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中奖后办了50年艺术杂志

寿含章

2021-01-03 16:05:26

已关注

文章标题是不是很吓人?我自己也觉得有点恶心,但我们的好奇心总是胜过恶心。

故事发生在50年代的意大利,一个叫Trevi的小镇上,一位卡车司机的儿子名叫Giancarlo Politi,正值13,14岁,因为喜爱诗歌于是办了本很简易的诗歌杂志。这个特别文艺的小男生在几年后参加了意大利电视竞猜节目,就是那种答对问题可以翻倍拿钱。那个年代意大利电视台没几个频道,于是在一个神奇的傍晚,这个男生在无数观众的惊呼声中连连答对问题,最终获得了500万意大利里拉,虽然意大利里拉折算成今天的欧元也就几千,但在那个年代意味着很多很多钱,特别是对一个卡车司机的儿子来说。

赢了很多钱的叫Giancarlo Politi的小男生对司机爸爸说,“我要去伟大的罗马,因为那里有更多的诗人。”

父亲载着儿子于是朝着罗马的方向开去。车没有进城中心,而是停在了环城公路上,男生跳下车步行了5公里来到了罗马城中诗人,艺术家和作家的聚集地,那一年他才16岁,似乎已经隐约知道自己将成为意大利艺术重要的推动者。

Giancarlo Politi就是中间那位

在罗马文艺圈几年的浸润下,Giancarlo Politi爱上了艺术。在当时60年代,意大利艺术杂志只报道文艺复兴,18世纪和19世纪早期的艺术,最多只到30年代的超现实主义,因为意大利曾如此辉煌,如此富有和世故,当代艺术被鄙视,

没有一本杂志讲述着艺术此时此刻的情况,于是Giancarlo Politi说,“那么我来。”

1967年,20出头的Giancarlo Politi创刊了Flash Art。

半个世纪后,Flash Art依旧好好活着

其实历史上很多艺术杂志,平台,甚至艺术博览会的创办人都只有20,30岁的年纪,比如Frieze,比如Artsy,对年轻人来说什么都有可能。

金钱对年轻人来说固然重要,但不该是最重要的追求,崭新的点子才最值得追求,因为新点子可以推动一个产业,可以帮一些人找到新出路,还可以换钱,换来的钱可以继续追求新点子,这样人生不更有趣些吗,也许还更容易些。

回到刚才的话题,Giancarlo Politi创刊了Flash Art。我们会想知道他投了多少钱,答案是他一分没投,因为他没钱。没钱怎么请学者和评论家来写文章?Giancarlo Politi想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他让艺术家们自己写。

很多艺术家都可怜巴巴地等待着被评论家和藏家关注到,等待他们给自己的评价。在我的个人经历中,大多数作家不会画画,但很多画家会写一手好文章,所以艺术家不要等待,为自己写点什么,诚实地叙述一下创作旅程,一些片段的感想,你要学会为自己说话。去年我遇到一位收藏Artist’ book的藏家,所谓Artist’ book就是艺术家自己创作的书籍,并且有些书籍本身就是他们的作品。在未来主义,达达,超现实主义,Fluxus,观念艺术的发展中有无数的艺术家为自己编书成册,其中包括John Cage,Ed Ruscha,Bruce Nauman,Sol LeWitt等等。

Sol LeWitt自己弄的书

没人帮你弄,你就自己弄,写写打印打印也花不了很多钱,Sol LeWitt的册子非常简易朴素,但又有什么关系,他清楚地表达了自己,总比傻等一辈子好。

Giancarlo Politi的Flash Art后来不仅被弄起来了,还走上了国际路线,目前它依旧属于family business,杂志由Giancarlo Politi的漂亮女儿监管。Giancarlo Politi的妻子Helena也很知性,他们的相爱故事也比较浪漫。当时Helena从布拉格来到意大利学习未来主义,学成准备归国,在机场撞见了Giancarlo Politi,Giancarlo Politi一眼就喜欢上了,于是示爱,并要求Helena可以留在意大利,可以为Flash Art工作。

