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颜色、尺寸合适,什么都能成为他的“俄罗斯方块”

ZERO

2020-11-30 15:10:38

关注

为啥现在大家提到行为艺术这个词时,贬义的成分越来越重了?我还真想过这个问题。


得到的比较浅显的结论就是:这个行为发生的时间、地点、动机都异于常规行为,显得这个人异于常人。现代艺术不都喜欢嘲讽么,所以它渐渐就成了句脏话的艺术化代替。



类比图中的这辆车,它不发挥车的功能,出现在如此诡异的地方,有人想去骂骂这辆车吗?


显然没有。如果我站在车面前骂,或许就有人赞赏我是在做行为艺术了。


Michael Johansson 和他的工作室


Michael Johansson 是来自瑞典的装置艺术家,他的作品被称为“现实版的俄罗斯方块”,能让视觉强迫症患者感到极度愉悦。


对他来说,一件物品的原始功能和用途都不重要,他只对颜色、形状敏感,对一些原本不相干的事物产生的“意外巧合”敏感。





“我对生活中种种不正常的现象着迷。


比如:两个来自不同环境的、毫不相干的物品意外呈现出相同的颜色;两个撞衫的人擦肩而过;某一天停车场里全是红色汽车...”


他呆在家里看电视,发现布鲁斯·威利斯(Bruce Willis)有两部电影同时在不同的频道播时,也能获得和创作时相似的乐趣。


其实对很多创作者来说,最难的就是找到只属于自己的创作方向,因为能够出彩的作品,即要独特,又要符合人审美上的共性,太难了。

Michael Johansson 从19岁开始进入艺术院校学习,他尝试过雕塑、摄影等多种媒介,但一直都没找到老师们强调的“属于他自己的声音”。


直到他在马尔默艺术学院的硕士课程都要读完了,才出现了转机。当时他想在毕业前的最后一个项目中做些完全不同的事情。


“我想用普通的日用品来创作,展现人类和物品之间的关系。

一开始我并没有喜欢我即将要做的这件事,甚至都没有把它当作一个艺术项目,只是想要打破常规而已,但最后的结果却让我悲喜参半。”





一方面,他的名字开始因为这些类似“俄罗斯方块”的雕塑装置出现在艺术网站里。


另一方面,他突然对自己多年来接受的艺术院校的教育感到不值,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承担风险,浪费了好多年的时间。




一开始,Michael Johansson 的作品只是出现在展馆里,用令人舒适的配色和结构,打造一个个看似极简却包含了各种日常用品的雕塑。


后来他被邀请参与了很多公共艺术的设计,他的作品开始出现在大街上、公园里,以及各种奇奇怪怪的缝隙里。






“如果一个雕塑包含100种不同的物品,它们来自一百个不同的家庭,并被数百个不同的人使用,但现在它们被组合成一个雕塑、一个装置,生命因此形成了一个从未存在过的假身份。” 


我第一眼看到 Michael Johansson 作品时的感受,就和他上面的这段总结差不多,觉得他的作品就是三维世界里的“拼贴艺术”。




这些因为形状被随机组合在一起的日常用品,出现在了它们本不该出现的地方,脱离了它们本身的功能,只剩下外观。


它们看似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却正好起到了公共艺术品该有的功能,独具美感、又吸引眼球。


它们就像是:在 Michael Johansson 的领导下,一群没有生命的物体合作完成的一场场行为艺术。当然了,我没有丝毫的贬义。



文章来源:摩登天空ZERO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  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