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双展!安藤忠雄规模最大的个展来了!

良仓

2021-03-06 13:27:58

已关注

图片


继东京国立新美术馆、巴黎蓬皮杜中心、米兰阿玛尼博物馆之后的全球第四站,安藤忠雄建筑设计生涯全面的大型回顾展“安藤忠雄:挑战”,将于3月19在上海复星艺术中心拉开帷幕。
通过经典建筑作品的再现,精致的建筑模型、详尽的设计手稿、书法篆刻、以及大量独有影片、旅行笔记和照片全景展现一代建筑大师的传奇人生。
而且,展览将首次复现标志性的"水之教堂"。
图片
为了让观众对建筑大师的设计之美有更为直观的感受,安藤忠雄建筑研究将特别根据复星艺术中心的建筑特点,全方位打造独具安藤忠雄设计特色的光影空间。

图片


与此同时,安藤忠雄设计的位于广东顺德的和美术馆将在3月30日正式开馆,迎来安藤忠雄首次以艺术为主线的个展“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展览以三大篇章——“超越艺术”、“超越光”及“超越安藤”展开,从全新视角发现安藤忠雄在艺术上的思考与创造。

图片

和美术馆馆藏 / 《和美术馆手绘稿》


首个篇章将展出10位与安藤忠雄艺术人生相交、对其创作影响深刻的艺术大师之作。同时,通过复现安藤忠雄地缘艺术代表作——地中美术馆,寄以“超越所见的发现”的展览理念。
双展,盛宴!





图片


“契合当下全人类面临的挑战,双展希望通过’青苹果’之心的内涵,唤醒观众内心’从此刻,不自我设限,超越自我,不断挑战’的想法。”


——安藤忠雄

安藤忠雄是日本最著名的建筑师之一,不仅因为他的专业成就享誉世界,更因为他独特的个性,即使是在对建筑不感兴趣的人眼中,他也是一个有吸引力的人物。用一个物理学术语来说,他是一个“势能”(potential energy)大到可以撼动社会规范和惯例的人。

图片


安藤是大阪人。大阪人喜欢交谈和谈判,他们直言不讳,说话语速快,声音大,爱开玩笑。他们也喜欢照顾别人。他们不怕“干涉”,即使最终以争吵收场。在与东京人口密度相当的大阪,无论在物理上还是情感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都非常近。这与东京截然不同,在东京,人们会在一个一切都很近的城市里寻求尽可能多的个人空间。

图片


在安藤的世界里,各种元素共存、碰撞、排斥,他大胆地吸收所有的差异,并把它们扔进一个锅里。在物理学中,“势能”是“一个物体因其相对于其他物体的相对位置而具有的能量”。因为安藤拒绝消除与他人之间的分歧——我们通常会这样做以避免争端——他的“势能”仍然很大。而且因为他没有隐藏差异,也没有试图在他的项目或设计中不同的涉众、因素或元素之间寻找妥协。

图片


我们通常会学会遵循惯例,妥协,把谦虚放在首位,为了让这个世界成为一个更有效率、更容易生活的地方。但安藤对效率或让事情变简单毫无兴趣和容忍度。他知道大自然并不容易,如果我们选择依赖简单的解决方案,我们的潜能就会受到损害。近年来,安藤经历了一系列大手术,切除了功能失调的器官,但他一如往常地从绝望中崛起,如同是一头不被驯服的野兽。


安藤忠雄的早期生活
安藤忠雄出生于1941年,在二战后的混乱中长大。由于家庭环境的原因,他和祖母一起住在长屋(一种日本传统的多厅住宅)里。房子很简陋,风一吹,就嘎嘎作响,冷空气会通过破玻璃漏了进来。

图片


天气直接影响了他的日常生活,对他构成了挑战。自然是强大的,是压倒性的。他可能也是看着自然光如何通过障子纸门,随着时间的推移改变它的强度、角度、颜色和温度长大的。他在长屋的经历为他的建筑奠定了基础。
他是一个不听话、好斗、独立的孩子。祖母从不溺爱他,甚至在他小的时候也让他一个人做自己的事。作为一个生活在艰苦环境中的孩子,他在成长过程中充分利用了自己的感官和能力。伤心的时候,会大哭;生气的时候,会和朋友打架;在没有人监督的情况下,会出去冒险。

