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入梦。

谁最中国

2021-01-25 16:49:26

已关注


春,近了。年,也近了。心,也渴望着团圆和安宁。一场突如其来的小雪,带着平和、善意和深情,悄无声息地飘洒在北京城的上空,似乎要给这不一样的庚子年带来一点年末的温情。


落雪时节,总是充满幻想的。不落雪时,会不由自主地等待突如其来的一天,白茫茫的世界如礼物般降临。落雪时,这般期待与幻想没有消退,反而我们又进入了一个梦。


在梦里,遥远的古意被召回。一落雪,北京变成了北平,西安变成了长安,苏州变成了姑苏……时间因雪而倒流,古老的建筑因雪而焕发,人因雪而闲寂。


在梦里,灵动的诗心被唤醒。有诗云,“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雪落在梅上,傲骨更显清韵;雪落在松上,浓翠更显清逸;雪落在兰上,淡香更显清幽;雪落在人肩上,诗心更显清朗。


在梦里,久违的深情被演绎。深情是温暖,家家户户在雪日腌肉腌菜,攒足了过冬的底气。深情是浪漫,围炉煮酒的侃侃而谈,牵手在雪地的白头。深情是静默,静观满世界的纯洁。


诗人策兰曾说:“你可以充满信心地,用雪来款待我。”落雪最是有情物,薄雪轻柔、厚雪温润、快雪悲壮、慢雪静穆。每一雪都有其喜怒哀乐,雪在说话,帮我们做梦,你看见了吗?



雪是神奇的,它不似雨,滴滴答答落下,或凄婉迷离,或金戈铁马,好生热闹。雪悄无声息,一落下,整个世界都寂静了;一落下,时间就慢了下来,古意横生。


在雪的映照下,北方才是北国。紫禁城的红墙金瓦,在大雪霏霏中,诉说着百年的沧桑,但那古老的容颜依然叫人眷念。城门外冰糖葫芦晃呀晃,突然就想去前门喝大碗茶,和一帮老友聊聊历史风云,笑看往事如烟。




雪飘飘落在南方,江南的韵味就更透了。如果说春日的江南是灵秀的邻家女孩,那冬日的江南则是忧郁的贵族小姐,虽不施粉黛,但洁净的素颜已让人沉醉。


西子湖畔,断桥残雪、一点的湖心亭、一芥的孤舟,几枝腊梅叹青春,这位小姐低眉哀怨,似乎在等待归人,不小心等到了雪落。




古意不仅仅在景,更在于那些平凡的事物,有雪仿佛都有了故事。柴门有雪,就想起“风雪夜归人”;酒香飘过,想起“微雪酒香村”;傍晚炊烟袅袅,则想起“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有雪的日子,常常能体会到古人的微妙感知。这雪,不就是串联古今的精灵吗?也难怪,那些古画里的雪总是瞬间而永恒的。




诗心,并非只有是诗人独有。诗心,更像是一泓清澈的湖水,如果我们撒下一张网,打捞起来的都是灵感与纯洁。而雪,天然为我们种下一个个清澈的湖泊,人们随意都可以捞起这颗诗心。


雪日赏花,诗心尤甚。汪曾祺喜欢在雪天走出屋子,“到后园去折腊梅花、天竺果。明黄色的腊梅、鲜红的天竺果,白雪,生意盎然”。花的颜色被雪衬得好生娇艳,只等有心人将它看。



若将花儿折回,小心翼翼将它插瓶,屋里多了几分生气。


这时窗外大雪霏霏,窗内柴火滋滋,择一本书读一读,突然恍过叶芝的诗,“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回忆青春。”


摄影 │ 高冷的冷吃兔


在雪天独自行走,常常感觉行走在电影里。路边堆雪人的孩子、咖啡店传来的音乐、飞走的红气球、正在买蛋糕的女孩、卖红薯的爷爷……每一个画面都可以在雪天慢慢播放,每一个人在雪天似乎都是主角。而我们这些独行的人,走在无声的寂静中,慢慢也听见了自己的声音,还唱起了歌。


雪天,落下一颗诗心,没有非要写诗的欲望,却总有感受不完的诗意。只可惜,当雪慢慢融化,纯洁褪去,世界又恢复了往日的喧哗与骚动。




冷冷清清的雪,看似无情,却最为深情。


深情是温柔而持久的温暖,记得冯骥才写过雪夜的灯光,朦胧却分外温暖。他说,“有灯光,就有人家,有炉火,有热茶,有亲情,有生活的趣味——有了这些,就不再惧怕漫天的冰雪与世间的严寒。此时,人间的气息便分外迷人”。



人间的气息不仅在雪夜灯光,还在雪日里家家户户忙着腌肉腌菜准备过冬。记得小时候雪天清晨,家人早起烧起炉子,煮好面,等待帮忙邻里过来帮忙宰猪。猪宰好了,主人家会挑选最好的猪肉,烹饪好大家分享。


美美的一餐后,大家伙忙着腌肉,炒酱汁,涂抹、反复揉搓、蒸煮……享受着冬日闲适中的忙碌,年底好吃的充足了。



雪日的深情,还是对清澈情感的向往。向往爱情,我们有“愿得一人心,白头不相离”的祝愿。这诗原是卓文君写给变心的司马相如的,诗的上半段是“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纯净的爱情如雪一般,珍惜珍重才可能共白头。


深情在思念故乡,当年余光中时隔51年重回大陆,只写下:“掉头一去是风吹黑发,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再也没有如雪的白发更懂诗人的久违的亲切了。


深情在看到自己干净的灵魂,木心有一首诗叫《我》,只一句“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哪!”可见满地沧桑后的纯净。


茫茫天地雪,深情纷纷下。虽不像晴日温热,却足够真挚,教人把它在梦里沉醉。



图二摄影 │ 三两


雪落了,雪走了。


短短相遇,好似薄情。可真正钻进那纯白的梦里,才明白雪的有情。


穿越古今的永恒,诗心飞翔的喜悦,人间气息的温暖,雪精灵带我们尽情在梦里。而当雪一点一点消融,又是另一番喜悦,春快来了,新生快到了。


雪啊,谢谢你来过。


来源:谁最中国

图片:部分网络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