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布里克,又一家将要告别深圳的书店

深活方式

2021-01-29 13:21:38

已关注


去年一整年,受到疫情影响,很多书店纷纷关门,还活着的也想尽一切办法度过难关,书店自救计划一浪接一浪,它们像黑夜中的涟漪,试图冲破礁石的阻挡,涌向平静的水面。


生死存亡之际,大大小小的书店勇敢坚守着,向世人展现文化精神的力量。可时代的波涛凶猛如虎,去年年中,诚品关店的消息不胫而走,它在深圳的分店——诚品生活深圳,也结业于去年最后一天。


诚品书店所在的万象天地,是深圳赚钱能力排行前三的商场,人流量非常可观,即使是工作日也热闹非凡。常年有人在这儿排队买AJ,星巴克总是坐满人,买一杯奶茶也要等上半小时……繁忙的深南大道带来密密麻麻的人流,一家门店想要在这里大赚一笔看起来很容易。



在万象天地,有一家书店早于诚品入驻,隔着音乐喷泉广场,它与之前诚品所在的楼房对望。可能位置太过隐蔽,很多人其实不知道,在百老汇电影院背后有这么一家书店存在,它就是库布里克。店名取自电影大师斯坦尼·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的名字,这是一家电影主题书店,附属于百老汇电影中心,在商场五楼。


前来看电影的人,如果时间不那么赶,只要从售票厅再往前走一点点,就会发现库布里克。书店的门前是一个硕大的深蓝色公仔雕塑,立在玻璃幕墙正中央,雕塑两侧错落有致摆放一些盆栽植物,书店标识牌悬挂在不太显眼的右侧墙壁上。



走到尽头往右拐,就会看到书店本来的面貌。这家书店没有传统意义上的门,书店空间与电影院售票厅合在一起,连防盗设备都没安装。电影海报首先映入眼帘,目所能及的地方都能看到,就连书架也被见缝插针。有关电影的明信片放在文创区域的桌台上,为整个书店的调性增添细节。



库布里克的书籍主要包含电影、哲学、历史、文学、设计、自然百科、生活美学、儿童绘本等几大类,另外还有很多有趣的小众杂志。




一个电影主题书店,黄金位置当然交给电影,书店的右侧,贾樟柯、赖声川、侯麦、希区柯克等导演的名字被整齐地陈列在书架上,从编剧到摄影,从理论到电影实操范本一应俱全……




整体来看,库布里克的书架大致被分成四排,从右往左数,第一排是电影和艺术设计类书籍,第二排是杂志和文创产品,第三排是自然百科、哲学历史和文学,靠窗的第四排则是儿童读物和生活方式相关书籍。




书店空间随处可见一些有趣的手写卡片,或是书籍的简介,或是温馨的提醒……它们与墙上的便签留言共同为书店营造出温馨的气氛。




书店在入口处特别留了一个区域做主题图书展示,在通往二楼办公区的楼梯底下,先后有咖啡、欧洲历史、艺术等主题图书相继展示过。抬头往上看,书店二楼墙面上有一句与电影有关的slogan发光字,剩下的空间都被书籍摆满,只可惜不对外开放。从天花板倒挂下来的白色公仔是库布里克书店最具识别的视觉符号,它不仅为宽敞的书店空间增添了梦想色彩,同时也成为很多读者喜爱的装置艺术。




书店分阅读区和餐饮区,餐饮区靠窗的石桌上还养着多肉,书店会在植物丛中插上书摘卡片,足见心思。书店最里面有一个区域专门用来做讲座活动,内部的人把这个地方叫做蛋糕舞台,站在舞台上面,能看到大沙河对岸的城市景观。窗外的车流日夜繁忙,书店里轻缓的音乐治愈心灵,这一静一闹,居然只隔一层玻璃。



2001年库布里克起源于香港油麻地,相续在北京、重庆、杭州、深圳、上海设有分店,其中深圳分店是内地面积最大的一家。作为定位文艺融合咖啡简餐以及艺术展演的书店,库布里克在选书上一直保持高水准,餐饮食材、器皿道具非常讲究。但即使每天坐满人,经营书店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实体书店的衰落是大环境导致,书店倒闭的消息经常传来,再加上疫情影响,盈利能力不强的书店其实很难生存。如诚品这样的大型书店生存状况都不甚理想,小书店的境遇可见一斑。



很可惜,1月31日是库布里克深圳店对外营业的最后一天,库布里克书店也要从深圳撤离,知情的人说,关店的主要原因是租金。万象天地寸土寸金,这几年运营下来,库布里克亏损巨大,一个月好几十万的开支对一家书店来说是巨大的负担,仅仅只是租金这一块库布里克就很难承担。


在营收远远跟不上开支的情况下,库布里克书店还能经营这么长时间,这不得不归功于它背后的百老汇影院。背靠百老汇,再加上老板对书店的情怀,库布里克不怎么担心生存问题,然而去年电影行业受疫情影响太大,影院经营困难,库布里克的地位就变得被动了。



