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城:感官刺激

有方君

2021-03-05 11:52:10

已关注


墨西哥城,既是西半球最古老的城市,也是美洲现居人口最多的现代都市区。古老与现代杂糅在一起,混乱中又有着自己的秩序;许多人将墨西哥城称为为“Electric City”(令人感到刺激的城市),因为它无时不刻不在刺激着人的感官。


对建筑游览来说更是如此。无论是古迹、宫殿、纪念碑,还是博物馆、学校、政府大楼,你可以在墨西哥城探索类型丰富的建筑遗产。而受到独特文化氛围的影响,建筑的面貌也变得浓烈起来。


Hola! 欢迎来到世界上最刺激的城市之一。


墨西哥城建筑漫游地图

(编者绘)



01

巴斯孔塞洛斯图书馆

Biblioteca Vasconcelos

阿尔伯托·卡拉奇,2006


©Iwan Baan


©Iwan Baan


©TAX


©TAX


图书馆的设计者阿尔伯托·卡拉奇无疑是墨西哥最受赞誉的当代建筑师,这座充满了各种反射、穿透的图书馆是他的代表作。图书馆位于墨西哥城北部, 以哲学家、前总统候选人、前国家图书馆馆长何塞·巴斯孔塞洛斯的名字命名。


图书馆周边是火车站、地铁站的汇聚地,建筑师想在复杂拥挤的都市环境中尽可能多地创造绿色空间,如同置身于植物园中。尽管混凝土结构是沉重的,大片玻璃却让它在视觉上显得轻盈,竖向构件回应了外部充满植物的环境,成为内外的屏障。内部的走道和阳台形成错综复杂的网络,多媒体室像是悬浮在大厅里,秉承了墨西哥建筑一贯的大胆与奇幻。


02

朱梅克斯博物馆

Museo Jumex

戴卫·奇普菲尔德,2013





©David Chipperlfield Architcts


朱梅克斯博物馆面积4200平方米,收藏有墨西哥现代艺术家和当代国际艺术家的诸多作品,在拉丁美洲所有当代艺术私人收藏中位列第一。


博物馆的用地为三角形,相邻建筑各自孤立,又以商业建筑居多,街道景观多样。面对现状,奇普菲尔德设计了独特的锯齿形屋顶,于是博物馆就以一个体量明确的单体回应了周边的环境,也在苛刻的用地条件下充分利用了土地。这座博物馆是包含了索玛亚博物馆、萨克斯第五大道购物中心在内的卡索广场文化组团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03

国家人类学博物馆

Museo Nacional de 

Antropologia

佩德罗·拉米雷斯·巴斯克斯等,1964





©JAMES FLORIO PHOTOGRAPHY


1964年建成的国家人类学博物馆,长方形庭院三面环绕两层展厅,庭院中心有个大水池,一根图腾大铜柱撑起巨大蘑菇顶,顶上蓄水,向四周喷洒,寓意古代墨西哥人渴望水和水在推动墨西哥文化中的作用。


建筑设计团队中最重要的一位是20世纪晚期墨西哥建筑师的代表佩德罗·拉米雷斯·巴斯克斯。他曾经承接了大量墨西哥重要的文化建筑项目,包括博物馆、体育馆和宗教建筑等。


04

塔马约博物馆

Museo Tamayo

Teodoro González de León、Abraham Zabludovsky,1981






塔马约博物馆位于墨西哥城Chapultepec公园内,建筑有着不同的室内外标高,以各种斜坡建立起与公园的联系,使建筑融入到周围的环境之中。


05

吉拉迪住宅

Casa Francisco Gilardi

路易斯·巴拉甘,1976







吉拉迪住宅是路易斯·巴拉甘生平最后的几件作品之一,当时的他对于颜色、材料、空间、体量的掌握已经炉火纯青,这座住宅是最杰出的代表。


吉拉迪住宅设计于1976至1978年,融合了巴拉甘一贯的关注点以及新的发展方向。颜色,质感和空间的组织特别引人注目。光线在一个小小的室内泳池里折射和反射呈现特殊的效果,是他多年来思考光和空间运用的概括。


