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了解艺术家空山基的奇趣世界

NOWRE

2021-07-19 13:51:26

已关注

提起空山基 (Hajime Sorayama) 你会有怎样的印象?这位日本艺术家以其性感的人形机器人作品闻名于世,你大概有从艺术杂志的封面上,亦或潮流玩具的联名中见到过他的作品,当然也有可能是从 DIOR 2019 早秋男装秀场伫立的那座 39 英尺高,被漆满金属漆层的巨大「机械姬 (Sexy Robot)」装置为起点,了解到了这位艺术家的奇趣世界。


图片

DIOR 2019 早秋男装秀场 | Via Dezeen


人们对于艺术与时尚的交叉早已不感到陌生,而空山基正是其间之佼佼者。早在二十多年前,与法国时装设计师 Thierry Mugler 在洛杉矶因艺术展览而相识,两人共同为 Mugler 的 1995 秋冬系列打造出了可穿戴式机械姬盔甲。近些年来,这位艺术家与 DIOR 的持续性合作恰逢「跨界联名」这一双赢模式正当时,不仅为空山基带来了全新的粉丝,亦使他从亚文化群体眼中的传奇一跃成为了当下的文化主流。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空山基作品 | Via NANZUKA


将艺术作品转化为时尚从来都是不小的挑战,用空山基的话说,幸好有像 Kim Jones 这样一个能够在时尚与艺术间担任「翻译」的角色。而在跨界合作带来的巨大声量的背后,望向其几十年来所积累的作品,在科幻情色艺术类型中空山基亦可以被形容为独树一帜。自他于 1978 年绘制出其第一幅机械姬作品,这位艺术家持续探索着科幻世界和复古画报般性感女郎的结合与奥秘。



走进空山基中国首次大型机构个展 —《大都会》


图片


当上海迎来炎炎夏日,坐落在这座城市的昊美术馆(HOW Art Museum)带来了空山基在中国的首次大型机构个展。本次展览展出了艺术家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至今的创作。除了系统性地介绍空山基在绘画、雕塑、装置等领域的连续实践外,展览亦展出了不少艺术家的近期新作,其中包括对电影《大都会》致敬的绘画及一系列雕塑创作。


图片


本次展览的题目「大都会」源于德国导演弗兰茨·朗在 1927 年创作的同名电影。《大都会》作为一部近百年前诞生的作品深刻地影响了诸如《银翼杀手》、《星球大战》等科幻题材的电影,空山基所创作的机械姬也受到这部电影的主人公复制机器人 Maria 的影响。尽管这部电影中的机器人 Maria 是一个被注入了剥削者意识的代言人,但她所挑起的人与机器或机器的创造者、所有者之间的矛盾却揭示了机械化大生产以来人类所面临的问题,即:人的意志或欲望与机器之间的复杂关系。


空山基创造的机械姬如 Maria 一样是这些复杂关系的复合体,而正如进入展览现场我们所得见的前言一般「机械姬其本身的矛盾性吸引着观者试图进入这个如同资本主义世俗生活一样散发迷人光泽的机器皮肤,我们却一次次因这个投射欲望的平滑表面而感到挫败」,这种矛盾性贯穿于整场展览始终。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展览现场也创造了一系列与未来想象相关的场景,但这些场景并非直接呈现艺术家对未来的想象,而是试图将观者带回上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的人对我们今天生活的想象之中,这如同《银翼杀手》将未来设定为 2019 年或《2001 太空漫游》将未来设定为 2001 年那样,这些对技术的具身化想象和现实之间的差异,将展览本身所呈现的「大都会」转化为了一个充满着矛盾和不确定性的,悬而未决的未来。


图片

空山基 | Via NANZUKA


机械姬有着坚不可摧的金属皮肤,但在也同时具有着灵活动感的线条与姿态,艺术家是如何在艺术技法中实现如此超现实主义的样貌曾让许多人感到好奇,亦如空山基的作品中一贯具有的禁忌与矛盾一般。带着不少疑问,NOWRE 与这位艺术家相约,一起聊了聊此今次在昊美术馆举办的展览,以及他眼中的科幻情色艺术。



图片

空山基

艺术家


「希望我的作品能流芳百世,最好能被赞扬个几百年」


图片


这是你在中国的首次大型机构个展,对比此前的艺术展今次有何特殊之处呢?


