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离于艺术与时尚间的插画真的死了吗?

WWD 国际时尚特讯

2021-01-13 15:41:31

关注


几十年来,时尚插画的价值和鉴赏力随着社会变迁而起伏不定。

在摄影技术还不普及的 20 世纪 50 年代,是时尚插画的黄金时代,时尚插画凭借其完美的风尚及流行元素表达手法,时刻走在时尚前沿,不仅在引导潮流,同时时刻把握时尚的潮流脉搏。


图片

2020 年 4 月 21 日 WWD 封面,在疫情严重时期,刊物被迫跳出思维定式,寻找创造性的替代方案

图片创作:Lexie Moreland


WWD 自 1910 年创刊起就将时尚插画引入读者视野,它们是内容的一部分,同时也是营销工具。插画形式的服装传达着当时的流行趋势与畅销品信息。通过完美描绘的时尚插图,结合报道商业和社会活动的新闻专栏,WWD 为这个极速成长的行业添砖加瓦。这同时也要归功于一群优秀的艺术家,他们用丰富的笔触记录着本土和国际的时尚潮流。


贯穿整个 20 世纪,众多插画师在 WWD 上发表的作品就是很好的证明,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反映着时尚的强大力量,以及时尚对于流行文化趋势造成的影响,然而多年来,这一艺术表现手法在艺术界的作用被远远低估了。


图片1924 年 1 月 23 日“全国零售商的春季时装”插图图片来源:Fairchild Archives


佳士得和苏富比的高管拒绝就目前人们对时尚插画的兴趣或缺乏兴趣发表评论。苏富比的一位发言人说,她认为该公司没有合适的专家来讨论这个问题。

关于时尚插画是否是一种真正存在的艺术,时尚插画师和画廊老板已经辨证多年,如今我们从在 1stdibs、eBay 和 Etsy 等网站上也可以找到曾经出版过的海报或书籍,但寻找几十年前的时装插画已经不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图片1969 年秋季衬衫特别版 插画作者:Van Smith


曾经为 Dior Beauty 工作的时尚插画师 Bil Donovan 说,“这就像有些人说时尚插画像油画一样已经死亡了。”但事实上并非如此,“社交媒体是当前时尚插画兴趣复苏的主要原因,在过去人们要去布满灰尘的档案室找到它们,而现在人们可以在 Instagram、Twitter 或 Facebook 上看到大量的时尚插画。”

在当下来说,Antonio Lopez 的时尚插画可能是当下最“叫座”的,售价开始在 1.61 万美元到近 2.7 万美元之间,随着市场开始开放,收藏家开始认识到这些后来的插画家和艺术家的价值,以及他们身藏的才华。


图片

1984 年 Antonio Lopez 为品牌 Missoni 创造的

时尚插画

插画作者:Antonio Lopez


也有业内人士预计,美国中层艺术家作品的价格将在未来 10 年发生变化,目前约为 2690 美元至 4000 美元之间,他们多产、才华横溢、日复一日的创造着最美妙的画作,他们也将是艺术史上下一个被选中的群体。

时装插画师联盟在过去多年来在 WWD 上留下了著作的印记,他们大展身手,使设计师们的创作跃然纸上。Kenneth Paul Block 作为领军人物,启发了无数灵感诞生。


图片Yves Saint Laurent 的俄罗斯芭蕾舞系列插画来源:Kenneth Paul Block


Block 在 50 年代末加入 WWD,一直到 90 年代初摄影兴起,该部门被解散。今天他和他的作品亦是我们向插画师致敬的系列内容之一。Steven Stipelman、Robert Melendez、Robert Passantino、Glenn Tunstull、Kichisaburo Ogawa 和 Richard Rosenfeld 等人也将被收录其中。


图片

1976 年运动服系列 插画作者:Steven Meisel


曾任 Halston 模特的 Chris Royer 收藏有 Block 的手稿,“Block 特别讲究。他的 ascot 领巾,他的白衬衫、夹克、皮鞋,他的造型无可挑剔。完美的英国绅士。”

Royer 回忆起 Block 当初在 Halston 展厅画她时的情景:“他会观察,尤其注重手部动作。他觉得这块表达很重要。你站在那和其他模特说话的时候,他就会很快地捕捉。他经常会用马克笔,纸张的质地不太好,墨水会洇开,而他还是能画出漂亮的线条,让作品看起来大胆而美妙。”

Royer 说:”我一直对插画很着迷。他们勾勒出身体的线条,又不失细节。线条中藏着故事,展现服装的同时也透露出态度。它们简洁而不冗余,和照片不一样,照片需要纤毫毕现,尤其在数码化的今天。”


图片1965 年泳装风潮特别版 插画作者:Sandra Leichman


“而时装插画则是创造自己的世界,你可以随心所欲地描绘。” 她补充道。

WWD 的时尚插画传统可以追溯到二十年代早期——Ruth Reeves 的作品经常出现在内页和封面上。除了作为面料设计师,Reeves 也是当时少有的几位女性时尚插画师之一。


图片

Barbara Bolan 肩包及 Rachel Mercura 黄铜腕带

插画作者:Robert Young


随着岁月的流逝,一代又一代的时尚插画师加入了 WWD 的行列,并对这一流派产生了影响,包括 Antonio Lopez、Steven Meisel、Pedro Barrios、Jeff Britton、Deborah Marquit、Carmen Varricchio 和 Charles Boone。其中一些人,如 Robert Young,后来到时装技术学院任教;Joel Resnicoff,则在相当年轻时就去世了。Resnicoff 逝于1986 年,时年只有 38 岁,他的侄女建立了一个 Instagram 账号,向他充满活力的画作致敬。