Helena,目前她和女儿都为Flash Art工作着

半个世纪过去了,Flash Art杂志与Frieze,Art in America,Artforum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四本艺术杂志。

最有价值的我认为是Artforum,尽管Artforum因为很学究所以很枯燥,但对于艺术圈来说,内容不是很重要,信息才是最重要的。信息和内容不同,艺术圈是靠信息来交易的,不靠内容是否丰满和有趣,而Artforum能比较精准地告诉你全球艺术圈正在发生的变化。

Artforum

1963年Artforum在旧金山诞生,2年后搬去了洛杉矶,在1965到67年间介绍过许多洛杉矶的艺术家们,可是2年后杂志又搬到了纽约,Andy Warhol和波普正搞得热闹,于是洛杉矶的艺术家们也因此被遗忘了许多年。

Frieze杂志诞生在伦敦,几个年轻孩子搞起来的,Frieze其实映照了英国在全球艺术中的古怪地位。为什么这样说?这本杂志诞生在1991年,其实在它之前英国曾有过一本历史上特别有名的艺术杂志,叫The Studio,确切地说,它是历史上第一本艺术杂志,创刊于1893年的伦敦。

The Studio在1983年的第一本刊物封面

当时Photo Mechanic技术达到了一定程度,在印刷上图片和文字第一次可以同时放在一起,不过这个杂志在历史长河中渐渐消失了,直到Frieze的诞生,伴随着YBA英国青年艺术家的崛起,比如Damien Hirst,Tracey Emin,Chris Ofili。在杂志创办的十多年后的2003年Frieze又诞生了同名艺博会。艺博会在德国,法国,瑞士,意大利是60,70年代就开始的事,而英国在2003年之前没有任何艺博会,没有任何艺术杂志,没有几个藏家,英国艺术圈的蓬勃发展其实是最近20年的事。

Frieze

其实Flash Art也有过一些延伸发展,在世界不同城市办过博览会,都不太成功,但有一个项目为他们赢来不少钱,这是一本艺术黄页,叫做Art Diary。在这本艺术黄页里有着全世界评论家,画廊主,艺术家,藏家,建筑师,设计师,摄影家的联系方式。你会大叫What?!因为这些信息在如今是每个画廊的资产,是保密资源,可是在当时70和80年代,在一个没有英特网的时代,每个艺术从业人员的包里都有这样一本厚书,共享着同样的资源。当时Art Diary无法靠广告来生存,于是Giancarlo Politi让所有想在这本黄页里出现的联系人自费刊登,于是Flash Art在70,80年代靠着它的Art Diary过得还不错。

Art Diary

去年中国死了几本重要的艺术杂志。我常感觉中国的知识分子不够有趣和大胆,最近看了一档“十三邀”的节目,许知远对谈马东,许知远就是我印象中的典型知识分子形象,他更适合在封闭的环境里生存,关上门写写东西,而不适合站在公众的目光下暴露自己的偏执和不成熟,让观者觉得尴尬又可怜。我觉得知识分子应该是圆润的,不是三角形的,知识分子是应该在红尘里做实事的,不该为难别人,也为难自己,并且因为懂得更多,所以更具备慈悲与宽容。而艺术杂志也是,它不该沦落为闪耀的名利场,傻气的导购目录,也不该是酸涩难嚼的学术和语言上的竞技。就象我刚才说的,点子比钱重要,无论是艺术的创造,传播和收藏,都该有独立崭新的点子。因为点子可以推动人,推动时代,而知识分子就该是那个在红尘中性感地推动轮子的那群人。



文章来源:GlassCastle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在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知识充能!高分文博纪录片清单

博物清单 0评论 2021-01-24

文化需要现场:2020文化力年度榜发布

文化力研究所 0评论 2021-01-21

2021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艺术学项目申报公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旅部 0评论 2021-01-20

2021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艺术学重大项目招标公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旅部 0评论 2021-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