除却我所熟悉的东京 NANZUKA 画廊,我已经很久没遇到如此称心并能够举办个展的艺术场馆了,所以这次能在昊美术馆开展让我感到很开心。但要是问我最特殊之处…这次办展似乎是我首次遇到由于违反「公共秩序和道德」的原由,相当多数量的作品最终并没办法展出的情况(笑),从这点来看是很特殊的经历。


图片图片


为我们详细介绍下《空山基:大都会》展览中的艺术品吧,有哪些重点作品最终参与到了今次展出?


在现场各位可以看到的巨大的悬浮机械姬,还有镜面房间中的大量机械姬布置,我认为那些都很有趣,这些作品是 HOW Art Museum 团队在与 Nanzuka 画廊反复沟通后精心挑选出来的作品,在上海的团队能够把那样巨大的机械姬作品放进美术馆里真的很了不起,最终呈现效果我也觉得很满意。 



「恐龙可是孩子们的偶像啊」


图片


在展览现场能够看到很多机器人化的恐龙,创作这类作品是出于你个人兴趣使然吗?


是的,我一直很喜欢恐龙,因为它们可是孩子们的偶像啊,一直以来我画过很多以恐龙为主题的作品,其实无论是女性还是恐龙,我之所以会去画都是因为喜欢(笑)。在这次展览中展出的机械恐龙作品其实之前也曾在曼谷的 Central Embassy 购物中心展出过,而这次它被搬来了上海。这件作品有 12 英尺高,非常巨大。像我一样对恐龙有兴趣和热情的人们一定会很喜欢。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早年间你与 Sony 合作创作出来的机械狗「AIBO」很是经典,创作动物形象时所构思的角度与创作人体作品有何区别呢?


可能是因为我也很喜欢狗,那时候当玩具制造商们来找我说想要制作出性感的机器人玩具时,我想如果做成人类会很难让它们移动,但如果做成宠物狗可能没问题。很多时候对于动物而言,它们只要可爱就足够了,而不是像人形机器人那样要展现出性感。毕竟什么是性感完全因人而异,有些人觉得穿着泳衣的女人很性感,而另一些人则觉得颈部背部很性感,有些人则会被好看的脸所吸引,总之性感真的是一个很难的主题。从这个意义上说,以动物作为主题似乎更好操作,更容易缩小所针对的范围。 



「艺术应该带给人惊喜和震撼,而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打破禁忌」


图片


大众通常对于你的机械姬系列最为印象深刻,你起初是在何契机下开始了这类艺术创作呢?


70 年代末期的时候,因为科幻电影《星球大战》正在流行,日本也陷入了一股人型机械风潮,三得利公司想设计些科幻风格的海报就找到了我,当年在日本画情色风格的真人女性做为广告形象是不被允许的,但把类似感觉的形象做成机器人却是可以的,所以我就用女性的身体来表现出了金属光泽与反射质感,画出了名为机械姬的作品。


当初是怎样想到这样先锋的灵感与概念的呢?


我年轻时候曾经在广告公司做过一阵子插画师的工作,如果说我在公司的日子里有学到了什么,那就是你需要思考如何打破禁忌,同时又满足客户的需求。例如,我会稍微超出客户的要求,或者我会偷偷加入一点料,这样既能做到令自己满意,又不太会有人注意到。所以我在 1979 年为三得利制作机械姬系列插图的时候大概也是用着这样的想法吧,我想艺术应该带给人惊喜和震撼,而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打破禁忌。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在 70 年代创作出机械姬这样的艺术作品,似乎很是出格,是挑战社会传统审美的,回想四十多年前你的艺术作品亮相时,是否也曾遭受过很多质疑与批评的声音?


这是自然的,当时有很多人说这些机器人很酷,也会有很多人觉得它们令人反感。毕竟这样的机器人与在工厂中进行焊接等实际工作的机器人有着明显不同,会引来争议也很正常。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近年来 DIOR 与你的合作频频引发巨大话题,与品牌合作所产生的热度使得你的展览衍生品和限量艺术品被追捧和炒卖,最后我想问对于这种热捧现象你本人如何看待呢?


对于年轻群体和买不起昂贵艺术作品的人们来说,这就像是在人们的心里播下一颗种子。一个艺术家不能没有粉丝,如果被大众遗忘,那么艺术也会从历史中消失。我希望我的作品能流芳百世,最好能被赞扬个几百年,所以我对这一切都很有耐心,如果这种热度对于我的作品有着如此的积极作用,那么我就认为这是件好事。不过话说回来,我其实对于现阶段大部分联名、衍生品中所蕴含的创造力并不感到满意。


转载: NOWRE

0条评论