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基斯(Takis):动态艺术先驱

李素超

2020-12-04 15:19:05

关注

“这仅仅在于揭示,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揭示宇宙中细微的震颤和能量的交错,不论是画家、雕塑家还是音乐家,我认为这都是作为一名艺术家的工作。我并不认为能量是一种抽象的东西。”

——塔基斯(Takis)




Installation View of Insidos Light and Signals(1966-1981)
© the artist. Photo © White Cube (Jon Lowe)



Takis, Isidos Light, 1966

© the artist. Photo ©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出生于雅典的艺术家塔基斯(Takis,原名: Panayiotis Vassilakis,1925-2019)可以说是20世纪下半叶最具影响力的希腊艺术家之一,在他逾70年的艺术生涯中,他始终是动态艺术(kinetic art)的先驱者,通过电磁场创造一种能动的雕塑形态。不可见的磁力成为塔基斯作品里最主要的媒介,而他试图用各种不同的方式让其显现。不同于许多我们熟知的雕塑作品所强调的物质性(materiality),塔基斯相信万物的精髓潜藏于视觉之外,他作品中对不同物体的使用往往在于那超越物性的能量。



艺术家塔基斯(Takis,原名:Panayiotis Vassilakis,1925-2019)

受悠久的古希腊历史文化及大量古希腊雕塑品的影响,塔基斯在他20岁之际就开始了雕塑创作。整个40年代,希腊先后经历了二战期间轴心国的占领(1941-1944)和希腊内战(1946-1949),导致塔基斯没能接受学院里正统的艺术教育,此间他一直专注于自学艺术,彼时与他同时代的毕加索和贾科梅蒂也启发了塔基斯在雕塑上的实践。他早期多以石膏和锻铁为材质制作雕塑,直到1950年代中晚期,塔基斯离开希腊,在欧洲各地旅行,并常常往返巴黎和伦敦两地。在巴黎,他结识了法国艺术家伊夫·克萊因(Yves Klein)和瑞士雕塑家让·丁格利(Jean Tinguely),那时两人刚好在实验动态雕塑,塔基斯自此开始将自己的兴趣和创作方向从静态转向了动态。



年轻时期的塔基斯(Takis) © Courtesy Takis Foundation

Takis, The Four Soldiers, 1952 © Courtesy Takis Foundation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动态艺术已经发展至一个尤其成熟的阶段,克萊因、丁格利、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Lyman Whitaker等许多艺术家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尝试动态雕塑的新形式。那时期,雷达、火箭、卫星等科技的产生带领人类迈入太空时代,60年代太空探索的热潮也让艺术家振奋不已。1955年,塔基斯在等一辆火车的时候偶然发现车站里信号灯、铁轨、隧道融为一体形成的钢铁丛林,这激发了他的一系列雕塑创作——“信号”(Signals):它们由一根根细长的金属绳组成,当风吹过,它们会随风震动和弯曲,类似雷达接收器接收到信号的时刻。塔基斯将这一“信号”系列视作来自风与天空的能量的捕捉器。

Takis, Signal, 1955-1956, © Courtesy Takis Foundation


Takis, Signal, 1973, Iron, 168.5 x 32 x 25 cm

© the artist. Photo © White Cube (Ollie Hammick)

Takis, Signal, 1972, Painted iron, 342 x 222.5 cm

© the artist. Photo ©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Takis, Signal, 1981, Painted iron, 291.5 x 40 cm

© the artist. Photo ©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1958年开始,塔基斯将重心转向看不见的磁场,以电磁力雕塑去探知自然,通过艺术与科学的结合,致力于体现电磁学宇宙的诗与美学。他的雕塑作品中经常出现天线、雷达、电磁铁、信号灯等元素,并借助磁力使物体悬浮于空中,营造宛如太空般的场景。1960年,塔基斯在巴黎的Iris Clert画廊搭建起一个让人悬浮空中的磁力装置《The Impossible – Man in Space》。南非诗人Sinclair Beiles的腰间被装上一排磁铁,期间,他朗读着一则宣言:“我是一件雕塑……还有像我一样的许许多多的雕塑。不同的是它们不能说话……我希望地球上所有的核弹都变为雕塑……”。宣言后,他随即悬吊在了半空,每组磁块间的磁场让他能够在空中短暂地停留。该作品完成不久后,克萊因实施了他的那场著名的从楼顶纵身跳下的行为《跃入虚空》(Leap into the Void),随后的1961年,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太空旅行的人。在塔基斯1961年的一件雕塑作品《Magnetic Ballet》中,他让球体围绕一个带有磁场的圆盘旋转,好似宇宙中天体在引力作用的拉扯下以既定轨道高速旋转那般。与引力一样,电磁力也是构成宇宙万物的四种基本力之一,这股神秘、强大又不可见的能量犹如魔力般吸引了塔基斯的一生。

