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保守”的艺术市场,51位“创新者”正在突破重围(一)

artnet新闻

2020-11-30 15:17:35

关注

图片来源:《artnet艺术市场情报》2020秋季版


对于世界上大多数人来说,“创新者”一词可能会让人联想到这样一幅画面:一个20多岁、穿着连帽衫的年轻人,在硅谷一间满是电脑的车库中疯狂地编码;或者是一个干瘦的研究人员,弓着腰坐在一台高倍显微镜前。但在艺术世界里,创新者看起来就像我们自己:整天盯着手机,在笔记本电脑上不停地点击图片,陷入没完没了的Zoom线上会议中。


对于艺术行业来说,在屏幕背后,一些神奇的事情开始发生——统治了这个行业几十年的所有假设,现在以惊人的速度瓦解,“魔法”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价值。

 

这就是为什么,在《artnet艺术市场情报》2020秋季版“创新者”的专题上,我们开始着手寻找当今艺术市场中最具前瞻性的人。为了找到他们,我们联系了大约85位行业领袖,从巴塞尔艺术展全球总监马克·斯皮格勒(Marc Spiegler)到德尔菲纳基金会(Delfina Foundation)总监亚伦·塞萨(Aaron Cezar),再到艺术团队teamLab,看看他们会向谁寻求关于未来的创意。我们将他们推荐的300名候选人精简到51人,他们都是行业各个领域中应对新旧挑战的先锋。

 

这些创新者跨越了五大洲、三代人(最年轻的只有25岁;最年长的69岁)。其中包括一位巴士司机的儿子,他正在帮助世界一流的博物馆适应智能手机时代;还有一位坚持己见的策展人,正在制定买卖行为艺术的新标准;一位千禧一代的拍卖行专家,挑战当代艺术拍卖中应该拍卖什么物品的传统规则;以及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画廊老板在布鲁塞尔共享一个简朴的店面。


这些创新者中的许多人都信奉一套共同的原则,这些原则为艺术生态系统的发展指明了道路,使其更加引人注目、更加可持续、更加公正。不过,他们拥有所有问题的答案吗?当然不是——这些创新者都欣然承认这一事实。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选择通过自己的行动寻找新的可能性,在探索这些可能性的过程中,他们不仅可以将艺术产业扩展到意想不到的领域,还可以成为未来的行业领袖。

 

我们将这51个被提名的创新人士分为了七个类别,分别是企业家、潮流引领人士、机构改革者、社区建设者、“破坏型”的艺术家、下一代艺术经纪人和先锋人士。由于篇幅限制,这个系列将分为三个篇章陆续推出。

 


01

企业家



无论是开发新的软件还是构建新的交流平台,这六个创新者都在提醒我们,你不能用过时的工具来构建未来。

 


泰勒·伍尔科特

38岁

StudioVisit创始人

伦敦

泰勒·伍尔科特,StudioVisit创始人

 


多亏了泰勒·伍尔科特(Tyler Woolcott),艺术家们现在可以通过提供定制参观他们工作室的服务来赚急需的钱,价格最高为每人250英镑。

 

“艺术家们可以完全掌控局面,”伍尔科特说。“StudioVisit为艺术家们提供了成为一个自我维持、独立的机构的工具。这位旅居海外的美国人手中掌握了近40位艺术家,而且这个名单还在不断增加。现在的工作室访问基本上是线上进行的,范围从线上电话会议到定制的鸡尾酒制作(由艺术家双人组Cooking Sections提供)。今年七月,伦敦摄影师马克·内维尔(Mark Neville)成为首位提供现场摄影体验的人。

 

——推荐人:Melanie Gerlis

 


肖恩·格林

38岁

Arternal创始人

洛杉矶

 


肖恩·格林

图片:Greyson Tarantino, 2019. Courtesy of ARTERNAL

 


和艺术市场上的许多人一样,肖恩·格林(Sean Green)也对一些大画廊还采用的陈旧商业模式感到震惊。于是他花费数年时间将它们升级到真正二十一世纪的标准。

 


ARTERNAL在智能设备上的显示页面

图片:ARTERNAL

 


Arternal开创性的工作流软件旨在为所有画廊提供他们需要的工具,以专业化的操作将效率最大化。从即时扫描新名片以获取联系信息,到向所有客户群发定制信息,再到艺博会后系统化的后续跟进,格林的解决方案使最小型的画廊主都能达到精英水平。

 

