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庚:当代博物馆必然是流动的博物馆

李德庚

2021-01-14 13:36:07

已关注



策展犹如一种语言,是任何人都必须具备的能力。在2020ADM论坛中,我们邀请了一批经验丰富的策展人以及知名艺术家,带大家体会“策展”所能带来的巨大能量,用策展思维呈现创意与思想,让城市获得更新的能力。【云端留声机】第三十九期,让清华美院博士生导师、直径叙事创始人李德庚为我们解读,博物馆的“当代性”。


图片



1

— 当需要重建的线下世界 —

遇到模糊的“博物馆”

   

今天我分享的主题是“没有展品的博览馆”,这个主题名其实是我临时想出来的,但多多少少也代表了我这些年工作方面的一些总结,今天就来跟大家分享一下。

 

本次论坛的分享嘉宾大部分来自美术馆领域,也有博物馆领域的嘉宾。说到博物馆或美术馆,其实是个由来已久的事物。但在今天这个时代已经有所不同,尤其在中国,大家的感受会更深一点,就是线下世界来势汹汹。

 

特别是在杭州,大家都知道阿里巴巴有多么强大,我们的每个人的生活几乎都跟它脱不开关系。我们过去说博物馆主要是线下世界的事物,但其实现在线下世界已经把我们生活中很多事物抽离到线上世界中来了。也就说,如果能在线上干的事情,就基本没线下什么事了,大部分情况都是如此。


图片

 

但偏偏在中国,现在又是博物馆、美术馆盛行的时代,这两件事看起来似乎存在着矛盾。比如现在所谓的线上博物馆、线上美术馆,到底它们合真正意义上的博物馆、美术馆是不是一回事呢?这个也有待探讨。

 

但不管怎么说,在这个时代,在这个领域的相关人员都要面对线上和线下世界所带来的种种问题,或者说机会。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把它称之为一个模糊的状态。这个模糊有几种层面,首先博物馆和美术馆这两者之间的界限已经不再像传统分法那么明显了。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从意义上来说,博物馆到底是什么?这本身在今天又成为了一个新的问题。现如今,博物馆这个词汇或者这个概念,在运用上非常具有扩展性。当然某种意义上这是件好事,说明它对这个时代还有存在意义和价值的。


但这样导致今天我们看到“博物馆”这个词时,绝大多数情况下需要打一个双引号,因为它与过去的传统定义有些许差别。



2

— 博物馆策展设计中的“当代性” —

   

接下里,我给大家分享我们这些年做的一些案例总结,我尝试从中间找一个角度来解释,对于这件事的思考。


▎张之洞博物馆


图片

这个2017年我们在武汉做的一个博物馆,叫做“剧场中的展览,展览中的剧场”。我来到现场之后,发现这个地方非常像一个剧场,它有很多直接对外的大玻璃,然后是像看台一样一层一层,一直层叠上去的空间。至少看起来,和大部分传统博物馆空间有非常大的不同。

 

后来通过一段时间的调研,我们策展团队发现,要新建一座张之洞博物馆,目前必须要面对下面这三个主要问题:

 

第一,武汉已经有了多个“张之洞博物馆”。因为张之洞本人在武汉待了19年,对武汉有全方位的影响,所以当时的武汉已经有很多个博物馆都有关于张之洞这段历史的记述与展览,而且大多已经比较完善。那么再做一个的意义何在?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现有藏品薄弱。武钢张之洞博物馆的藏品质量和数量都不够好,而且主要是针对张之洞跟汉阳铁厂这一个小部分的内容,远远不能涵盖张之洞相关的历史。

 

第三,历史叙事对当代观众来说缺乏吸引力。可能在武汉,张之洞算是影响很大的一个人,但放到全国,放到5000年的历史里,他未必见得真的有如此重要。那今天的观众为什么还一定要来他的纪念博物馆看呢?这种主题本身来说是缺乏吸引力的。


图片

 

那究竟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呢?


