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绘影响了印象派,谁又影响了它?

刘鹏飞

2020-11-30 15:02:53

关注

千绘之海 ,葛饰北斋


近日,异域同绘——中国美术馆藏日本浮世绘和清代木版年画精品展在中国美术馆落下了帷幕,对于中国观众来说,这次展览提供了一次近距离的观看了中日近代版画艺术的精品的机会,对于了解中国和日本两国版画的异同以及渊源关系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

 

随着中国各地轮番举办浮世绘展览,浮世绘在中国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浮世绘几乎成了日本美术的代名词,浮世绘这种诞生于17世纪早期,终结于19世纪的日本古代风俗版画艺术,之所以能在21世纪的中国能被频繁谈起,正是因为法国印象派画家对浮世绘艺术的高度赞誉,让我们对来自近邻日本的这种版画艺术不得不刮目相看。

 

其实浮世绘在日本诞生时,日本传统绘画——狩野派和土佐派占据着主流画坛,它们多是场面宏大的障壁画、屏风画,以精致细腻的手绘完成,供将军和武士阶层欣赏的上层御用美术。

三人行,春山


而根植于花街柳巷的浮世绘学术地位很低,它们仅仅是日本普通中下层市民消遣娱乐的工具,因为大量复制,价格低廉,内容包含色情成分,有的仅仅是歌舞伎演员的海报或包装纸,日本名门正派对浮世绘是不屑一顾的。

 

它当初被西方人熟知竟是作为日本远销欧洲的茶叶包装纸,才被法国印象派画家慧眼识珠,认识到它们具有的艺术价值。

歌川广重,洗马


浮世绘的出现对西方现代艺术转型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这是众多东方艺术中较为罕见的案例。

 

这种看似代表东方极致审美的绘画艺术真的是日本人灵光乍现的天才创作吗?


事实上,任何绘画形式都不是凭空出现的,它离不开时代和环境的复杂影响。

 

中国的插图与版画技术助力浮世绘的诞生  

这次展览将清代木版年画和浮世绘并置一起展出,已经说明了这两种诞生于中日两国的版画间的渊源关系。江户初期,相当于明末清初,中国江南盛行大量通俗小说戏曲文本插图,它们通过日本的长崎口岸,大量输入日本。

吉原是江户地区唯一允许营业的花街柳巷,后因大火迁至浅草地区,“新吉原即指浅草吉原”,鸟居清满的《新吉原之图》描绘了当时的盛况。

 

17-18世纪的日本商品经济蓬勃发展,丝织,酿酒,榨油,造纸,制陶等产业均发展起来。依附于武士阶层的工商业主和手工业主的“町人”空前活跃,随着物质财富的累计,他们对于文化的需求也与日俱增,町人受限于阶层和文化的局限难以欣赏武士阶层欣赏的高雅绘画,而对插图、春宫画这些世俗流行艺术形式兴趣盎然,明清时期的各种小说戏曲绘本包括色情绘本在日本广为流传。

涩井清氏所藏春宫图


拾玉镯 杨柳青年画


风雨归舟 杨柳青年画


而浮世绘正是在这种背景下逐步诞生的。荷兰学者高罗佩对此有深入研究,高罗佩就是写《大唐狄公案》的作者,他认为浮世绘的作者实际上大多取材于传入日本江户中国明刊本秘戏图套色版画,所谓的秘戏图就是春宫画。明末时期,世风颓靡,春宫画大量流行,在参与春宫画的创作的众多画家中甚至有唐寅和仇英这样的大家,这些春宫画人物关系细腻、画工精美,展示了丰富的世俗生活画卷。日本民间画工不仅采纳中国的彩印技艺,还套用了中国的绘画风格。其他中日专家也指出,明清版画与浮世绘之间在技法和版画形式以及出版商铺等各个方面都极为近似,足以证明两者之间存在着紧密的联系。

浮草世子插图


在17世纪末期,日本出现了以井原西鹤引领的浮世草子时代,和传统春宫色情刊物以劝诫启蒙方式不同,浮世草子将“今世”视为“浮世”,寓意世间万物如浮世烟云一般时聚时散,人生无常苦短,须尽欢处且尽欢的意思。

陵川师宣的作品

浮世绘开山鼻祖陵川师宣将各种浮世草子的插图,收集整理重绘,并将依附于文本的插图独立出来,首创“一枚绘”这样的独幅版画作品。开创了浮世绘这样独特的版画形式。

铃木春信的作品


十竹斋笺谱


早期的浮世绘多为黑白单色,之后出现的铃木春信借鉴了中国的《十竹斋笺谱》《十竹斋画谱》的饾版和拱花技术,于1765年利用多版套色技术完成了作品《夕立》,开启了木版浮世绘的锦绘篇章。