图片


在他12岁左右的时候,一个木匠来家里做一些修理工作。安藤被手艺所吸引,并对建造房屋充满了热情。但是他没有足够的钱上大学。高中毕业后,他不得不赡养祖母。因此,他决定成为一名职业拳击手,因为能挣得更多。
但他不能放弃成为一名建筑师的梦想。他喜欢建筑,也很欣赏勒·柯布西耶。他还对代代木国家体育馆的建设过程感到震惊,该体育馆由丹下健三设计,为1964年东京奥运会而建造。他自学了建筑,最终通过考试获得了建筑执照。

图片

图片

朗香教堂-柯布西耶


在此期间,他花了4年时间周游世界,参观了许多建筑杰作。他被勒·柯布西耶的朗香教堂震撼了。这证实了他的信念:建筑是一种让人们聚集的装置,集体的能量和共同的情感是建筑的特别之处。他也对它的内部印象深刻,在混凝土墙上精心设计的开口,透过窗户的光线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其强度和颜色,在祈祷的人们身上投射出不同的阴影。

图片


回到日本后,28岁的安藤开了自己的建筑工作室。但是没有人委托这个没有经验,没有大学学历的年轻建筑师。正如他后来描述的,在他的早期生活和职业生涯中,他总是不得不处理绝望的情况,这定义了他的方法和对建筑的热情。看看他的一些标志性作品,这些作品展示了他巨大的“势能”,以及他们与自然和人类之间的接触。


那些“不方便”的住宅
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安藤忠雄设计了一百多所房子,包括许多较小的房子。这些经历巩固了他的美学焦点,现浇混凝土和极简主义几何形式。住宅也帮助支撑了他的基本信念,即建筑需要“体验”。当你“体验”一幢叫做房子的建筑时,你就是在通过“生活”的行为来体验它。

图片

“Chicago housing” Chicago, USA 1992-1997


对安藤来说,这意味着利用自己的韧性来面对自然。通过设计许多“非常规”(用一种更温和的方式来描述“不方便”的房子)的住宅,他挑战了我们的基本信念,即当居住和/或生活变得更容易、更舒适时,生活就会更好。

住吉の長屋The Row House of Sumiyoshi1976
1976年,安藤忠雄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他把一个极简主义的、几何形状的混凝土盒子插入到一排木屋中。周围的木结构建筑本质上是对环境半开放的,而他的混凝土盒子没有任何开口,除了一个嵌入在房子中间的露台。在一个封闭和孤立的空间中,天井突然包含了外部环境。

图片


这是残酷的。下雨的时候,雨水穿过天井侵入了房子。住在这里的一家人不得不撑伞去卫生间,因为他们要穿过露台。冬天也会很冷,因为没有暖气。但是,安藤并没有打算通过消除负面的一面来“粉饰”自然的真实面貌。他相信自然的力量,也相信人类天生拥有的应对自然的韧性。

图片


这所房子最终在1979年获得了日本建筑学会奖,安藤忠雄也因此成为了日本的名人。他无所畏惧地以各种方式挑战大众认知,人们对此感到震惊。

小篠邸The Koshino House1981
虽然人们批评他的设计不方便,但安藤忠雄仍然毫不妥协地设计了许多住宅。1981年,时装设计师小筱弘子请他设计了自己在兵库县芦屋的家。“小篠邸”坐落在树木环绕的社区中间,几乎看起来就像半沉入地下一样。

图片

图片

图片


安藤利用了场地的自然坡度来设计房子,让光线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进入——顶部、底部和侧面。光线常常伴随着生长在院子里的树木的绿色倒影,当你坐在一些半地下的房间里时,这些倒影就出现在你的视线水平。光线增强了这所房子的潜力。从直接、不受阻的阳光和柔和、微妙的阴影,到尖锐地穿透黑暗区域的单一光线,光在裸露的混凝土表面上显示出许多面孔,扮演着空白画布的角色。

图片

图片


为了追求美学的完美,安藤牺牲了舒适。安藤开玩笑说:“每次我见到小筱,她都抱怨冬天要穿滑雪装备,因为太冷了。还说,下雨的时候,房子的一些部分莫名其妙地漏水。”

像泄漏这样的事情通常被称为缺陷。但安藤忠雄认为,它们是自然与人类真诚碰撞的结果。让我们惊讶的是,安藤忠雄设计的房子的一些(如果不是全部的话)主人接受了它。住吉的长屋和小筱的房子都使用了几十年,几乎没有做过任何修改。


四乘四宅The 4 x 4 House2003
安藤忠雄认为,人类必须通过生活的行为来面对自然,这种信念在“4 x 4 House”中达到了顶峰。这是一栋建在日本神户、带地下室的四层“小房子”,看起来就像一棵生长在海边的不合适的树。这个名字来自于它大约4米宽4米深(顶楼的天花板也是4米高)的事实。