Takis, The Impossible – Man in Space, 1960

Takis, Magnetic Ballet, 1961



Takis, Magnetic Wall (Flying Fields), 1963

塔基斯对电磁雕塑持续的热情,不仅来源于上世纪太空探索与动态艺术的热潮,更在于他对自然界无限的想象与好奇。塔基斯曾表示:“我想让自然现象出现在作品中,而自然意味着声音:无论是风、海,还是昆虫的嗡鸣。” 塔基斯经常旅行到世界主要的艺术中心,60年代初他去往美国,并在后来成为了杜尚的好友。1966年,塔基斯开始利用电磁制作结合声音的装置艺术,在纽约切尔西旅馆(Hotel Chelsea)开启了自己的电磁音乐系列作品“Electro-Magnetic Musical”。 该系列中,塔基斯把吉他弦拉抻在被涂上白色颜料的长方体木质声音盒上,电磁石隐藏其内,一根长针悬吊于琴弦前,在磁力的作用下来回摆动并拨动琴弦,由此产生的震动经由扩音器发出微弱的声音,塔基斯将这一声音称为“原始的声音;宇宙的原力之声”。对声音的实践也将塔基斯与约翰·凯奇(John Cage)联系在了一起,60年代,二人在禅宗哲学和神秘学上曾有过密切的交流。此外,塔基斯还在电影、戏剧和表演中参与音乐策划,与法国电影导演科斯塔·加夫拉斯(Costa-Gavras)在其电影《特別法庭》(Section Spéciale, 1975)中有过合作;1979年与白南准合作完成音乐作品《二重奏 白南准/塔基斯》(Duett Paik/Takis)。




Takis, Electro-Magnetic Musical, 1966 © Takis



Takis, Panneaux musicaux, 1970-2002



Takis, White Cube Hong Kong, (21 November 2020 – 27 February 2021)

© Takis © White Cube (Kitmin Lee)

两年后,塔基斯因获得麻省理工学院(MIT)的一项研究奖学金计划而搬去了麻省,在那里他学习了流体动力学,并发明了“磁流体雕塑”(Sculpture hydromagnétique)作为他在麻省理工的研究成果。1969年,塔基斯的作品出现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展览“机械时代尾声的机器”(The Machine as Seen at the End of the Mechanical Age)中,因为一件雕塑作品的展出未经他的同意,他闯入美术馆撤下了作品,并联合其他艺术家与评论家如汉斯·哈克(Hans Haacke)、露西·利帕德(Lucy Lippard)、南希·斯佩罗(Nancy Spero)、尼古拉斯·卡拉斯(Nicolas Calas)等人组织成立了“艺术工人联盟”(Art Workers Coalition)以维护艺术家权益,并批判博物馆在对待越南战争问题时的不作为态度。



Takis, Hydromagnétique(detail), 1969

塔基斯的公共艺术项目还可以在巴黎及其周边的许多公共场所看到。1987年,塔基斯受任为巴黎拉德芳斯区(La Défense)广场创作一件公共艺术,这也是巴黎历史上首次委任给艺术家的最大的公共场所。作品《明亮的森林》(Foret Lumineuse)由此产生,39个高度从3.5米到9.5米不等的发光的金属雕塑矗立在广场中央的水池上,它们以阿基米德螺线的形态呈现,这一在自然界中广泛存在的螺线形也是塔基斯许多雕塑中常见的元素。

Takis, Foret Lumineuse, 1978

Takis, White Cube Hong Kong, (21 November 2020 – 27 February 2021)

© Takis © White Cube (Kitmin Lee)

1980年代中期塔基斯回到了希腊,在雅典附近阿提卡地区的Gerovouno山丘上建立了一家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K.E.T.E.基金会,又名塔基斯基金会(Takis Foundation),其中包括了博物馆、“剧院”、花园和艺术家的工作室(Atelier),含括塔基斯整个艺术生涯中许多杰出的创作和他的艺术家朋友们的作品。欧洲议会于2001年表彰塔基斯基金会因艺术家对可再生能源领域做出的贡献。在塔基斯逝世的前一个月,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为塔基斯举办了一场大型回顾展,展览回顾了塔基斯近几十年来的职业生涯,呈现了他从1960年代迄今以雕塑、装置、音乐等为媒介的创作,也是他在英国举办的首次大规模个展,为观众带去一个全面、多样的塔基斯。


塔基斯基金会(Takis Foundation)





 Takis, Tate Modern, London (3 July–27 October 2019)

Courtesy Tate. Photo: Tate Photography (Mark Heathcote)


今年11月21日,塔基斯个展在香港白立方开幕,展览同样囊括了艺术家三十年间的几个重要系列作品。塔基斯曾如此说到自己作为艺术家的角色:“这仅仅在于揭示,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揭示宇宙中细微的震颤和能量的交错,不论是画家、雕塑家还是音乐家,我认为这都是作为一名艺术家的工作。我并不认为能量是一种抽象的东西。”塔基斯以他祛魅化的方式,将形而上的神秘力量化作推动细小事物的、可被我们瞬间感知的存在体;他在一切静态中注入动态,有如魔术师般创造着奇妙的观看体验,属于每个人的一份珍贵的好奇心被重新点燃了起来。





Takis, White Cube Hong Kong, (21 November 2020 – 27 February 2021)

© Takis © White Cube (Kitmin Lee)



文章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  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