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避难所,我的财富,没有身体,没有尺度》--艾格尼丝·舍勒(Agnes Scherer)

小川

2021-07-06 19:02:57

已关注


图片

点击查看历史--艾格尼丝·舍勒(Agnes Scherer)
My refuge, my treasure, without body, without measure30th April – 28th August, 2021On the occasion of Gallery Weekend Berlin

古埃及的亡灵书经常描述说阿努比斯用一根羽毛来衡量死者的心灵。任何心灵太重的人都会被噬魂者阿米特迅速吞噬;而那些灵魂足够轻的人将进入永恒的来世。几个世纪后,《伊利亚特》报道说,宙斯在决定特洛伊战争的命运时,两次拿出他的天平来衡量死亡,而不是生命。而在中世纪的基督教图腾中,通常是大天使米迦勒在称量灵魂。在那里,那些在审判日被认为超重的人会被放进某个小兽的下颚之中。与现代语境的理想相比之下,今天的主体更被期盼着能够进行自我管理和内部评定,而这些心理静止的图像,或灵魂的称重,在历史上强调出一种更绝对的世界观—人类的生活是以外部标准来衡量的,远远超出个体的解释或控制。

时间快进到21世纪的柏林,艾格尼丝·舍勒(Agnes Scherer)的《我的避难所,我的财富,没有身体,没有尺度(My refuge, my treasure, without body, without measure)》中所描绘的世界,将人们视为被机会主义的糖果柜握在手中的储蓄罐,急切地等待着他们的一个可爱的小资产可以被敲开和变现的时刻。她的建筑绘画和石膏雕塑中的苍白人物都被设想为容器,一些可交换价值的载体。像鸡蛋一样,他们脆弱的形式总是指向未来的裂缝--从内部或外部--成为其他东西的方式。支撑Scherer作品的这个图标迷宫是由漫画插图和民间雕塑的图解白话提炼而来的,然后加上令人厌恶的颜色。尽管他们的基调是欢快的,但这些作品坚持指向同一个阴郁的地平线:最终的审判日,甚至是救赎,不可避免地从外部强加;一个世界和另一个世界之间的门槛。


例如,在进入第一个房间时,安装在门框上方的装饰性门楣上的绘画《沙漠背景下的小心理》和《湖泊背景下的小心理》(《Small Psychostasis with Desert Background》 and 《Small Psychostasis with Lake Background》)唤起了鼓膜的建筑主题,它通常是世界各地宗教空间的门槛。在楼梯上,雕塑 《Bonbonnière》向西班牙公主玛格丽特-特蕾莎(Margaret Theresa)致以鸡蛋般的敬意,她在委拉斯开兹的画作中得到了永生,并在21岁时因长期怀孕而被杀害。在地下室,独立的屏幕结合了双联画 《Large Psychostasis with Banderoles and Bonbonnière 》,后者似乎是一幅自画像。在那里,人们看到艺术家穿着玛格丽特风格的衣服,接缝处爆满了糖果。她的眼睛上有两枚硬币--指的是古代把硬币放在死人的眼睛上以支付他们进入冥界的费用的做法,但也有更平庸的动机。最后一个房间,可以通过地下室的梯子进入,展示了《我的避难所,我的宝藏(《My Refuge, My Treasure》 )》的合奏。在那里,审判终于开始了,糖果必须被清点,与此同时,被诅咒的人的形状被从庞贝的灰烬木乃伊中抬起。


穿过展览,人们几乎有一种沉浸在小说或电子游戏的生成逻辑中的感觉。艾格尼丝·舍勒(Agnes Scherer)本人拒绝用“构造世界”的概念来描述她的作品,因为这为否定女人视角的看法打开了大门,进而会将她的世界观仅仅理解为投机的或幻想的。事实上,她把艺术家认为是金融投机体系中的受害者和贪财者的形象是非常真实的,而该展览中“等待结束”的基本氛围也是非常具有现实意义的。另一方面,看似简单但象征性过强的图像会让人感到沮丧,因为它拒绝解决任何单一的阅读。但是,这也是其吸引力的一部分。很久以前,Ursula K. Le Guin曾这样为“构造世界”的模糊性辩护。"所有的小说都是隐喻......隐喻什么?如果我能以非隐喻的方式说出来,我就不会写下所有这些文字,这本小说......用光我的墨水和打字机色带,郑重其事地地告诉我,还有你们:真相是一个想象力的问题"。


图片


图片

Kleine Psychostasie mit Wüstenhintergrund / Small psychostasis with desert background, 2021, Oil on canvas, artist frame, 80 × 94 cm



图片

Kleine Psychostasie mit Seehintergrund / small psychostasis with lake background, 2021, Oil on canvas, artist frame, 80.4 × 111.5 cm




图片


图片

Bonbonnière, 2021, plaster gauze, paint, styrofoam, Sculpture in three parts; overall: 145 × 127 × 84 cm




图片


图片

Große Psychostasie mit Banderolen (linke Seite)/ Large psychostasis with banderoles (left side), 2021, Oil on canvas, artist frame, 189.5 × 115.5 cm



图片

Große Psychostasie mit Banderolen (rechte Seite)/ Large, psychostasis with banderoles (right side), 2021, Oil on canvas, artist frame189.5 × 115.5 cm

图片


图片


图片

Bonbonnière (Ganzheit ist träumende Halbheit) (rechte Seite)/ Bonbonnière (Wholeness is halfness that is dreaming) (right side), 2021, Oil on canvas, artist frame, 189.5 × 115 cm


图片


图片

Bonbonnière (Ganzheit ist träumende Halbheit) (rechte Seite)/ Bonbonnière (Wholeness is halfness that is dreaming) (right side), 2021, Oil on canvas, artist frame, 189.5 × 115 cm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Mein Schatz, mein Hort / My refuge, my treasure, 2021, Plaster gauze, paint, tissue paper, Dimensions variable


图片

Artist : Agnes Scherer




文章来源: 朮art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