中国刻版



日本浮世绘刻版上色


所谓饾版即先按绘画原稿上若干颜色雕刻出色块套样板,再按照色彩的区域和层次,勾画出各色块轮廓线,最后依照「由浅到深、由淡到浓」的上色原则,把模板一个个套印出来,套印时不仅每一套版都必须精密的吻合,施加彩墨还要依据画稿笔墨韵味,掌握干湿、浓淡、轻重的变化。拱花是通过雕刻成凹线的阴版,经砑印使纸上的图案拱起,呈现浅浮雕效果。

局部空褶效果


铃木春信还采用了类似拱花技法的“空摺法”,即通过事先雕刻好的木版花纹,重力压印使其在纸上产生凹凸的效果以表现服饰、叶脉、水波、云纹和头饰的质感。

 

姑苏万年桥图,墨版套色,清乾隆,日本神户市立博物馆藏

 

柳畔美人童子圖


同时,17世纪下半叶至18世纪上半叶,来自中国的姑苏版画从太仓浏家港通过长崎口岸大量涌入日本。姑苏版画深受西洋画影响,采用了透视法、仿泰西笔法。包括铜版画排线法,通过明暗变化处理画中人物,色彩以清新淡雅为主基调,风景多构图宏大,人物画细腻生动。这一批姑苏版对日本浮世绘影响很大。

日本传统美术赋予的日式美学  

日本国宝《源氏物语绘卷》是现存最古老的源氏绘

 

浮世绘虽然与明清时期的版画艺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浮世绘和明清版画间的差异也是非常明显,比如人物造型和色彩、装饰趣味所散发出的“日本味”。

宇治川合戦図屏风 东京富士美术馆


狩野长信,花下娱乐图


两帝图屏风 狩野探幽


养蚕机织图屏风 (传)狩野元信


而这些就是源于日本传统艺术狩野派和土佐派、琳派等所形成的日式传统美学,狩野派早期更接近于源于中国的汉画,土佐派则是更具平面装饰色彩的大和绘。

 

中国绘画在唐代以更早时期更重视色彩的运用,之后水墨画占据更重要位置。在日本既保留了以水墨为主的“汉画”传统,类似唐代以色彩为主的“大和绘”更是占据显赫地位。

日本传统美术的形式感


16世纪室町时期的大和绘 © iDaily Media 版权所有


到了明清时期,中国的水墨画占据主流位置,日本画则更注重绘画形式感,简约、夸张、优雅的形体、色彩和形式的装饰性成为日本美术的显著标志。

 

日本传统美术与浮世绘并非是对立的,很多浮世绘画家早年都涉猎过狩野派、土佐派,对传统技法都有研究,所以他们创作的浮世绘都具有典型的日本传统美术特点,浮世绘更像是传统美术的简化版。

源氏物语绘卷


世俗生活化也是日本美术的重要传统,早在平安时代,以平话、故事体文学为题材的书画、卷轴画就不断涌现。《源氏物语绘卷》根据紫式部的小说,采用了如连环画般的连续人物图画,描绘了奢华的宫廷世俗生活。

狩野永德,洛中洛外图屏风


16世纪中叶,狩野派领袖狩野永德绘制的《洛中洛外图屏风》色彩浓艳、气魄宏大,共绘有两千多人物,以细密的笔触描绘了富于动感的人物和场景的社会风俗画卷。

久隅守景,纳凉图屏风


到了江户时代,传统的狩野派、土佐派都逐渐的将宫廷文化转向了世俗生活。


江户狩野派系画家久隅守景所画的《纳凉图屏风》生动地描绘了夏日夜晚在瓜棚下纳凉的一家三口。

 

而浮世绘正是沿袭了日本画中描绘世俗化生活的这一重要的传统。

 

透视学的运用——来自西方绘画的影响  


风俗化、版画、日本味固然是浮世绘的特点,但让浮世绘具有世界视觉通用标识的是它所具有的西方绘画特点。

 

西方写实绘画的原理是采用透视、解剖和光影等科学技法。

 

拿透视来说,日本传统绘画的技法多数源自中国,透视关系并非遵循严格的焦点透视法。主要靠物体远近大小和平行投影中的斜轴投影透视,这种方法没有焦点,也不存在地平线与消失点的概念。

源氏物语绘卷


紫式部在石山寺,三代目歌川广重绘,1880年

 

我们以12世纪中期的平安时代的源氏物语绘卷与19世纪80年代歌川广重创作的紫式部题材相比,能明显看出两者的差异,前者采用了传统大和绘技法,画面重视经营布局,在描绘建筑时采用了一种非写实的“脱顶鸟瞰”的技法。画中房顶被拿掉,这样观者视角就可以把镜头伸进居室的每一个角落,建筑线条并没有遵循焦点透视。

 

但到了浮世绘时代,画面已经经常采用焦点透视或部分采用焦点透视。人物仿佛置身于真实体验的环境中。

 

日本近代画家是如何习得了部分西洋绘画知识呢?


