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印在钞票上的艺术大师,曾无人问津

恋物志编辑部

2020-12-04 09:56:24

关注

▲ 无形爱抚,1939

James Ensor

Born 1860. Died 1949.



詹姆斯·恩索尔(James Ensor)的名字可能并不耳熟能详,但他却被称为“artist's artist”,为很多艺术家推崇。


他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一些最重要的艺术运动的先驱者,包括象征主义、 表现主义、野兽派、超现实主义和后现代主义。



▲ 艺术家生活的房间。

▲ 美妙的静物,1917


而他也是个性格古怪的“毒舌”大师,今天就从关于恩索尔的九件事中,一窥他独特的创作人生。

║1║

他几乎没离开过出生的小镇

恩索尔出生于比利时海滨小镇奥斯坦德,除了在布鲁塞尔待过一段时间,他人生大部分时间都在这个小镇度过,且终生未娶。



▲ 奥斯坦德的海滩,1890



他喜欢奥斯坦德的海岸风光和天气,喜欢牡蛎、鲱鱼和炸薯条这些传统美食。

▲ 奥斯坦德的海湾,1990

║2║

不得志的求学时光

1877-1880年,年轻的恩索尔在布鲁塞尔的皇家美术学院求学,早期作品以传统的风景、肖像和静物为主。



▲ 戴花帽子的自画像,1880


但老师们觉得他总是跟教的反着来,并不欣赏他的创新。恩索尔将那里称作“短视者的巢穴”,后来就回到在家中,在阁楼的工作室里创作,基本与主流艺术隔绝。



▲ 中国风情静物,1880

║3║

纪念品商店、面具、狂欢节和骷髅

恩索尔的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比利时人,经营着一家纪念品商店,出售贝壳、瓷器、狂欢节面具……



▲ 贝壳,1895

▲ 中国古玩、鲜花、花瓶和扇子,1915/1919

“沉浸在闪闪发光的珍珠贝壳之中,跳着舞的闪烁倒影、海怪的怪异骨骼和植物标本……充满色彩的奇妙世界里,光的折射和反射无处不在,使我成为一个热爱色彩、为耀眼光芒所沉醉的画家”。



▲ 贝壳静物,1923

▲ 花瓶、小雕像、面具和香水,1935

祖母穿着传统服饰,脸上罩着可怕的面具,为一年一度的奥斯坦德狂欢节做准备,也是恩索尔儿时最深刻的记忆之一。



▲ 老妇人与面具,1889


从学校回到小镇,面具和狂欢节元素开始出现在他的画中,他一改阴郁暗沉的用色,画面鲜亮,主题也越发荒诞起来。


▲ 阴谋,1890

▲ 假面舞会,1891

1887年,父亲和祖母相继去世,画中出现了骷髅,似乎是恩索尔对死亡有了深刻的见解。



▲ 面对死亡的面具,1888

这阶段他受到了很多评论家和其他艺术家的不公平对待,作品甚至还被他参与创建的独立艺术团体Les XX拒之门外,他的愤怒和怨恨在许多作品中都很明显。

▲ 画室里的骷髅画家,1896

║4║

尼德兰画派的铁粉

恩索尔十分钟爱尼德兰画派,尤其是前辈耶罗尼米斯·博斯和老彼得·勃鲁盖尔。

▲ 老彼得·勃鲁盖尔作品

▲ 耶罗尼米斯·博斯作品

║5║

理智是艺术家的敌人

恩索尔对光影的痴迷,早期画作颇有点散漫的印象主义风格。不过,他对乔治·修拉和保罗·西涅克的点彩派技法十分不屑,他觉得这将印象派风格推向了一个可控而公式化的领域。



▲ 单桅帆船,1890


恩索尔的画风,原始而粗糙,疯狂而混乱,常常用颜料刮刀就一通发挥,是绝对不允许在创作中有秩序和法则存在的。


“理智是艺术的敌人,艺术家被理智所控,就会失去感觉。”

▲ 皮耶罗和穿着黄色长袍的骷髅,1893

║6║

30岁前就完成了代表作

恩索尔的创作爆发期集中于19世纪八九十年代,还带有很强的讽刺意味和攻击性。除了油画,他还创作了很多素描、蚀刻画、版画等。



▲ 这里瘟疫,那里瘟疫,到处都是瘟疫,1888,蓝色、红色的粉笔和黑色石墨

▲ 跳蛙复仇记,1898,蚀刻画

▲ 1910-1915年间绘制的图纸,彩色铅笔和蜡笔

1888年,他绘制了其最知名的代表作《1889年基督降临布鲁塞尔》。这幅画信息量巨大,曾被展览拒之门外长达几十年,直到1929年,才被公开展出。



▲ 1889年基督降临布鲁塞尔,1888


║7║

论讽刺,比英国人更像英国人

恩索尔作品中的讽刺意味浓厚,小时候他曾师从一位讽刺漫画家。晚年他在写给一位评论家的信中说,“比起现在大多数英国艺术家盲目模仿早期意大利人,我感觉自己更像英国人。”

▲ 坏医生,1892

║8║

他的画可以直接当钱来用

1893年,由于急需用钱,恩索尔试图以800比利时法郎的价格卖掉工作室的所有绘画作品。然而,当时还没有感兴趣的买家。


可是没过几年,他的名气开始响亮起来,在奥斯坦德,他甚至可以把自己的蚀刻画作为交换货币进行交易买卖。一时间,当地的面包店、肉店、药店、酒吧里,都能看到他的蚀刻画。

▲ 恩索尔为欧内斯特·卢梭绘制的菜单,1896

更有趣的是,后来恩索尔的头像,真的印在了可以流通交易的比利时法郎上。

▲ 1995年发行的面值100的比利时法郎纸币

1929年,比利时国王阿尔贝一世封他为男爵,1933年,他又被授予荣誉勋章。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这种认可到来时,恩索尔富有远见的创造性已经开始消退,他绘画的频率也大不如前。

据说,在被封为男爵时,他还做了一件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他买下了能找到的所有市面上自己的蚀刻画并销毁,使之成为了如今最珍贵的印刷品之一。


▲ 恩索尔为家乡小镇设计的狂欢节海报


║9║

画得好,也写的一手好文

恩索尔晚年爱写作,以此来表达他的思想和观点。他回顾年轻时评论家们对他的影响,这样写道:“轻蔑像冰雹一样打在我身上。”可见他当时并不是对恶评毫不在意。

▲ 自然死在花瓶里和水果,大约1920-1925

在表达对光的喜爱时,令人动容。“我虽然没有子女,但光就像是我的女儿。光是浑然一体的存在;光是画家的面包;光是感官的皇后。”

▲ 自然,1937

▲ 花与水果,1938

他也特别喜欢提到大海,在写给朋友的信中写道:“我想住在一个内部以珍珠母贝为装点材质的大浴棚里,每天可以枕着海浪声沉沉睡去,身边还陪伴着一位慵懒美丽、散发着海的清新的金发姑娘。”

▲ 艺术家工作室,1930


很多天才的一生都以郁郁不得志而终,因为他们往往太过超前,在人群中显得特立独行。


恩索尔的前半生是如此,好在最终,收获了属于自己的荣耀。但是谁也说不清楚,或许就是痛苦成就了他的伟大。

▲ 自画像与面具,1936



文章来源:Littlething恋物志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  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