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回家

舞林秘籍

2021-03-02 14:19:35

已关注

每个人都有一个梦开始的地方,那个地方,多半是自己的家乡。


大理,是很多人梦开始的地方,很多年前,有个小姑娘从这里走出去,后来她变成了孔雀,飞遍了全世界,那个曾经的小姑娘叫:杨丽萍


很多年后,有个小姑娘舞遍了全世界回到这里,这次她要带我们回家乡,回到她,梦开始的地方。这个小姑娘叫:金花

图片

图片

图片

金花,大理州剑川县沙溪镇石龙村白族人,11岁的时候,她独自一人去到昆明跟随杨丽萍老师学习舞蹈,一晃,十几年过去了,


2018年小金花自编自导自演的个人独舞作品《霸王鞭》在有现代舞圣殿之称的英国萨德勒之井剧院上演,而由她领衔的舞蹈剧场作品《春之祭》(杨丽萍版)也在这几年走遍了全世界的艺术节。


2020年杨丽萍表演艺术中心在大理落成,小金花成为全新民族音乐剧《阿鹏找金花》的女主角,她说:这个戏好像就是命中注定是她的,这个戏等了她十几年,终于等到她长大了成熟了。


我一直听说金花的老家特别漂亮,所以大理舞蹈季期间,我们抽演出的空隙,带着摄制组跟金花一起回了趟她的老家。

图片

图片

图片

出发那天是2020年9月14日,赶巧了,那天竟然是一年一度的石宝山歌会,也有一种说法,说这个日子就是白族的情人节,因为男男女女都会到这个歌会上来对歌,唱对头了的,自然就喜结良缘,


我的天,这是多么古典多么浪漫的一种爱情啊,简直,像传说一样。一路上,金花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给我们讲起了她小时候的故事。

图片

图片

图片

白族的爱情,就是站在山上对歌,男的站在一个山,女的站在一个山来对歌,今天要是对得好,可能就会约会,然后就可能谈恋爱。为什么要隔着山唱呢,因为男男女女会很害羞。”


我小时候八岁的时候,和一个同村的小男孩叫小阿鹏的,一起来参加了这个石宝山歌会,因为参加的都是大人,突然看到两个八九岁的小娃娃在台上一边弹三弦一边对歌,大家都喜欢得不得了,结果,我和小阿鹏就拿了那一年的一等奖。而且一下就在大理传出名了,我八岁的时候就出了专辑,然后就去各个小村子里演出,就是人家结婚,我们就去唱歌,他们高兴,我们也特别开心。”。


“小时候是怎么开始唱歌的呢?就是妈妈带我去干活的时候,砍柴啊种地啊采菌子啊,就教我唱歌。还有就是我的奶奶,因为小时候跟奶奶一起睡,奶奶就会每天教我一首白族歌,所以我就会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我不知道你们听见金花讲这些是什么感觉,在我听起来,就好像童话一样,就好像曾经在那些诗词歌赋中看到的田园梦一样。


这次拍摄,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金花的父母,她的妈妈不会说汉话,他爸爸会说一点,但他们热情、爽朗的笑容却深深地印在了每一个人的记忆里。


摄制组比我们大部队提前一天到达石龙村,想要提前拍摄一些金花爸妈的生活日常,在一个石桥旁,我们的导演邀请金花的爸妈给我们展示一段对歌,没想到,阿姨一直在笑场,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们对的歌,是年轻时候的情歌,一把岁数了,老夫老妻的,还有外人在,还有镜头在,实在是不好意思唱。但后来他们还是唱了,唱着唱着,时光就倒流了,唱着唱着,就到了年轻时候第一次遇见的时候了。