长期以来,库布里克非常注重品质,这点在装潢上就可以看出,书店选的杂志内容精良,虽然小众但品味不凡,另外库布里克餐饮开支的成本不低,从店员口中得知,店里使用的餐具设备也不便宜。对高品质的要求导致运营成本居高不下,即使餐饮的利润较高,但核心问题是翻桌率低,无法像星巴克那样有很高的翻桌率,也就很难达到收支平衡。  


服务理念与消费者认知之间的差别也是库布里克长期存在的一个问题。库布里克消费区一直谢绝消费者外带食物,这在很多门店都是大家默认的规则。只是到了书店,对这个默认规则的理解差异似乎成了书店和消费者之间比较容易起冲突的地方。一边是书店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不被损害,一边是消费者认为书店的干涉是霸王条款,库布里克因此经常被投诉。在注重口碑的市场环境中,这些评价无形之中会影响到库布里克的经营。凭心而论,深圳这么多书店,库布里克的服务质量算是佼佼者,无论桌椅布置的舒适度,还是店员的服务态度,都能看到库布里克的用心之处。



深圳的高速发展带动了活动策划的繁荣,许多讲座展览都会把深圳作为举办地,只是深圳的大部分活动商业意图明显,活动举办往往以资源交换为目的,再加上优质的讲师在深圳数量稀少,观众体量不大但又众口难调,像库布里克这样的书店想要举办一场有影响力,又符合自身特质的活动会面临各种障碍。即使活动能够顺利举办,活动间接的变现能力也堪忧,库布里克前段时间举办的一场关于侯麦的活动,书籍的销量寥寥,周边倒是卖出不少,但始终无法匹配投入。



库布里克书店一直在寻找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前些年有段时间还把晚上营业时间改为西餐专属时间,但是效果并不明显;去年也尝试过对部分活动适当收取茶歇费,收益也不大。为了维持运营,疫情期间库布里克也进行裁员,店员数量减半,人工成本是少了,但租金才是库布里克胸口上的一块大石头。流年不利,实体书店运营困难,库布里克关店其实也是一种必然。


社会流行这样一个论调,现代人不爱看书,从每年全国的平均阅读量来看,这个说法不无道理。书店装修越来越漂亮,书也越来越多,可惜事与愿违,很多书店已经沦为打卡地,许多人前来拍照发完朋友圈就走了,只留下一墙书籍对着精美的装饰,空有表面的繁华。



其实人们是有阅读需求的,也都知道读书的好处。只是现在的生活节奏太快,娱乐方式众多,每个人的时间被切割得太过碎片化,想要静下心来读一本书其实是很难的。另一方面,阅读是件有门坎的事儿,需要一个人付出很多,读一本书需要三五天时间,还要考验阅读能力,更需要长期坚持,为了阅读,有时不得不放弃许多东西,在很多人看来这样的牺牲太大,并不划算。并且读书并不能立竿见影,今日的付出最起码也要两三年才看到效果,这跟追求效率的都市节奏完全背道而驰。在各种压力之下,人们更不愿意付出那么多时间在阅读上,相对于精神的富足,物质上的满足才能保证一个人在一线城市立足。现实与理想的差距,不仅仅是房价物价,而是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对文化的态度。



我们往往把书店经营困难的原因归咎于外在环境,归咎于当今不爱阅读的人们,归咎于市场经济对文化没有足够的尊重。但我们也看到,市面上到处都存在鱼目混珠的现象,有些粗制滥造的书被出版社加上一个漂亮的书衣,就堂而皇之地走向大众视野。再加上书店选书的眼光参差不齐,导致书籍品质无法保证,读者选书困难,阅读的成本也就无形之中增加。


近些年看到不少读者会因为情怀去拯救一家濒临倒闭的书店,也有一些城市出台政策对书店给予扶持。但光有大众情怀和政策扶持是不够的,书店如何突破固有思维,如何在这个节奏飞快的时代找到自己的一条生路?如何积极地应对瞬息万变的社会,不依附他人,不需要别人的同情来博得生存的机会?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库布里克还在营业,但据传已经有一家公司用库布里克的地址提前注册餐厅。深圳失去一家电影主题书店,影迷、读者失去一个好去处,库布里克在其他城市生长,也许它也同样面临生存问题。


库布里克书店对于深圳读者来说相对小众,其影响力微不足道,它的离开也不会引发诸多讨论。我们之所以想去记录它的故事,是因为它的个性与追求,它曾丰富过深圳书店的业态类型,也曾为深圳带来过不少优质艺文活动。书店对于城市的意义,不在于陈设,不在于规模,而是在于选书和服务,更取决于活动的内容、质量和辐射面。只有优质的活动发生,书店才能成为城市的文化客厅,库布里克也正是这样的理想主义者。



来源原创 深活方式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