他说:“我们一直在思考艺术市场的演变,以及它应该向何处发展。”Arternal的下一个议程是:帮助建立流线型的支付系统,以改善画廊现金流——在当前新常态下,这项创新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

 

——推荐人:Eileen Kinsella

 


丹尼尔·伯恩鲍姆

57岁

Acute Art艺术总监、策展人

伦敦

 


丹尼尔·伯恩鲍姆

图片:John Scarisbrick

 


回顾自己在艺术界辉煌的职业生涯时,丹尼尔·伯恩鲍姆(Daniel Birnbaum)说:“除了卖东西,我几乎做过所有的事情。”这位瑞典出生的前任威尼斯双年展策展人的最新实践是“Acute Art”,这是他迄今为止最具商业价值的冒险作品。这款应用可以在手机和虚拟现实硬件上使用,它提供了一些知名艺术家的委托数字作品,包括KAWS和Olafur Eliasson,还有一些限量版可供购买。到目前为止,它拥有超过50万用户。

 


KAWS的《COMPANION (EXPANDED)》在圣保罗,2020

图片:KAWS and Acute Art

 


伯恩鲍姆兴奋地说:“以一种实验室的方式,再次和艺术家们一起探索是件很棒的事情。”对他来说,这个项目标志着一种范式转变的开始,他认为这种转变将在未来五年左右完全发生:”Acute Art帮助我们明白,所有这些艺术节、三年展和大型展览都是不可持续的。”Acute Art艺术的扩张计划包括制作演出;伯恩鲍姆证实,他正在与著名诗人和艺术家Precious Okoyomon探讨合作的可能性。

 

——推荐人:Melanie Gerlis

 


Balazs Farago

44岁

Walter’s Cube创始人兼CEO

纽约

 


Balazs Farago,Walter’s Cube创始人兼CEO

图片:Courtesy of Walter’s Cube

 


参观一个线上展览的世界,对于Balazs Farago来说有点不可思议,“就像看Netflix一样常见和容易。”但是,Farago建立的开创性平台Walter’s Cube的目标却是大规模的参与度。与线上展示一张张作品或视频不同,每个Walter’s Cube的展览都被数字化成一个360度的三维空间,用户可以以自己的方式、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探索,就像手机上、电脑或虚拟现实体验一样。

 


Walters Cube应用程序界面展示

图片:Courtesy of Walter’s Cube

 


拥有建筑和软件开发背景的Farago说,他希望观众通过Walter’s Cube展示形成“真实的记忆”,在某些情况下,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存在这些记忆。丰富的体验转化为更大的参与时间:游客在Walter’s Cube展览上平均花四分钟,而在Instagram上发布一条帖子最多只花三秒钟。

 

超过500家画廊和机构已经将他们的空间和平台上的展览数字化——包括重量级画廊豪瑟沃斯、宝拉·库珀(Paula Cooper)和泰特现代美术馆——事实上,人们从世界上超过2000个城市的画廊中穿梭而来。也许Netflix的观众人数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

 

——推荐人:Tim Schneider

 

Annika Erikson

39岁

Articheck CEO

伦敦

 


Annika Erickson

图片:Lee Cavaliere


 

2013年,前泰特美术馆管理员Annika Erikson创立了Articheck,这是一个移动应用和网络平台,用于分析和分类艺术品的物理状态。博物馆编程媒介Vastari的首席执行官Bernadine Brocker Wieder说:“Annika为这个领域提出的创新,确实是推动我们进入二十一世纪的工具。”她说,文物管理员、登记人员和修复人员曾经“非常依赖传统的笔和纸”,而Articheck则创建了一个新的行业标准——用数字速记法快速、准确地分享状况报告。着眼于气候变化,该公司正在开发一种虚拟物流。

 

——推荐人:Janelle Zara

 


Brendan Ciecko

32岁

Cuseum创始人

波士顿

 


Brendan Ciecko

图片:Courtesy of Brendan Ciecko

 


Brendan Ciecko证明了艺术界需要外来者。十几岁时,他为音乐和娱乐产业开发网络和移动产品,这是一项利润丰厚的业务,但他没有什么远大抱负(他的母亲是校车司机,父亲是水管工)。他开始意识到,世界上最伟大的文化机构“在数字化转型中被抛在了后面”。他在2014年创建了Cuseum,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

 


Cuseum应用程序界面展示

 