图片

图片

整个拍摄的过程有几个事情是一直贯穿始终的,其一就是金花的妈妈,几乎就没有停过地一直忙碌着,摘菜、抓鸡、生火、剥菌子、泡茶、煮饭……


云南的女人,真的是无与伦比的勤劳,我才想起杨丽萍老师的《云南映像》中那段《女儿国》为什么至今能够打动人心。“太阳歇歇么,歇得呢。月亮歇歇么,歇得呢。女人歇歇么,歇不得呢。女人歇下来么,火塘会熄掉呢…..”。说得,真好。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其二贯穿始终的是歌声。无论是勤劳的金花妈妈,还是害羞的金花爸爸,都能说唱就唱。


同去的,也是石龙村的阿鹏(这次《阿鹏找金花》的男主演)给我们边弹三弦边唱,他给我说,他爸一边聊天一边弹琴,可以弹上三天三夜。


在村外的草地上拍摄的时候,遇见了金花家的亲戚的小孩,两个小牛一样顽皮的男孩和一个小姑娘在河边玩水打闹,结果拖回家里来,递上一把三弦琴,居然也是能弹能唱,而且和声还好听得很。


到这,我算是相信了,云南的确是一个“会走路就会跳舞,会说话就会唱歌。”的地方。在这些歌声里,在这些舞步中,我眼睁睁活生生地看到了——传承,看到了文化以最鲜活的方式,口口相传生生不息。

图片

图片

图片

还有一个贯穿始终的就是他们的笑脸。无论是爽朗的开怀大笑,还是不好意思的莞尔一笑,还是发自肺腑的会心一乐,他们的笑脸成为我回忆里抹不去的印记。这笑是什么?这笑就是对于生活的乐观。


我突然觉得城里人的那些叽叽歪歪,那些无病呻吟真的可怜又可笑,我突然想起欧·亨利写的一篇短篇小说叫《索利托牧场的卫生学》,小说讲了一个身败名裂的赌徒、一个城市病人,从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大城市来到草原,通过劳动和接近大自然,重新获得健康和生活的信心。


是的,一点没错,大自然就是最好的医生,新鲜的空气、绿色的食物、淳朴的人性完全可以医治身体和心灵的疾病。看到他们,我真心地感到快乐,看到他们,我也真心地觉得我们远离那些简单、自然太久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金花就是在这样的一片天地中长大的,我们在她小时候玩耍的草甸上拍摄着她的《霸王鞭》,是的,就是她取材于白族民间元素而后现代之,而后演到国际舞台上而今又回到故乡来的那个作品。


拍摄的时候,我们要趟过一片湿地,大家都把鞋脱了,赤脚站在草地上,站在泥巴里的第一下,有点凉,但是,很快,很多感觉仿佛都被这冰凉激醒了。人,原本就是自然万物中的一个,是所谓现代的,都市的生活把我们层层包裹,与世隔绝了


拍摄的时候骡子在旁边吃草打滚,小狗在跑,蝴蝶在飞,高天上流云缓缓而过。金花突然说:“嗯,未来,我要回这来盖一间练功房,全玻璃的那种。”,“要的,算我一个。”我说。

图片

图片

图片

金花的生活,金花的成长,金花的艺术之路,其实给予了我们一个思考的空间,艺术的学习创作,是只有一条路吗?


杨丽萍就用她自己颠覆了太多的所谓传统舞蹈教育、表演、创作的概念。金花的身上,一丝儿所谓学院派的痕迹都没有,因为,她就没有去过那些所谓的艺校,就没有学过所谓的那些教材。但,你能说她跳的舞不好吗?


这其实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这不是一个简单孰是孰非的问题,学院派的教学或者说我们整个的舞蹈教育,舞蹈传承,到底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是芭蕾、古典、民间、现代都要会的全才?还是一专多能的专才?现实中就业的压力也在多维地影响着我们的艺术教育,这真的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但,这绝对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一个值得反复研究的问题。


我的观念是不要急于下结论,应该多实验。至少可以在芭蕾训练体系之外,探索属于我们的,东方的,更适合我们身体文化的训练体系。

图片

图片

图片

金花的身体,金花的肢体语言有一种珍贵的质感,这还不仅仅是野性的力量,这其实和上面所提到的那些,那些我们远离了的甚至是失去了的生活息息相关。


我们的文明,我们的农耕文明的传承,在现代都市化的进程中其实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因为这农耕文明的根基正在被工业化都市化的进程所连根拔起,如何应对,这是我们的文化需要严肃思考的重大问题。


