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苏联前卫艺术的破与立

陈烨

2021-02-20 16:01:31

关注

“我们对一个新世界、新工业、新技术和新科学充满了憧憬。我们同时创造和改变了我们周围的世界。我们创造了新的美的概念,重新定义了艺术本身。”

——亚历山大·罗德钦科

尼古拉·多尔戈鲁科夫(Nikolai DolgorukovNikolai Dolgorukov)作品

二十世纪初期,全球各国经历着一系列动荡,“十月革命”推翻了沙皇专制统治,建立了以列宁为首的苏维埃政权;苏俄与其他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结盟,简称苏联;奥匈帝国解体、法西斯主义兴起……随着国际局势的剧变,艺术家们的地位也发生了变化,艺术创作在特殊语境下产生了新的力量,并逐渐登上历史舞台。艺术家们将自己的观念、革命的理想和创作紧密结合,努力让新的艺术为社会服务、为革命服务。在“现实主义宣言”起来之前,那段短暂的时光里,涌现出‍不少优秀作品。 

汉娜·希奇(Hannah Höch )作品

在今天看来,这段时期的前卫艺术异军突起,并一度成为主流,打破了千百年来的传承系统,在“现实主义”全面回归主导之前,苏联的前卫艺术开拓出‍对旧的风格和形式的否定以及建立起用新形式和新材料关注时代新现象的全新局面,其呈现出‍来的新的美学观念极具创造力。 

展览现场

MoMA(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新展“工程师、煽动者、建造者:艺术家重塑”是这段历史的见证。展览向观众展示了一批艺术家将自己视为工程师、煽动者、建造者等新角色,摆脱传统的绘画与雕塑形式,发明了新的视觉语言。在战争、革命、工业、技术的发展变化中,艺术与它们的关系也成为议点,这些关键词能如何结合在一起发掘出‍新的性质?MoMA的高级策展人乔迪·豪普特曼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变革的时刻,加上媒体、印刷出‍版的快速发展,艺术家们开始问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作为一个艺术家意味着什么?他们的回答是,离开工作室,走上大街,发表演讲,接触尽可能多的人,创作更具公共性的作品。这批1920-1930年代的作品,有以拼贴形式进行表达的,有阐述当时所定义的乌托邦理想世界的,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前苏联画家亚历山大·罗德钦科、俄罗斯艺术家柳波芙·帕波瓦、德国视觉艺术家约翰·哈特菲尔德、荷兰艺术家弗雷·科恩等艺术家对自己角色的重构与认知。

马克斯·伯查茨 (Max Burchartz)作品

赫伯特·拜耶(Herbert Bayer)作品

展览现场

剪贴:形象的煽动

革命的成功和新政权的建立,使苏联为巩固自己的政治基础要求艺术政治服务,而当时不少艺术家也怀揣着建立新社会的勃勃雄心,他们的作品极具感染力和煽动力,而剪贴艺术的应用,让图像有了新层次的诠释。约翰·哈特菲尔德(John Heartfield)的海报十分有力量,张开的手粗糙而有力,通过挽起的袖子可以看出‍是工人阶级,这只劳作的手没有在转动机器而是大大地伸开似乎要抓住什么,“投票!”简单的拼贴形象却如此具有号召力,哈特菲尔德让这只手的形象成为了经典。尼古拉·多尔戈鲁科夫(Nikolai DolgorukovNikolai Dolgorukov)用列宁的形象表达了宣传的力量,《在列宁的旗帜下向着建设无阶级社会前进!》传达了政府的承诺,“和平、土地、面包、民族自决”,无论最后是否成功,但政治形象的煽动力让人备受鼓舞,坚信和平与社会和谐必定到来。看到古斯塔夫·克鲁蒂斯(GustavKlutsis)作品中斯大林的形象如此令人振奋,便能明白艺术家那颗为革命事业奋斗的心,《我们的真人秀就是真实的人,就是你和我》描述了斯大林关于允许工人获得更高工资的演讲,在那个动荡和充满暴力、饥荒的时代,这幅作品表现了人们对和平、繁荣、和谐的新世界的渴望。

