的展览侧重于费内翁的收藏家身份,他拥有数百件来自非洲、大洋洲的雕塑和手工艺品。早在20世纪头十年,他已经开始颂扬非西方艺术的重要性,并在《远方艺术》(Arts lointains)一书中,完整呈现了他对非西方艺术在审美价值上的研究及见解。而橘园美术馆的展览则重点关注费内翁的无政府主义思想和他对现代艺术的支持,他是无政府主义文艺杂志《白色评论》(La Revueblanche)的撰稿人。和他同时代的许多艺术家、作家一样,费内翁自认是一名受到警察监视的无政府主义者。

展览现场

正在MoMA展出的第三站,拥有费内翁最为丰富、翔实的资料。而其中最复杂、最具挑战性的一部分在于如何组织各种形式的印刷品——它们包含有费内翁所编撰的出版物,年轻艺术家与激进分子混杂于巴黎社交场所的照片,由劳特累克、皮尔·波纳尔(Pierre Bonnard)等艺术家为巴黎最时髦的咖啡馆和酒吧设计的海报,而“瓦洛东的黑白木刻版画则描绘了警察指控街头示威者的画面:一位无政府者被逮捕,另一位正走向自己的行刑场。”我们在欣赏照片与绘画的同时,能看到费内翁所支持的艺术流派,甚至还能回到费内翁所生活的那个“美好时代” 的巴黎。

西涅克为费内翁绘制的肖像《珐琅背景上的节奏、角度、音调与色调,费利克斯·费内翁的肖像》

不可否认,费内翁为推动二十世纪现代艺术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他比他所处的时代早了几十年。1947年,费内翁去世三年后,他的450件藏品,包括马蒂斯,莫迪里阿尼以及来自非洲和南太平洋的艺术品等等,经由法国德鲁奥(Drouot)拍卖行散落世界各处,后来这笔钱中的一部分被用来设立法国著名文学奖“费内翁奖”。


文章来源:《艺术与设计》10月刊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