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在春节档太特殊

刘绍禹

2021-02-18 16:05:35

已关注

春节档的大幕就开启了,说说《人潮汹涌》。它拥有这个春节档可能最大牌的巨星——刘德华,但却完全不是我们早已熟悉的那种「刘德华电影」,它以一种全新的方式运用天王刘德华,让他在从影四十年后,仍然变成了一个「新刘德华」。


要从导演饶晓志说起,因为他,《人潮汹涌》注定是一部聚焦平凡人的理想和命运的「市民电影」,和那些在故事里掀起全人类尺度的大规模纷争的影片摆在一起,它触及的群体是微观,边缘的,好像是将我们身边的小人物盛放在载玻片上,需要观众耐心观察他们的生活内容。


这是饶晓志大多数舞台剧和电影作品的特点——人物在戏里的活动半径不大,他们在近乎两点一线的生活轨迹里产生错综的交集。他的电影一定要放在一个小型的「容器」里面,让小人物在当中狭路相逢,尤其让敌对和冲突的人,全都紧贴在一起,没有转身的余地。


图片


如果整体环境不这么小,哪怕多出一点能稍微错开身的间隙,他的人物都不会爆发出这诸多的连缀反应。在拥挤的社会空间里产生龃龉,是饶晓志电影产生戏剧冲突的最基本起点,他的人物本来散落在各处各自讨生活,因为误会而组成规整的序列,从而生成故事。


可以说,正是因为人物的「小」,和人物栖身环境的「窄」,才让饶晓志尽情施展他的创作才华,因此我想总结说,他的全部艺术性格都是根植在「小」之中的。


图片


带着这种「艺术ID」进入今年的春节档期,《人潮汹涌》无疑成为当中最独特的存在。因为刘德华的出现,我们可以说这是一部「超级大片」,因为饶晓志的风格,它又一定是最微妙、最柔软、最从细处着眼的显微镜级社会观察。


矛盾吗?恰恰相反,如果这部电影不用刘德华来演,那反而没意思了。


饶晓志的方法是,把演员的表演水准调到华语电影的最高段位,再尽其可能扩展演员的外延厚度,让他从文本中溢出,于是他真的需要一个华语电影史上不世出的「至高明星」才能担当此任——必须是刘德华。


图片


肖央也很重要。饶晓志的电影里,首先需要一个小人物闯祸造成事端,用最荒诞的缘由开启整个事件,这恰恰是一脸无辜的肖央最擅长的表演。


在我看来,肖央是那种自带超强说服力的演员,他能把很难用正常理由去解释的事情,以他自己的逻辑在电影中充分演绎,让每个观众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下来。也就是说,在银幕上,肖央代表着一种合理性。


图片


因此《人潮汹涌》开头刘德华的「皂滑失忆」、身份被肖央调换,荒诞是发生在刘德华的角色身上,但靠的是肖央的喜剧表演,才让其顺理成章。在这个「幕启」之后,所有有关刘德华的事情,都要靠他本人的表演来为角色「填充事实」了。


去年年底的《拆弹专家2》受到非常热烈的好评,其根本原因在于电影对刘德华角色的设计,CG特效与他合二为一,塑造出佩戴假肢且性情偏执的复杂角色潘乘风。不知不觉地,刘德华的身体,成为他参演影片的叙事核心、质感本身。此片将刘德华角色的身、心、行为、命运,制造出了最有说服力的层级关系,观众相信了刘德华在片中的身体外在,就同时对他为角色注入的心灵体验深信不疑。


图片


《人潮汹涌》中的杀手周全,与《拆弹专家2》的潘乘风有且仅有一点相似,就是他们都是失忆者,并在失忆前是一个几乎无所不能的行业内技术顶尖人士。角色在戏里极高的职业水准,和刘德华的外在形象有着最高的联系程度。


目前的刘德华,最擅长诠释的是那一类努力、自律的人物,《人潮汹涌》的周全是一位在片中让所有人都遥不可及的「顶薪职业杀手」,这最符合刘德华现在的身形状态,无论他是不是身处于饶晓志的底层市民世界里,这个人物都是先天完整的(与片中其他所有人,还有饶晓志从前电影中人物的「先天缺损」相反)。


