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本博司镜头下,失焦的建筑

小麟

2021-01-11 16:42:15

已关注
熟悉日本摄影与艺术的人,对于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这个名字都不会陌生。这位已经72岁的大师,是日本当代最著名的艺术家之一,被冠以「摄影界哲学家」「现代美术家」「建筑师」「古董收藏家」「最后的现代主义者」等标签。在捕捉自己思绪的同时,他也时刻在通过摄影表达着对世界的思考。


受到杜尚和其所代表的观念艺术的影响,杉本博司的作品呈现并不仅仅是作品本身,而是包含了创作思想、创作过程、作品以及观众最后看到作品的感悟等多方面的集合体。在以“时间”和“历史”为作品永恒主题的同时,用摄影、装置、建筑、表演艺术等多种语言讨论以现象为呈现形式的艺术背后的历史与哲思。


用跨界来定义这位艺术家显然是不准确的,因为他的艺术从来就没有边界。





01.图片
模糊的界限 模糊的视线图片

图片

图片

▲ 杉本博司 《透视画馆(Dioramas)》系列


可能会出乎大部分人的意料,以上这组照片并非拍摄于南极大陆或非洲草原,而是杉本博司在游览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时拍摄的馆内立体布景。


博物馆的的场景很大部分是根据在野外环境拍摄的照片还原的,其中的画幕是根据自然界拍摄的照片画的,所以这是从一个真实(真实的动物和自然界)到不真实(布景和标本),再经历一个不真实的过程(被杉本博司拍下来成为图片),最后达到了真实,一种人眼以为的真实,同时也是杉本博司理想中的真实,是他理想中的自然场景。


图片

图片

▲ 杉本博司 《透视画馆(Dioramas)》系列


杉本博司曾与洛杉矶Getty博物馆的负责人 Timothy Potts有过对话,他说道:“照片是现实的复制品,不过当它被复制两次的时候,它又变成真实了。”


用这样一组阐述悖论概念的作品,杉本博司提出了他的质问和思考: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我们眼见的一切是真的吗?如果真实与虚假的界限可以如此被打破,那么这个世界上其他的界限为什么不能打破呢?


几年后,杉本博司用一组失焦的建筑物照片再次打破现实与记忆的界限。《建筑》系列用亦真亦幻的模糊画面,勾起了这些建筑在人们记忆中出现的片段,呈现现实与记忆中间的模糊灰色地带。让观者在凝视画面的同时,获得置身梦境般的浪漫体验。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 杉本博司《建筑(Architecture)》系列


画面中的模糊失焦,源于摄影镜头的两倍无限远焦距,像是用镜头替代人眼,回溯建筑物的过往。杉本博司有意于将《建筑》系列的某些作品,沿用旧图像的建筑原型,作为串联该建筑过去记忆的媒介,使观者在观看时产生似曾相识的熟悉感。旧图像可能源自明信片、建筑手册、报刊杂志等。


图片

▲ 【左图】杉本博司《建筑》系列, 

AEG Turbine Factory, 2000

右图】AEG Turbine Factory老照片, 1909


虽然此组照片的构图并非完全原创,但他通过构建模糊的视线唤起了观者对那些特定建筑的记忆。这次,讲述故事的主体不仅仅是他的照片本身,照片的观者也被带入,共同完成这段有关历史与时空的记忆。





02.图片
在无时间的概念中 重现历史的记忆图片
杉本博司曾经说过,人生是一次长曝光


他以独特的长时间曝光的摄影手法,更新了人们对摄影“瞬时性”的印象。时间的定义也在这个过程中被解构了,变成可叠加也可回溯的哲学概念。


打破了传统摄影与艺术边界的《剧场》系列,源于一个实验性的突发奇想:“如果用一张胶片来拍摄一整部电影,会得到怎样的画面呢?”


他在一个个私人小剧院、汽车电影院,或荒废的老剧院中用相机长时间曝光,时间与电影放映的时长完全相同,即在电影开始时打开快门,结束时关闭快门。长时间的曝光在画面上留下一方明亮的白色,仿佛一扇通往过去又接通未来的时空之门,映照着剧院内部的装饰,使细节都清晰可见。


图片

图片

图片

▲ 杉本博司《剧场(Theatres)》系列


《剧场》系列是杉本博司对人生的隐喻——每个人的一生都不一样,但当生命结束时,他们都回到同样的白光。时间在空间中一层层叠加,过程即我们的人生,但当其趋于终点,又最终归于一片虚无的白色。


图片

图片

图片

▲ 本博司《汽车剧场(Drive-in Theatres)》系列


大卫·格林和乔安娜·劳瑞曾评述该系列作品“通过电影的死亡,为照片赋予了生命力”,而在东方哲学中,人生又何尝不是生与死的一种轮回交替呢?


如果说《剧场》系列让观者联想到了时间的叠加,那杉本博司花了超过二十年走遍世界各地拍摄的《海景》系列,则将纯粹的“时间”摊出,供人凝视观望。


杉本博司认为大海是他意识的原点。他相信海洋中拥有“时间”的存在,同时孕育出“生命”,再慢慢转化为人类的“历史”,而在他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似乎与史前人类看到了相同的景象。在远超人类时间标尺的时间维度里,山川、瀑布的变化都是巨大的,而能称得上永恒的只有大海和天空。


图片

图片

▲ 杉本博司《海景(Seascapes)》系列


大量的留白,统一的二分之一构图,完美的光比都构成了一种宗教式的静谧,很难让人不在它面前驻足。好的艺术作品是可以引人深思并创造想象空间的,这组作品中相似的构图和内容,却描绘出看似波澜不惊下蠢蠢欲动的时间进程与生命力。东方美学独特的留白,在杉本博司那大画幅相机的明胶卤化银相纸上做到了近乎无趣的极致。然而你依然无法解释为何面对内容如此单一的画面,却会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的熟悉,让你热泪盈眶。


至此,他的摄影作品变成了他与时空、与历史、与观者的对话,创作者与观看者同时置身于时间的进程中,感受历史在眼中和记忆中激荡。





03.
看山是山 看水是水
宋代禅宗大师青原行思提出过参禅的三重境界:参禅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禅有悟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禅中彻悟,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


一生都在探索人类是如何获得个人意识和觉知的杉本博司,在近年来转向艺术装置、建筑和表演艺术,不再受缚于摄影的形式,继续探讨着时间、神性、以及我们来自何方去到哪里这最让人困惑的问题。


在这其中最出名的创作,就数他花了十年时间构思与落成的“江之浦测候所”


 江之浦測候所,平面图


▲ 江之浦測候所


一如其名,这座建筑坐落于可以眺望海景的高地上,将相模湾的景色尽收眼底。建筑内部由多个不同功能的空间组成,包含季节艺廊、以江户时代旧城池的城墙作成的舞台、一座茶室、一座由他从各地搜集而来的石头所装饰的花园,以及根津博物馆捐赠的重建明月门。


图片

▲ 江之浦測候所,季节艺廊


图片

▲ 江之浦測候所,玻璃光学舞台


图片

▲ 江之浦測候所,茶室


图片

▲ 江之浦測候所,庭园


图片

▲ 江之浦測候所,明月门


可以说,江之浦测候所融贯了杉本博司的毕生心血与艺术理想,他希望参观者能在这么一座以自然为灵感的空间中,观察冬至、夏至、春分、秋分时,光与海,以及自然中不同的景象。沉淀自我,回归初心,思考自身与这个世界、与宇宙的关系。


文章来源:麟角LINJOY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