虽然Cuseum给包括SFMOMA和纳什尔雕塑中心在内的许多客户提供了一系列面向未来的工具,但它的大部分收入来自两个核心产品:一个是“数字讲解员”,它提供了一个自导、多语言、多媒体增强的替代笨重的独立音频指南;另外一个是“数字会员资格”。这两种产品都运行在游客的智能手机上,使他们参观博物馆的旅程更加丰富和方便,同时也为机构提供了可节省时间、减少浪费和大幅削减开支的全套技术解决方案。

 

——推荐人:Tim Schneider

 

 

02

潮流引领人士

 


你收藏的艺术品反映了你的社会和道德议程,这个类别中的成员正利用他们的收藏将对话推向有价值的新方向。

 


Swizz Beatz

41岁

Dean Collection联合创始人

洛杉矶、恩格尔伍德

Swizz Beatz在洛杉矶

图片:Michael Kovac/Getty Images


 

2012年,传奇嘻哈艺术家、企业家Swizz Beatz(本名Kasseem Dean)表了一首名为“Street Knock”的歌曲,在这首歌中,他说自己拥有让-米歇尔·巴斯奎特、基思·哈林、伦勃朗、毕加索等著名大师的作品。这些年来,Kasseem Dean和他的妻子、曾赢得格莱美奖的创作歌手艾丽西亚·凯斯(Alicia Keys)不断完善他们的收藏体系,并最终建立起了Dean Collection,这是一个包括家族控股和文化平台的实体,总部设在纽约州的小镇马其顿,占地110英亩,是一个艺术与音乐的集合体。

 

现在,Dean Collection中可能包括世界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新兴黑人绘画,其中包括亨利·泰勒(Henry Taylor)、凯欣德·威利(Kehinde Wiley)、莎芭拉拉·塞尔弗(Tschabalala Self)、Jordan Casteel、Lynette Yiadom-Boakye等人最好的作品。Dean也是已故黑人摄影家戈登·帕克斯(Gordon Parks)最大的私人藏家,最近他还在疯狂购买新作品,包括阿瑟·贾法(Arthur Jafa)的一件轮胎雕塑,与2019年威尼斯双年展上的作品类似。

The Dean Collection与百加得合作的No Commission艺博会

图片:John Parra/Getty Images for Bacardi

 


除了收藏,Dean还不断利用他的平台赋予艺术家权力。他有自己的巡回艺博会和音乐节品牌No Commission,参与其中的艺术家可以获得100%的销售收入。2018年,Dean Collection为20位艺术家每人提供了5000美元的资助,让他们举办自己的展览。Dean通过说服其他黑人企业家购买他们的作品,推动了在世黑人艺术家的市场——其中最著名的“事迹”是建议另一位嘻哈歌手Diddy花2110万美元购买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的《昔日》(1997),这是在世黑人艺术家作品的最高成交价。

 

——推荐人:Nate Freeman

  

Rob和Eric Thomas-Suwall

藏家

米诺特

 


Rob和Eric Thomas-Suwall


 

浏览藏家Rob和Eric Thomas-Suwall(他们分别是教授和外科医生)的Instagram账户,你会感到他们很坦诚。这对爱侣与非常流行的一些艺术家合作——Hein Koh、Jessie Makinson、Emily Furr、Sarah Slappey。在在他们发布的照片中,你经常会看到一个的地址:北达科他州的米诺特,这个是一个以斯堪的纳维亚文化遗产公园闻名的小镇。

 


朱莉·柯蒂斯的作品陈列在二人的家中

图片:Courtesy of @theicygays Instagram

 

二人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说:“我们开设的Instagram账户@ theicygays,是为了表达我们在北达科他州的位置以及我们的眼光。出乎意料的是,反响相当积极。”他们四处寻找新的艺术品,同时也想通过一个新的驻地项目把更多有关艺术的事情带到达科他州,在这里,艺术家们可以在这个全美人口最稀少的州创造艺术。“谁知道呢,也许米诺特会成为新的马尔法小镇(Marfa)!”