同时全球化浪潮的席卷,西方与东方的碰撞也成为一个值得思考的重要问题,如何在东西之间保持一种文化的多样性平衡,恐怕是未来每一个艺术家需要面对的课题。


在金花家的聊天中我们也谈到了这些问题,例如村里的年轻人都想走出去,去到大城市,村里的年轻人觉得父辈们弹的三弦太单调了,听着想睡瞌睡,能不能把三弦弹成电吉他。而父辈们还在期望已经见过花花世界的儿子要回来娶一个本村的姑娘……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生活,没有对错,有的,就是真实的历史的变迁。而在这时代的洪流中,一个艺术家,应该干什么?

图片

图片

杨丽萍曾经说:“当双脚站在土地上的时候,就,如鱼得了水。”。


安泰俄斯(古希腊语:Ἀνταῖος),是希腊神话中的巨人。根据神话,安泰俄斯是大地女神盖亚和海神波塞冬的儿子,居住于利比亚。安泰俄斯力大无穷,而且只要他保持与大地的接触,他就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力量,他就是不可战胜的。赫拉克勒斯发现了安泰俄斯的秘密,将安泰俄斯举到空中使其无法从大地之母盖亚那里获取力量,最后把他扼死了。


我们的舞蹈呢?我们民族的舞蹈呢?我们东方的舞蹈呢?如果我们离开了这片土地,漂浮在半空中,那么我想我们就离凋谢枯萎不远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和金花一起回家的这短短的一天时间实在是让我感慨良多,文化,是一种活态的发展,是一种动态的平衡,


要保持我们的文化的生命力与活力,我们就应该更多地回到生活中去,回到人群中去,和他们一起劳作,和他们一起跳舞,和他们一起唱歌,


你听,那歌,唱得多么的动人:

图片

太阳歇歇么 歇得呢

月亮歇歇么 歇得呢

女人歇歇么 歇不得呢

女人歇下来么 火塘会熄掉呢


冷风吹着老人的头么 女人拿着脊背去门缝顶着

刺儿戳着娃娃的脚么 女人拿心肝去山路上垫着

有个女人在着么 老老小小就拢在一起咯

有个女人在着么 山倒下来男人就扛起咯

有个女人在着么 山倒下来男人就扛起咯


苦荞不苦么 吃得呢

槟榔不苦么 嚼得呢

女人不苦么 咋个得啊

女人不去吃苦么 日子过不甜呢


天上不有个女人在着么 天就不会亮

地上不有个女人在着么 地就不长草了

男人不有个女人陪着么 男人就要生病了

天底下不有个女人在着么 天底下就不会有人了

天底下不有个女人在着么 天底下就不会有人了

天底下不有个女人在着么 天底下就不会有人了

——云南民歌

图片

我相信云南的女人,有改变世界的能量,


所以,继续在大地上起舞吧。


文章来源:舞林秘籍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笔下芭蕾丨Diana Pedott的芭蕾女孩

舞蹈中国 0评论 2021-04-12

从生活舞蹈到艺术舞蹈

舞蹈中国 0评论 2021-04-12

城市里的芭蕾美人儿,羡煞旁人

芭蕾艺术 0评论 2021-04-12

路灯下,芭蕾绽放

芭蕾艺术 0评论 2021-04-12

她在纽约贫民窟跳起了芭蕾

芭蕾艺术 0评论 2021-04-12

你对芭蕾“误解”到底有多深?

芭蕾世界 0评论 2021-04-12

艺术中那些治愈人心之物

孟孟 0评论 2021-04-10

芭蕾,仙儿!

芭蕾世界 0评论 2021-04-08

快速学习现代舞的一些好技巧!

环球舞蹈家 0评论 2021-04-08

跳舞就是这样的硬道理

舞蹈中国 0评论 2021-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