图片


随之而来的挑战是,如何把这位巨星妥善放置在全部由小人物组成的杂乱世间里。失忆简直是一个绝妙的办法。


饶晓志在片中先是拿来这样一个算是绝对完满的人物,再将他的角色处境夸张化,把他变成一个失去记忆、只有靠不断表演才能逃离危险的人。一下子失去了过去、现在、未来,周全名字叫「周全」,可他还是变成了饶晓志典型的「缺损人」。


这并不是为了用「给观众见证最强者跌入谷底」来制造戏剧性,而是把刘德华的演员功能最大化。刘德华在两部影片里连着演两次失忆,起到了「去刘德华化」的作用,目的是对形象做崭新塑造。在当今,对刘德华的形象进行创意塑造本质上就是电影生产。


图片

比如《解救吾先生》他演被绑架的原型吴若甫,杜琪峰《盲探》演失明人士,许鞍华《桃姐》演电影圈内的普通人,《门徒》演白头发的毒贩。这些电影的虚构生成核心,就是看刘德华,用特定装扮后的身体,演「不是刘德华」。


刘德华是在保留既往银幕形象的同时,不断变换自己的「身体主权」,在外形上幻化为一个个「肯定是刘德华,却也必将不是」的角色。


他在八十九十年代香港电影里的形象实在是太不可磨灭了,因此后来他所扮演的角色,都注定是要与「典型刘德华」互文的。


图片


于是在《人潮汹涌》里,热衷于拆解戏剧要素、幻化角色舞台形象的饶晓志导演,就借用刘德华,找到了回溯电影风潮的大好机会。片中刘德华踩一块肥皂滑倒失忆,沦为底层打拼者,是港片早期「大佬沦落底层间」的五味杂陈生活喜剧;他与万茜的情感线,有香港都市爱情童话片的外形;他用杀手身份和黑道周旋,是悬疑电影;与肖央排练试戏,是表演课。


除了类型复刻,片中也在很多地方直观搬演刘德华过去作品的名场面,出现《天若有情》《五虎将》《无间道》等。


图片


饶晓志更是借用刘德华失忆后去片场代肖央继续群演生涯的戏,让他穿梭于新近电影的片场,只是片名和现实里的真实人物都被戏谑幻化了:《流浪地球》变成《流浪星球》,同档期的《刺杀小说家》变成《刺杀剧作家》,饶晓志自己的舞台剧《你好,打劫!》也出现,前两部电影的导演郭帆和路阳,以更庸俗的「戏霸」形象出现,对刘德华的表演指指点点。


图片图片

导演郭帆和路阳在片中客串出演


在《人潮汹涌》为刘德华的演艺形象附加上如此众多的符号相关、潮流互文的同时,实质上完全没有打扰主线剧情,刘德华提供了这么多形象符号支撑,他的人物在片中仍然是保持自律人设的——电影为他做了延展,而他自己还是自己。


饶晓志保证人物在他们各自的处境里继续流畅地行进,他再在置身事外的另一层视角为这件事添加额外含义,观众在观看全片时,却全无置身事外的感觉,全程与片中人都是贴近的。


处理好主角、观众和自身表达这三层关系,不仅要精妙,更要紧的是「得当」,饶晓志从来拍的都是「容积率」极高的电影,能显得全片内容毫不杂乱,得益于他从片中单个事情上清晰抽取额外含义的能力。


图片


比如刘德华角色的自律和冷静。现在任何一部戏找刘德华出演,恐怕都会为他赋予这样的人设,因为这毕竟是他目前所最擅长。《人潮汹涌》就把这点活用在故事里。


自律说明能约束自己的行为,为事情提供计划性,周全这个特点就和另一位男主角陈小萌完全相反,陈小萌就因为不能约束和无计划,才把生活变成这样(同时,这也是肖央最擅长表现的)。


