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嘉班纳事件 3 年后二次发酵,是否有法律依据?

Evelyn Wang、Denni Hu

2021-03-09 14:00:01

关注

意大利奢侈品牌 Dolce & Gabbana 杜嘉班纳在之前备受争议的视频事件发生近 3 年后,再次被推到了舆论之中。


3 月 4 日,定位为时尚行业监管机构的非盈利组织 Diet Prada,在其拥有近 260 万粉丝的 Instagram 账号上发文称,他们决定正式对 Dolce & Gabbana 于 2019 年初向他们提出的诽谤诉讼进行抗辩。品牌将 Diet Prada 的两位创始人 Tony Liu 和 Lindsey Schuyler 告上法庭,理由是该机构曝光创始人 Stefano Gabbana 的个人言论,致使 Dolce & Gabbana 此后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图片



此次诉讼案件所涉及的赔偿金额巨大。根据外媒 Associated Press 和 Diet Prada 代理律师 Susan Scafid 在 3 月 7 日的采访记录显示,Dolce & Gabbana 向二人的索赔总计超过了 5 亿欧元 —— 其中需要向 Dolce & Gabbana 公司赔付 300 万欧元,向 Stefano Gabbana 设计师本人赔付 100 万欧元,以及承担该事件所带来的经济损失:包括因上海大秀取消带来的 860 多万欧元损失,860 万欧元的员工支出,2018 年 11 月 至 2019 年 3 月共计 8960 万欧元的亚洲市场销量损失,以及 4.5 亿欧元用于品牌形象重建的支出。


Diet Prada 对于案件的发声恰巧是在美国对亚裔仇恨事件激增的大背景下。据悉,此次案件将于 5 月在意大利米兰的法庭受审。Diet Prada 表示虽然此次的美方律师团是无偿服务,但他们仍需支付意大利律师团的费用,随后他们在海外捐款平台 Gofundme 发起众筹。截止本文截稿日,Diet Prada 几乎完成了筹款目标,获得了近 47000 美元的捐款。


图片

Dolce & Gabbana 品牌创始人 Stefano Gabbana、Domenico Dolce


图片

Dolce & Gabbana 2021 秋冬系列



图片

 意大利的名誉保护,美国的言论自由 


抛去互联网上关于诉讼背后种族歧视和爱国主义的激烈辩论,这个案件其实体现了商业品牌和新媒体流量掌控者之间的博弈。


美国凯拓国际律师事务所亚洲知识产权团队的高级律师丁文锦(Sindy Ding-Voorhees)表示,Dolce & Gabbana 对 Diet Prada 提出诽谤诉讼在法律层面上是站得住脚的,“品牌以诽谤起诉 Diet Prada,是因为这个拥有百万粉丝的 Instagram 账号通过攻击其 ‘起筷吃饭’ 系列广告故意抹黑品牌,并私自曝光了创始人 Gabbana 先生社交媒体上的评论,在短时间内给品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


但是,这起跨国诉讼案的复杂性极高。丁文锦指出,Dolce & Gabbana 选择向米兰法院申请,而意大利既不是案件争议的发生地也不是实际损害的发生地, Tony Liu 及 Lindsey Schuyler 二人均不是意大利人,这就涉及到了 Diet Prada 起诉书里提到的法院缺乏管辖权 (Personal Jurisdiction) 问题。可以说品牌非常巧妙地选择了对自己有利的主场去上诉。


意大利关于诽谤中伤、损害名誉法律的可适用性更广,原告不仅可以针对言论本身的真实性起诉,还可以针对言论发布时的语气和是否有煽动公众的动机来提起诉讼;不像在美国,只要能够证实被诉的言论真实,那就是非诽谤最彻底的抗辩” 她进一步解释道。


而此次案件的曝光时间也远迟于发起时间,这或许是因为诉讼双方分属于不同的法律管辖地,使得案件进展缓慢。丁指出,“2019 年提起诉讼并不意味着法院马上就会受理,且法院还要将起诉书通知给被告,而跨国诉讼一般会通过海牙公约送达,存在延迟很正常,例如中国与美国之间的诉状互相传达耗时半年以上是常事。”


关于案情未来的走向,她认为最终双方可能会朝着调解的方向走,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了美国宪法第一条修正案中对言论自由的规定,事关两个国家对个人言论的不同程度的保护。此外,如何定性品牌的商业损失也是一个难点,“虽然 Diet Prada 的曝光是事件发酵的导火索,但这其中的因果关系难以用数字直接测算。品牌列举了各种实际损失之外,还追偿了 6 亿欧元的损害赔偿,包括声誉重塑的补偿,这对 Dolce & Gabbana 的举证以及法院的判决标准都提出了很大的挑战。”


