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棋局》优雅与自由的时尚秘笈

STEAMDesign

2020-12-01 15:29:51

已关注

人人都爱天才的故事,因为他们与大多数人似乎一样,肉体凡胎,但却拥有不同于平常人的智力或者精神,似乎每一位天才的故事都有平常人心底欲望的投射。


《The Queen's Gambit》剧照

他们不属于人群,但有时却需要人群。天才是最接近人们自己和现实生活的超级英雄,他们与我们相切,又和我们远离。

 

人们提起天才,往往想到的是男人。

《The Queen's Gambit》剧中主人公Beth Harman

    

贝丝·哈蒙(Beth Harman)是一位天才棋手,一位天才女棋手。


她是《The Queen's Gambit》(译为《女王的棋局》或《后翼弃兵》)剧中的主人公。这部Netflix2020下半年最热的一部剧,自上线以来,豆瓣评分9分+,IMDB评分8.8分,烂番茄罕见新鲜度给出100%。


剧中女主的成长经历和服饰造型十分有看点,SD君今天就跟你聊聊这位天才女棋手背后的故事~

风云变幻的年代 

                                     

故事的设定是在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那是女权运动、黑人民权运动、嬉皮文化以及苏联鼎盛时期的苏美关系交织在一起的一个阶段。

Beth和继母在飞机上

60年代施予女性的束缚无处不在。在剧中,Beth的生母因为婚姻放弃自己的事业,她的继母也是这样,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却只能在家中打扫卫生、看电视或弹钢琴,等待一个男人回家。

褐色连衣裙搭配蓝色开衫的着装风格是保守家庭女孩子的标准装扮


二战期间,很多美国女性走上了国内空缺的工作岗位,但战后大批复原军人需要工作,这样一来,保守势力开始要求女性回归家庭。


玛丽·泰勒·摩尔在《迪克·范·戴克秀》中


正在职业女性和传统保守势力胶着之时,麦卡锡主义上台了,右翼势力借此机会解雇职业女性,认为她们破坏了美国自由资本主义和社会秩序。
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酝酿出了20世纪60年代的
美国第二波女权运动


Beth和中学朋友Mike和Matt


Beth就是这样一位成长于五六十年代的女性,她亲眼目睹了当时美国女性的生活状态,并且选择了一条独立、发挥自己潜能的道路,一个被社会刻板印象所公认的最具男子气概的领域——国际象棋。


教工萨贝是最初发现Beth棋艺天赋的人


但是成为天才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剧中的萨贝先生就对Beth说过:凡事一体两面,你有天分,但天分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棋场失败沉迷于烟酒的Beth


《女王的棋局》的内核便是天才的的成长和代价,在Beth通往最终自由的道路中,她的衣橱和造型完美地契合成长的每一个阶段。


时代风格的凝结和投射

“我们希望Beth Harmon在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造型看起来仍是落后于时代的,这样可以更清楚地对比展示融入纽约现代生活之后的变化—她在那里找到了自己这一代年轻人该有的生活方式”。


                                                                   ——Gabriele Binder

《女王的棋局》剧照


《女王的棋局》幕后的时尚操盘手,是来自法国柏林的服装设计师 Gabriele Binder。她曾在 2011 年为 Angelina Jolie 的电影《血色与蜂蜜之地》和 2018年获得奥斯卡提名的《永不远离》创作时装。

Gabriele Binderworks

                                                                           

剧中的很多造型灵感来源于Gabriele Binder对于那个年代的理解。从50年代的战后“NEW LOOK”到60年代的未来主义和摇滚风格,服装变得不再是工具给异性欣赏,而是可以帮助她们表达自己的观点。


Dior_“NEW LOOK”


50年代的很多衬衫小领口搭配短袖/无袖设计

继母对于Beth,是母亲,又是经纪人。事业伊始的Beth在继母的影响下,穿搭多以50年代的旧潮流为主。

收紧下摆的宽松衬衣,以此来凸显腰线


而这样收腰以及宽下摆的造型十分类似于1947年风靡起来的新风貌(new look)。


圆润平滑的肩线、丰满尖耸的胸部、用内衬撑起的宽摆长裙、纤细一握的腰肢,用密织塔夫绸制成百褶裙翩跹荡漾,加之碗形的帽子和长手套,赋予女性特优雅的步态。


Christian Dior在1947年大秀中开启的“New Look”,其中最经典的便是那套Bar Suit


Dior就是用这样的设计重新唤起19世纪中期的高贵典雅

当Beth经历失败和母亲的离世之后,裤装造型出现了。在50年代穿裤装还很新潮,也是女性“独立”的符号之一。这套全黑的造型就是参考了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的经典造型。