06

巴拉甘自宅与工作室

Casa Barragán

路易斯·巴拉甘,1947





图源:Casa Barragán


这座住宅随着时间推移所历经的变化如同是一间实验室,就像巴拉甘本人多年后在普利兹克建筑奖答辞中所说的那样,“这座住宅完全是自传式的”。


自宅中贯穿着他一生钟爱的数个主题:对宗教的虔诚,光,身体还有马。进入住宅后先通过一个狭长的小门廊,尽端是一扇粉红色的小门,穿越小门便进入过厅。过厅四通八达,可分别进入餐厅、起居室及卫生间,也可经楼梯通向夹层和二层。起居室的正方形落地大窗朝向西侧,窗外是巴拉甘精心设计的后花园。落地大窗四边无框,中间的钢十字将玻璃分成4块,象征着十字架。


巴拉甘住宅的二层布置有两套卧室,分别在不同的标高,楼梯东侧的卧室是客房,西侧的是巴拉甘的卧室套房,从客房进入的话需要再上半跑楼梯。卧室与屋顶天台直接相连,高低错落、色彩变化的天台是冥想的最好场所,巴拉甘也时常在那里祷告。


07

圣母显灵圣牌堂

Iglesia de la Medalla de 

la Virgen Milagrosa

费利克斯·坎德拉等,1955





历史图像


这座教堂是建筑师、结构师菲利克斯·坎德拉的代表作,海帕面几何体在建筑内得到充分的运用。


针对区域内土壤承载力差的问题,坎德拉用倒伞型做建筑基础的做法十分经济。教堂主空间的构成是类似混凝土结构的延续,成排的海帕结构把主厅空间包括在内,仅仅是简单的序列重复就创造出震撼人心的空间效果。无论在平面还是空间上都充满着柔曼的旋转,因此产生出明暗对比丰富的空间,这和美洲巴洛克教堂空间异曲同工。


08

迭戈·里维拉与弗里达·卡罗工作室博物馆

Studio Museum of Diego 

Rivera and Frida Kahlo

胡安·欧格曼,1932





©Julian Weyer


墨西哥国宝级壁画艺术家迭戈·里维拉于1930年代委托建筑师胡安·欧格曼为自己和妻子弗里达设计一座工作室和住宅。欧格曼在这个项目上实验了当时盛行于欧洲的功能主义设计。这座建筑完全可以与同代的巴拉甘的作品比照来看。一反欧格曼一贯热烈、富有墨西哥民族色彩的风格,这两栋房子在体量规划、结构设计与材料选用上都显得十分克制。建筑分为一红一蓝两个体量,一栋属于里维拉,一栋属于弗里达,仅靠一座小桥连接,仿佛是两人若即若离的一生的真实写照。里维拉最终逝世于这座建筑内,现在由该住宅改建的博物馆里,依然保留着他的画室和收藏品。


09

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主校区

Universidad Nacional 

Autónoma de México

马里奥·帕尼、安利柯·戴乐·莫拉尔等,1954





图书馆 摄影:吕恒中


位于科约阿坎区的大学城,是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的主校区,于2007年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大学城中包含体育馆、文化中心、图书馆、生态保护区、近40个学院和数个博物馆,云集了当时最杰出的建筑师为此校园设计建筑和制作壁画。大学城建于佩吉格尔附近火山岩层之上,占地100公顷,是当时最宏大的建设项目,主要的建筑师是马里奥·帕尼、安利柯·戴乐·莫拉尔和胡安·欧格曼等人。


花园和火山是大学城里最常见的主题,因为炎热的气候,大学城里的教学楼大多有深远的遮阳,楼栋之间用长廊通道相连。其中最为标志性的是欧格曼设计的图书馆以及四个面上的巨大马赛克壁画,如同巨兽的四幅面孔,分别用不同的画风和内容描绘出了墨西哥不同阶段的文明还有他对未来的希冀。


10

嘉布谴会小礼拜堂

Capilla de las Capuchinas

路易斯·巴拉甘,1955


摄影:林文格





墨西哥建筑师路易斯·巴拉甘长期以来对宗教的渴望,他的神秘主义倾向,特别是对殖民时期朴素的墨西哥修道院的热爱,都成功地汇聚到此建筑中。


巴拉甘对教堂的布局有独到的见解并精心策划,修女们的座位布置在教堂正厅内,面向祭坛,教徒们的座位布置在侧厅内。十字架的位置很特殊,没有布置在祭坛正面,而是侧面。阳光的照射将十字架的阴影投射在祭坛后面的墙面上,产生炫目的光影效果,突显了十字架在教堂中的地位。他还充分利用色彩渲染宗教气氛,橘黄与金色是教堂的主色调,如同圣光布满,红色和白色点缀其间。


来源:有方君 行走中的建筑学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