除了中国的西式绘画影响外,还有直接从西方绘画中汲取知识的渠道。

出岛地图,1780年,现收藏于神户市立博物馆


从17世纪初期开始,日本幕府时代采取了闭关锁国政策,严厉镇压基督教,西方文化被压制。但日本在长崎设置了一个人工岛“出岛”,允许少数荷兰人在日本做生意。以荷兰为代表的西方文化——兰学得以通过这个唯一出口在日本得以流传。


长崎兰馆图卷(局部),18世纪初江户时代,描绘了荷兰人与日本人的交流场景,现收藏于神户市立博物馆

 

忧郁,1514年丢勒 铜版画 (左)书房中的圣杰罗姆,1514年丢勒铜版画(右)(化工作室藏品)

 

很多来自荷兰的油画、铜版画对现实景物逼真精致的写实绘画方式令很多日本画家大开眼界,可以说来自荷兰的西洋绘画影响了一大批日本画家,包括浮世绘画家。   

 

在1680年后的最初几十年,浮世绘还是以平面的美人绘为主,场景只是作为陪衬人物的背景。真正成功吸收了西方绘画技法的,主要还是创作于1780年之后的众多风景版画。

歌川丰春,三十三间堂

 

和“姑苏版”中对西方阴影技法吸收不同,浮世绘画家更多的青睐于透视法的使用。有学者定义所谓浮绘是浮世绘画家采用透视技法,使画面中的人和事物浮起的样子而被称为“浮绘”。

喜多川歌麿,海滨拾贝图,手绘彩色木刻版画,1790作,英国剑桥塞克勒博物馆收藏


浮世绘画家歌川丰春的《三十三间堂》和喜多川歌麿的《海滨拾贝图》都充分展示了三维景物在二维画面中的空间效果,浮世绘画家通过吸收西洋透视法,将历来困扰日本画家的平面装饰性与描绘深度空间的矛盾得以解决。

 

中国观众最熟悉的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融中西各种技法于大成者,他在学习浮世绘技法同时,也向“狩野派”画家狩野融川、和西洋画名家司马江汉学习绘画。

 

葛饰北斋,略画早指南


葛饰北斋对形式美有着狂热的追求,他可能尝试过包括西方绘画和铜版画在内的各种西方技法,在1812年他就写过一本《略画早指南》,阐述了物体基本线条由圆形和方形组成,并以方圆线组成的动物素描说明这一理论,这一理论来自日本流传的凡·德·帕塞(van de Passe)所著的《百科全书》中论素描的部分,他还有一张明显模仿西式素描的作品。

葛饰北斋,江户日本桥


葛饰北斋非常娴熟地在他的作品中运用西方的透视法,但又不拘泥于此,在他的画中,经常将来自西方与日本、中国的传统技法综合运用。在他的《江户日本桥》作品中,下方的景物明显应用了西洋透视法,最后聚焦于一点,但地平线上方又出现了海面空间,海中景物层层铺陈,最终落到远方的富士山。这样的处理使画面既有深度又容纳进更多的景观效果。

 

歌川广重,东海道五拾三次之内-庄野


日本另一位浮世绘风景画大师歌川广重,画法细腻,内容更贴近民众日常生活,在他的风景画中,透视法、远近法的运用更加娴熟合理。他从不机械的使用透视法,而是将纵横、复杂、蜿蜒的桥、路巧妙布局在风景中,使的画面具有更为丰富的意象趣味。

 

浮世绘的产生背景在于日本江户时代世俗化的大背景,传统的艺术形式不再能满足与新兴市民阶层的需求,这与法国19世纪从古典艺术走向浪漫主义和印象派现代注意的艺术革命历程极为相似,而日本浮世绘的诞生是在以西方文化为标志的明治维新时代来临之前就独自完成了这种艺术变革,这纯然是日本在极为封闭的环境内完成的。艺术家部分的吸取了中国与西方的艺术影响,创造性的打造了浮世绘这一全新的版画艺术形式,将日本绘画的现代性向前推进了一大步,由此反向影响了西方现代艺术的发展路径。浮世绘艺术家创造性的吸收与创新,对于如何融汇创新东西方艺术的艺术家具有很好的启示。



文章来源:艺术中国ArtChina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  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