图片

图片


房子通过建筑外的小楼梯连接到海滩。顶层略微向海倾斜,有几乎全墙宽的大窗户,使它看起来像一座灯塔。这不是一个追求舒适或方便的房子,安藤宣称。因为它是用混凝土建造的,有很大的玻璃窗,所以人们认为它夏热冬冷。所有的细节都集中在最大程度上感受海洋,它可以是平静和愉快的,但某些时候也可以是狂野和紧张。


光的挑战
安藤的大部分作品都以其几何极简主义的设计而引人注目,设计强调了裸露的混凝土的无机、单调的表面。但它真正的美只有在与自然的力量碰撞时才能实现,尤其是自然光。

图片

“UNESCO meditation space” Paris, France 1994-1995


光是能量的源泉。是一种直接的、不可阻挡的移动力量,赋予了生物“生命”的潜能。
混凝土是人类发明用来建造坚硬、坚固和稳定的东西。它被用来保护人类免受不断变化、不确定和不稳定的自然威胁。当你在混凝土建筑内时,你会对外部环境失去知觉,因为混凝土使我们与自然分离。

图片


但安藤让两者相撞。对他来说,混凝土是一种现成的、灵活的、可编辑的、成本低廉的材料。他没有把它用作分隔物,而是利用它来强调自然的力量。在他的作品中,光在建筑内部传播,撞击极简主义的裸露混凝土表面,然后反弹到另一个表面。自然力与人为力的碰撞所产生的可见张力,给人留下强烈的印象,让我们感受和思考。

光之教堂The Church of the Light1989
“光之教堂”于1989年在大阪茨城市建成。这是安藤忠雄最著名的作品之一,用裸露的混凝土在东墙上开了水平和垂直的裂缝,创造了一个十字。剥离任何额外的设计细节,教堂突出自然光的美丽,极简主义的裸露的混凝土几何,吸收,反射和发射光。

图片


光是创造地球上所有潜能的力量。但由于它的力量如此强大,当它与其他元素碰撞时,它也会制造深深的黑暗或混乱。光的二元性就是安藤的全部。势能的大小是由一个物体与另一个物体的相对差异决定的,或者是它自身所包含的差异。光本身就是势能,安藤也一样。

水之教堂The Church on the Water1988
这座水上教堂位于日本北部岛屿北海道广阔的自然区域的中部。该地区有许多滑雪胜地,水上教堂是度假村婚礼设施的一部分。

图片

图片


崎岖的山脉俯瞰池塘,十字架矗立在池塘中央。当光被水、雾、雪或树木反射时,又会增强它的神圣性——在这里,各种自然现象交融。



“阅读”场地
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安藤建筑才开始出现在自然环境中。从那时起,世界各地都创造出了美丽而有力的建筑景观。一个一致的主题是建筑与周围的环境相融合,强调地方的个性。

图片

水御堂 1989-1991


最具标志性的便是持续了30多年的直岛系列工程。在没有总体规划的情况下,通过不断与人类、艺术和当地自然气候的对话来扩大项目的建筑过程,使这个以前无名的小岛成为全球艺术爱好者向往的地方。

直岛项目Naoshima Project1992
90年代,安藤忠雄努力将自然与人类连结(或碰撞),开始拥抱更广阔的景观。

图片


直岛是关西内海濑户上的一个岛屿,看起来像一个小型的地中海。它曾经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但到80年代,由于快速工业化,环境遭到了恶化。特别是在直岛,铜冶炼厂排放有害的硫,导致树木和农作物死亡。
1985年,Benesse(日本最大的教育服务提供商之一)的创始人福武哲彦(Tetsuhiko Fukutake)和当时的直岛市长三宅千胜(Chikatsugu Miyake)会面,同意重振这个污染严重的岛屿,并将其改造为一个全球艺术/教育中心,在那里孩子们可以发展自己的创造力。安藤忠雄加入团队,负责监督酒店、博物馆等多个设施的设计和建设。


图片

图片


直岛项目自成立30多年以来,已成为一个潜在的能源中心。它不再仅仅是一个艺术项目,一个复兴/再开发项目,或者一个建筑项目。它已经成为一个大型的集体和充满活力的实验,包括艺术家、当地人、企业、周边社区、结合历史和环境来质疑“生活”的意义。

图片

图片


随着时间的推移,该项目不断扩展,位于岛东侧的本村老城区也开始重新焕发活力。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他们不仅建造了新的博物馆和设施,而且还种植了大量的树木,以恢复过去覆盖该岛的森林。