到了 30 年代,WWD 推出了标志性栏目——“They Are Wearing”,用插图或照片来展现世界各地时尚之都的女性们在街头或社交活动中的衣着。到了 60 年代初,对潮流风尚进行艺术化的演绎成为主流,WWD 开始倡导新的典范,体现当时由年轻人主导的社会与政治变革。模式化的时尚视觉与文字风格逐渐式微,各具特点的时装插画师们大放异彩。


图片

Joan Ianni 为 Gigette spring 设计 1967 年

家常便服系列

插画作者:Robert Finn


这些艺术家在 WWD 版面上不断地捕捉着时代的潮流,通过插画描绘以 Jacqueline Kennedy Onassis 为代表的新时代社会名流,实现对社会与政治的评论表达。同时,由常驻画手绘制的时尚素描和现场艺术肖像帮助建立起了一场新的名人设计师崇拜。

如果没有 Block,这些风格化的美梦也许都无法实现,他被认为是 20 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时尚插画家之一。他标志性的 “姿态中的人物” 推动了 WWD 在视觉表现方面的变革。伴随 Block 的还有一众顶级人才,包括 Stipelman、Tunstull、Melendez、Passantino、Dorothy Loverro、Catherine Clayton Purnell、Ogawa、Rosenfeld 等,每一位都以他们独特的个人风格记录着时尚的历史。

公司驻于曼哈顿市中心东 12 街的那段日子,10 多位插画师每天坐在一起,和编辑部同在一个房间,赶在截稿时间前完成自己的作品。据一些前插画师说,那个房间里充满了竞争与温情。Ogawa 说,时间总是紧迫,大家经常互相询问对方对自己画作的看法。在当时刚毕业的 Ogawa 看来,“气氛挺紧张”。

前艺术总监 Andrew Flynn 于 1978 年加入公司,他说,插画师们沿着房间的边缘坐开,形成了十分有趣的环境。“不像新闻编辑室那样,每个人都在疯狂地打字。编辑们不得不习惯这样的另一个世界。”

虽然上午 10 点是正式开工的时间,但除了一向早到的 Passantino,大多数人都没那么准时到岗,这取决于前一天晚上的夜生活质量。不过大多数人都能在 11 点前 “晃进来”,Flynn 说。


图片1978 年“Best of New York”版面,展示 Calvin Klein, Bill Kaiserman Raphael 及 Willi Smith 系列 插画作者:Charles Boone


除了 Block 和 Stipelman 之外,团队中的大多数人都是根据设计师提供的 “croquis”(偶尔是面料色板)进行创作,而不是对着模特写生。“croquis” 一词是法语的 “速写”,指代快速的人物素描,用来作为服装绘制的底版。

每天的素描完成后,会被贴在一块纸板上,盖上数字印章,以标注它们的版面位置。下午 2 点半,会有司机来取走这些装在文件袋里的草图。“如果没及时准备好,那会是个大问题,因为还得再订一辆车,那是很贵的。” Flynn 说。

Merle Thomason 已经在 WWD 时尚图书馆管理了几十年,她回忆说,时尚插画师们是她最好的客人。“他们比任何人都更需要我这里的信息。如果需要在画作背景中加入真实的罗马、巴黎或伦敦元素,他们就会来翻翻剪贴簿。动物、色彩、火车、蝴蝶——你能想到的任何东西,我们都有资料册,” 她说,“比如要画出一位英国女士遛狗的图片,他们可能就需要引用某种特殊类型的狗,无论是梗犬,阿富汗猎狗还是牛头犬。”


图片

1985 年秋季内衣及家居服特别版插画作者:Catherine Clayton Purnell


时尚插画师不仅提升了 WWD 新闻版面的艺术层次,也往往为设计师的手笔增辉,Thomason 说:“他们让一切看起来都很美,而不是阴沉乏味。厉害的时尚插画师能让一个糟糕的设计看起来价值不菲。这是摄影师做不到的事情。”

为 Dior Beauty、Saks Fifth Avenue 等时尚机构工作的知名时尚插画师 Bil Donovan 也特别指出 Block 是 WWD 的杰出人才。“他是个大师,WWD 插画之王的荣耀非他莫属。” 他也对 Stipelman、Tunstull、Purnell 和 Loverro 赞不绝口。


图片

法国凡尔赛宫修复募捐活动的插画

插画作者:Kenneth Paul Block


几位前 WWD 插画师后来都去了帕森斯设计学院和时装技术学院任教。80 年代初,在 Steven Meisel 的时尚摄影事业蓬勃发展之前,Donovan 在帕森斯上过他的课。“他的课太震撼了…… 简直是一场革命。那些模特不是 3、40 岁,Steven 带来的是 19、20 岁的孩子。他们都很漂亮,他们是潮人、是朋克、是新浪潮。太新鲜了,这就是他的教学方式,充满能量。然后他这些能量都带进作品里。” Donovan 说。

“真正重要的是,在绘制时尚插画时所受到的风格化、选择力和编辑能力的训练,也会成为创作其他类型插画时的得力工具,比如绘制背景环境、静物形态或一个酒店房间。能够利用这些能力去绘画是非常宝贵的,这样才能吸引人们的目光。”


转载:WWD 国际时尚特讯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