 

——推荐人:Nate Freeman

 

可点此回顾更多相关内容

“确实存在的艺术乌托邦”:沙漠小镇马尔法的前世今生

 

 

Pulane Kingston

商人

约翰内斯堡

 


Pulane Kingston

图片:Angela Mathee

 


很少有收藏家会像南非女商人Pulane Kingston那样,在购买艺术品时有着明确的指向性。她说:“我收藏的使命是纠正非洲视觉艺术家普遍表现不足的问题——尤其是非洲女性艺术家——确保这些艺术家在艺术史的多元准则中找到自己的位置。”Kingston一直在努力通过自己的收藏来实现这一目标。她收藏的艺术品包括南非现代主义大师厄玛·斯特恩(Irma Stern)的画作,以及新兴艺术家迪尼奥·希希·波佩(Dineo Seshee Bopape)的多媒体作品。

 

Kingston是非洲蔡茨当代艺术博物馆(Zeitz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Africa)和泰特现代美术馆非洲收藏委员会的董事。随着国际社会对非洲艺术兴趣的增长, Kingston希望确保这一领域的发展是可持续的,并以艺术历史的严肃性和应有的关怀进行审视。

 

——推荐人:Naomi Rea

 


孙启越

65岁

骄阳基金会创始人兼执行总监

香港、台北、曼谷

 


孙启越

图片:Courtesy of Sunpride Foundation

 


作为倡导东方酷儿艺术的先驱,孙启越(Patrick Sun)完成了一度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在他的推动下,展览项目“光‧合作用”(Spectrosynthesis)举办,这是亚洲主要公共机构举办的第一场LGBTQ主题艺术展览。该展览于2017年在台北当代艺术馆首展,重点关注东亚艺术家;第二场展览主要由东南亚艺术家组成,于2019年在曼谷艺术文化中心首次亮相。

 


“光·合作用”在台北当代艺术馆的展览现场

图片:Courtesy MOCA Taipei

 


“作为一名LGBTQ的支持者,我很自豪我们可以超越我们自己的小群体,通过这两个展览与普通公众展开对话,”孙启越说。由于亚洲社会更为保守,许多古典艺术大师的性取向并不为人所知,所以他们面临的挑战在于梳理LGBTQ艺术的创作历史。孙启越将继续努力迎接这一挑战:他目前的重点是在2022年把下一个LGBTQ主题的机构展览带回他的家乡香港。

——推荐人:Vivienne Chow

 

可点此回顾更多相关内容

“光·合作用 II”:一场与多元、包容与爱有关的对话

 


Lonti Ebers

Amant创始人

纽约、多伦多


 

Lonti Ebers

图片:Shaun Mader ©Patrick McMullan

 


Lonti Ebers要做就做大事。当这位前纽约新博物馆董事会成员决定向纽约市捐赠一件作品时,她选择了伊萨·根泽肯(Isa Genzken)的26英尺高的《玫瑰III》(2016),并在Zuccotti公园——2011年占领华尔街抗议活动的中心——安装了这件象征着和平的作品。这件作品很好地反映了她(以及她的丈夫Bruce Flatt,布鲁克菲尔德资产管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在收藏和慈善事业上的心态。Ebers的品味包罗万象,从根泽肯到Lynette Yiadom-Boakye,再到已故的爱丽丝·尼尔(Alice Neel)。2019年5月,Ebers在苏富比以72.8万美元买下了她的一幅肖像画,这又一次证明了她喜欢“干大事”。

 

更大胆的是,Ebers没有把她的艺术慈善事业用于开办一家私人博物馆,而是创建了Amant,这是一个集合艺术家驻留和活动场所的功能于一身的混合体,位于布鲁克林充满文艺气息的布什维克区,另外还有一个分支机构位于意大利托斯卡纳大区的丘瑟雷(Chiusure)。

 

——推荐人:Nate Freeman

 

 

杜妍

39岁

Asymmetry Art Foundation创始人

香港、伦敦

 


杜妍

 


“我想利用我作为藏家和策展人的角色,在东西方当代艺术社区之间架起一座桥梁,”杜妍说,“在这种不断变化的全球环境下——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促进不同国家和文化之间的创造性对话非常重要。”

 

除了支持在海外机构展出的年轻艺术家,比如Christine Sun Kim在2019年惠特尼双年展和于吉即将在伦敦奇希尔画廊(Chisenhale Gallery)举办的展览,杜妍还开始将她的话语权转化为另一种行动。她正在筹建非营利性组织Asymmetry Art Foundation,该基金会位于伦敦,将与艺术、教育机构和博物馆合作,培养新兴的策展人,从而促进西方和亚洲社区之间的文化交流。该基金会的第一个项目将是2021年与白教堂画廊(Whitechapel Gallery)的策展奖学金。

杜妍说:“这是革命性的一年——一切都将改变我们一起工作的方式。在这个特殊的时刻,我想做一些新的东西。”

 

——推荐人:Rebecca Anne Proctor

 



文章来源:artnet资讯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  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