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设计师王大仁被多名男性指性行为不端

本刊综合报道

2021-02-20 16:34:03

已关注

王大仁(Alexander Wang)

据纽约时报报道,曾几何时,王大仁(Alexander Wang)还在纽约时装周(New York Fashion Week)举办最疯狂、最奇异的派对。他建造以嘉年华和大学兄弟会为灵感的成人游乐场,由猫头鹰餐厅(Hooters)和麦当劳提供餐饮,在加油站举办,到处都是钢管舞者,纵情狂欢的名流把烟纸带回家作为派对礼物。

如今,这位设计师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很多人指控他性行为不端,通常是在派对或夜总会上。大多数指控都是在社交媒体上匿名提出。如今,备受瞩目的受害者维权律师丽莎·布鲁姆(Lisa Bloom)告诉《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她正在代理10名男子对王大仁及其公司的指控。

模特欧文·摩尼在美国社交媒体曝光王大仁性骚扰

王大仁此前承诺会奋力维护自己的声誉,他在新年夜发布声明,称这些指控是谎言——“毫无根据,荒诞不经。”

到目前为止,布鲁姆和王大仁都尚未采取任何法律行动。

“我从未进行过这些所谓的残暴行为,也永远不会以我被指控的那些方式行事,”王大仁在声明中说。

此后,王大仁一直保持沉默,他给自己至少聘请了两位著名律师——埃里克·M·乔治(Eric M. George)和安德鲁·B·布雷特勒(Andrew B. Brettler),同时继续管理他的公司。2月12日,王大仁的Instagram官方帐号六周来首次发布了新内容:一个庆祝春节的动画视频。这个帖子是在纽约时装周开幕前几天发布的,37岁的王大仁自2018年以来就没有参加过纽约时装周。

王大仁将自己的时装秀变成了平民化、公开化的体验,并围绕派对建立起一个时尚帝国。他那些价值350美元的T恤和破牛仔装成了曼哈顿酷孩子们的服装;他的扈从“王家帮”(Wang Gang)是一群邋里邋遢、衣冠不整的女人,总是画着脏兮兮的眼线,穿着王大仁品牌的皮夹克。

“他一直以亲切和专业著称,也很爱搞派对——但是你看,这在时尚界是很正常的,”时尚公关凯利·卡特罗恩(Kelly Cutrone)说。“人们认为,时装周结束后,在非常非常晚的深夜里一头倒在地上是很正常的。”

对王大仁的指控出现在人们似乎更能开口讨论虐待和骚扰的时刻。他和其他时尚界人士为世人熟悉的派对风格不再受到普遍赞誉,反而经常被当作掠夺行为的游乐场并遭到审视。

布鲁姆代理的10名男性包括30岁的时尚造型师和时装保管师戴维·卡萨万特(David Casavant),后者偶尔会与王大仁进行专业合作,也会在派对和俱乐部的社交场合遇到他。

2017年1月,卡萨万特去了布鲁克林的好房间俱乐部(Good Room),他说,王大仁走近他,拉下他的裤子和内裤。站在卡萨万特身边的一位朋友向《纽约时报》证实了这一事件。

“我当时显然处在难以防备的状态,”卡萨万特说。当时他喝醉了,认为王大仁的意图是“羞辱”他;他还指责王大仁早些时候曾在一家俱乐部试图脱掉他的衣服。“即使是在深夜派对上,我也不认为这是正常的行为。”

王大仁的律师之一乔治在给《纽约时报》的一封信中写道,王大仁否认曾扯下卡萨万特的裤子和内裤。

那封信试图破坏卡萨万特的名誉,称他“多年来对王大仁怀有无可辩驳的个人敌意”。关于这种敌意,信中举了两个例子,包括卡萨万特有一次指责王大仁“毁了巴黎世家(Balenciaga)”,还有一次,卡萨万特在“好房间”闯入王大仁的包间,还拒绝离开。

卡萨万特的律师布鲁姆回应说:“卡萨万特坚持自己的说法。王大仁对他荒谬的人身攻击反而更能揭露王大仁自己的真面目。”

12月底,卡萨万特看到有关王大仁派对的故事在社交媒体上流传。讲述者大都是匿名的,被“Diet Prada”和另一个致力于揭露模特行业内幕的Instagram帐户广为传播。