时尚业界人士则普遍认为,此次起诉事件并不会改善或恶化 Dolce & Gabbana 在中国的名声。“这件事对品牌应该没什么影响,没啥能再负面了,” 时尚专栏作家 Bedi Ye 说道。


CMO 训练营创始人、资深营销专家班丽婵则认为 Dolce & Gabbana 表里不一,对外给予虔诚道歉,对内仍保持着一种傲慢的态度,“在文化层面,表里不一是中国价值体系中的一种极端 ‘失道’ 表现,失道者寡助。一个品牌在中国一旦被加上 ‘表里不一’ 的标签,会对多年经营的本地化形象产生巨大损害。”


奢侈品数字咨询机构 Luxurynsight 的中国区主管 Manon Hu 表示,当下的中国消费者高度关注海外品牌所持的 “文化正确”,尤其是在爱国主义思想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他们看重的不仅是产品本身,也包括品牌在中国的宣传和消费者互动方式,其中涉及的地缘政治、传统文化内容应是品牌制定传播策略时要顾及的重中之重。



图片

 从未真正离席中国市场 


抛开此次事件来说,Dolce & Gabbana 更积重难返的问题在于品牌在这个多元化时代渐行渐远的视觉语言。2018 年的视频事件发生后,两位设计师 Domenico Dolce 及 Stefano Gabbana 曾公开致歉,也在随后积极寻求在中国市场重新出发的机会。


创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 Dolce & Gabbana 与 Gucci、Prada 等奢侈品牌共同站在了意大利时装产业金字塔的顶端。但与那些富有传奇色彩的奢侈品家族不同,取自 Domenico Dolce 和 Stefano Gabbana 这对前任情侣设计师组合的品牌名,诉说着二人携手闯荡时尚圈的创业故事。


出生于西西里岛的 Dolce 将明朗又热情的地中海风格注入了高级时装,善用色彩艳丽的片积印花与华贵繁复的配饰混搭。这种别样华丽的意式时尚风情,让品牌在 1985 年首登米兰时装周时立刻 “出圈”,并在 5 年后顺利推出男装系列。如今,Dolce & Gabbana 已成功跻身头部奢侈品牌行列,全球有超过 200 家门店。


在加速扩张过程中,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奢侈品消费地是 Dolce & Gabbana 绕不开的。2017 年举行的春夏男装大秀让品牌首次在中国广受热议。Dolce & Gabbana 邀请了当时粉丝数量达 2000 万的人气偶像王俊凯接管其官方微博,并担任开场模特。此后,尝到了流量甜头的 Dolce & Gabbana 相继宣布王俊凯和迪丽热巴成为亚太区品牌大使,同时收割男女粉丝群体。在 2017 至 2019 年间,品牌的媒体声量和认知度在国内呈现上升趋势,而这种影响力也在争议视频曝光后成为了一把双刃剑。


虽然品牌现在难以在中国继续推行流量明星策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传播声量,但依然有一群较为忠诚的追随者在低调消费。事件后的第一场高级定制系列仍有 18 名中国客户出席。过去三年,品牌商业动作频频,不仅连续多年进入中国进口博览会,且在传统节日期间推出专门打造的限定款,如 2020 年携手 superELLE 杂志发布由虚拟偶像 Sam&Liz 演绎的七夕系列、牛年新春系列等。


图片

虚拟偶像 Sam & Liz 演绎的七夕系列



不过,Dolce & Gabbana 的 CSR (企业社会责任)项目集中在对品牌来说更重要的欧美市场。在品牌发布的 2018/2019 年财报中,亚洲市场占比仅为 22%,而欧美市场达到 67 %。Dolce & Gabbana 去年开始推广加大码时装,品牌曾对 Vogue Business 透露,零售商 11 Honoré 的售罄率达到了 70% 至 80%。


据澎湃新闻消息,创始人之一的亲兄弟、Dolce & Gabbana 的 CEO Alfonso Dolce 也曾于 2019 年中国元宵节期间来到中国,在西安、北京和上海三地进行中国文化之旅,学习中国文化。


可见,Dolce & Gabbana 深知中国在帮助其创造业绩增长点、巩固业界影响力方面处于一个不容忽视的战略性地位,亦是一个不能轻言放弃的市场。


图片

由亚洲面孔演绎的 Dolce & Gabbana 2021 新春特别系列



文章来源:Vogue Business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