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首饰溯源之旅

王克震

2021-07-07 12:50:04

关注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发轫于20世纪70年代的“当代首饰”(Contemporary Jewellery)作为一种新兴的艺术门类,在西方各大艺术院校中的发展呈蓬勃之势。自“当代首饰”这个名词诞生至今,人们对它的看法一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其性质,其归属,其表象,其内涵,在不同的个体或者群体中都有各自的观点或者认识。当代首饰除了在一定的形式上被披上了传统首饰的外衣外,其内在结构其实早就脱离了原有的俗套,转而投奔于轰轰烈烈的当代艺术与当代设计的洪流之中,成为“当代手工艺”抑或是所谓“后工艺时代”中一支重要的力量,成为艺术与设计之外的第三种选择,成为沟通艺术与设计、传统与未来的奇异的桥梁。


图片

《紧拧》 曹毕飞


当代首饰作为一个特殊艺术种类,在艺术、手工艺以及设计的边界上游离。自20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当代首饰在不断地拷问首饰本体性的同时,也在一个更加广泛的领域中成为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的实践领域。首饰作为人体的装饰物,在其漫长的历史中被人类赋予了诸多的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内涵与外延。由此,在当代社会的特殊语境下去看待当代首饰,显得尤其重要。相较传统意义上的首饰或者商业类型的首饰注重于材料和工艺的稀缺和精美,当代首饰将我们引导到“对全部物品所表现的个人和社会价值的更深理解上”。


图片

蜕变系列 郭新


如此庞杂而新型的结构自然也带来其定位的多元,单就设计首饰(design jewelry)、当代首饰(contemporary jewelry)、创意首饰(creation jewelry)、艺术首饰(art jewelry)、艺术金工(art goldsmithing)和工作室首饰(studio jewelry)等不同的分类命名,也能明白看到分类逻辑里毫不掩饰的“新”意图,不同以往的不妥协以及对于批量生产和商业首饰的明确拒绝。


图片

《照妖镜》 黄晓望 


当代首饰从其诞生的那一刻起,就不断以挑战人类对于首饰概念的极限为己任,大量吸收各种后现代主义风格,跟随现代手工艺和当代艺术发展的步伐不断地开疆辟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当代首饰是一种反首饰,它具有强烈的批判与重构的精神。就像一切优秀的艺术一样,它经常会超出其定义的局限。其总的发展方向应该是越来越注重抽象性、雕塑性而胜过其功能性,越来越具有复杂的智知性内涵以及对新材料的实验与探索。从这种观念的取向中,我们不难解读出后现代主义艺术思潮对当代首饰的巨大影响。


图片

《空城》 倪献鸥


二十年前,中国的首饰设计还身处襁褓之中,无论是在艺术设计领域中还是在市场中都难寻其踪影。反观今日,首饰设计专业在中国艺术高校中的发展却是蔚然成风。首饰与其相关的金属工艺专业成为继纤维、玻璃之后又一个热门的专业。全球性的首饰设计比赛和展览在中国频频出现。这其中的主要力量还是来自当代首饰范畴的艺术家和学者,他们与有话语权的群体在意识和审美上达成了诸多共识,将当代首饰的理念逐步推广并形成具有一定特质的中国当代首饰格局。20世纪90年代之前,中国的高等教育领域曾经把首饰专业归置于地质学院,其教学的主旨是专注贵重金属和宝玉石的材料研究,而非现在所谓的设计。1993年,中国第一个首饰与金工专业——装饰艺术设计专业在北京服装学院的工艺美术系成立,当时的创始教师是自日本留学归来的唐绪祥。在其之后,南京艺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等艺术院校也都相继开设了首饰专业。不得不提的是,虽然诸多艺术学院都设立了首饰专业,但其中很大一部分院校还是把首饰当作一种材料和工艺来看待,更多关注于首饰作为一种产品在商品市场中的革新与设计,或者着重传统的首饰技艺的传承与发扬,这些并非本文所写的所谓当代首饰的范畴。


图片

山水系列 汪正虹


值得一提的是,2002年,由从德国留学归来的滕菲为主导,在中央美术学院开设了独立的首饰专业。自2000年之后,更多在海外学习首饰设计的留学生,从各自留学的国家把当代首饰的概念带到中国,他们其中有一部分人被各地的艺术学院录取成为教师,也有一部分人在各自生活的城市里开设了工作室或首饰画廊。“它山”展览中所邀请的艺术家都来自这个不可小觑的艺术家群体。他们都具备中国与西方学院派教育的背景,是当代首饰在中西方的桥梁与使者。他们一方面传播和教授自己所学的首饰教学体系以及理论,一方面身体力行地实践着当代首饰在中国的“内化”。作为这次的展览的策展人同时也是参展者之一,我对参加这次展览的艺术家的这种双重性尤为关注。正是因为有这样一群人的存在,当代首饰在中国这块曾经孕育了世界上流传最悠久的古代首饰的国度,绽放出奇葩一朵,并且方兴未艾。自2012年开始,北京国际当代首饰双年展、上海国际当代首饰双年展、杭州当代国际首饰与金属艺术三年展相继举办,其力度与规模都预示着中国在不久的将来必然会成为当代首饰领域中的一极。


图片图片

《天下》 王克震


当代首饰对于中国来说,就是一块“它山之石”。借用苏轼的思辨诗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它山”展览将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艺术家与设计师对当代首饰的理解作为互为参照的“它山”,如此的观点互换,可以为新生的中国当代首饰艺术带来一个更加精准的定位。


                  内容节选自《中国艺术》2021年第2期

《中国当代首饰溯源之旅》

0条评论

新媒体时代的艺术实践:从在地经验到世界主义

肖剑、董辛欣、高亦伟 0评论 2021-09-16

张颖:学院艺术批评的话语边界

张颖 0评论 2021-09-13

高世名:道者同于道

高世名 0评论 2021-09-11

杭间:设计教育现状与学科发展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 0评论 2021-09-11

雷圭元:工艺美术之理论与实际

工艺美术理论专委会 0评论 2021-09-11

潘天寿有三个特点是现在最缺失的

陈永怡 0评论 2021-09-05

童中焘:潘天寿艺术的高度

浙江美术馆 0评论 2021-09-05

速看!这份时尚产业数字化研究报告的成果概要发布啦!

深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 0评论 2021-09-02

吕敬人与嘉宾谈谈为书之道

敬人纸语 0评论 2021-09-02

加密艺术的元问题

A&B 0评论 2021-09-02

非遗传承策略的数据可视化研究

何晨晨,周橙旻,马伯尧 0评论 2021-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