经过分析,我们发现武汉这座城市其实就是一座最大的展品。因为张之洞在这里待了整整19年,他花了大量精力把武汉改造成一个近代城市雏形,这其中涉及到了武汉的方方面面。因此张之洞博物馆其实可以成为一个思考的地方,因为藏品已经在外面了。

 

关于再做一个张之洞博物馆的意义何在,我们认为让历史重现的最佳方式并不是复述历史,而是以今天的眼光去发现其中有价值的部分,以今天的方式去重新叙事。

 

因此,我们的重点是把张之洞改革话题进行深入梳理,让张之洞当年未尽的话题继续讨论和发酵,也许这才是最大的意义。

 

最后,关于如何在历史叙事基础上建立当代的叙事。只要是今天人做的展览,就算主题与历史相关,也应带起今天人的视角,当代人的态度。

 

因此,我们首先是用生活叙事来破解历史叙事,拉近跟观众的关系;其次,建立跨越时代的话题,以建立过去与今天的联系;再次,为了主题叙事的需要,把历史内容拆解并跟世界上其他相关的内容去比对或合成;最后,通过当代性极强的设计手法,用当代的设计语言来进行叙事。


图片

也正因如此,这就变成了两条叙事线:一条是关于张之洞本人,另一条是整件事情浓缩在武汉近代化过程中的意义。于是最后起名为“张之洞与武汉博物馆”,因为只要把张之洞和武汉联系在一起,讲的就是这个城市的近代化历史。

 

从讲故事的角度来说,也可以从三个视角来看。




第一个,我们把张之洞在武汉的近代化改革看作是以工业化为先到的、尚未完成的、次生现代化转型的城市模型,将其整个作为一个“前现代城市”向“现代城市”转型的模型来看;

第二个,所有的东西都围绕着变革,从器物到制度到文化,通过这三层结构去进行解读;

第三个,我们关注了当时在中国的三种力量,包括传统中国的力量、西方在中国的力量以及改革中国的力量。而且这种改革既得到了政府的支持,也有民间工商业、民间人士的共同发力,因此不仅有自上而下的一面,也有自下而上的一面。





 

不难发现,当年张之洞做的很多事情,对于当今社会依然意义重大。这些都是接下来我们做的所有事情的基础。


图片

这是做完的馆,将张之洞的炼铁、铁轨、城市建设三种价值结合后,在一层打造了这样一个装置,在晚上也可以起到照明的作用。

 

正如本次演讲主题——“没有展品的展览馆”,张之洞博物馆确实没有展品,我们制造展品的方式,其一就是制造场所。


图片


这块是请了武汉的一批历史学家,进行了一场虚拟对话,把它合在一起就像组了一个论坛。这时候就把今天的历史学家如何看待张之洞,变成了一个对谈的场所。


图片

这里是通过搜集大量有关张之洞的书籍资料后,把它变成了一个图书馆。


图片

这个角是一间小放映室。我们专门拍了一部纪录片,通过采访武汉大街上的人,将现代人如何看待这段历史呈现了出来。


图片

我们以张之洞博物馆中心为原点,把张之洞遗留在今天的遗产做了一个重新的地图化梳理,然后映照在这个大斜坡上。观众到这儿可以看到它们的变化。

图片


我们还做了一个视频,讲述武汉从早年的三个城市变成大武汉的演变过程。人们可以站在上面,以上帝视角来俯瞰整个城市的演变。


图片图片

还包括做了一个像遗址的地方,还复制了一批当年张之洞有名的“汉阳造”,这里是放机械的场所。

 

制造场所是第一个手法,第二个手法是把读者变成观众。我们从资料里提取新的体验和方法,将它们放到展览中进行改变。


图片图片


比如关于张子栋写的《劝学篇》的装置,当年的报纸等。


图片

上面这是当年张之洞和李鸿章、慈溪之间的电报往来,我们将其集合起来,把各种往来回答变成一个带有电报意味的回答空间。


图片图片图片


另外还有很多,比如他有400多人的智库,我们做出了“头顶上的星空”的气势;当年的京汉铁路时刻表,我们做成了一个横贯三层四层的环;还有关于他办学堂的部分,关于他在企业演变方面做得尝试,以及关于工商业的改革等等。

