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树下,不负所有等待。

谁最中国

2021-02-26 09:05:34

已关注


春上,花开。

此间,等你来。

春天锦绣,

正是樱花当令,

樱花,是一场盛事。

赏樱,是一桩约定。

烂漫春时,樱花七日,

倏忽而生,从容而逝。

樱花,如所有美好的相遇,

只绚烂了霎那,却铭记了一世。




大地回暖。春早,樱亦早。


南京鸡鸣寺路上的“消息树”,开花比去年早了十天。武汉大学的樱花,也已提前绽放,迫不及待地,与人们兑现延期一年的约定。


有人等着全世界的樱花开,有人在樱花树下等着你来。樱花树下,为每个人准备了一场久别重逢的欢宴。在生机滋长的时节里,一切美好,都将如约而至。



赏樱,的确是要趁早的。


早樱开花时,叶子还未发芽,一眼望去,全然是淡雅的粉白色,没有参差的杂色,纯粹而浪漫。而晚樱以粉红色居多,开花时又会夹杂着绿叶,总觉观赏度有所减弱。


赏樱,是置身花海、如蝶如梦的体验,像纯净无邪的爱,容不得杂质。



鲁迅在《藤野先生》中写道:“上野的樱花烂漫的时节,望去确也像绯红的轻云。”樱花开,结成了春天的云。樱花谢,飘落下春天的雨。


樱花,便是春天的样子,开得软软绵绵,亦轰轰烈烈。


诚然,一朵花,开不出整个春天;一朵樱花,也没有特别出众的姿色。赏樱,毕竟不适合单株、单朵地看,而要站得远些,成片地看,成林地看,看它如云如雾,看它似霞似海,铺天盖地,浩浩荡荡。粉嫩娇小的花,集结在一起,有了震撼心灵的能量。




中国古人也赏樱,不过那时的“樱”,通常是樱桃花。现代栽培的观赏樱花,原产地是日本。


诗人松尾芭蕉写道:“京城官庶九千九,九千九百入樱流。”可见樱花盛开时,万人空巷的盛况。在日本人的审美中,樱花的易逝,结合着物哀心态和独特的生死观,产生了壮烈和悲情之美。



然而,中国人通常会以更积极的心态,怀着对自然的情意去看樱花。早春时节,满树繁花,打破了残冬的冷寂,带来春的活力与生机,也给人们带来希望和力量。落花时,花瓣飞舞,纷扬可爱,漫步其间,如入仙境,亦是另一番惬意。


樱花,不失为人看向生命的一种方式,或喜,或悲,或灿烂,或飘零,都在曼妙的时光里,以绝美的姿态,做着由衷的礼赞。




樱花是纯洁的,也是热烈的,是高尚的,也是淡泊的,落在人们心里,都是幸福的。


樱花树下,有携手言欢的意兴,有久别重逢的欣喜,有千里结言的约定……樱花树下,可以让人想到世间最好的友情与爱情。



周总理曾有诗咏道:“雨中二次游岚山,两岸苍松,夹着几株樱”,青年时代的风发意气和浪漫故事,令人感怀。1975年,重病中的周总理会见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提到五十年前在樱花盛开的季节离开日本,对自己再也无缘重访樱花,感到非常遗憾。


多年以后,邓颖超女士带着周总理未了的心愿,选择在樱花盛开时访问日本,还带回了象征中日友谊的78棵樱花树,种在了武汉东湖。后来在日本创价大学也多了两棵樱花树,称为“周夫妇樱”,寄托着人们对美好友情与爱情的向往和追忆。


樱花虽短,却足够留下跨越时空的眷恋。




春时乐事隆,花落太匆匆。樱花,总是一边绽放,一边凋落。虽以美好开始、以美好结束,然而却如春天的风景,瞬息多变,每天都大有不同。


有关春天的一切,都是轻柔而细微的,值得我们珍惜与捕捉。时不我待,出门踏青、赏樱,约上最投缘的伴儿,愿这樱花烂漫的季节,给我们留下充满花香的记忆。



樱花有一种轻柔、淡泊的美,如仙子般翩跹缱绻,比天籁还要空灵悠扬。


樱花有一种灵性、写意的美,难以用语言准确名状,而只能用眼、用心去感悟。


我们怀着期待,去与春天撞一个满怀。春天,为我们预留了一场全身心的投入,沐浴在纷飞的樱花雨中,让整个人温柔了起来。



不知明年花开,你是否还来?今天走过的路,明天是否还有你同行?


每个人都经历过分别,也会在分别时说一句:“以后要经常来看我。”然而当我们适应了各自的环境、忙于自己的生活,有些约定,似乎也无限搁浅了。


多么遗憾啊,再心意相通的人,也被这个世界拉开了距离。或许,有些承诺,我们没有遗忘殆尽,然而我们是否还有一起看花的勇气?


春天,适合相思,也适宜相见。樱花易逝,却有许多默契待我们拾起。去樱花树下,赴一场约吧。恰是春好处,樱花树下,更美好的样子,莫过于天各一方的人,终于相见。



来源原创 谁最中国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