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创作奥秘是生活给予的灵感

舞蹈中国

2021-02-26 10:21:53

已关注
图片

舞蹈家马文静在北京舞蹈学院授课


“春节前,我为广州中铁四局职工排演了舞蹈《一带一路架彩虹》。”“春节期间,我和两位年轻编导一起商量,在吸收专家意见的基础上,厘清了民族舞剧《幸福花山》进一步打磨修改的思路,年后立即行动起来。”采访中,舞蹈家马文静向记者介绍了她近期的工作安排。

已过古稀之年的马文静春节期间没有太多闲暇,将满腔热情投注于挚爱的舞蹈事业。“中国舞蹈界这么高龄的编导没有几个,真正在创作一线努力工作的舞蹈艺术家,马文静老师算一个,她始终在不竭追求心目中舞蹈艺术最顶尖的状态。”中国舞蹈家协会分党组书记罗斌曾这样评价。

创作奥秘何在?


马文静是云南“有突出贡献优秀专家”,曾荣获“云南文学艺术成就奖”,被中国舞协授予中国舞蹈艺术“卓越贡献舞蹈家”称号。她60多年的从艺之路上,创作的《牛角舞》《蜻蜓》《姑娘的披毡》《放飞》《布朗花》《一首悠悠的歌》《洗麻歌》等20多个舞蹈作品,在中国舞蹈“荷花奖”比赛、原文化部举办的多届专业舞蹈比赛和“桃李杯”舞蹈比赛中屡获大奖,有人称她是获奖专业户。获得众多奖项的“奥秘”何在?

图片

彝族舞蹈《牛角舞》剧照


“没有其他奥秘,就是生活给予的灵感,感谢云南这片土地。”马文静说。

13岁时,马文静进入德宏州歌舞团,成为一名舞蹈学员。长期在傣族地区生活,她成了一个“傣族通”,能说一口流利的傣语。她的作品有很多傣族舞蹈,还包括具有基诺、景颇、回、彝、苗等多个少数民族风情的舞蹈节目。她近期作品有纳西族舞蹈《马帮少年》、回族舞蹈《在路上》、哈尼族舞蹈《脚步》以及少儿舞蹈《海鸥爷爷》等。

《基诺大鼓》曾连续3次被原文化部遴选进京参加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是马文静最满意的作品之一。当年受文化部的委托,马文静来到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基诺山,对基诺族舞蹈进行编创。创作期间,马文静走访了众多基诺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与基诺山村民同吃同住。

图片

舞蹈《基诺大鼓》剧照


“他们原来的舞蹈动作比较简单,我作了加工、整理。”马文静在《基诺大鼓》的创作中为了避免单调,在鼓声中间加入狩猎歌,这是新的创造。“对基诺族来说,鼓就是民族精神所在。”也由于这个舞蹈的机缘,她后来还被授予“景洪市荣誉市民”称号。

罗斌认为,马文静的舞蹈创作强调对原生态的提取,形成了一个属于她个人的创作链条。

马文静坚持深入民间,云南25个少数民族的村村寨寨遍布她的足迹。前面所述的舞剧《幸福花山》,就是她携手两位年轻编导董华兴、牛嗣萱和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民族文化工作团一起打造的。创作组于2020年3月至5月深入文山西畴县采风,感受当地人脱贫攻坚、共同奔小康的精神追求。如今,展现新愚公精神,融汇壮、苗儿女生活和情感的《幸福花山》已经入选“百年百部”献礼剧目和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

图片

民族舞剧《幸福花山》


教书育人,致力民族民间舞传播推广


自2005年开始,马文静长期在北京舞蹈学院、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上海戏剧学院舞蹈学院担任客座教授,到学校去给学生们授课。通过她的傣族舞课堂,更多年轻人爱上了少数民族文化。她在北京舞蹈学院作为传习专家参与编著《中国民族民间舞传习系列教材(傣族舞蹈)》,影响广泛。

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教授马跃说:“马文静充满激情的教学风格,使青年一代学到了风格纯正的傣族民间舞,使学生对傣族民间舞蹈的认识,从动作、动态和节奏性层面提升到对民族文化认知的高度。”

翻看马文静的微信朋友圈,里面的每一条动态都记录着马文静为传播、推广民族民间舞所作的生动实践:在抗疫期间,她策划了短舞蹈作品《有一种爱不变》;在安徽、河南、山东等地,她大力推广傣族舞蹈教学;参加全国各地新创舞蹈作品的研讨活动;在多个线上平台讲授“大师公开课”——广场舞和少儿舞蹈创作,深受大人和孩子们的喜爱。

她还有一个特别的学生群体。在昆明晋宁区一次公益活动上,她认识了一群四肢不健全的残疾人,并为他们编排了一个展现秧老鼓的舞蹈,手把手地教授每个动作。“有了这个作品以后,他们的精神生活得到了充实。现在他们还惦记着我,经常给我送一些自己种的蔬菜。”马文静说。

她帮助多名学生在上海、北京、广州等地找到了工作,学生们都亲切称呼她为老妈。在她从艺60年庆典活动上,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2002届毕业班学生从全国各地赶来现场,特别献上了一个水晶孔雀,送给恩师做纪念。

从黑发醉到白头,依然活力四射


马文静虽然已70多岁,依然活力四射——为了舞蹈,四处奔走,谈起舞蹈,滔滔不绝,喜欢和年轻人打成一片,从他们身上吸取“营养”。她不愿意显得老气横秋,更不愿意跟不上时代步伐……

在马文静言谈举止之间,一直透露着对民族民间舞强烈的使命感,作为老一代的舞蹈艺术工作者,她认为自己有一份责任,将云南的民间舞蹈文化通过艺术作品传播和传承下去。谈到民族民间舞的发展,马文静认为,好的民族民间舞蹈是生动鲜活的、朴素真挚的,如贾作光的《雁舞》、杨丽萍的《雀之灵》等。舞蹈不能只重视形式,只突出动作的变化,对于创作者来说,更重要的是不能脱离生活,要有独特生命的体悟,深入挖掘文化意义和情感内涵。此外,重视发展也不意味忽视传承,比如傣族舞的“三道弯”,凝结渗透着古滇文化,先要珍视传统,再求进一步发展。

已经从艺60余年,马文静依然活跃在舞台创作一线,谈到自己的动力,她表示,首先来自于热爱——爱舞蹈,“在从事舞蹈事业的那一天开始,这份爱就没有改变过,尤其新时代让我的这份爱变得更加执着、更加富有活力”;爱热土,“是云南这块红土地给我丰厚的滋养,我热爱这片土地”;爱生活,“是生活给我的灵感,我热爱生活”。

“作为舞蹈之母的民间舞蹈,凝结着祖辈人的智慧和思想,它是民族舞蹈之根,在今天全球化背景下,我们更应该去呵护它,让它在新的时代焕发新的生命力。”

她对舞蹈事业有过一段深情的告白:“生命的每一次感动,都是舞蹈的恣意歌唱;生活的每一道沟坎,都是舞蹈的磨砺沉淀;心灵的每一点震颤,都是舞蹈的灵光闪现;人生的每一回精彩,都是舞蹈的绚丽绽放;岁月的每一个印记,都是舞蹈的相随相伴……感恩上苍,今生能与舞蹈结缘,让人从黑发醉到白头!”


文章来源: 舞蹈中国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