 

此外,观众的角色,这一点我们也觉得特别重要。因为今天有了更好的互动技术,观众可以和展览之间形成更好的沟通。我们在这里也进行了大量的思考,观众在其中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图片


比如进入这个空间时,你可以看到张之洞的生平年表。我们把他的年龄放在最轴区的位置,让观众与其产生更亲近的比对关系。


图片


因为张之洞在中国设计了第一所幼儿园、第一座图书馆等,所以我们设计了一个学堂的空间;还有关于武汉市政的设计、改革,关于新职业人群的产生,关于当年的狱政改革等等。


图片

其实历史是用重叠的讲法去讲的,不光讲那段历史,更重要将后代人怎么看待这段历史,这件事比历史本身更重要。因此我们利用一个角落的空间,观众站在任何一个发亮的地方上,它才会亮。同时上面会有声音传下来,是来自某一个人对他的评价,这里包括了中国的评价、外国的评价,他的同僚以及官员文人等对他的评价。

 

有意思的是,这些评价褒贬反差极大。我们也正是希望让观众去理解,对于一位历史人物,由于时代的不同,不同人的立场不同,会产生不一样的认知。


图片


下面这段文字,是在展览结束后,观众亲自走到斜坡上去才能看到的。这段话也算是我对这个展览项目的一个总结:


图片


张之洞曾自述“无日不在荆天棘地之中”。作为清末的重要改革者,他始终处在异常险恶的环境之中,更要面对来自朝廷、同僚,乃至整个社会的不理解、怀疑,甚至是攻击。他必须慎之又慎,拿捏好改革与守城的分寸,否则不仅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而且他所秉持的改革理想也会付之东流。我们看历史任务,由于时间久远,往往能从远距离看到历史的整体脉络,所以可以轻易的评价他的功与过,褒贬他的善与恶。但如果我们跟当事人一样被困在历史的此时此刻,又将如何抉择呢。

 

意思就是说,你不要站在后世看他的心态,你自己如果是他又能如何呢。最后我们便选择了这样一种方式作为展览的结尾。


▎万化同源——珠江口区域的四个历史时空

   

第二个想跟大家分享的项目叫“万化同源——珠江口区域四个历史时空”。


图片

我们受委托去做一个同源馆,是讲述以南头为中心的珠江口历史的馆。时间很紧张,需要在2-3个月内做完一个临时的展厅。

 

因为那个地方是很拥挤的城中村,当时留了一大栋厂房,于是我们在其中选了500平米左右的空间,不仅为了和南头拥挤的街道形成反差,也是希望做出一个“全景式展品”,把展览、空间、体验、观众等所有的事物全部囊括进来。


图片

于是我们有了一个想法,叫做“超级报纸”,用一种报纸的形态把整体铺在地面上,再从报纸各个板块升起不同的装置、饰品等,来最终形成一个展品。


图片

上面是最后出来的样子。人进去之后,实际上是进入了一个无限远符号的甬道,无论朝任何一个方向走,都会走回入口位置,因为入口和出口是同一个位置。

 

这也是完全没有展品,所有展品都需要我们去制造。因此我们的工作方法有点像艺术家,我们的作品不会被定义为艺术作品,更多的还是把展览本身当成一个社会产品来释放出来。


▎5度地平线的穿越

    

第三个项目是关于2019年北京市园会植物馆的策展——5度地平线的穿越,我们也花费了将近3年的时间。

 

关于植物,对我们而言是全新的挑战。因为植物是活体的,不能任由你摆弄。而且植物除非是珍奇异草,否则便是很普通的。因此,我们需要一个新的视角,去看到平时我们看不到的植物的样子。

 

这个想法相对就比较简单了,我们做了一个5度地平线,主题是“关于植物的智慧”。

 

我们平时看到的大多只是植物的上半截,地面之下以及顶部的部分,人类是看不到的,但老鼠、老鹰等其他动物却能看到。


图片

于是我们将地平线倾斜5度,这样便可以得到到从植物根部到顶部,所有植物可以观察的视角。我们可以从地面以下进入这个植物观察空间,一直走到地面以上,进入人类的视角,再继续往上走,相当于进入了大象、长颈鹿,甚至飞鸟的视角。