饶晓志说,这两位人物不仅是性格的反差,也可被理解为同一个人的两种人生阶段,他们二人是「堕落的你」,和「未来更加努力的你」之间的对撞。


图片


对自身行为和利益得失有客观的提前判断,被引申为一种道德表现,《人潮汹涌》是把刘德华银幕魅力的特点,用在表达影片的价值判断上。


饶晓志把刘德华的自律挪了一下位,就让剧情冲突建立、让主题价值清晰,他的小体积电影所容纳的含量,作为创作者主动所求东西的数量,其实都要超过外在规模大更多倍的大制作电影,饶晓志的作者性在这里还是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


图片


《人潮汹涌》仍然具备饶晓志导演的一贯特点,剧情整体分为「喧闹部」和「深沉部」。


前者是为完成喜剧形式,饶晓志以高频度实现文化交织的种种可能的时候(本作由多地方言混杂出当代上海,人物在争执时,仍在「方言喜剧」的归类之中),从不逾越到类型之外,故事该讲还讲,通俗的部分也都是通俗本身。


这也毫不影响剧情后半部分提炼人物纠葛中的深重,随后再从一个更客观的角度探查喧闹的人间是多么疲惫,以及这种疲惫的成因——现代性给小人物织就的命运罗网。


图片


他的电影通常都是这样由轻至重,由喜转悲,中间再携带诸多附带主题,最终用角色们的喧闹、徒劳,叩问生命价值。尽管看起来纷杂,但饶晓志从来都没在讲人之外的第二件事。


比如周全在「捡到」陈小萌的身份后,就顺带履行这个身份的义务,这是「如何定义我」的生命哲学;在女主角的戏份中,《人潮汹涌》也符合女性电影的特征,本片核心人物虽是两位男主,但它也是国内电影里少有的,对成熟女性有端正审美的影片,同时是一部还给女性追求恋爱权利的爱情电影。


电影中周全与女主角李想的爱情戏,带有十分浪漫的童话意味。这也借用了港片爱情喜剧里常见的「因祸得福」桥段,周全因为失忆沦落到底层,可正是他来到这里,才有机会结识整个故事里最适合他的伴侣。


图片


刘德华把周全演绎为一个「孤独的杀手」,在办事准则之外他并未顾及自己的情感体验,此时万茜饰演的李想走进他的生活,相当于补全了周全的情感缺损。在片中最能独当一面的周全,在某些孤单时刻是被李想照顾的,这也是饶晓志社会观的体现。


万茜是诠释独立、坚韧女性的最好人选。饶晓志让她与刘德华演对手戏,并非依照从前刘德华电影里常见的方式,把她设定为被刘德华拯救的女主角。万茜可能是最能代表当代城市女性的演员,影片用她出色的表演能力,和她所能达到的精度最高的人物定位,站在女性主体视角,去反观片中周全、陈小萌所代表的男性世界。


在李想出场的段落里,你可以认为这部电影也是完全关于她的,在不同人的角度看这个纷杂的世界,这就是饶晓志所讲的「人潮汹涌」这个定义本身。


图片


饶晓志的电影往往是「忙」与「累」的交织。由高负荷的叙述精力与极复杂的事件因果启动故事,这在《人潮汹涌》里激发了对经典港片语境的高频度致敬/赏玩,所有与刘德华过去港片形象相关的,都在片中被饶晓志闪现、自反,再利用主角的演员职业,最终用影片致敬戏剧本身。


从作品中能看出,饶晓志非常了解生活里的错过,和由错过导致的悲情。这是寻常生活的基本真相,也是他一再重申的「戏剧之美」的艺术源泉。


图片


由于影片所用故事类型的通俗本质,观众极容易进入《人潮汹涌》的叙事语系,在充分掌握这些人物后,再被饶晓志领入狂欢之城。


图片


「如果演员不再去刻意寻找安全感,真正的创作力就会充满空间。」刘德华饰演的周全,借用英国戏剧名宿彼得·布鲁克在《敞开的门》中的名言,阐发他对戏剧表演的理解。


这其实正是《人潮汹涌》这部电影的创作宗旨——它放弃了舒适、宽松的故事空间,它让一切元素都处于逼仄和危险之中,于是,电影的每一刻都充满了富有创造力、难以预判的冲突和张力。这样的电影,你不能错过每一秒钟。


文章来源:虹膜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