 从墨西哥城回到老家的Beth

奥黛丽·赫本经典造型

André Courrèges_未来主义

如果说50年代的Beth是优雅的,进入60年代绕不开的风格一定有它。


这套简洁的T-shirt和细节拼接连衣裙,都是在致敬开启了时装界“太空时代”的一代大师André Courrèges。


身穿滚边上衣的Beth

在莫斯科对弈的Beth身穿细节拼接连衣裙


André Courrèges 所擅长的“太空 look”以几何图形作为廓型,简洁而富有建筑感。迷你裙、A字裙、人造材料拼接、抽象几何表达,都是这位未来主义先锋者在时尚界的创举。


André Courrèges及其作品

这件线条感很强的女式衬衫,依然参考了André Courrèges的轮廓,非常干练和酷飒。搭配的这条膝上半裙同样也是60年代女权运动的焦点。

一位服装评论家这样写到:“60年代才是20世纪的真正开端,它使服装业进入了一个令人难以想像的新纪元,一个完全脱离了以往发展轨迹的新纪元。”


20世纪60年代女孩们穿着迷你短裙,在伦敦街头抗议“Dior风格”的服装。她们看起来非常现代,他们的服装适合现在的任何衣柜

在剧播出不久,Brooklyn Museum和Netflix更是合作推出了一场virtual tour,这场名为The Queen And The Crown的云端展览包含了剧中Beth14件穿搭造型。

Beth剧中的造型


Shocking Blue_嬉皮士妆容


在Beth第二次和老对手对战失败回到老家肯塔基州时,她的妆容发生了变化,变得浓郁而狂野。

夸张的眼线,黄绿色的配色

造型师用强烈的对比色和类似Twiggy的夸张妆容,展现Beth内心的混乱不堪。那些艰难的时光最终像酒精挥发一样,消失在空中,印记在心里。

Shocking Blue里的主唱Mariska Veres,Beth曾在家喝酒模仿电视中的Mariska Veres


Shocking Blue的代表曲


个人的成长就是时代的印记,无论是优雅、干练,或是嬉皮,Beth的成长路径艰难而独立。



生命就像一个圆


“Beth在剧中穿的所有服装,都是在我们自己的裁缝工作室、专门为这部电视剧定制的”。


——Gabriele Binder



当一个青涩、不善社交的小女孩,穿着一条V字毛呢格纹裙怯生生地来到一个新环境,或许只有和棋盘呼应的格纹可以给她多一份安全感。


进去新学校的Beth



来到墨西哥,刚开始接触这个复杂的世界,绿色收腰的小格子连衣裙已经取代掉了学生气的彼得潘领。


有女人味的V字领显得更加性感。也是在墨西哥这场胜利中,继母对Beth说:“除了下棋,人生还有很多重要的事。


在墨西哥比赛的Beth


独特的泳衣设计显现出了Beth当时的自信


当Beth度过人生的艰难时刻重新拾得自信,服装的颜色开始变得靓丽起来,与人生对应的棋盘变得大气而明朗,整个造型也在发带和墨镜的辅助下更加笃定时尚。



Beth在俄亥俄州


在巴黎的Beth,这套造型致敬Pierre Cardin


一条绣着Beth名字的薄荷绿色连衣裙是女主人公命运展开的原点。Beth正是穿着这条连衣裙来到了福利院,母亲一针一线的刺绣成为联结爱与家庭的最后纽带。


这件衣服的变体在Beth和Borgov的终极对弈中再次显现,同样的薄荷绿和彼得潘领,只不过此时的Beth已经不再是孤儿院中无所适从的女孩,她已经实现了自我成长和突破,成为一位独立强大的女性。



进孤儿院的造型和最后对弈的造型


正如Gabriele Binder在采访时提到的,这套造型象征着a full circle moment和女主最终在心灵上的home-coming。



生命就是一个圆,回头再看,起点是终点,终点又是新的“起点”。





女主最后的造型,作为一名世界冠军,身穿整体白色的套装下车走向公园,白色外套、白色手套和白色帽子。


这是Beth第一次走出童年的地下室、肯塔基的旧宅、纽约的简陋公寓、陈旧的教学楼、华丽的酒店等封闭的场景,到户外下棋。



女主最后走向公园的场景


她开始享受下棋的乐趣,这一次的对弈和药物酒精无关,和性别无关,和输赢无关,只关乎于下棋的乐趣,这一步才是真正实现了她作为国际象棋女王的命运。


成为世界冠军的Beth


而这套穿搭也不仅是为了造型,这也是美国女性每一次努力突破天花板之后选择的颜色。


白宫中的女性


就像1968年第一位进入国会的黑人女性Shirley Chisholm,1984年第一位女性副总统候选人Geraldine Ferraro,2016年的第一位女性总统候选人Hillary Clinton和2020年第一位女性副总统Kamala Harris都一样,白色套装已经成为平权的象征。


Kamala Harris发表演讲


最后的最后,棋盘中唯一的女王QUEEN,身着白色套装,从天才又回到了人群中。


转载: STEAMDesign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