图片

因此,我们相当于把整个植物馆做成了从地面根系进入,然后一直盘旋到天空的这样一件事。


图片

▎味觉博物馆

    

最后一个是沈阳的项目,叫“味觉博物馆”。我们面临的情况就是除了空间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图片

因为这里是早年红梅味精厂所改造的区域,因此对方想做与味觉相关的东西,而且他们有一个明确的诉求,就是要做对儿童与家庭、都市情侣、文艺青年都有吸引力的特色博物馆。

 

于是我们把味觉一方面和历史联系起来,另一方面做了延伸,包括跟文明、科学、通感联系起来,构建了这样4个区域。


图片

它的空间并不大,所以我们做了一层到二层的环形空间。一层进去之后,绕着不同动物及人类味觉的知识图谱,一直往上走,到了二层后就可以去体验。


图片图片

第一个是味觉实验室,整个以科学视角来讲述味觉与人类的种种关系和发展。


图片

第二个叫做文明之路,讲述了糖、胡椒、盐这三种对于人类味觉及文明影响巨大的事物。


图片图片

最后进入的是味觉艺廊,这块是从文学的角度去讲味觉的。包括历史上有名的额小说、各种戏剧,大家可以在这个空间里感受它们是如何用味觉讲生活故事的。


图片图片

最后这部分,我们结合东北一些有特征的味觉,做了一个树林,观众可以靠近后去感受不同的味觉。


图片


3

— 当代博物馆必然是 —

流动的博物馆

   

最后想分享一下,我对做这件事的认识和看法。

 

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既不是传统博物馆的事情,也不是今天美术馆所做的事情,更多的是处在中间一种模糊的状态。

 

那为什么今天会有这么多新需求出现呢?更多还是来自社会断裂式的发展。原有的社会结构中,很多东西已经解体了,就像互联网在深刻改变着社会的结构,但新的力量仍处在形成的过程中。


因此,在这种社会形势之下,我们这代人注定要以一种为自己这一代生存的视角去看待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也要从这种视角出发去做事。

 

关于如何看待当代的意义,这里我借用鲍里斯·格罗伊斯的说法。我们更多和时间一到,但不要把自己完全放在时间之内,而是要跳出时间范畴,重新反过来看这个事情。

 

甚至格罗伊斯还说了要同时间合作,在时间有问题和困难时,帮它一把。这其实是蛮深刻的一件事,说明并不是在当下发生的事情一定有明确主动的当代仪式,而是说如何理解当代的意识。


图片

 

比如从现在来讲,博物馆的主要社会功能正在从“知识传播”转变为“观念生产”。

 

在今天,带引号的“博物馆”新形态出现后,我觉得更多的是进行一些新的尝试,这种尝试更多是一条中间路线,是通过对社会的理解,对社会一些具体话题的理解,去进行更加具体的想象,所以我们把它叫做“观念生产”。

 

把“博物馆”植入现实生活,就是在看似断裂与冲突的事物之中引入新的事物,在看似纷乱繁杂的观念中引入新的视角,帮助人们去产生新的理解。

 

过去的博物馆就像是文化保护区与知识课堂,里面的东西是珍贵的、脆弱的,不小心保护就会灭绝,同时也意味着该区域与外界是一种主动隔离的态度。

 

今天的“博物馆”更像是新观念的实验室与积极的中立区。中立区指的是一个缓冲的区域,往往处于队里或矛盾的双方(或多方)之间,可以缓解彼此之间的冲突;而且“中立区”也暗含着一种态度——兼容看似冲突的事物,搁置看似对立的矛盾,给个性或激进的想法一个成长的空间,让看似不现实的构想有一块存在的假想地。

 

社会其实需要新的尝试、新的实验,如果以博物馆的名义可以获得这样中立的区域,那么就可以在这里尝试一些新的视角、新的方法。经过时间的推移,也许它会产生出更多的意义和价值。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