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口勇:用雕塑与空间对话

Cabana家具店

2021-01-23 09:01:11

已关注



野口勇是 20 世纪最著名的雕塑家之一,同时也涉猎庭院、公共景观与室内设计。具有日本与美国双重背景的他,一生游走在东方与西方之间,而这也成就了他的艺术风格与设计语言。


如今,他的大型雕塑作品落于巴黎、纽约、东京等地,Araki 纸灯系列更是进入人们家中,成为永不过时的家居经典。




野口勇设计Akari系列纸灯于1970年在纽约伯明戴展出。



Akari灯群(Akari A,,D,F系列),野口勇博物馆提供。


园林作品:比利罗斯雕塑花园


海湾公园雕塑作品。



三宅一生的启蒙人


日本广岛市和平公园的两座桥(1951–52)



生于广岛的三宅一生曾路过平和大桥,那是野口勇的设计,用以纪念原子弹爆炸的死难者。“他的设计如此简洁,却又如此充满力量。”三宅一生意识到何为设计,并暗暗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抵达这样的高度。



1965 年时,三宅一生去往巴黎求学,在他为数不多的行李中便夹着一张野口勇的照片——他依旧视其为导师,直至今日。


1997年,三宅一生在亚利桑那州策划了一个名为”野口勇和三宅一生“的展览,展品包括赋予他设计灵感的野口勇雕塑与灯具作品。


”野口勇和三宅一生“展。




野口勇父亲野口米次郎和母亲Leonie Gilmour的肖像。



野口勇生于 1904 年,父亲是日本诗人野口米次郎,母亲则是美国作家 Leonie Gilmour。13 岁时,野口勇的父母离异,他也从日本来到美国求学。


原本是哥伦比亚医科预备生的野口勇,却对雕塑着迷了。早期,他师从意大利裔美籍雕塑家奥诺里奥·魯奥托洛 (Onorio Ruotolo) ,而后又受到法国雕塑家康斯坦丁·布朗库西 (Constantin Brâncuși) 的影响。


公共雕塑 Floor Frame

1963-1970




野口勇作品 “Floor Frame”。2020 年,这件青铜雕塑被白宫藏品收购,野口勇也成为白宫收藏中的首位亚裔艺术家。目的是将人与地板的关系用雕塑的方式展示出来。



“布朗库西让我意识到……雕塑不是学以致用,而是对自我的探索。”这种探寻、矛盾和诸多感受逐渐融入野口勇的创作中,他从不拘于一种材质、一种方法、一种语言,他的作品也慢慢走向了抽象,充满了诗意与情绪。


儿童游乐场 Kodomo No Kuni

1965


Kodomo No Kuni游乐园模型



野口勇设计的第一个儿童游乐场,位于日本东京。


桃太郎 Momo Taro

1977


野口勇与作品“桃太郎”,花岗岩制成。位于纽约蒙泰韦尔风暴国王艺术中心。





野口勇也说:“我很难认为雕塑是仅限于观看的一种体验。艺术的创作与所有权可以超越个人范畴——而成为一种公共且公益的体验。”渐渐地,他的作品落于世界各地,成为面向大众的公共景观。


追寻东方哲学



尽管一生中曾在许多地方驻足,但日本对于野口勇而言,却是他的过去与未来。他到日本寻找父亲,也在那儿不断探索东方的匠心、工艺、美学以及这一切所带来的灵感。


Akari纸灯

Akari Light

1951







1951 年,野口勇来到日本岐阜市,那里盛产日式传统灯笼与伞具。受其启发,野口勇挪用了当地的工艺,设计了一系列名为 “Akari” 的纸灯笼,寓意“光”与“轻盈”。







每一盏 Akari 灯笼都由手工打制而成。像创作雕塑般,野口勇用木片制成灯笼的模型,再在上面缠绕细细的竹篾“描绘”出它的轮廓,接着一条又一条地粘上坚韧的和纸,等到胶水变干后,移除木质模型,这才完成了对光的“雕塑”。整个过程大致需要消耗 6 个小时。






这样的 Akari 灯笼质地坚韧、易于折叠,既承载了传统手工艺的温度,又具有现代的简洁之美,直到今日都未曾过时。伊姆斯夫妇 (Eames) 的住宅里收有 Akari 灯笼,法国版 Architectural Digest 的主编玛丽·卡尔特 (Marie Kalt) 的家中也摆放着几盏 Akari 灯笼。




野口勇形容说,Akari 灯笼的美就如飘落的树叶,“是诗意的、短暂的、暧昧的”。对他而言,“所谓的家,只需要一个房间、一张榻榻米以及一盏 Akari 灯笼。”





野口勇咖啡桌

Noguchi Coffee Table

1944





同样赫赫有名的家居设计,还有“野口勇咖啡桌”。它摈弃了传统的四条桌腿设计,以胡桃木制成两片式底座,并让它们相互连接,营造出扭转的姿态。






看起来像雕塑,又充满了流动感,既含蓄,又引人忍不住观看。这样自然的造型,令它无论是放在办公室亦或是家中都恰如其分,它也是野口勇本人最为满意的家居设计。




自由沙发

Freeform Sofa

1946






形如鹅卵石的“自由沙发”,同样如雕塑般优雅。并且,野口勇特地为这款沙发选择舒适、纤薄、颜色自然的装饰面料,以强调其轻盈之感。






旋风餐桌

Cyclone Dining Table

1957








玩趣十足的“旋风餐桌”,一开始则是野口勇设计的椅子,后来在汉斯·诺尔 (Hans Knoll) 的建议下改为了桌子。





棱镜边桌

Prismatic Table

1957





“棱镜边桌”则是野口勇设计的最后一件家具,诞生于 1957 年。






当时,他尝试以铝作为雕塑材料,便也将这一探索运用到了家居设计中。



野口勇留下的家居设计不多,但每一件都融汇了西方理性与东方哲思,简洁却毫无冰冷之感,反而为能为居所增添几分温柔。


把所有空间当作花园来设计



野口勇雕塑花园博物馆位于日本四国岛上香川县历史悠久的矢岛县和高根山之间,收藏着150尊雕塑。




博物馆也曾是野口勇的住宅与工作室。


野口勇与建筑师Shoji Sadao


晚年时,野口勇回到美国,与建筑师 Shoji Sadao 一起在长岛建立了野口勇雕塑花园博物馆。那里变成了他的住宅与工作室,并于1985 年对外开放。


在博物馆的“雕塑花园”中,散落着他用玄武岩和花岗岩创作的雕塑,每一个的造型都粗糙、笨拙,看似不完美的状态却隐隐透露出东方园林的禅意,巧妙平衡着现代建筑物的精致感。



纽约野口勇雕塑花园博物馆



这里是野口勇一生雕塑与设计理念的浓缩。他曾说:“每次要在大型空间中进行创作时,我都将它们视为花园,视为一个密切关联的整体,而不是一个放置着物件的地点。”




在野口勇看来,雕塑家的作品应为“人性化者”,在装饰之余,更要让整个空间的气氛变得和谐。甚至,每一件物品都能够成为“雕塑”,而雕塑意味着理解空间,暗示着我们存在的延续。


我们所能做的,便是效仿其美学,用雕塑般的家居设计,打造那座属于自己的“花园”。


来源原创 Cabana家具店 Cabana家具店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