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瑞贝卡·霍恩(Rebecca Horn)

科迪.迪崔蒂

2021-01-09 11:56:00

已关注

霍恩的艺术迫使观众看到身体的痛苦和失能。

瑞贝卡·霍恩(Rebecca Horn)是一位德国概念画家,她用了半个世纪的时间,使用风扇,羽毛和奇特的口罩等物品来描绘人体的脆弱性。

1964年,瑞贝卡·霍恩(Rebecca Horn)在巴塞罗那一家按小时出租房间的酒店里开始了她的艺术生涯。那时她只有20岁,刚从汉堡美术学院被迫退学。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她的身体将越来越虚弱,还伴随着父母双亡之后的孤独。蓬皮杜梅茨中心的策展人亚历山德拉·穆勒(Alexandra Müller)在1967年举办了一次霍恩的展览,那时候,霍恩就已经因为她呼吸的有毒烟雾感染了肺中毒,她的雕刻用的是聚酯树脂,而她又不戴口罩。穆勒说,她在疗养院里度过了一年,这对她来说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经历”。

身体的局限性,易逝,虚弱,疾病,死亡……这些成为了霍恩创作的核心。在疗养院里,她开始创作自己的第一批“人体雕塑”。她在二战后的巴伐利亚州长大,一位罗马尼亚女教师教她画画。她很少以女孩的身份说话,并且几乎从不说德语。“德语让人心烦,而且我们都要学习法语和英语。我总是在其他地方旅行,说其它语言。”霍恩在2005年《卫报》一次罕见的采访中说:“我用不着画德语,法语或英语。我可以画画。”

在疗养院,她回到了童年时期的感觉里,构思出神话般的,不可能出现的人类身体。这些身体是被祝福的,并且有着更多负担。她最著名的艺术品“独角兽(Einhorn)”(1970)也许既是表演,又是艺术品。这件“雕塑服装”是绑在佩戴者头上的单个白角。它看起来类似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的“断柱”(1944)中的身体束带;在严重的电车事故后,卡罗需要这个来稳定她的脊椎。“独角兽”很暴力,但它同时也是对艺术史的参考,甚至是滑稽的。标题也是包含了艺术家自己名字的文字游戏。

在霍恩的作品中,暴力无处不在。在她20多30岁的时候,暴力就出现在她对身体的重塑中。霍恩的“羽毛面具(Hahnenmaske)”(1973)是用织物覆盖的金属条和黑色羽毛制成的,弯曲到佩戴者的脸上,并威胁到身边的人。就像她的许多作品一样,这看起来像一个施虐受虐狂的装置。“羽毛连衣裙(Federkleid)”(1972年)是一组覆盖着裸男的羽毛,并用绳子固定在一起。霍恩可以拉动绳子以便向上或向下抬起羽毛,于是她能露出或掩盖这个男性的身体。也许没有比她的录像装置“破坏者的卧室(Buster's Bedroom)”更令人不安的作品了:年轻的唐纳德·萨瑟兰(Donald Sutherland)扮演一名假装是医生的住院病人,让一位年轻女子穿上直筒外套。

“破坏者的卧室”(以及霍恩早期的大部分作品)暗示了身体的力量可能被夺走,而且这种力量的弱小可能会成为另一个人的乐趣之源。这些作品扩展了身体的力量,让它更加善变。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果进行了充分的训练,就可能参加马拉松比赛;而如果跟腱受伤,就可能再也无法走路了。善与恶,生与死,运动与无能为力之间的界限一戳就破。人们相信自己可以控制自己肉和骨头是危险的自大。霍恩的艺术迫使观众看到身体的痛苦和失能。


在20世纪那些为别人的痛苦而痛苦的艺术家当中,很多人都是德国人,这并非巧合。在70年代中期,霍恩移居纽约,在那里住了十年,又回到德国,开始与祖国的历史遗产作斗争,使她的艺术从个人发展到德国的历史。她创作了“倒立音乐会”(1987),这是她在纳粹酷刑和处决现场布置的声音作品,再现了挣扎的垂死的囚犯的声音。霍恩还重新打开了纳粹曾经用来折磨囚犯的塔,加入了铁锤和闪烁的灯光,创造了一个无法否定的记忆场所。

对于霍恩来说,身体就是历史,而历史就是身体。穆勒说:“霍恩的工作[表现了]她对世界的认知:在这个世界中,残酷,痛苦,和剧烈的紧张感无处不在。”大多数人认识到自己无力改变过去,甚至也无法改变未来的时候,只能假装自己拥有更多的控制力,即使在没有任何控制权的情况下也是如此。而另一些人而言,正如霍恩的作品所展示的,解决方案是尽一切可能施加暴力和痛苦,不惜一切代价夺取控制权。

从霍恩到已故的乌雷,对这些从事行为创作的艺术家来说,作品的存档和流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这通常取决于它们与这个艺术家其它作品之间的联系,以及展示的方式。霍恩的作品要么无法在其它地方重现,要么对其它作品来说变得无关紧要。即使像“铅笔面罩”这样的实体作品,也是包含9条皮带的人体伸展作品,看起来像S&M头巾,它需要受过特别训练的佩戴者。它不像一幅画那么容易被保存。

霍恩早在20多岁时就预见了这一挑战,并聘请摄影师来记录她的作品,最常见的摄像师是阿奇姆·索德(Achim Thode)。穆勒说,她打算让自己的作品永久化,这改变了她的表演方式。每场行为实际上都要进行两次:首先是为观众表演,然后是为摄像师表演。“这让行为艺术家成为了自己神话的制作人”,穆勒说,“瑞贝卡·霍恩确保了她短暂作品的视觉永生。”而这本来不是行为作品的存在方式。

尽管霍恩已经工作了60年,如今已经76岁了,但她对很多人来说依然陌生。多么荒诞。她的艺术捕捉了身体的美,并影响了许多人。没有人像她那样把心理和身体的运动融为一体,并把心理状态放在身体运动的首位。霍恩说:“你必须相信某些东西,然后将它传播给全世界……大多数人生活在自己思想的小监狱里。”



作者:科迪.迪崔蒂

翻译:odosart

文章来源:odos art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 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