但也有一些指控者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在TikTok上,模特欧文·穆尼(Owen Mooney)指责王大仁2017年在一家俱乐部对自己动手动脚。另一名模特吉亚·加里森(Gia Garison)告诉《卫报》(The Guardian),同一年,王大仁在一家俱乐部试图扯下她的内衣。

乔治在信中说,卡萨万特的说法是“荒谬的”,而且是从穆尼的声明中“抄来的”。

在王大仁发表新年夜声明之后,卡萨万特决定公开站出来。他在声明中说,“看到这些关于我的谎言被当作真相延续下去,让人感到气愤。”

“我不喜欢无辜的人被贴上说谎者的标签,”卡萨万特说。“我觉得时尚界没有对此作出必要的回应。这我可以理解——我明白,他们大多是匿名的,所以无关紧要。但是现在我来了。我就坐在你们面前。我说出了我是谁。我不再是匿名人士了。”

过去10年里,王大仁在纽约时尚界引领着充满活力的天才浪潮。他经常和约瑟夫·奥图扎拉(Joseph Altuzarra)、吴季刚(Jason Wu)和普拉巴尔·高隆(Prabal Gurung) 等不同背景的亚洲新锐设计师一起被提及。在这群人中,王大仁的品牌是商业上最受欢迎的,而且他是有意为之——他提供了迷人派对女郎的标准制服。

他还受到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和黛安·冯·芙丝汀宝(Diane von Furstenberg)等时尚界权威女性的支持和指导。

“和许多同行不一样,他拥有雄厚的财力,”王大仁的早期投资者加里·沃斯纳(Gary Wassner)说。“他具备成为国际现象的特质。他明白自己的成功在于创造了一个酷炫、前卫、年轻的世界,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收到它的邀请。”

他在2012年成为巴黎世家的创意总监,这是自1990年代汤姆·福特(Tom Ford)和马克·雅各布斯(Marc Jacobs)被古驰(Gucci)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聘用以来,再一次有一名美国人受聘执掌显赫的欧洲时尚品牌。

2015年,在仅仅六个时装季之后,他离开巴黎世家,全职回到了他的同名品牌。自那以来,他的同名品牌就一直在更换首席执行官——包括在2016年亲自接替他的嫂子。

他最初的派对缪斯女神——例如瓦妮莎·特拉纳(Vanessa Traina)和佐伊·克拉维兹(Zoë Kravitz)——已不再是小孩子;一些人已经成家,减少了通宵活动。他的公司内部的一些人认为,该品牌也应该超越野孩子的形象,变得成熟一些——让那些炒作成为过去:裸露上身的麦莉·赛勒斯(Miley Cyrus)参加由王大仁主持的布希威克仓库派对,或由R·凯利(R. Kelly)主演的广告系列,后者目前正因涉嫌诈骗和与儿童色情作品在等候审判。

时装界也不乏“#我也是”(#MeToo)事件,其中许多是围绕摄影师而不是设计师。但是,包括卡特罗恩在内的一些人认为,这个行业因助长不良行为而臭名昭著,迟迟没有正视行业内的性行为不端问题。

“实际上,时尚界对如此多的指控仍然如此缄默,令我感到惊讶,”她说。“这是界限非常模糊的职业领域。”她指出,时装品牌仍然使用粗俗的性用语来形容某些外表,而“人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诺德斯特龙(Nordstrom)和Net-a-Porter等销售王大仁品牌的零售商对于他们的采购决定拒绝置评。王大仁公司的发言人拒绝提供任何近期的销售或店铺数据,也拒绝透露下一个时装系列将在何时发布。

多年来,备受瞩目的奢侈品牌经常不得不处理其设计师和所有者的不当和令人反感的行为,例如古驰和杜嘉班纳(Dolce&Gabbana)的种族主义,或设计师约翰·加里亚诺(John Galliano)的反犹言论。到目前为止,紧随其后的愤怒,尽管在当时和现在一样刺耳,似乎很少损害公司的利润。

“丑闻无疑能让一个品牌没落,”行业顾问朱莉·吉尔哈特(Julie Gilhart)说。她是Barneys New York前时装总监,在任时曾购入王大仁最早的设计。“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从头再来。”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