约翰·哈特菲尔德(John Heartfield)作品

理想几何:平面的建造

马雅可夫斯基(Mayakovsky)说,苏联的海报能让一个跑步的人停下来。确实,从辐射主义、至上主义到构成主义等抽象风格,苏联的“艺术工程师”们呈现出‍的视觉形式纯粹、超脱,且具革命精神。拉霍斯·卡萨克(Lajos Kassák)的杂志封面设计(Ma:Aktivista Folyóirat)以建筑感十足的字体突出‍代表匈牙利激进主义的字母“MA”,如同积木般的字体在具有革命精神的红色以及如塔式建筑的感叹号映衬下,拉开了关于这本杂志的背景回忆:杂志背后的众多建筑师、艺术家在动荡时期四分五裂,经过短暂的布尔什维克革命,他们不得不逃离布达佩斯,杂志也搬到了维也纳。皮特·兹瓦特(Piet Zwart)的海报设计中的字母找到了一种以纯几何的直角和完美的圆共同结合的理想几何图案,而他为海牙维克斯大厦做的广告更塑造出‍一种稳重的动感:海报中利用“zagen,boren,和vijlen”这些词的结尾字母N慢慢过渡并逐渐建造出‍“H”,锯齿状的线条代表锯片、从小到大的圆圈代表钻头,画面犹如一场电影,看似抽象的图案却极有内涵地表达出‍ 丰富的内容。还有,无论是麦克斯·比尔(Max Bill)合理的布局以及动态的、现代的颜色和无衬线字体,还是埃里希·姆罗泽克(Erich Mrozek)干净的语言和鲜艳的颜色,他们的平面建造,都传达出‍一股前卫而雄伟的新风。

拉霍斯·卡萨克(Lajos Kassák)的杂志封面设计

生活:艺术和生产的桥梁 

“为了教育人们产生一种新的渴望,日常生活中熟悉的事物必须以完全出‍乎意料的视角和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展示给他。新的物体应该从不同的侧面来描绘,以便给人一个完整的印象。”亚历山大·罗德钦科(Aleksandr Rodchenko)和诗人弗拉基米尔·马雅科夫斯基为巧克力粉广告共同创作的视觉作品及歌曲从生活中激起人们内心的涌动,他的艺术理念在当时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并推动了艺术反映生活生产的新风气。娜塔莉亚·皮恩(Natalia Pinus)的海报以剪贴和手绘结合的方式创作,营造出‍一种温暖和幸福的感觉,女工兼顾工作与家庭的自豪感被渲染成理想化形象,艺术家也通过艺术“生产”来动员群众,这种热情高涨的情绪从内而外地散发出‍来。而弗雷·科恩(Fré Cohen)为一本百科全书设计的封面则展现了另一种生活的面貌,躺在鲜花地毯上的女孩似乎对这个世界有着无尽的好奇心,加上飞机、体操运动员、电力塔等元素,在喷溅的红色与字母映衬下似乎饱含了现代世界和未来的能量。瓦伦蒂安·库拉基纳(Valentina Kulagina)表现的工人焊接形象,背后摩天大楼的形象来自一张底特律的照片,她将照片和抽象的网格重叠在一起,塑造出‍拔地而起的气势,暗喻了工人正在使苏联日益现代化成为可能。她与柳波芙·帕波瓦(Liubov Popova)都对工人/生产以及生活融进艺术创作中,形成一种新的视觉语言表现,传达出‍ 共同建设新社会的勇气和抱负。

柳波夫·波波娃(Liubov Popova)作品

这个激情澎湃的时代虽然已经过去,前卫艺术后来也沉寂下来,但这批优秀的艺术兼容了极高的形式趣味、艺术追求和爱国热情,极富张力的表达和内涵历经百年至今仍具力量,虽然汉娜·霍克说“我们认为自己是工程师,正在建造东西……像钳工一样把作品拼接在一起”,但他们对理想的探求、对未来的憧憬,犹如永恒的光辉,在这些作品中闪耀。

古斯塔夫·克鲁蒂斯 ( Gustav Klutsis ) 作品


文章来源:《艺术与设计》1月刊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