图片


直岛项目开始后,人们开始合作、实验、创业,创造新的机会,在这个小岛上围绕现代艺术创造价值。当地人越来越多地参与进来,也越来越有活力。直岛曾经是一个经济困难的偏远岛屿,现在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大量游客和艺术爱好者。

图片

图片


地中美术馆是直岛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为了保护景观的完整,安藤将大部分建筑埋在地下。光线通过天花板进入地下房间,增强了克劳德·莫奈、詹姆斯·特瑞尔和沃尔特·德·玛丽亚等艺术家作品的美,这些作品是永久展览的核心。


“再生”的挑战
对于安藤忠雄来说,历史建筑的再生一直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主题。然而,这里的“再生”并不意味着简单地离开旧的或者把它重新刷成新的。

图片

“Bruce de Commerce” Paris, France 2016-2021


安藤的“再生”是创造一种新旧共存的微妙平衡的状态。在这里诞生的新旧对话将时间从过去连接到现在和未来,并为这个地方注入了新的生命——安藤忠雄的大挑战仍在全球范围内进行。

威尼斯海关大楼Punta Della Dogana 2009
2008年,法国亿万富翁兼艺术收藏家François Pinault和安藤赢得了修复意大利威尼斯海关大楼改造的竞赛,这座美丽的古老海关建筑位于两条主要运河交汇处的三角形区域的尖端。这座建筑建于17世纪,已有几十年没有使用过。Pinault想把它改造成一个艺术博物馆。

图片

图片


安藤尽量保留旧的结构和材料,但这比拆除整个建筑来建造一个新的建筑要困难得多。旧材料如木桁架、砖块和石头必须一一修复。在一些地方,先取旧的石板,然后刨光,再重新安装。

图片

图片


他在空间的中央插入了他标志性的清水混凝土盒子,想要与历史、现在(利用混凝土、钢铁和玻璃的建筑)和未来(现代艺术)相结合,或者说是碰撞。安藤忠雄希望,古老、坚实的材料/设计与轻盈、极简主义的混凝土/玻璃的真诚碰撞,会让游客思考:“历史是什么?我现在在哪里,我们要去哪里?”


创造、培育、成长
安藤忠雄之所以被称为罕见的建筑师,其中一个原因是他对超越建筑框架的社会活动的积极投入。从建筑建成后对周边环境的改善,到大阪当地的城镇开发活动,以及濑户内海海岸和东京湾海岸的环境修复运动。

图片

“Sea Forest Project” Koto-ku, Tokyo 2007-


安藤喜欢种树种植物。他经常将种植作为建筑项目的一部分,他也会在非他设计或建造的地方将种植作为环境修复项目。正如他在直岛所做的那样,他已经在关西、东京和许多地区植树。

图片

“Wall of hope”,Osaka-shi, Osaka 2012-2013


这些多样的活动背后是一种大胆而微妙的情感,那便是认为“建造建筑”和“创造森林”是同义词,以及长期以来都将公众参与放在首位。这是一种特殊的人类力量,引导人们实现梦想。创造和培育——安藤忠雄的自由思维,不受既定框架的束缚,为建筑开辟了新的可能性。

佛头The Hill of the Buddha2016
安藤最特殊的项目之一可能是“佛头”,位于北海道一个大型半公开的墓地。
公墓委托安藤设计了一个设施的更新项目,围绕着现存的大型佛像。这是一个有点怪异的地方:在乡村中部的一大片土地上,公墓里到处都是杂乱无章的纪念碑,包括复活岛摩埃石像和英格兰巨石阵的复制品。

图片

图片


安藤想出了一个古怪的主意:用一座淡紫色的小山将整个雕像包裹起来,从外面只能看到头部的顶部,然后从山顶的洞里伸出来。
雕像首先被混凝土结构覆盖,然后被泥土覆盖。在那之后,种植了多达15万棵薰衣草。

图片

图片


如果你从远处看,你只能看到佛头的尖端从山上伸出来。冬天,它被白雪包围;春天,它被紫色的薰衣草包围。虽然这座山是一个大型建筑项目,但它被更大的山脉包围着,正如你在背景中看到的那样。

图片

图片


为了更接近雕像,你必须沿着一条小路走,这条路迫使你穿过水体并穿过一条隧道,就像你正在从这个世界旅行到另一个世界。到达佛像,你必须仰视,被从顶部的开口照进来的阳光照亮。到处都是强烈的对比,这几乎给人一种超现实的感觉。

这或许不能被认为是真正意义上的佛教纪念碑,但却也有一些非常独特的地方,展示了惊人的创造力能让一些非凡的事情发生。


文章来源:良仓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