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里的Sistaaz

iDestMagazine

2021-04-06 14:21:53

已关注

17 世纪,荷兰殖民者在南非的开普敦中心建造了一座古堡,也就是如今南非最古老的殖民建筑好望堡(Castle of Good Hope)。就在这座以“Good Hope”为名的古堡附近,有一群常年住在桥下的女性,但是当警察出现的时候,她们需要到处走动。 这种情况通常还伴随着个人物品的没收,包括身份证甚至是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执法部门通过抛弃我们的物品来针对变性女性”。


图片

Castle of Good Hope 好望堡


这些女性来自开普敦本地的变性性工作者组织SistaazHood,隶属于“性工作者教育和倡导特别工作组”(S.W.E.A.T.),由Marcus在2010年成立,在大约十二年前开始为变性妇女提供社区空间,支持变性妇女和性工作者的权利和健康,将这些被污名、被疏远以及失去了家庭的无依个体聚集在一起。直到2014年,远在荷兰的二人组——摄影师Jan Hoek和服装设计师Duran Lantink发现并震惊于独特的“Sistaaz’s style”,立即起身飞往开普敦,Sistaaz的故事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被讲述。如果没有疫情,2020年在好望堡本应有一场属于她们自己的时装秀。






     

Sistaaz of the Castle


当地的性工作者组织S.W.E.A.T.Jan HoekDuran Lantink提供了与Sistaazhood见面并进行合作的机会,但Sistasz之所以能够将自己的内心托付给HoekLantnik还是因为二人在长期合作中展现出的尊重与情感。这场持续的合作以名为《Sistaaz of the Castle》的时装杂志册呈现了出来,由Jan Hoek掌镜,还有Duran Lantink为每个人量身设计的服装造型,用Sistaaz的话来讲,“这是我们祈祷的答案”。


图片

Sistaaz of the Castle》杂志封面


志名称里的“城堡”指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物理空间,而是这个四面楚歌的集体本身。他们已经在城市周围的许多地方建立了临时住所,但迟早,会因为当局的发现而不得不搬走。尽管她们的背景、年龄甚至是肤色都不相同,有些悲惨或犯错的故事是相似的,在这种岌岌可危的生存现状里脱颖而出的却是一种集体的愿望,甚至还有拥抱自己的独特性,难以生存的人们却不仅仅考虑生存这件事,这是一种奇特而有生命力的悖论。


图片

图片


对于这个项目,两人很好奇不同女性梦想中的样子是怎样的,当她们讲出愿望又在HoekLantink的帮助下实现于镜头里,无限可能性并排出现在眼前,毫无疑问带来了鼓舞人心的感观。人们总是认为性工作者梦想着摆脱性工作,过着正常的家庭生活,Gabby却说:“我想在另一种环境中做性工作,在维多利亚时代的妓院,名为玛玛拉德夫人,周围充满着金色。” Cleopatra希望升至民主联盟食物链的顶端,并取代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担任总统的职务。她说,如果唐纳德·特朗普能做到,她也能做到。


图片

Queen Cleopatra


Coco想象着在纽约的一场音乐会上见到Lady Gaga,她想从鸡蛋里露出来,也想成为自由女神像的火炬中的火焰。她希望Lady Gaga能够理解这一愿景,将她当作缪斯女神,并受到启发创作一首名为《自由之火》(The Flame of Liberty)的歌曲。


图片图片
57岁的Joan Collins想穿上婚纱,也想生个孩子;Flavirina谈到要成为布隆迪最著名的超模;CelineDion想与自己的同名歌手一起发布时尚系列,梦想成真的时刻变成了时装小说。
图片图片图片
项目后来成为阿姆斯特丹时装周上首次亮相的时装系列,并已在纽约,阿姆斯特丹,乌得勒支等地的一系列摄影展中展出。
图片荷兰乌特勒支中央博物馆
合作项目至今仍在继续,所有人依然怀抱着能在开普敦举办一场时装秀的梦想。到2019年,SistaazHood组织内达到了40人左右,有时候看起来,她们甚至像一个军队。
图片Group leader Netta Marcus surrounded by her angels




     “Sistaaz’s style”
幻想与现实边界在《Sistaaz of the Castle》中一直是模糊的,她们的现实有多相似——poverty, drug use and rejection,她们的风格就有多不相似。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SulaigaJoan Collins都曾提到过之前改造自己的男生校服,让它们看起来更加女性化的经历。Joan Collins(下图1)说:“我不喜欢高中,我总是感觉不对劲……我宁愿穿紧身衣服来炫耀自己的身材。” 29岁的Gabby即使在今天也有同样的感觉:“我总是去买别人不会穿的衣服。 我想与众不同,我讨厌看起来相似的事物。我一直尽力将它们定制成特殊的样子。”
图片图片Gabby 在她的新家屋顶
尽管Lantink设计了这些服装,却始终以这群女性的创造力为指导。作为时尚界可持续理念的贯彻者,Duran Lantink总是在做一些可回收与拼贴的创作,这些都与Sistaz经常谈论的DIY时尚风格不谋而合。Gabby提到的“线购物”就是从清洗线中取走零的件来作为服饰的一部分,Sulaiga也经常从Thrift商店和捐赠品中找到可利用的物品并整理成自己服饰,在这些过程里,创造力是保证时尚外观的关键。
图片图片
最后人们在时装册中见到的,并非是对Sistaaz生活艰辛的强调,而是用一种乐观的声音讲述开普敦跨性别性工作社区的故事,赞扬Sistaaz Hood的个性,机智和创造力。霍克解释说:“这些照片并不是真正的性工作,他们的生活还有很多方面。她们可以性感,但这不是我们要说明的东西。
图片图片
作为边缘人物,Sistaaz往往只是被观察的对象,而非被帮助的对象。但她们自己却仍然相信未来能够争取到更好的权利和保护,一直与反对其工作和性别的耻辱对抗着。

转载: iDestMagazine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